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景德镇还有一家“潘家园”,收藏量很大,吸引了很多古玩商

就像北京有潘家园一样,江西景德镇也有一个古玩爱好者都喜欢的去处——陶瓷·古玩城。古玩城位于曙光路,入口处的牌楼外形古朴,两侧盘踞着威武的石狮子,看起来建成已有多年,因为就在市场内,整个古玩城看起来特别接地气。

要说古玩城最出名的当属周一凌晨3、4点就开始的“鬼市”,基本上所有古玩商家都是从此时开始摆摊设位,除了凑热闹的人之外,也几乎所有“专业玩家”都会选择在这时来挑选心仪的古玩,“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来晚了,真正的好货就都被挑走了。

简单的一块布上,琳琅满目摆着卖家的宝贝们。古玩城里摊位非常多,逛起来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不过挑选古玩的门道很多,仿制陶瓷制品更多,新手和外行很容易就看走了眼,这种眼力不是事先做做功课就能得到的,需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经验。

如果只是为了看看漂亮的瓷器,感受一下热闹,不妨大胆地逛起来。杯盏盘碟、书画作品俱全,不要被商家的漫天要价吓到,可以狠狠地讨价还价,享受砍价的乐趣。

有游走摊贩,也有固定店铺,如果对古玩一窍不通,千万不要抱着捡漏的心态来逛,老老实实来固定店铺,不求真假,只求个人喜欢,才能逛出乐趣。

如果说在景德镇的博物馆中感受到的是“千年瓷都”的高端大气上档次,在古玩城体验到的则是浓浓的烟火气。

仿制的陶瓷制品相当精细,虽然在气韵上没有真正古玩的厚重,瓷器特有的美依然在线,依然让人爱不释手。

陶瓷古玩城的“鬼市”基本上到周一中午就收摊了,一周的其他时候也有零星来摆摊的,但如果真的喜欢古玩,或者是想要感受那份热热闹闹又有点神秘的气息,还是定个闹钟赶个早吧!(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落榜进士)

北京古玩城因风险人员到访而关闭

11月10日深夜,北京古玩城发布暂停营业的通知——

尊敬的顾客:

因风险人员到访,按照疫情防控要求,为保证所有顾客、商户和员工的安全,配合好疫情防控工作,北京古玩城将于11月11日起暂停营业,恢复时间我们将通过官方平台第一时间公布,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北京古玩城有限公司

2022年11月10日

来源 北京古玩城有限公司

编辑 胡德成

流程编辑 刘伟利

今天我在古玩城摆摊,卖了200元,还不够摊费

今天,是星期天,公司也暂时没有什么事情,我就想到要赶紧把自己过去收藏的古董古玩,这些宝贝清理一部分出去变现,再好买更多的精品!

古董古玩就是这样,以藏养藏,不断提升,不断更新,不断积累经验,今后才能更好的发展!但是,这三年的疫情灾难影响,各行各业生存困难,艰难维持,人们收入大受影响,导致深圳这里的古董古玩市场一落千丈,低迷不起!很多好的到代的好东西也卖不起价,少有人问津,很难卖出去!就如我今天,2022年4月10日星期天,在深圳古玩城,卖原来收藏的古董古玩,摊位费256元,停车费35元,中午吃饭15元,买了一瓶饮料4元,合计304元,但是到现在,16点22分,就只亏本卖了两个蔡窑杯子,人家只给100元一个,多一分都不给,所以只卖了200元,这样就到亏本104元,想想我们平时花钱也没有特别注意,大手大脚的花就花了,现在感觉赚钱好难好难真的不那么容易,还是要多多注意节省!

钱财来之不易,平时做好我们的工作,多多赚钱!好好珍惜吧!

这名男子去了古玩城,花了7500元收集了一个彩色卷罐。他以为他捡到了一个漏洞

男子赵先生来自山东,喜欢收藏,是一位很经验的收藏家,经常游走于乡下农村和古玩城收古董,就在前一段时间,他逛古玩城时,看中了一个五彩卷缸,当时花了7500块,他觉得捡了个漏。

这是6月份的一天,原本打算去乡下收古董的他,无耐天气炎热,只好来到当地的古玩城,看看能遇见什么好的宝贝。

这时,赵先生走进了一家古玩店,老板很悠闲地在那里喝着茶。

一见赵先生的到来,老板满脸笑容打了一声招呼,叫他随便看看,东西都在那里呢!

赵先生东瞧瞧,西瞧瞧,一件五彩卷缸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眼神不忍离开,他觉得非常漂亮!

作为古代文房用具卷缸,收藏价值非常高,也备受藏家喜欢,瓷器卷缸算是文房用具中的大件。

看了片刻后,手指着跟老板说道:“这个缸可以拿出来看看吗?”

