小说:黄金瞳?古玩市场鱼龙混杂、古董真假难辨,他却能一眼看穿

这里都是摊子,不看白不看,韩明蹲下,拿起一枚铜钱道:“老板,这铜钱怎么卖?”

“客人有眼光,这是乾隆时期的铜钱,据说还被乾隆皇帝碰过呢,珍惜的很,我轻易不拿出来,只有遇到有缘人,它才会突然显露出来,就这么一枚就100块,便宜得很。”

韩明呵呵一笑,手中的普通铜钱泛着一层青苔,这一看就知道在石头底下放了很长时间了,现在转身一摇,就是乾隆时期的东西了。

“太贵了。”周兵在耳边小声道。

韩明点点头,没有回话,站起身子。

“客人,您再看看,军令要吗?我这还有传国玉玺呢,喂、喂,等等啊。”

“假货,骗人的。”韩明小声道。

“那我们还过来这里?”

韩明淡淡道:“总有真的,不可能都是假的。”

这也是他来的目的,其它东西他不知道真假,但那玉扳指,肯定就是真的。

不过可惜,一天闲逛下来,他并没有发现到玉扳指的下落。

晚上,他们去了一家出租,类似民宿的地方,就此住下。

“两个房间一个晚上3块钱,真贵。”周兵心疼道,要是可以,他宁愿躺在街道上,反正现在天气又不冷。

韩明呵呵笑道:“不贵了,一人也就1块5。”

帮他们开门的是一个26岁的年轻男子,叫做林安,这里的民宿就是这样,进出都得主人开门,来住的人身上可没有钥匙。

韩明道谢一声,递出一根烟过去。

林安接过问道:“你们是外地人吧?”

“林河县来的,来涨涨见识。”

“那可不行,你们好好休息,我这里房间虽然小了点,但都是分开的,比较自在。”

“很满意了,你忙你去。”

“好,有需要找我。”

一天下来,周兵也是有些乏累,聊没几句,就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下了。

至于摩托车,也推到客厅内,现在的治安可不是很好,保不齐一不小心就被人偷了。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他们继续出发丰乐上街西,现在是9月22日,距离时间也就只剩7天,时间迫在眉睫。

有时候,没有缘分,真的很难遇得到。

期间韩明买了两件小玩意,一个是手镯,一个是个小碗,他觉得挺稀奇的,卖家开价500元,他以5块钱拿下的,如果没有意外,这应该是假货。

“韩明你买下这两件,不会真的是清朝的吧。”

“想多了,就是随便玩玩而已。”

周兵嘟囔一声:“5块钱,就是有点贵。”

一条街都被他们逛熟了,很多摊主都知道,有这么两个古玩“资深玩家”,天天来这里闲逛,偶尔还会出手买了一些小东西。

“朋友,看看我这花瓶,绝对的青花瓷,就80块。”

“来我这,古代宝簪,20元可以还价。”

“李白画的画,青莲画,看看不咯?”

唐伯虎的画、齐白石的虾,等等,只要是历史有出现的名人,这些人都能给你喊出来。

最后,别人看到韩明无动于衷,只能作罢,因为韩明买东西没有规律,看着合适他就买,不讲究真的还是假的,连100块钱的假玉佩,他都能拿下。

当时那位摊子开心得差点过去了,含泪赚了99元。

摊主叫老周,一直在这里摆摊,韩明之所以在他这里买,也是看到了一个熟人,就是郑红兵。

不过这个时候的郑红兵年轻得很,应该也就17岁左右,韩明差点都没认出来,实在是想不到,这位瘦弱的人,过了30多年后,居然能够胖成200多斤,这太恐怖了。

韩明微微一笑:“鱼出现了。”

“啥,你今晚想要吃鱼了?”

“走,过去看看。”

郑红兵跟老周正在激烈对战,二人你来我往,砍价砍得火热,这枚玉佩从500元一只砍到100元,可见郑红兵的功夫太浅,还是太过年轻了。

“100元,不能再少了,我这件可是真货。”

“老板,便宜一点嘛,90块行吗?”

“不行,没钱就回去,我不卖。”老周难得一次硬气。

旁边的摊主看着,都忍不住偷笑起来,小声嘀咕:“没想到老周的演技真厉害。”

“就是,看来这小子,要下套了。”

“是啊是啊。”

这就是古玩市场的规则,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一切凭自己的眼力。

郑红兵满脸通红,非常着急,别人看他的样子,觉得他是被上了套儿,可他自己明白,这件玉佩极有可能是真货。

但是由于他表现得太过着急,被对方摊主一眼识别,价钱就是不愿意降,他也没办法,还是太年轻了。

他这里就只有50块钱,想要回家拿,估计他爸妈也不愿意,所以就只能在这里,跟对方争吵着。

“50,现在我就拿。”

“朋友,说好100的,你出50,我卖不了。”

“你这卖的这么贵,哪有人会来买。”

那50块钱,都是他存了好几个月才有的,这还是他家庭可以的情况,换成别人,哪有。

“哼,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摊主满脸自信。他知道对方很在意,那他就放心了。

郑宏斌不由一声大骂,看了一眼四周。气呼呼地走开了,他要回家去拿钱,这次就算困难,他也要跟他爸妈拿50块出来。

摊主双手盘在胸前,对着四周人群喊道:“大家看到没有,这件玉佩绝对是好货,大家不要错过,只要100块、100块就可以拿走。”

有人笑话道:“谁信你呀老周,之前我就在你那里买了一个小鼎,你不还说是唐朝的,唐个屁。”

“就是,老周都不能相信啊,卖的东西又那么贵。”

四周纷纷大笑,也就是一些新来的不懂,他们这些熟人,早就知道对方是什么名堂。

老周冷哼:“怎么,古玩市场不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吗?你们看得不好怪我啊,合着你们拿到好货赚钱了,怎么不送一笔给我。”

他说的也有道理,古玩市场,一直都是这个理。一直都是这个理。

“老周,我看那小子等一下就会来过来了,你可赚大发了。”

老周赶人道:“去去去,别打扰我这里做生意,我这里童叟无欺,怎么就说是我赚了。搞得好像我卖假货一样。”

四周人纷纷笑着,随即便走开了,有一些话不能说的太过分,毕竟他们也是在做这个生意,能坑一人是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