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男孩拿走了七千元的古董,发现了一个大漏洞

徐文脸上的震惊稍瞬即逝,转而露出平静的表情。

“这件古物看起来倒是有些年头,很古朴,但是表面有锈迹,会影响价格。”

徐文缓缓地开口,不疾不徐,甚至眼中还带着一丝可惜。

那汉子顿时有些慌张,看着徐文焦急道:“俺找人看过了,给出价一万呢,你可别忽悠俺。”

一万?徐文心中觉得好笑,估计出价的也是个行外人。

徐文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一方有点贵了,如果没有锈迹,倒还可以考虑,可如今,上面锈迹斑斑,怕不好出手。”

皱起眉头,徐文漏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他越是这么说,汉子越是焦虑,不住地踱步。

见到火候差不多了,徐文这才叹了口气。

“罢了,见到了就是缘分,我出价七千,输了也认了。”

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徐文看着那汉子。

七千?汉子满是欣喜,不过很快就被掩饰了。

“那啥,人家给出价一万呢,你看看能不能涨点?”

“七千。”徐文咬定口风。

“不然你就去上一家再谈谈。“

徐文摊了摊手。

如果上家真给了一万,估计这汉子也不会来这里碰运气了。

刚才,自己给出七千的时候,汉子脸上的表情,徐文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见到徐文态度坚决,汉子无奈的唉声叹气:“七千就七千吧,俺看*也是实在人,就给你了。”

“不过,俺只要现金,转账啥的,俺不懂。”

“还得给你提现金,又要花不少的手续费,这生意做得,可是真亏了。”

徐文叹了口气,无奈的摇头。

很快,从一旁的取款机拿出七千块,交给了汉子。

那汉子欣喜的借过钱,数了四五遍,这才心满意足的把布包丢给了徐文,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了。

一直到汉子的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徐文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花丝镂空金盒玉盂,价值起码也在数百上千万,这样的好物什,必须要封货。

急忙的去银行开了个保险箱,放置好了,徐文这才放下心来。

只等找到合适的买家出手,这笔钱,自己稳稳地赚到手了。

接下来的两天,徐文并没有出摊,有了鉴宝术,出不出摊已经不重要了。

转眼间,寒河鬼市开市的日子到了。

在这寒河鬼市,如果运气好的话,能捡不少漏呢。

寒河鬼市,就在南城的古玩交易市场,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徐文早早地来到了这里。

这地方龙蛇混杂,很多倒荒货的都来这里碰运气。

背负着手走进鬼市,在门口,徐文就愣住了,没想到,竟然碰到了熟人胡成,真是冤家路窄啊。

此时的胡成正在和几个倒荒货的胡吹呢。

“聚宝斋的那件商晚期青铜弦纹爵就是我发现的,我跟你们说,楚老板可是没少给我好处费啊。以后哥几个在这古玩街有事,找我就行。”

“胡三,你他娘的又吹牛,我可是听说了,那件物什被徐文买走了,跟你有毛关系啊?”

另一个中年人不屑的反驳胡成。

“你们还别说,徐文这小子还真有一套,竟然真被他给碰到好东西了。”

“有个屁的一套,就是个走了狗屎运的小杂碎,老子只要不给他供货,他就得饿死,你们看着吧,用不了多久,他就得跪在我的面前,恳求我供货。”

一提起徐文,胡成心中就满是怒火。

明明应该是自己发财的,结果被他走了狗屎运,不过,没有了自己,他还能蹦跶几天啊?

胡成的心里,甚至都已经想好了到时候该怎么折磨徐文了。

这一切,自然都被徐文看在眼中,不由得心中冷笑。

“胡成啊,这可是你自己撞上枪口的,可就不能怪我了。”

原本,他还想找机会报复胡成呢,没想到,机会就出现在眼前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贼眉鼠眼的年轻人凑了过来,看了一眼徐文,又看了看胡成他们几个,缓步凑了上去。

“几位老板,这是我家祖传的物什,给掌掌眼。”

胡成刚被折了面子,正愁没处露风头呢,便大笑着说道:“好,老子今天心情好,就给你看看。”

年轻人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大大咧咧的打开盖子,里面躺着一块玉佩。

这块玉佩呈青黄色,表面有褐色斑,边缘偏薄,上面的图案并不明朗,分辨不清。

胡成皱了皱眉,还以为有好宝贝呢,没想到就是这么一块成色不怎么样的玉佩。

“奶奶的,耍老子呢是吗?”

