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翰海2021秋季拍卖会圆满收槌、文化底蕴彰显行情推动力?

翰海是一家成立于1994年1月的国内成立较早的拍卖企业,以文物艺术品拍卖经营活动为主要业务,项目包含了中国书画、油画雕塑、陶瓷玉雕、金铜佛像等,同时还推出由书法、文房四宝、玉器、鼻烟壶德国专业性强的拍卖项目。

北京翰海2021春季拍卖会于6月5日晚在北京嘉里大酒店结束全部专场的拍卖,顺利收槌。本届拍卖会推出近现代书画(一)、(二)、古代书画、法书楹联、古董珍玩、现当代美术、现当代油画雕塑共7个专场1750余件拍品,总成交2.12亿元,整体成交率83%。春拍各专场重要作品均达到理想价位成交,中国书画依旧是表现最为稳定的板块,成交率达90%,更有近三成拍品超估价数倍成交,无论是竞价过程还是成交结果,均有出乎预期的亮点,品质齐整成为抓住市场的关键。

从春拍整体的预展及拍卖情况看,收藏市场对于文物艺术品在竞买热情和资金实力上,依然是"多方”占优,本土市场对行情、价值的认知愈加成熟和独立,标的选择逐渐多元化,作品的"文化性"越来越被市场看重。从各个板块均能看到,名家精品、递藏清晰、著录详实,以及多角度的价值解析,对成交起到重要作用。互联网在资讯查询、资源共享上的便捷进一步打破信息壁垒,书画、古董买家的“跨界”竞投越来越普遍,网络同步拍的娴熟运用和新生代买家群体的实力入场,进一步改变着传统价格体系和市场格局。

明 白玉观音饰件

古董珍玩专场此次高量推出玉器拍品,预展时吸引众多买家前来观展,拍卖当天,“明 白玉观音饰件”,拍卖师刚一报出“5千起拍”,现场立刻掀起竞价热潮,不时有大幅报价喊出,最终以69万元成交。“清乾隆 青花云龙纹缸”外壁绘云龙海水纹,一龙奋力相追,一龙回首相顾,形态凶猛,毛发上竖,画法为典型的仿明初行龙风格,此件拍品12万元起拍,经过多位买家数十回合竞争,以86.25万元成交,超估价数倍。古董专场成交显示,市场对瓷杂作品在年代和品类的选择上越来越宽泛,审美趋于多元。

拍卖会逾千场,成交额占全国四分之一,2021上海文物市场有序转型、逐步回暖

来自市文旅局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上海共举办文物拍卖会1004场,上拍标的125218件,总成交额突破60亿元,同比增长25%,约占全国市场份额四分之一。

2020年11月10日,国家文物局与上海市人民政府签署《关于共同推进社会文物管理综合改革试点合作协议》,全国唯一社会文物领域系统性改革试点在上海启动。2021年,在综合改革试点带动下,上海文物市场有序转型、逐步回暖。

张大千《水殿风来暗香满》 成交价:RMB 76,475,000

盘点2021年上海文物市场,这四个关键词分外亮眼——

关键词一:网络拍卖

全市78家文物拍卖企业中,目前已有40多家先后开展线上文物艺术品展示和拍卖活动。2021年共举办纯网络文物拍卖会810场,有35场成交额超过百万元。上海匡时第三期网拍成交额4522万元。上海嘉禾全年共举办96场网拍,总成交额3986万元。2021年9月获得文物拍卖经营许可的一条拍卖,网拍成交额已超过2亿元。

关键词二:品牌集聚

“文物拍卖领军企业扶持计划”加快了本土拍卖品牌的打造和集聚。

多家国内顶尖拍卖企业布局沪上,匡时拍卖业务已整体从北京调整至上海;广州华艺国际和北京开拍国际上海首次拍卖的成交额分别为6042万元和8700万元;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首次将秋季拍卖会办到上海,总成交额7.6亿元。

