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色古香的纯情文章“碎玉抛珠”,“白玉配珍珠扣,日夜聚白头”

“一生长短未知,可看此后经年”

——《碎玉投珠》

《碎玉投珠》作者:北南 古玩行当专业小甜文。主角:丁汉白&纪慎语

“汉白玉佩珍珠扣,只争朝夕与共到白头”——丁汉白:“这行最喜欢的就是玉,料分三六九等,人也分龙凤蝼蚁,我既名汉白,自是配得起良玉。”

纪慎语:“师哥一向都是拔尖儿的。”

丁汉白:“既然拔尖儿,那配不配做你的良人?”

《碎玉投珠》讲述的是老字号玉器店“玉销记”的少东家丁汉白和其父带回的亡友的私生子纪慎语之间,从初看互相厌烦,从兄友弟恭到此生白头重振古玩城的故事。

丁汉白:自小天赋异禀,玉雕手艺超群,性格张狂桀骜有担当,有志气有抱负,也有热血。后拜师张半瞎学着给古董掌眼。

我,丁汉白,生长于和平年代,有幸见时代变迁。今年二十一岁,喜吃喝玩乐,爱一掷千金,才学未满八斗五车,脾气却是出名的坏。年少时勤学苦练,至今不敢有丝毫懈怠,但妄为任性,注定有愧父母。不过,拜翘楚大师,辞厚薪之职,入向往行业,成理想之事,人生尚未过半,我已没有任何遗憾。感恩上天偏爱,最感激不尽处,当属结识师弟慎语。我自认混账轻狂,但情意真诚,定竭力爱护宝贝珍珠。一生长短未知,可看此后经年。夜深胡言,句句肺腑。——丁汉白书。

纪慎语:坚韧聪慧,有孝心知礼数,心思细腻善良,看似绵软乖巧但却十分坚定的人,他想做的事情,想要的人,一旦决定,就会不顾一切地走下去,不论结果,不计报酬,对古玩是这样,对师哥也是这样。后拜梁六指,诨号梁鬼手深造制伪功夫(修复,制作古玩)。

“师哥,玫瑰到了花期,我很想你”

书中对于两人感情的描写非常浪漫:杯中明月送给眼前少年真的绝了,一地玫瑰换一枚印章绝了,炸酱面擦嘴的时候低声求和好真的绝了,放烟花放孔明灯“我也很想你”真的绝了。这些场景一幕幕,堆积起那个玫瑰先生和他的少年的温婉如月一般的爱情。作为读者真的很享受。

《碎玉投珠》的故事发生于上世纪辞旧迎新的八、九十年代,书中对八十年代”京味小说“中常见的风物文化和生活的描写画面感十足,还有书中对食物的描写:吃炸酱面的时候要的四块京糕。铜火锅,还有冰镇汽水….

PS:这是一篇关于古玩的小说,听广播剧的时候有种强烈想去一趟北京潘家园和鬼街的冲动。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