老板连忙答应,可以,可以,于是就从柜子里拿了出来,放在玻璃柜上。

赵先生一看,这是一件五彩杂宝纹大卷缸,仔细一看说道:“唉呀!可惜了有个鸡爪纹,我得仔细瞧一瞧,看有没有穿透。”

虽然有鸡爪纹,但不影响,或许是以前放画时,用画轴碰裂的,这种放画的卷缸有点裂也在所难免,还好观赏面几乎没有任何瑕疵。

赵先生拿在手上翻转,只见画片主题寓意好,鼎力千秋,太师少保,西兰花,官升一级,一系列的描绘丰富多彩。

整个绘画得非常流畅,包括整个底胎,修得非常规矩。

仔细研究过后,东西是老的,晚清同治时期的,因为看这画片风格就知道,并且底足有非常自然的火石红。

当看过没有问题后,觉得是一件非常不错的藏品,就问老板要多少钱?

老板微笑着说:“你要的话就给一万块吧!开个张。”

赵先生有些不以为然,你这个要一万块高了,你看这有毛病呢,有裂,要是全品相就好了,给7000吧!

老板有些生气的样子说:“7000块低了点,我本钱都不够。”

但老板也不想错过这单生意,就降了一点,你喜欢的话就给8500块了吧!

这时,赵先生也不想跟老板太罗嗦,于是斩钉截铁地说:“给你一口价7500块,你如果同意我就拿走,这个价可以了,反正你放在那里也是摆设。”

而老板让赵先生再添点,说这么好的东西已经很少了。

赵先生不为所动,一口咬定7500块就拿走,一直强调有裂了,如果全品相的话,给两三万都行。

老板拿起卷缸看了看,有些犹豫,但想想已经很久没开张了,好不容易碰了一单生意,实在不想搞砸,片刻后就同意了。

赵先生见老板同意十分高兴,连忙道谢,感谢他的惠让,为避免夜长梦多,直忙付钱走人。

就这样,他花7500块收到一个这样的五彩卷缸,认为能收到这么大,这么漂亮的卷缸,算是捡了个漏,少说也能值一万多块。

合肥古董市场分析(1)

合肥市有八九家文玩市场,分别为:城隍庙古玩城、裕丰花市、琥珀山庄古玩城、合肥古玩城、赤澜桥、华东文博城、海汇花市(大唐古玩城),还有明清唐文玩奇石城、正丰花市、周谷堆二手市场。

以上都是正常运营的文玩市场。

此外,现已停业的有东二环银河市场二楼,滨湖新区曾经短暂运营的一家市场。

就古玩市场数量,以及人口规模和市场的容量来看,合肥完全没有必要成立这么多的文玩市场。#历史#​#合肥头条#​

造成这种局面的根本原因,是合肥市缺乏对文玩市场的统一规划,都是民间从业者的自由发展,任由其集聚,最终形成单独的市场。这就导致各个市场的规模都比较小,难以形成内生力量,一是很难孕育出功底扎实的专家型从业者,二是没法发展出现体量大、实力强的头部企业。包括画廊、古玩店、策展公司、拍卖行等,都没有实力较强的公司。业务相对较好的一家拍卖公司,其主营业务还是政府处置资产的拍卖等。

此外,民间的博物馆、艺术馆也相对较少,运营理念和规模与上海、北京、青州等地同行相差甚远。

虹桥古城举办了“朱国国绘画艺术展”,同时展出了十多幅巨型中国画

国庆来临之际,上海虹桥古玩城推出“朱祖国绘画艺术展”,包括《神鹰护主》《神鹰观天下》《瑞雪伴春》《黄河魂》,以及《家乡》《故乡》《祖国山水》《祖国鹰》《鹰石图》《鹰姿》《雄鹰守沪》《虎视鹰扬》《三代同堂》等巨幅画作,都是首次与上海观众见面。

1964年出生的朱祖国是浙江永嘉楠溪江人,目前定居上海,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特约研究员、上海中外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副会长。

据介绍,此次“朱祖国绘画艺术展”的主办场地上海虹桥古玩城,总建筑面积达10万平方米,是目前亚洲地区最大的古玩城,其中庭高度超过38米,非常适合巨幅山水写意画作的展示和欣赏。近几年随着各类艺术大展在此成功举办,其知名度不断提升,引起越来越多艺坛和收藏界人士的关注。

作者:朱伟

编辑:唐玮婕

郑州中原古玩城虽然店铺不多,但店铺规模大,书籍多,更有吸引力

作者 | 南面书城

来源 | 孔夫子旧书网APP动态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这家店里的书还挺全,相比郑州市最大的旧书市场:郑州古玩城,中原古玩城的店面虽少,但店铺规模大,书品多而全,更有看头。