上海本土企业快速发展,上海嘉禾全年总成交额17.95亿元;上海朵云轩全年总成交额4.68亿元;明轩“一间屋”专场成交额近3.5亿元;上海泓盛“金银流霞—中国钱币专场”1.75亿元的成交额创下历史新高。

中贸圣佳上海秋拍现场

关键词三:进博时间

第四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上,首次设立的文物艺术品展区从开幕伊始就受到各方关注,来自英国、西班牙、中国香港等11个国家和地区的包括佳士得、苏富比、富艺斯在内20家境外机构178件作品参展,张大千、齐白石、吴冠中、莫奈、莫迪利亚尼、夏加尔等中外著名艺术家作品精彩亮相。最终, 41件文物艺术品完成交易,成交额达7.6亿元人民币。上海国际文物艺术品交易首次进入“进博时间”。

进博会文物艺术品展示现场

关键词四:对接国际

上海围绕国际重要文物艺术品交易中心建设,全力提升全球资源配置能力。全国唯一的自贸区内文物临时进境“6月×N”制度在上海实行,文物临时进境延期复出境审批程序进一步简化。上海成为嘉德、保利、佳士得、苏富比等国内外知名文物艺术品经营机构办理文物进出境的首选口岸,2021年共办理文物进出境5037件。全年通过上海国际艺术品保税服务中心进出境的文物艺术品超过2000件,货值达170亿元,相比历史最高峰2019年的60亿元,增长幅度超过180%。佳士得在全球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佳士得(上海)将于2022年3月入驻外滩一号新址后,举办首次上海—伦敦联合拍卖。

佳士得上海新址(效果图)

展望2022,上海将持续扩大文物艺术品领域的高水平开放,加快将上海建设成国际文物艺术品交易中心,全力打造千亿级艺术品产业规模。推动促进文物艺术品产业升级的浦东立法,打造世界级文物艺术品集散地。继续提升第五届进博会文物艺术品板块的质量和规模,举办首届中国国际文物艺术品交易博览会,推动更多高质量海外文物艺术品交易回流。搭建全国第一个省级文物市场信用监管平台,逐步构建政府监管、市场自律、社会监督的文物市场规范发展新格局。

编辑:范昕

2002年,一尊佛像在香港进行拍卖,竟牵出保卫部主任盗卖国宝大案

2002年10月28日下午,位于香港金钟道88号太古广场大楼的万豪酒店,熙熙攘攘、人头攒动,一场名为“皇室信仰——乾隆朝之佛教宝物”的专场拍卖会正在隆重进行。当时,主持这场拍卖会的是香港佳士得公司,拍卖现场有2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顶级富商参与竞拍。

这场拍卖会共有49件拍卖品,最后压轴出场的是两件清朝皇家文物。一件是清朝乾隆时期的纯银坛城(祭供佛像的器物,下为圆盘形、上为楼阁形),拍卖底价为10万港元;另一件是清朝乾隆时期的莲花瓣座粉彩描金无量寿佛坐像,它是这场拍卖会的重中之重,拍卖底价为200万港元。

两件清朝皇家文物一经现身,就立即引起了顶级富商们的注意,人人脸上都浮现出了惊叹的表情。此时,正在拍卖会现场进行监拍的国家文物局工作人员,在看到两件清朝皇家文物,特别是那描金尊佛像之后,也不由得惊愕了起来。这名工作人员之所以惊愕,是因为他怀疑那两件清朝皇家文物来路不正。

很快,这名工作人员就委托在北京的同志调查。过了一会儿,调查有了结果:“那两件清朝皇家文物的确都有原始标签,那尊佛像的原始标签是‘留平20388’、‘复查22’、‘故160801’;而那件纯银坛城的原始标签,则是‘留平56044’、‘复查515’、‘故141442’。”

对于这些原始标签,外行人肯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可是,对于国家文物局的工作人员来说,这些原始标签意味着两件清朝皇家文物,是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国宝。当工作人员得知调查结果之后,他匆忙离开了拍卖现场,因为他心里十分清楚,出事了而且是出大事了!