胡成怒道,恼火的看着那年轻人。

“这样的破烂也好意思拿出来现眼?滚一边去。”

那年轻人被吓得一机灵,赶紧站起身来。

“哈哈,胡三就是霸气,三言两语就把这小崽子给识破了。”

“老三的眼睛,可是越来越精了,”

“看来咱们哥几个,以后得多和老三学学了。”

几个同样纷纷称赞胡成,让他有些飘飘然。

“跟着我混,保证大家吃香的,喝辣的,我这眼力,可不是吹出来的。”

那年轻人满脸的郁闷,抱着盒子,就要离开,走到徐文身前,突然被他拦住。

“我喜欢收藏各种玉佩,不管成色好坏,*有兴趣吗?”

徐文看着年轻人,微笑着说道。

“你要买?”

年轻人一愣,满脸都是疑惑。

刚才胡成的话,徐文应该听到了,他还想买?

“五十,我要了。”

徐文笑了笑,伸出一只手。

“五十……。”年轻人想了想。

“反正是我前几天捡到的,五十卖给你了。”

虽然五十并不多,但是好歹也比烂在手里强啊,这年轻人暗自想到。

把钱递给了年轻人,徐文拿过那盒子,仔细的端详里面的玉佩。

很快,脑海中就出现了玉佩的信息:玉鹰攫人首佩,玉料为和田玉,片状,层次分明,玉佩上有斑点,为年代染色,两面图案相同,为展翅飞鹰,鹰头偏向一侧,鹰爪抓着两个人头,新石器时代晚期作品。

看到新石器时代这几个字,徐文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这可是距今数千年的古物啊。

胡成原本还在洋洋得意的享受着吹捧,结果转头就看到了徐文抱着盒子,站在不远处,脸色似乎有些难看。

“这小子该不会真的走投无路了吧?”

胡成心中顿时兴奋了起来,赶紧起身,快步向着徐文走了过去。

“真有脑残收购这样的残次品啊。”

胡成冷嘲热讽。

“那也没办法啊,谁让你不给你人家供货呢。”

“走投无路,就只能滥竽充数了。”

那几个到荒货的跟着添油加醋。

徐文缓缓抬头,看了一眼胡成,而后冷笑了声。

就在他的眼前,缓步走了过去。

“在我面前耍存在感?我直接把你当空气一样无视。”

“站住。”

见徐文如此嚣张,胡成顿时怒声吼道……

小说:在古董街捡起一个漏洞,男孩看穿了宝藏,但他立刻被一群人包围了

对于钱老的威胁,徐文丝毫不在意,想要从自己手中轻易拿走钧窑三足鼎,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只见他脸上带着冷笑,拿出电话,直接给刘轩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徐文只对着刘轩说了一句话:大孤镇村部,有宝贝。

而后,徐文便挂断了电话,和刘轩说话,根本不需要太多。

之所以打电话给刘轩,一来是因为他的身份足够高,能够对付钱馆长,另一方面,刘轩刚刚给自己省下了一千五百万买房钱,自己怎么的也得表示一下啊,所以,有宝贝自然要先给他了。

挂了电话,徐文便看向钱老:“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出言威胁我在先,攻击我在后,就算他身份再怎么神秘,我也不惧。”徐文丝毫不在乎,仍旧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就算是执法者,想要抓人也得拿出证据来,自己做了什么了?孙少阳就敢对自己动手?现在吃瘪了,也只能暗自承受。

钱老眉头不断紧皱,冰冷的目光紧盯着徐文:“徐文,你可别忘了,这物件是我先发现的,你如此不识抬举,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一顶接着一顶的大帽子被扣在了徐文的头上。

徐文差点一口茶水都喷出来,规矩?真是笑死人啊。

强忍着把嘴里的茶水咽下去,脸上顿时浮现出来惊慌的神色:“你可别吓唬我,我胆子小,这古玩行的规矩,我可是害怕的紧。”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脸上却带着笑容。

苏胜更是冷笑:“恩,的确是坏了规矩,不过我也很纳闷,你怎么这么容易就坏了规矩呢?看来我以后可一定要小心点,万一随便放个屁,打个喷嚏,也被定个坏了规矩,那可就不值得了。”

苏胜的话满是讽刺,丝毫不给钱老留面子,既然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自然也就没有过滤了。

“放肆。”孙少阳咬着牙怒声呵斥。

徐文低声冷哼,扫了孙少阳一眼:“我奉劝你最好别动怒,不然的话,恐怕只会流更多的血。”威胁之意十足。只要孙少阳敢动,他就敢继续给孙少阳放血。

孙少阳目光阴冷,不过却还是不敢随便动手,徐文的话,他可是丝毫都不会怀疑。

刚才,徐文的动作行云流水,出手狠辣,这样的果决,绝对是说得出做得到的。

见到手下不敢言语,钱老的脸色铁青,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却也不敢对徐文来硬的,沉思片刻,缓缓开口道:“徐文,你手中的那件罐子很有可能是国宝,你也是混这一行的,我想你应该清楚,私自贩卖国宝是犯法的。”

