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伙获得鉴宝玉佩,继承亲爹落寞古玩店,竟在崛起古玩界

“哎哎哎。”

几个汉子立刻扯着嗓子就过来了。

“干嘛!”李九脖子一梗:“都麻溜的给九爷滚远点啊,再瞎咋呼,小心九爷送你们扑街了!”

几分钟后。

天珠古董城。

金大牙阴沉着一张脸,地上放着个担架,李九躺在上面就差没落气了。

“金爷,你可得给我报仇啊。”李九丢下这么一句后,直接脑袋一歪,闷嗤闷嗤的哎哟着。

金大牙扬天深吸了一口气,这时一个小伙计说道:“爷,那群人说了,看九爷这干巴瘦子不跟他计较,不过要是再去的话,那就……”

“就怎么着?”金大牙瞪眼说道。

“就送九爷扑街……”小伙计缩了缩脖子。

“特娘的。”

金大牙蹭的一下站起身,“什么来头调查清楚没?”

“是福运中介公司,咱云川最大的中介龙头。”

闻声,金大牙瞬间就哑火了,这要是地痞流氓那谁大的过他金大牙啊。可这凡是龙头企业,人家不跟你玩道上这一套,你要去找麻烦,吃亏的就是自己。

“老九,你老实跟我说,那东西到哪里去了。”金大牙弯腰抓着李九的肩膀。

“哎哟,爷,你看我都这样了。”李九苦兮兮的抬头道。

可迎来的就是金大牙阴冷的目光,“你今个这事要是出了纰漏,东西找不出来,后果你知道的。”

这一下,李九也不装可怜了,颤声道:“那玩意肯定是在顾风手里了,今个……”

李九把事情全部说了一遍。

听完,金大牙直接转身走了出去。

不一会。

老宅门口。

“兄弟,怎么样?”

金大牙看着一个汉子,手里三叠红票子不断在手心拍着。

“没有,真没有。”汉子大大咧咧的说道。

“兄弟,这可不是什么值钱物件,是毒药啊,一包毒药,我这买回去地上杀虫的,也不值个什么钱,就是怕遗漏在外被人不小心接触到,会死人的,所以兄弟你得打个眼。”金大牙笑眯眯的说道。

闻声,汉子回头看了一眼,这十几个中介的人都是互相对视几眼,旋即摇了摇头。

“真找不到,这屋你肯定是进不去的,现在是归我们中介保管,马上有人来估价,至于那一包什么毒药,我们找遍了,真没有。”汉子陈恳说道。

毒药玩意也不是宝贝,所以他们也是真的找了。

“这样啊。”金大牙眯了眯眼睛,旋即三叠红票子往那哥们手里一放:“辛苦了。”

这立刻让十几个汉子笑开了花,还有这好事啊。

另外一边。

“哼!”

回来后,金大牙一拳锤在桌子上。

“东西肯定是被顾风带走了,这臭小子上次害了我还不够,现在可算是让他抓住尾巴了。”金大牙阴沉着一张脸。

“爷,那这咋办啊,这东西要是传出去了,有心人只要一查,这可得蹲局子的。”一个伙计满脸惊慌的说道。

“慌什么。”金大爷怒声道:“我都没急,你们着个屁的急!”

说完,金大牙眯眼看向了哎哟直叫的李九。别说,这李九反应还真快,明明都没瞧见金大牙,可突然哎哟声就断了。

细看脸上是写满了害怕,颤颤巍巍的缩在一旁的担架上。

“哼,准备车,去会会这小子,万事都有的谈,要是谈不拢……”金大牙一拍桌子,直接起了身。

下午五点。

大世纪花园。

二十一层的复式洋楼里。

“妈,你就在上面复式,下面三个房间,我一个,小山一个。”顾风乐呵呵的坐在沙发上。

而小山听到这话,立刻就兴奋了起来。

“哥,我也有房间是吧,大床,我要这个特别软乎的大床房间。”小山急声道。

厨房里。

熊梅恬静一笑,炒好了菜后端出来。

“这件事你们商量就好,新家最重要的是吃第一顿饭啊。”熊梅低声说道。

一桌饭菜很快上齐,顾风和熊梅都是久久的没有动筷子,此时客厅中间摆的那一张照片印入了二人眼中。

久久的沉默。

直到被小山那吧唧嘴的声音唤醒。

“妈,吃饭吧。”顾风往母亲碗里夹了夹菜。

“哎。”熊梅笑了笑,旋即拿起筷子。

半响。

“妈,你早点休息,我和小山去九珍阁看看,一会就回来。”顾风站在门口说道。

“早点回来。”熊梅笑着应了应。

出了门。

“哥,这天都黑了,我们还去九珍阁干啥?”小山嘟囔着说道。

“九珍阁是产业啊,没生意这门也不能关。”顾风低声道,但心里却想的更深,之前陈二一伙人说走就走,顾风是吓到了,所以也带着小山离开了。

可谁知道后面有没有麻烦啊。

万一追着陈二的那伙人找来了怎么办,再或者一把火把九珍阁给点了,那才算是死亡打击啊。

很快。

九珍阁门口。

“哥。”小山突然喊了一句。

“嗯?咋了。”顾风浑身一激灵。

“对面街上有两辆面包车,有人正盯着我们。”小山凝重的说道。

“两辆,盯着?”顾风心里一震,毫不犹豫转身就拉着小山进门,而后死死的关上门。

但顾风还没来得及开个门缝往外看,就听见有人敲门了。

“谁!”顾风低声道。

“是我啊。”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声音顾风一愣,旋即打开一道缝隙,入目就是一张脸凑了过来,而最晃眼的就是那口金牙。

“金大牙!”

“那可不是我嘛。”

金大牙抱着胳膊嘿嘿直笑,心里已经把顾风给骂了千万遍了。这他们过来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看见这混蛋过来。

这段时间,金大牙是备受煎熬啊,生怕下一秒监管部门就找上来了。

“哟,金爷,这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啊。”

顾风整理了一下领子打开门,若是说追陈二的是金大牙,那打死顾风都不信。金大牙什么货色,顾风最清楚不过了。

“还能有什么风啊,那当然是春风啊,我就是那喜鹊啊,来给顾少爷送财来了。”金大牙哈哈一笑,同时指着屋内。

“不请我进去坐坐?”

“呵呵。”顾风冷然一笑:“哎哟,您还肯做我顾风的喜鹊啊,我看是乌鸦差不多,就想着给我报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