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国宝,竟然出现在了拍卖会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离开拍卖会现场,满心疑惑的工作人员立即将相关情况,及时报告给了国家文物局有关领导。与此同时,随着这次拍卖会公开信息,整个中国文物界也都为之哗然——国宝竟然在香港被拍卖了!

很快,国家文物局指派专人对此事展开了调查。根据数据库中保存的文物编号,调查人员很快得知——那两件国宝的确是故宫博物院的收藏品,特别是那尊描金佛像造型精美、纹饰绚丽,不仅具有珍贵的文物价值,同时具有非常高艺术价值。从两件国宝的登记情况来看,它们已于1972年前后调拨到河北省承德市文物局。

根据这条线索,调查人员很快将工作重心转移到了河北省承德市文物局。河北省承德市是首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清朝康熙时期曾在这里(时称“热河”)修建避暑山庄,使这里成为清王朝的第二个政治中心;雍正皇帝在位期间,其取“承受先祖德泽”之义,为此地赐名为“承德”,从此一直沿用到现在。

承德市,素有“紫塞明珠”之称,这里历史文化资源得天独厚,尤以清朝皇家园林——避暑山庄、清朝皇家寺庙群——外八庙闻名于世,每年来此参观游览的游客络绎不绝。正是因为这里的特殊性,故宫博物院才将前文说到的那两件国宝——描金佛坐像和纯银坛城,调拨给河北省承德市文物局管理。

话说回来,调查人员来到承德市文物局之后,很快得知那两件国宝现存于外八庙文物管理处。鉴于这种情况,调查人员立即决定抽调承德市文物局有关人员,组建调查专案组。这一天早上,时任外八庙文物管理处保卫部主任的李海涛,正带领工作人员在街头散发传单,向广大市民们宣传《文物法》。

突然,李海涛的手机铃声响起了,电话是承德市文物局的领导打来的。在电话中,文物局的领导告诉李海涛:“国家文物局的同志来了,下午要召开紧急会议,请你下午回单位准时参加!”李海涛挂掉电话之后,向同事们安排了一下工作,便急忙动身回到文物局准备参加会议。

在这次会议上,李海涛被文物局领导告知,要代表单位参加调查文物失窃案的专案组。接到这个任务,李海涛一脸惊讶地说道:“文物失窃?哪里的文物失窃了?”当调查人员告知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李海涛更惊讶了,他连声说道:“不可能,这绝不可能,那两件文物一直存放在库房里,怎么可能失窃呢!”

听到李海涛的这句话,调查人员非常疑惑:“没有失窃?”为了一探究竟,调查人员很快在李海涛的带领下,来到了外八庙文物管理处。不久之后,经过对库存文物进行一一核对,调查人员惊讶地发现——那两件被拍卖的国宝,竟然完好无缺地存放在库房里,而且库房里的文物一件也不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被拍卖的那两件国宝是造假的赝品吗?想到这里,调查人员此前紧张不安的心,顿时放了下来。可是,调查人员又转念一想:“香港拍卖会上的文物,怎么可能是赝品呢?每一件拍卖品在被拍卖之前,都是需要经过复杂的验真程序的,绝不可能出现赝品!”

看着外八庙文物库房里完好无缺的两件国宝,想着在拍卖会上被拍卖掉的两件国宝,调查人员实在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调查人员可以肯定,存放在库房里的和已经被拍卖掉的,不可能全都是真品,肯定有一处的国宝是赝品。怎么来鉴定真假呢?由于无法鉴定已经被拍卖掉的两件国宝,所以调查人员只能对存放在库房里的两件国宝进行鉴定。

很快,多名文物专家就来到了外八庙文物管理处。经过一段时间的辛苦努力,鉴定结果出来,而这个结果让调查人员和文物专家们震惊不已——不仅存放在库房中的两件国宝是赝品,而且库房中的其他文物大多数也是赝品。事情越来越复杂了,也越来越严重了。文物部门管理几十年的文物大多数竟然是赝品?无论如何也说不通。只有一种可能,库房里的文物被人用赝品替换掉了!