钱老目光灼灼,盯着徐文,话已经说到这般地步,若是徐文还不肯放手,他也就只能选择动用其他手段了。

徐文沉眉冷眼看着他,嘴角勾起不屑的冷笑:“干这一行的都知道,谁先下手,宝贝就是谁的,钱老也不要来压我,你说那件罐子是国宝,我还说那就是个普通的破罐子呢,你说我私下买卖,你有证据?我是个商人,我只看利益,钱老若是想要,待会可以竞价。”

徐文丝毫不受要挟,若是连这么一点事儿都解决不了,那么他以后也就不用在这一行混了。

见到徐文软硬不吃,钱老彻底恼火了,双眼中仿佛都要喷出怒火一般,根据胡村长的描述,那罐子很有可能是钧窑,那可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紧皱着眉头,钱老寒声言道:“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那就不要怪我了。”说着,便拨了个电话:“带人过来。”

同样是简短的一句话,而后就挂掉,显然,他也是有所准备的。

苏胜拽了拽徐文的胳膊,脸上有些惊慌。

徐文冷笑,暗自摇了摇头,示意他没事,只要刘轩能够赶过来,那么不管这位钱馆长叫什么人,都无济于事。

一时间,场面极为尴尬,胡村长这时候也不敢轻易招惹任何一方,毕竟这两边的人都不是招惹的起的,而孙少阳止住了血,就站在钱老的身后,脸色冰冷,目光凶狠的盯着徐文。

徐文简单的吃了点东西,而后目光落在了钱老的扳指上,不有的冷笑。

“你笑什么?没见过这样的宝贝?”感受到徐文的目光,钱老冷森森的开口。

徐文笑意更浓,嗤笑道:“宝贝?”

被徐文如此讽刺,钱老感觉心中的怒火仿佛找到了宣泄口一般,怒看着徐文:“无知小儿,你懂什么?这是乾隆时期的玉扳指,就凭你能够看一眼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钱老丝毫不客气的道。

徐文差点笑岔气,片刻后,才终于从口袋中拿出一枚玉扳指:“若是你那件是乾隆时期的玉扳指,那么我这件就是赝品了?”

钱老当下怔住,目光火热的盯着徐文手中的玉扳指,这两个玉扳指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就是徐文拿出来的这件玉扳指,无论是玉种,水色,还是玉质,都要比他自己带的那个强很多。

见到钱老愣住了,徐文冷笑:“真没想到,所谓的大人物,竟然带着个假的玉扳指招摇过市,不会你的这个身份也是假的吧?”

既然已经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那么徐文也不介意让这个老货更加愤怒。

果然,听到徐文的话,钱老的身体都猛然颤抖了起来,眼中赫然喷出怒火,指着徐文怒声吼道:“徐文,今天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像是他这样人,始终都是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什么时候被人如此羞辱过?因此,一时间心中的怒火无法平息。

而孙少阳眼中的寒意更浓了,恨不得立即冲上去狠狠地教训徐文一顿。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

“都给老子滚开。”一个嚣张的声音响起……

小说:古玩街游玩,小伙随手拿起一件玉佩,哪知竟然成功捡漏

林老同样紧紧地关注着徐文,眉头不断地皱起,对于徐文的深浅,他并不清楚,不过看着徐文的表情,他心中多少也有些想法,看来这些东西,徐文并未真的看上眼。

只有苏胜信心满满,徐文之前的表现他都看在眼中,绝对的鉴宝宗师级别的人物,他以前也认识一些鉴宝大师,但是,都没有徐文这般眼力。

看来,这一次跟着徐文出来,绝对能够大赚一笔。

第二件古物是清雍正荷间鱼戏大盘,彩绘艳丽,游鱼描绘的异常的逼真,嬉戏荷叶间,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只可惜,是一件仿制品,胚料是杂料,导致荷叶间有些许小气泡,而且盘底有轻微磨损。

徐文仍旧是未曾驻足,脸色平静依然,甚至就连目光都没有丝毫的波动。

接下来是第三件,第四件……

徐文都未曾停留,这让吴老蔫的脸色越发阴沉,难不成自己收购的这一批货,都是水货不成吗?

