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满2万买南宋古籍卖出160万,说:多亏了专家们的误判

成都男子2万买下古籍,3年后卖价160万,男子:感谢专家看走眼

对于古玩界来说,古玩鉴定专家可以分成两大类:他们分别是代表民间的"实战派",和以学术为主的专家群体也就是"学院派"。要论知识底蕴来说,当然是学院派"拔得头筹,但却因为缺乏一定的市场实践,当遇到一些难以辨识的古玩时,他们往往会更加举手无措,甚至为了保险起见,直接将古玩鉴定为赝品。

而在"实战派"这边,缺乏的是理论基础,可好在市场经验十分丰富,且常年在真假之间游走,使得他们对假货的辨识更具经验,毕竟,很多都是自己走过的坑,所以自然就磨砺出一双识真金的眼睛来,两者可谓是互有所长,但稀世珍品青睐的。都是那些有魄力有眼光的人。

成都高升桥古玩市场在,在2005年迎来一个不平凡的一天,古籍书店店主郭云龙,当天正在店中看书。由于店中收藏的都是一些比较冷门的古籍,阅读门槛也都不较高,所以店中一般客人很少,而也真是因为郭云龙阅尽十多万古籍,使得大家从称他为"郭眼镜",是当地古玩界小有名气的"实战派"收藏家,而就在郭云龙看书时,朋友突然打来一通电话,说自己手中有一本古籍,虽然品相烂了点,但年代绝对久远,现在现将其出手,不知道郭云龙有没有这个兴趣。

郭云龙在接过电话之后,觉得自己反正也是在闲着,还不如去看看究竟是什么古书。到了现场后,郭云龙看到了一本48页的《金刚经》,铺开的话足足有十多米长,品相虽然烂了点,甚至在众多古籍中属于较不起眼的那个,但好在泛黄的纸张上,字迹依旧十分清晰。郭云龙凭借多年的经验,断定这本书的历史最起码不会低于明朝,应该是一本更加久远的古籍,因为越早的古籍,其纸张往往也会越厚,那里面浓厚的历史气息是消不掉的。

但在古玩市场中,品相不好的古籍,卖价往往都不会太高,而在古籍中,有一宋代的收藏价值最高。经过郭云龙的一番鉴定之后,基本判定该书应该是宋代的,历史研究价值很高,所以还是非常值得出手收藏的,当问及朋友出手价格时,这位朋友却说:总之专家鉴定了不值几个钱,也就便宜卖给你了。

原来这本《金刚经》还挺戏剧化的,原本这本经书是山西一家寺庙的,但由于香火难继,所以就将寺中古书拿出来贩卖,最终这本《金刚经》被一位书商以1000元的价格买下。而这本《金刚经》实在是不起眼,最终这位朋友以几枚民国微章,从书商手中换来了这本《金刚经》。而那时正好鉴宝类节目十分红火,于是该朋友便拿着这本《金刚经》去找专家鉴定,专家在看过之后,便直接下结论:这就是个不值钱的东西,没什么好看的。顿感失望之后,这位朋友就找到郭云龙,想要将这本"破书"出手掉。

而这就让郭云龙很郁闷了,虽然这本书品相不好,可这纸张的老化程度是做不出来的,怎么可以用一个"不值钱"给随意打发了?最终经过一番讨价还价,郭云龙以2万元的价格拿到手,当买下时,郭云龙也没觉得自己捡了漏,以为这就是一本不错的收藏品。但在回去查阅了相关资料之后,才发现这本书的不简单,原来这本《金刚经》,竟是南宋一个名为姚钧的人,在母亲百祭之日时专门奉请的一本,属于存世孤本。此时,郭云龙才意识到自己捡了大漏,不由得说道:感谢专家看走眼,要不然也不可能花2万就买到这本书。

随后,郭云龙手握南宋孤本的消息便在四周传开了,很多人慕名前来想买下收藏,甚至在三年后,更是有人出到了300万的高价。但郭云龙不想让这本书流落海外,所以放出"非公立图书馆不卖"的消息,最终这本书被广东中山图书馆以160万的价格买下,而郭云龙也凭借自己独到的眼力,为自己大赚了一笔。

成都男子2万买下南宋古籍,转手卖出160万,说:感谢专家看走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