有人用赝品替换真品?鉴于事情的严重性,此案被正式移交给承德警方进行侦破。外八庙文物管理处库房,设在外八庙之一的“须弥福寿之庙”中。负责库房安全的是文物保卫部,有一个名主任和五名工作人员,而担任主任就是前文说到的李海涛。根据文物管理条例,必须有两人或以上才能进入库房,并由保卫部的工作人员陪同。

这个库房没有窗户,只有一道门,而且是两层的门,外层是木制门,内层是铁制门。另外,两层门都上铁锁,钥匙分别由两个人保管。也就是说,要想进入库房,必须同时用两把钥匙开门。负责办案的警员们来到库房之后,将库房的里里外外都仔细查看了一遍。

很快,警员们得出一个结论:“除非世界上真有那些穿壁破墙、飞天钻地的盗贼,否则除了外八庙文物管理处的工作人员,谁也没有这么大的本事能进入库房!”警员的这个结论,也就排除了外部人员进入库房的可能性,这样一来剩下的就是外八庙文物管理处的那些工作人员了。

那么,会不会真的是内部人员监守自盗,用赝品替换真品文物呢?警员们迅速加大了侦破此案的工作力度,并且调整侦查方向和方案,对外八庙文物管理处的所有工作人员,反复进行了甄别和排查。根据了解到的线索和种种迹象分析,警员们将目标锁定在了文物保卫部主任李海涛的身上,开始秘密地对其进行调查。

李海涛,1960年出生于河北省承德市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初中毕业之后,成绩不理想的李海涛报名参军入伍,成为了义务兵。1981年,21岁的李海涛退伍,被分配到了外八庙文物管理处工作,最初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管理员。那时候的李海涛富有工作激情,他通过长时间的刻苦钻研,很快对文物管理和保护这个在其他人看来很枯燥的职业,产生了非常浓厚的兴趣。

由于工作努力、表现出色,李海涛于1985年还被派往上海复旦大学历史系进修学习。三年之后,李海涛完成学业重新回到外八庙文物管理处,很快便成为业务骨干,撰写了不少文物考证方面的论文,而且还发表在国内专业刊物上。2000年,李海涛被评为承德市拔尖科学技术人才;2002年,李海涛晋升为副高级职称,同时被任命为外八庙文物管理处保卫部主任。

在领导与同事们的眼里,李海涛工作努力,上进心强,是个难得的好苗子。在邻居街坊的心中,李海涛是一个热心肠,而且很有礼貌,他生活非常简朴,经常骑着破旧的二八自行车准时上下班,身上还常常背着一个大布兜子。如此优秀的李海涛,真的是盗卖国宝文物的罪犯吗?

随着案件一步一步侦破,真相令李海涛的领导和同事们,以及李海涛的邻居街坊们大跌眼镜——正是他们心目中的这位尖子人才、热心好人,一手炮制了一起震惊全国的盗卖国宝案。在掌握李海涛的犯罪证据之后,警方迅速采取行动,对李海涛实施了突然抓捕,并在其家中搜查出来了尚未出手的上百件文物。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李海涛从外八庙文物管理处库房盗取的珍贵文物。

后来,在警方的严厉审讯面前,在铁一般的事实证据面前,李海涛低下了头并承认了自己盗卖国宝的犯罪事实。李海涛在自己的忏悔录中,曾经这么说道:“我的罪恶之旅萌生于一次偶然的生活细节,而导致我最终堕落的基因却是潜藏于内心深处的贪念……”