苏胜的心同样开始紧张起来,如果剩下的这件玉佩还是水货,那么这一趟来吴老蔫家,怕是要白玩了。

只见徐文驻足在那块玉佩前,仔细的打量着,其实这件玉佩十分普通,倒是真的蓝田玉,只可惜是大块蓝田玉去除了精品部分后,余下的残料制作的。

水色一般,半透明,边缘带着淡褐色的杂斑,玉心处有一小块凹陷,算是残次品了,这样的货,就算是拿出去,也不会超过两千块。

好在是一块完整的玉,稍微值点钱。

不过,徐文却并没有露出失望的神色,反而眼中爆出了精芒。

目光紧紧地盯着那块玉佩,随着徐文的表情变化,吴老蔫,林老,苏胜他们都跟着紧张了起来,同样是紧紧地盯着玉佩。

这一刻,几个人的呼吸甚至都轻微了很多,这可是徐文唯一驻足仔细查看的物件,价值自然是可想而知的。

谁也不敢开口打扰徐文,一直到十几分钟之后,徐文这才长出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舒缓一下双眼的疲劳。

既然是做戏,自然要做足了,不然岂不是白瞎了自己的演技吗?

缓缓转身,吴老蔫满脸期待的看着徐文,目光中都带着期待。

徐文笑着点了点头,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吴老哥,这件玉佩的确不俗,地道的蓝田玉,虽然略有瑕疵,玉心处凹陷,边缘带着斑点,但是却也不会对价值造成太大的影响,我之前在聚宝斋曾经出手过一件类似的玉佩,九万块,聚宝斋的老板楚原亲自掌眼的。”

徐文抬出了楚原,让吴老蔫的心中都猛然震惊,楚原的名声虽不及齐明那么大,但是,却也是坐商中的翘楚,像是吴老蔫这样有名的‘窝子’自然是知道的。

吴老蔫微眯着眼,紧盯着徐文:“*的意思是……。”

徐文仍旧是波澜不惊,哑然而笑:“不瞒吴老哥,这五件物什中,也就唯独这件玉佩还算看得过去,其余的物什,着实没什么价值,就算是我收购了,也根本赚不到钱,但是,这玉佩的价钱嘛……。”

徐文皱起眉头,陷入了沉思。

吴老蔫的心更加的紧张了,目光紧紧地盯着徐文,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从徐文的言语中,他就知道,这年轻人绝对是个大主顾,若是无法合作,那么对自己而言也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足足十几个呼吸之后,徐文才抬眸,看着吴老蔫,低声言道:“十万,一脚踢。”似乎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般。

“十万?”吴老蔫皱了皱眉,显然这价格并未达到他心中的预期。

沉眸片刻,吴老蔫看着徐文,“十二万如何?”以他资深的老窝子经验,这些物什的价值绝不止十万,当然了,这也是指自己拿给那些坐商,若是让铲地皮的拿走,肯定是会给人家一定的跑腿钱的。

徐文轻笑:“十万。”

目光坚定,语气更是坚决,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

”*,我这批货,进价就超过九万了,你总不能让我白玩一场吧?再说了,你既然和楚老板认识,拿到他那里,怎么也能买个十五六万,大家都吃点甜头啊。“

吴老蔫眼中带着可怜,似乎十分委屈的样子。

徐文冷笑,对于吴老蔫的这种表情,他心中十分清楚,不过就是故意表现的可怜,以此来抬高价格罢了。

“十万,若是不行,也没办法了。”徐文坚定的说道。

这让吴老蔫心中郁闷,怎么今天就碰到了这么个硬茬子呢?

要知道,平时来他这里干倒货的,都是很容易就被忽悠的。

看到徐文目光坚定,吴老蔫也无奈了,只能咬着牙说道:“好,就十万,当交个朋友,不过以后*可一定要来我这里拿货。”吴老蔫感觉心都在滴血。

不过,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这批货,他还是赚了五万,只不过,做生意嘛,肯定是不会说实话的,否则的话,肯定被人当做傻子。

徐文的嘴角终于勾出了一抹笑容:“恭喜你,吴老哥,若是你在坚持十二万,我一定会转身走人。”

吴老蔫丝毫不怀疑徐文的话,他这样的性格,绝对能做得出来这样的事。

将五件物什再次装好,徐文直接给吴老蔫转账,而后又亲热的聊了一会,这才从吴老蔫家里离开。

回到车上,苏胜一直憋在心中的话终于问出口:“徐兄弟,那件玉佩也就买九万块,其他的几件物什,根本不值钱,咱们这次可是赔了啊。”

苏胜自然不知道那蛋壳黑陶杯的价值,所以脸上满是郁闷。

他跟徐文出来,就是为了赚钱的,这下好了,弄好了也就是个不赔不赚,等于白玩啊。

徐文脸上带着笑意,看着苏胜:“苏大哥,咱们这次出来可是赚钱来了,赔本的买卖怎么能做呢?”

徐文的话让苏胜有些摸不着头脑,完全搞不懂徐文究竟什么意思。

而徐文也没有继续解释,两个人直接开车去了村委会。

胡村长既然想要邀请他们,那么肯定不是简单邀请,估计那里还有更重要的人物,刚好,去见识一下,到底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