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真正的文物看起来是假的?这15件国宝算吗?

时光倒回至上个世纪,这些国宝还都在“不务正业”

啊,是在搞副业……

01.元初“渎山大玉海”

重达3.5吨的咸菜缸你见过吗?

原为忽必烈广寒殿内陈设,号称可“贮酒三十石”

没错,它本是一个大酒缸

阴差阳错成了咸菜缸

渎山大玉海周身刻满了纹饰

龙、飞马、海驴、海猪、海鹿、海鲫鱼、海螺……

各色海兽出没于波涛之间

时光流转,一场莫名的大火之后

大玉海失了颜色,不复本来面目

渐渐地,无人问津

不知何时,辗转至真武庙

就成了真武庙道士们的咸菜缸

口径近1.5米,膛深55厘米,这得腌多少咸菜啊~

再后来,大玉海得遇伯乐

乾隆皇帝慧眼识宝,令以千金易之

众所周知,乾隆皇帝爱作诗~

大玉海内膛有三首诗,皆是乾隆皇帝所制

02.西周“虢季子白盘”

圆角长方形,长137.2厘米、高39.5 厘米、高39.5 厘米

如果后母戊鼎是鼎中之王,那这件铜盘就是“盘中之王”

西周时,它跟随主人“子白”长眠于地下

桓桓子白,孔显又光

王赐战车,赐用朱红色的弓矢,赐用钺

子子孙孙,万年无疆

111字铭文,四字成句,末字合阳部韵,如《诗》般美妙

笔势流畅洒脱,字形典雅,庄重肃穆

不知惊艳了多少人

说是一字千金也不为过

晚清时,一张铭文拓片就值五两银子

为了得到这件国宝,一个日本人甚至扬言

“愿往虢季子白盘里填满黄金,能装多少就出价多少”

可是,它可是“晚清四大国宝”

自清道光年间被挖出后,数次易主

历经战乱,两度沦为马儿的食槽

直到遇见淮军将领刘铭传

在风雨飘摇的百年间

几代刘家人小心护宝,度过了一次次劫难

03.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陶鹰鼎”

陕西华县太平庄出土

它从新石器时代走来

带着现代艺术家难以捕捉的原始气息

纯净、质朴、力量

与时间作下的各种记号

有人说它有点“肌肉萌”

如果国宝会说话,这只造型有点蠢萌的鹰会说点什么?

说它原本是鹰,好食鸡,却沦落为鸡食盆

说它鹰落平阳,被迫与鸡为伍

还是说它的发现者实在不识货

04.西周“遂公盨”

表面锈蚀严重,隐约露出的几个字,晦涩难懂

古董市场上的这件“青铜饭盒”

很长时间内都无人问津

好在总有人能慧眼识珠

98字铭文一经释读便震惊世人

“天命禹敷土,随山浚川……”

竟与《尚书·禹贡》的开篇如此相似

无疑,这是关于大禹治水最早的记录

虽然它的确只是一件“饭盒”

05.“甲骨文”

夏商周存在吗?

面对质疑

在地下沉睡了三千余年的它们

给出了最振聋发聩的回应

它的存在,证明了殷商已有文字,或者还能更早

社会制度、政治、军事、经济、宗教、科学、文化……

堪称商朝的方方面面都有记录

这么重要的宝贝,最早却在药材铺里

卖出了白菜价

06.新石器时代红山文化“墨玉龙”

哪管它稚拙中带着神秘

到了孩童手里,它就只是一件玩具

如玉似铁,五千过年前,竟可以将玉琢磨至此

难怪它的发现者误以为它是铁的

龙的原型是什么?

或许能从这件“玩具龙”中找到一点答案

这真是文物!这是真文物!

07.“轮形器”

1986年三星堆2号祭祀坑出土

它是什么?

精准的五等分,边缘的穿孔

在默默暗示着它的某种用途

因为外观酷似汽车方向盘

原本神秘的青铜祭器跌下了神坛

可是,朋友们,别忘了

它可是来自神秘的三星堆祭祀坑啊!

08.商代“青铜手”

2000年安阳殷墟花园庄东地54号墓出土

是权杖?是假肢?还是举肉神器?

别猜了,我是“痒痒挠”

09.商晚期“作册般铜鼋”

怎么看也不像是真的

倘若在古董铺见了,也只会说

呦,骗傻子呢?

这么个一眼假的玩意

然而,这的确是一件真文物

一天,一位商王途径洹水

发现了一只鼋

鼋,鳖类中体型最大者

商王连射四箭,箭无虚发

鼋赏给了“作册般”

身为史官,商王如此功绩自然要记上一笔

何况商王已有暗示

于是,这只鼋成为了一个传奇

三千年后,一位河南老农河边钓鱼时捡到了它

拂去历史的尘埃

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毕竟当过一回“名鼋”

10. 商晚期“人面龙纹盉”

并不夸张的人面,却长了一对龙角

与身后盘旋而下的龙身合二为一

恰为“人面龙身”

独一无二的造型成就了他

同时也让它的身世变得扑朔迷离

有神,人面蛇身而赤……是烛龙

传说,伏羲女娲人面蛇身

上古神多半人半兽

这不应该只是巧合

有点萌,有点懵,它究竟是谁?

反正不是怪物史莱克

11. 商晚期“大禾方鼎”

1959年湖南省宁乡县黄村寨子山出土

废品回收站捡回来的宝贝

原本已经破成了十几片

拼好后才发现,还真是一件国宝

独一无二

弯眉、丰唇、柔润的面部线条

是位女子吧

是“大禾”,还是“禾大”?

或许,她是一位女神

掌管着农时

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

鼎有方圆

商王武丁的王后妇好有“后母辛方鼎”

王后“戊”也有大“后母戊大方鼎”

为什么偏偏是方的?

我也方了

12. 西周“铜五柱形器”

让我来试试这西周的“路由器”信号好不好?

13.战国“水晶杯”

1990年杭州半山出土

“水玉”是它更古老的名字

丹山出焉,东南流注于洛水,其中多水玉

又东三百里,日堂庭之山……多水玉

但早在新石器时代,史前先民们就已经用它作成各种装饰品

可至少目前所见的先秦时期水晶制品都是小件的

哪怕是到了唐宋,大块的水晶制品都是很稀少的

水晶杯成了最独一无二的存在

它真的不是“穿越物”?

杯底淡淡的琥珀色,局部肉眼可见的絮状物

或许,它也没有那么完美

13. 西汉“梁孝王墓石厕”

汉厕等级最高、结构最复杂、最完善者

为后来坐式厕所之滥觞

嗯,时隔两千多年,似乎还有那味儿

庄子曾经曰过:道在屎溺!

不知,梁孝王于如此豪华的石厕中

悟出了什么?

15. 王莽时期“青铜卡尺”

穿越者带去的“穿越品”

王莽穿越的证据,这件铜卡尺算其中一个

固定尺、固定卡爪、滑动尺、滑动卡爪

滑动卡爪上的手环比现代的还要高级

只是,超越时代的存在

只会让一个理想主义者

在改革、改革、改革中

也成了牺牲品

结语

自秦始皇起,天下归一

逐渐规范、程式化

到了后来,审美也有了定式

远不如三代的器物来得多元

而三代器物,青铜器当属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