首先看中了两本冯友兰的《三松堂全集》(图二),河南人民出版社,塑料封皮,看印量只有3000左右,品相不算很旧,可惜只有第二卷,第五卷两本。心里知道这两本是要拿下的。

冯友兰先生的书热度是较高的。个人分析:一是学术价值确实高。冯友兰哲学“三史”是有名的。冯氏是河南老乡,唐河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求学归来,立志报效国家,他的哲学史吸收西方方法,中西合璧,经陈寅恪、胡适等人审阅,形成了学界共识。二是,其思想在文革期间受过批判,作品出版受限,存量相时少。三是,其思想前后波动,引发争议。这样反而更有热度。

之前买过他的《贞元六书》(图三),上下两册,不想现在己溢价到五六百元,这本受过批判的册子我简单翻了下,冯氏在宋明理学基础上,用西式思维改造,形成一套自己的哲学体系,有人称之“新理学”,这在中国哲学史上可谓“空前绝后”。

冯氏晚年《中国哲学史新编》是八九十岁时写的,更有新意。

出于对这位老乡的敬意,我专门在小店设了一个专题:冯友兰集,销路很好,常常被网站提示“货品不足”。还发现有一本列宁的《国家与革命》(图四),布面精装,八九成新,心中窃喜,不知老板会要多少钱。地摊上的类似的小册子——建国初期白皮红字的政治类书,非常之多,但这本书一上架很快就卖出去了。后来找到了原因,这本书不是简单的政治宣传小册子,有学术价值,影响了一代学人。

我是从《我书架上的神明》这本书中发现端倪的,这本书很好,内容是:一百多位学者介绍自己的私密书架上,珍藏的影响其一生的几本书,评语中肯,编者还做足功夫,列出了每本荐书的最佳版本。我认为这可以成为我的网店的一个创意:设立个商品专题:私密书架,收集专家学者荐书,并选取有收藏价值的最佳版本。

列宁的《国家与革命》是荐书之一,读了学者荐语,我们就知道它的价值了。

还有一本小书,冯梦龙的《桂枝儿》(图五),“桂枝儿”是山歌,准确说是情歌,韦力的题跋书中有过介绍,当然他看的是古籍,这是平装本,书的内容大俗,男欢女爱,个别措辞有点儿“色彩”,有点儿读头儿。

还有一本《周易尚氏学》(图六),品相一般,但我想把它收下,主要是想收集经学书籍,设了个专题:十三经,计划将宋代、清代及今人的十三经注疏和解读类书目,统统网络其中。

先把这几本拿给店主,探探价,不出所料,一本十元。又取了本小册子《章太炎传》,与《桂枝儿》一起算十元,店主勉强问意。心中暗喜,那本《国家与革命》,捡漏了!市价在百元以上。看来店主是与其它白皮书一样看待的,又找了两本白皮《论国家与革命》,店主竟要每本15元,只得作罢。

经营旧书的老板经验丰富,眼光是很毒的。店里的书没整理,有价值的书跟其它书混在一起,我挑了几本品相较差的英文版小说,还有两本《考古》,跟其它书混在一起,放在他面前,看能不能像那本《论国家与革命》,蒙混过去。他一点儿也不含糊,这几本书要价都很高,我问原因,他说,英语书是民国的,我说,这些英文又看不懂,咋看出来是民国的?他们经验丰富,这些书都经过手,凭经验一眼就看出来了!

开始图书搜索之旅,参观郑州古玩城,这是郑州最著名的二手书市场

作者 | 南面书城

来源 | 孔夫子旧书网APP动态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入行晚,对旧书业道道儿知之甚少。读了书友们的动态,涨知识不少。知道了“行干里书,寻万卷书”的道理。要想淘到有价值的二手书,只有多看、多查、多找,看的多了,就会有心得,有收获。

于是,踏上寻书之旅。根据书友们的信息指导,先到省会郑州,去看名气最大的旧书市场:郑州古玩城。

古玩城早就知道,就是没去看过。这次一看,还是“全国第二”呢!(图一,图二),进门一看,果然形势很大。并不是想象中很开阔的马路市场,而是一个封闭式大商场,一个个分开的半封闭房间,一字排开,中间走廊过道网格状布局(图三),面积大,店面也很多。

一楼二楼是古玩,直接到三楼,转了一圈儿全部是书画,没见旧书的影子,问了问,原来二手书市场全部集中在二楼半的隔层,空间压缩不少!通过实地考察才知道,旧书业市场是萎缩的。

但是,通过交流发现,二手书市场交易非常灵活,我看中了几本书。她说:挑吧,一块儿算帐!实际结算时,她们还是很优惠的!

