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古董市场上有一件毫无价值的东西被扔来扔去,但伟大的上帝却把它视为珍宝

“快接,快接。”

听到是千宝集团的电话,林三姑身躯一震,忙督促女儿快接听。

林小颜赶快拿起来接通,片刻之后,她挂掉电话,满脸惊讶。

林三姑忙出声问道:“小颜,谁的电话?说什么了?”

唐三国和林秋玲他们也凑了过来。

“妈,刚才千宝集团给我打的电话。”

林小颜高兴地开口:“钱秘书说,已经看到我投的简历了,让我准备资料,明天去千宝集团培训。”

“他们还会给我发薪水,每个月八千块,如果表现良好,三个月后开始实习。”

“实习中不犯错误的话,那就可以顺利转正,享受两万底薪和分红。”

想到自己能成为千宝集团一员,还有那么多钱,林小颜激动起来,说话更加盛气凌人。

“真的吗?”

林三姑疑惑看着女儿:“真是千宝集团电话?”

“嗯,我查了,电话号码确实是千宝集团的,而且钱秘书声音我知道。”

林小颜认真点点头:“她曾来过我学校讲课。”

唐若雪瞄了叶凡一眼,目光复杂,既惊讶叶凡的效率,又不爽宋红颜对叶凡言听计从。

叶凡读懂女人的意思,可他只能苦笑,又无法解释,韩月拜自己为师。

得到确认,林三姑兴奋不已:

“太好了,我女儿可以进千宝集团了,真是老天有眼啊。”

如此一来,不仅女儿前途光明,她也可以好好吹一波了。

“不是老天有眼。”

林秋玲哼出一声:“是叶凡帮了大忙。”

唐若雪和叶凡相视一笑,难得林秋玲肯定叶凡一次。

“叶凡?”

林三姑回过神来,冷笑一声:“你们耳朵聋吗?没听小颜说,是千宝集团看了她投的简历吗?”

“明明是我家小颜出色,千宝集团看中了她的潜力,才千里挑一要了小颜。”

“跟你们家叶凡有什么关系?”

“你真以为我会相信,小颜能进千宝集团,是他刚才打的电话?”

她眼神轻蔑:“那不过是一个巧合。”

林小颜也一脸讥讽:“姨,先不说叶凡没能耐,就算有关系,千宝集团也不是靠关系能进的。”

“他们应该是看中我的颜值和个性,所以招我进去做新鲜血液。”

她瞬间忘了自己来这里是要求走后门。

唐若雪神情一愕:“小颜……”

“行了,别说了。”

林三姑不耐烦的打断唐若雪:

“想给你男人长脸就直说,别把小颜自己的优秀,说成是叶凡的能耐。”

“一个靠你们唐家养活还拿零花钱的上门女婿,哪来的能耐帮我家小颜进千宝集团?”

“你们都要不到韩南华的面子,叶凡能让他给面子?骗鬼去吧。”

她丝毫不相信叶凡起了作用。

林秋玲止不住站起来:“叶凡确实没能耐,但他认识的宋红颜有啊……”

“叶凡,告诉她,是不是你帮的忙?”

她真要被气坏了。

她心里清楚,以林小颜的能力,在春风诊所做个护工都不行,怎可能被千宝集团看中,还八千块?

一定是叶凡动了宋红颜关系。

她不喜欢叶凡,但也不能让林三姑忘了唐家的功劳。

“三姑……”

叶凡正要好好解释,却被林三姑蛮横打断:

“三什么姑?我是你能叫的吗?”

“好了,不扯了,越扯越多,再扯杜天虎都出来了。”

“小颜今天进了千宝集团,我心里高兴,就不跟你们这些势利人计较。”

“只要你们开心,你们说是叶凡帮的忙,那就是叶凡帮的忙,怎么开心怎么来,好不好?”

“只是我以后再也不会登这个门了,礼盒就留给你们做告别礼吧。”

“你们好自为之吧。”

说完之后,她就昂起脑袋拉着林小颜离开。

林小颜出门的时候,脑海自我疑惑了一下:我给千宝集团投简历了吗?

随后,她又散去这些念头,无论如何,她现在进了千宝集团,很快就要走上人生巅峰了。

她迅速发了一个《一封简历,直抵千宝》的朋友圈。

林三姑母女身影很快消失,林秋玲和唐三国却脸色难看,明显心头堵了一口气。

叶凡苦笑给韩月添麻烦了,寻思一定要好好治疗她。

唐若雪出声宽慰父母:“爸,妈,算了,没必要跟三姑计较……”

“没用的东西。”

林秋玲一拍茶几,对着叶凡斥骂一句:“一点小事都做不好。”

随后她就阴沉着脸上楼。

“叶凡,你帮了人家,这是三姑送的礼物,你收着吧。”

唐三国把礼盒往叶凡身上一扔,接着也闷闷不乐离开。

叶凡一愣,随后摇头:“爸,还是你们留下吧,我又不玩这些。”

“让你收下就收下,哪有那么多事?”

唐三国不耐烦挥手,不容叶凡再说什么。

唐若雪轻扯叶凡的衣袖,爹妈气头上,顺着好一点。

“我去换衣服,待会跟你一起做饭。”

唐若雪松开叶凡也拿着手袋上楼。

叶凡打开礼盒,是一个越女舞剑的陶瓷,无论是颜色还是做工,连工艺品都算不上,只能说纪念品。

而且样子不新不旧,看似只有几十年的尴尬光景,估计是改革时的残次品。

叶凡相信,这东西放在古玩城,两百块都卖不掉。

“嗖——”

在叶凡寻思怎么处理时,他左手的太极图微微一动。

叶凡感受到一股强大凶意。

只是当叶凡拿起陶瓷查看,却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这越女舞剑,就是山寨工厂的出品,没有一点历史气息。

但生死石越来越活跃,好像有什么吸引着它。

“当——”

叶凡跑到厨房,找了一个僻静角落,把陶瓷直接砸碎。

瓷片四溅,里面什么都没有,传说中的断层也没发现。

叶凡不死心,又踩了几下,正要失望时,却听到咔嚓一声。

越女手中的那把小剑,裂出了几条狭长的纹路。

叶凡捡起来一抖,小剑瓷碎掉落。

一道光芒瞬间璀璨。

叶凡下意识眯眼。

“嗖——”

一把五寸左右的软剑呈现面前。

薄如蝉翼,软如流水,形如小肠,但看着异常锋利。

叶凡欣喜若狂:

“鱼肠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