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他捡到残破古币,拿到古玩店出售,店老板惊呆:我出一百万

“呃……”

顾风一愣:“古叔,你知道我?”

“这电话可是你爸当年给你办的卡,你还主动打给过我的,这么多年一直没换号码,电话一响我这边就写了名字的。你小子啊,怎么,给我打电话是你有事还是你爸有事啊。”古龙笑道。

一听到顾沧海的事情顾风表情一沉,深吸了一口气道:“古叔,是这样的,我手里收了一些带泥的东西,这实在没办法了,想找古叔看看有没有办法帮我销出去。”

顾风大致的把几件东西全部介绍了一遍。

电话那头古龙仔细听着一直没说话,直到顾风说完,古龙沉吟了一下道:“这样吧,你现在带着东西来我这,能不能销先看了再说。”

听到古龙这话,顾风立刻兴奋的一攥拳,对着小山眨了眨眼睛,旋即挂掉电话。

“走走走,小山,找个包。”顾风急忙说道,同时跑楼上换了件衣服。

半小时后。

古龙茶楼。

顾风和小山一来,都吃了一惊。

这茶楼名字就是以古龙命名的,而说是茶楼,但整个茶楼足有六层,最下面两层就像是主题酒店似的。

在云川这寸土寸金的地方,光是这一栋酒楼,怕是没好几亿拿不下来。

茶楼五层。

顾风和小山走出电梯,就看见了远处的一个卡座。

在那里正有一个约莫五十岁的男子,男子身穿一身中山装,体型壮硕。

“古叔。”顾风激动的小跑了过去。

“小风啊,哈哈哈,我瞧瞧,八年了,八年没见了,都长这么高了啊。”古龙站起身热情一把拉着顾风的手。

“嘿嘿嘿,古叔。”顾风摸了摸脑袋。

“得,闷嗤闷嗤的,跟你爸一个德行,我那时候就说你小子不能跟着你爸。瞧吧,现在果然变成这一副腼腆的样子,坐坐坐。”古龙拉着顾风的手坐在了沙发上。

“董事长,你五分钟后……”旁边一个女子走过来。

“全推了,另外这层楼不准人上来。”古龙头也不回的说道。

“是。”

女子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而顾风听到这话,立刻摆摆手:“古叔,别,你可别因为我们耽误你的事,我这次来就是有点事要麻烦你。”

顾风说完,给小山使了一个眼神。

小山立刻打开背包,将那酒杯和玉蝶还有笏坂拿了出来。

古龙也不愧是做古董生意的,看到了那几个物件后,就拿出一个放大镜来。

半响。

“古叔,怎么样?”顾风压着声音焦急的问道。

“这东西……”

古龙吧唧了一下嘴,脸色慢慢严肃了起来:“小风啊,都是冥器。”

“古叔,我知道,我跟你说过了,确实是。”顾风急忙说道,而这一抬头,入目就是古龙严肃到了极致的表情。

“小风啊,你爸可是从小教导你,古玩字画一定要讲究来历,你爸那人我最清楚不过了,你应该也不会忘记了吧,这东西你爸绝对不会同意你收的吧?”

“这……”

顾风闻声表情一征。

见顾风不说话了,古龙也意识到了自己太严肃了,伸出手拍了拍顾风的肩膀笑道:“当然,这东西收也就收了,你小子八年了才找一次我,这点忙我怎么能不帮。

放心,这件事我不会告诉你爸的,而且说实话,古董嘛,讲究来历那赚不了钱,这市面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古董,从土里出来就没有一个合法的,你老爸就是讲究多,放心,我不会告诉他的。”

“我爸已经死了。”顾风呢喃了一句。

闻声,古龙猛地眼睛一咪,入目就是顾风那紧抿的嘴唇和泛红的眼角。

“你说什么?”古龙蹭的一下起身。

“古叔。”

顾风仰头深吸了一口气:“我爸三个月前已经走了,车祸,我妈前两天才出院,我爸……当场……”

死一般的寂静。

古龙呆立在原地。

半响,古龙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气。

“对不起,这事我……”

“古叔,没事了,都过去了,我现在也是没办法才收了这东西,现在必须马上脱手,所以我才麻烦古叔。”顾风擦了擦眼泪。

见状,古龙直接掏出支票本,刷刷刷的写好。

“小风,这里是一百五十万。”

“谢谢古叔了。”顾风起身拿过支票,深深对着古风鞠了一躬,转身拉着小山就走。

“哎,小风。”古龙急忙抬起手。

“孩子,以后任何事情有需要,给我打电话,拜托了,一定给我打电话……”古龙眼角含泪说道。

“嗯。”顾风紧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而古龙此时已经双手抱头坐在沙发上,一个大老爷们眼角泪水一颗颗的滚。

茶楼外。

“哥。”小山也不敢闹了,就这么看着蹲在绿化带的顾风。

“我没事。”

顾风擦了擦眼泪,回想起古龙,仰头咧嘴一笑。

“爸……当年你和古叔不知道为什么闹翻了这么多年老死不相往来,但你们之间的友谊,没有变过啊。”

狠狠的揉了揉眼睛。

顾风起身带着小山拦了一辆车回到九珍阁。

日,清晨。

“小山,你记好了啊,七十七万现金我都放在这柜子里了,你可得保护好了。”顾风抱着一个箱子直接放在了小山面前。

“七十七万?”小山吧唧了一下嘴,不过也托他是莽撞的性格,这七十七万小山倒是丝毫不慌。

“嗯,这是后天中午要给陈二的七十七万,你可得看好了,等我回来。”顾风拍了拍小山的肩膀。

“我晚上就会回来,最多明天中午,这些钱你自己搞定中午饭。”

“嗯,风哥,你去哪什么天龙拍卖会,就不能带上我么?”小山挺大的个子,此时居然像个小孩似的拉着顾风。

“我看那美女也不讨厌我啊。”

“哎,别闹。”顾风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立刻小山就老实的缩着脑袋坐回去了。

“我尽早回来,你就一个人玩会,门口我挂了休业的牌子,真有人进来的话,你打电话给我,听话啊。”顾风嘱咐道。

闻声,小山抱着箱子满脸委屈的点了点头。

很快。

八点。

果然在九珍阁门口,一辆豪车开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