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出售文物!闲置鱼灰色交易及其5000亿KPI

多年来始终打击违禁品销售的闲鱼,这次,依旧也没能及时阻止违法交易在平台上的出现。

4月28日上午,有微博大V发文称,有人在闲鱼上公然售卖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文物,引起了网友的注意。

1 “国宝中的国宝”在闲鱼公开售卖

标价8.8万,最低5万

“大元泰定元年琉璃一套,鸱吻嘴有修。”在闲鱼APP页面上,一则商品描述如此写到。该古玩的背面字迹斑驳,依稀可辨认出“大元泰定元年”字样。

对于闲鱼上售卖的各种奇特、甚至诡异的东西,网友早已见怪不怪了。但这个商品还是引起不少人的注意。有文物爱好者注意到,这似乎并不是一个假货。

随后,这个消息传到了微博历史博主爱塔传奇耳中。他发现,这个在咸鱼上公开售卖的文物,居然是自己2011年9月27日曾拍摄过的,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陕西武乡北良福源院的琉璃脊饰。而网友拍摄的福源院近况照片中,修缮后的西配殿琉璃脊饰,全都不见了。

据他表示,闲鱼上售卖的,正是福源院西配殿上的琉璃脊饰,这块脊饰上面还有元泰定元年(1324年)题记,保留下来元代年号的琉璃脊饰十分罕见,“我知道的带有元及以前明确年号题记的琉璃脊饰全国也不超过十块”,“可称为国宝中的国宝”。

据网友反映,该琉璃脊饰早在2021年12月就已在闲鱼上架。当时卖家回复价格时表示“五W”。

据武乡县文物保护和旅游发展中心29日发布的通报,警方在4月27日晚就已接到相关报案,县公安和文物部门于4月28日下午在太原将文物追回,并查获网络卖家,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2 “什么都卖”的闲鱼

背后灰产交易屡禁不止

闲鱼的定位是二手交易平台,但实际却比“跳蚤市场”丰富太多了。“什么都卖”,“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买不到”,这是人们对闲鱼的印象。

双十一剁手、买基金亏了、被大厂裁员之后,一大批90后、00后在闲鱼上“变卖家产”以回血、加仓、补贴家用……甚至还有自然人股东在闲鱼上叫卖银行股权。

除了交易闲置物品之外,不少人在闲鱼上出售自己的技能,做起了副业,比如法律咨询、做PPT、P图……甚至还有代人相亲、代人奔现等奇葩服务。有人靠在闲鱼上做副业,月入上万,收入比主业还高。

去年以来元宇宙地产和数字藏品大火,闲鱼也成为大量元宇宙地产和数字藏品资源的集散地。

2021年年底,元宇宙风口猛吹,不少元宇宙平台并未提供玩家之间的资源买卖渠道,只能通过“赠予”的方式流通,而闲鱼就成为部分元宇宙资源的交易场所。元宇宙地产在闲鱼上被疯狂炒作,去年12月,北京青年报报道称,大量原价只有88元的元宇宙房产在闲鱼上的售价居然被超到了10万。随后,闲鱼很快就对元宇宙、NFT等关键词进行屏蔽。如今,闲鱼上已经搜索不到“元宇宙”“虹宇宙”相关内容了。但“数字藏品”依旧能搜到大量内容。

△去年12月时,天下秀开发的元宇宙游戏“虹宇宙”在闲鱼上的买卖信息 图源: 链新

和元宇宙地产类似的,最近大火的数字藏品的,也成为闲鱼上的重要生意。如今年年初,B站推出的数字藏品头像,但为了避免交易数字藏品炒作的风险,B站同样只开放了“转赠”功能,规定用户持有数字藏品30天后可以无偿转赠实名用户。但在B站之外的第三方平台闲鱼上,人们依旧做起了交易。

△如今,闲鱼上依旧能搜索到的数字藏品

但闲鱼繁荣的另一面,是平台上大量滋生的灰产交易。早在2018年就有媒体报道过闲鱼上的“原味”交易,盗版视频、买卖保护动物等问题。尽管之后闲鱼发布《闲鱼社区信息发布规范》,禁止发布上述品类,其中明确提到禁止发布色情、低俗、催情用品等,但如今,闲鱼上的假货、色情问题依旧存在。

2021年9月,闲鱼被卷入一起141万元的诈骗案中。据“南京网警巡查执法”微博消息称,一个19人团伙通过阿里旗下闲置交易社区闲鱼销售廉价二手苹果手机,诈骗141万元被公诉。

今年315晚会前夕,《都市现场》再次报道了闲鱼的色情问题。报道称,在闲鱼上搜索“陪”“陪丸”“丝袜”等关键词,可检索出色情陪聊、原味内衣等情色交易,甚至还有线下的上门色情服务。

4月中旬,《电脑报》报道称,有网友在闲鱼淘电影碟片时,卖家竟然向其售卖色情碟片。

色情问题屡禁不止,让闲鱼始终蒙上一层阴霾。

3 三年换四个负责人

5000亿闲鱼驶向何处

闲鱼无疑是国内二手交易平台的“顶流”。2021年6月,闲鱼月活MAU破亿,以1.47亿规模入围亿级玩家俱乐部,在二手电商平台中,稳居第一。

从2014年孵化至今,闲鱼也已有“8岁”了。但八年里,闲鱼的“掌舵人”却已经换了四任了。

这些人事变动几乎都集中在闲鱼高速发展的阶段。2019年7月到2022年3月底,短短三年时间,闲鱼的负责人已经更换了四个。先是创始人谌伟业被阿里换下,原淘宝直播及内容生态事业部资深总监陈镭被调任负责闲鱼事业部,但仅仅14个月后,陈镭就突然离职,闲鱼也由靳科接手,但同样没到两年,靳科也被调离闲鱼了。

据晚点Late Post报道,闲鱼总经理靳科已在3月底正式调任至全球速卖通(AliExpress)。闲鱼业务目前由阿里副总裁刘博直接负责。

据了解,靳科接手闲鱼前,正值闲鱼被曝出存在违法、色情、欺诈等诸多灰色事件。同年,整个二手电商平台还被集中约谈。也正是因此,靳科上任后,就开始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直接砍掉了“闲鱼集市”,下线了“鱼塘”,并推出了“无忧购”“会玩社区”“新线下”等业务,提高闲鱼的用户信任度。

在靳科的掌管下,闲鱼的月DAU从上任前的不足2200万,猛增至2021年3月的2904万,2021年6月,甚至突破了3000万大关。但DAU的增长却是用钱砸出来的。据晚点LatePost报道,2021年618期间,闲鱼投放广告的费用超过9亿元。据闲鱼内部人士透露,靳科这种广告大投放的做法也引起“逍遥子”张勇的不满,批评是乱花钱。花钱的时候DAU涨了,钱一停日活应声下跌。果然,618一过,随后7月的DAU就出现迅速下滑,下跌至2600万,此后也一直在2600万上下波动。

另一方面,2021年4月,靳科在任期间,闲鱼定下了全年5000亿GMV目标,而2020财年,闲鱼的GMV才刚过2000亿,这意味着闲鱼要在一年内GMV翻1.5倍才能完成目标。但今年等来的不是闲鱼达成目标,而是靳科被调离的消息。背后原因,尽在不言中。

如今,阿里副总裁刘博接手后,5000亿GMV的目标,要如何达成?闲鱼这艘大船,又将驶向何处?

本文源自深蓝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