古玩城大量倒闭,背后原因令人深思

上世纪90年代初,民间古玩收藏的部分限制被取消,拍卖公司、古玩市场如春笋般涌现,以北京潘家园为代表的古玩城,呈现出一片繁荣的景象。曾今的古玩市场人山人海,曾今的古玩鉴赏节目收视率节节攀升,狂热的收藏者把逛古玩城当成了自己的一种生活方式。然而好景不长,没有一直经久不衰的行业,短短20多年的时间,古玩市场从繁荣走向衰落,古玩城商家的生意跌至冰点。大量倒闭的门店和几乎消失的地摊,预示着行业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个自古就火热的行业如此衰败?

第一,一夜暴富心态迷失收藏的初衷

俗话说得好:古玩是毒药,谁玩谁知道。古玩出圈成为一种消费,是中国人从物质生活向精神生活升级的产物。但行业内专家都知道,古玩是门学问,有很多分支和领域,覆盖面非常之广泛。总结下来就是个庞大复杂而专业性很强的行业,涉及材质学、人文学、历史学、心理学、考古学、金融等学科。收藏者从菜鸟到精通,需要投入的精力、时间和财力都非常之高,这就需要脚踏实地和沉稳的心态来学习,千万不能急于求成。这个道理很多人都明白,但又有几个人真的听进去了?

加上之前各大电视台为提升收视率和广告收益,播放各类的鉴宝、寻宝节目,甚至花重金聘请文玩专家坐镇演播室。在这样的背景下,所谓收藏者纷纷拿出“祖传宝贝”去鉴定并请专家估价。这些不以文化传承和历史承载为主要目的的节目,反而以商业价值为噱头博取眼球,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收视率,因此也极大激发了大家“寻宝”的兴趣。正因如此火热的节目和拍场上的“天价宝贝”,造成普通人都急于获得成功,期待一夜暴富收藏者完全迷失了收藏的初衷。

第二,骗子和假货横行,自毁前程

大家都在梦想着一步登天,这给了古玩市场一种“虚假繁荣”的契机。一座座古玩城拨地而起,一个个摆满“国宝”的地摊铺天盖地,人们纷纷涌进古玩市场。特别是在周末,人山人海,大家纷纷抱着捡漏暴富的心理,却极大滋生了骗子的土壤,随之而来的各类骗子和假货也越来越多。那个时期从来没有一个市场能像古玩市场那样,遍地的骗子,遍地的假货,依然还有着不少一夜暴富的“收藏者”。

近些年,很多古玩店铺转战线上,但玩的依然是和线下一样的老模式“换装上线”和一些暗藏猫腻的“新瓶装老酒”,最终还是把古玩行业的另一条生路给堵死了。最终是买古玩的被贩子骗,卖古玩的被某些收藏公司骗,古玩市场进入无底深渊。

第三,疫情成为压垮古玩市场的最后一根稻草

随着河南、山东、黑龙江、江苏等各个省市的古玩城连续关门,大家会发现还有一个不可避免的原因那就是市场外部环境的影响。从2020年开始的疫情依然影响着各行各业,首先各地政府为控制疫情,各地要求减少大规模聚焦活动,同时要求关闭人员较为集中的部分场所。因此“繁荣的古玩市场”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有些地方古玩市场被迫关闭,有些地方古玩市场处于半开放状态。

随着中国疫情得到有效的控制,也恢复了大部分正常的生产生活,但疫情后带来的生活变化,也改变了大家的消费观念。古玩属于一个特殊的消费行业,而消费行业最怕的就是没有钱消费。可因疫情的影响,收藏者手里的闲钱没有之前多,加上几轮的“韭菜”收割,收藏者已经没有多余的闲钱去投资或收藏古玩了。没了购买古玩的人群,国内那些民间古玩爱好者也就不复存在了,而各地的古玩店主也只能关门大吉另寻出路,古玩市场的衰败一定是必然的结果。

因此,建议广大收藏爱好者,在收藏过程中一定要理性,这仅仅是个爱好而已,并不是生活的全部。收藏一定要脚踏实地,不断累积经年,多研究、多看少买,学习相关的专业知识,结交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不能沉浸在捡漏和一夜暴富的局限思维里。把收藏当成一种乐趣,会带来身心的健康愉悦,但如果当成发财的手段,那么就会玩得特别累。

最后,收藏者守着精品,任何精品都不可能有价无市,价格有所波动,去伪存真,去残存精。短期内可能受环境影响,但当市场大环境向着健康发展的时候,手里有精品的藏家,终将获得应有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