那是1993年夏天,李海涛在复旦大学读书期间的同窗好友闫峰。闫峰和妻子这次来承德找李海涛,名义上是来游山玩水的,其实真实目的确实想找老同学李海涛一起“赚外快”。闫峰知道李海涛在文物管理部门工作,有机会接近各种文物。于是,在酒席间,闫峰就对着李海涛大谈许多圈内人士“靠山吃山”发大财的事例。

听着闫峰说的话,李海涛的脸上不断浮现出羡慕的表情。此时,闫峰便试探道:“老同学,如果你也想发财,我可以帮你!”李海涛有点害怕,说道:“这,这样能成吗?”闫峰鼓励道:“怎么不能成,别人都做成了,你还害怕什么呢!”此时,李海涛兴奋地说道:“正好我这里有一件朋友收藏的瓶子,要不就请老同学帮帮忙,看能卖多少钱?”

闫峰和李海涛一拍即合,很快就开始行动。李海涛说是朋友收藏的瓶子,其实是他从文物库房里偷盗出来的清朝乾隆时期官窑粉彩奔巴瓷瓶。回到家里,李海涛小心翼翼地从一个暗柜里,取出用报纸包裹的瓶子,然后揣在公文包里去找住在宾馆的闫峰。

后来,闫峰揭开报纸一看,连声夸赞道:“老同学,你真是好眼力啊!你朋友收藏的这个瓶子是个宝贝哩!”当时闫峰已经能够猜到,这个瓶子是李海涛从文物库房偷盗出来的,但是他看破不说破。就这样,一次罪恶的交易达成了,闫峰当即从旅行包里掏出一大摞钞票递给李海涛。

尽管李海涛曾做过多次这样的发财梦,但是真这么干毕竟还是头一回,当他接过那一大摞钞票之后,紧张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根据闫峰在落网后交代:“当时给了李海涛十万块钱,李海涛接过那一大摞钱之后,他神色紧张、额头冒汗,数都没数就慌慌张张地将钱塞进自己的手提包里,匆匆离开了宾馆……”

李海涛后来也回忆:“我很紧张、很害怕,离开宾馆回家的路上,我总是感觉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我,有无数只枪口在对着我!到家之后,我关上房门,心还在咚咚跳,我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提包数钱——整整十万块钱啊,差不多赶上我十年的工资收入了啊!”

俗话说,贪婪将使人坠入深渊。有了第一次,就很快有了第二次、第三次。就这样,李海涛一步一步走上了不归路。在此后的三年时间,监守自盗的李海涛一直通过老同学闫峰盗卖外八庙文物管理处内的珍贵文物。被李海涛盗卖的珍贵文物,有的至今流落海外,无法收回。

或许,有人会问:“为什么李海涛偷盗库房里的珍贵文物,没有被人发现呢?”原来,为了避人耳目,狡猾的李海涛想出了一个“狸猫换太子”的计策,他在偷盗珍贵文物之前,总会提前制作一个赝品,等到了存放珍贵文物的库房,他便会故意支开其他工作人员,然后迅速用赝品替换掉真品文物,把真品文物装进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

李海涛的这种偷梁换柱的把戏,虽然简单但是却很有效,几乎每次都能得手。而跟着李海涛一起进入库房的其他工作人员,也绝对没有想到在很短时间内,李海涛会用赝品替换掉真品文物。李海涛屡屡得手,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开始主动接触圈内的中间商,以便货比三家,卖出更高的价钱。

东北人王晓光就是李海涛在圈内找到的中间商,在两人合作的初期,李海涛确实捞到了很多钱。可是,让李海涛没有想到的是,狡猾的王晓光是在放长线钓大鱼。有一次,李海涛将一尊收藏价值极高的佛像,交给王晓光售卖。不久之后,王晓光便告诉李海涛:“下家找到了,出价20万!”

当时,李海涛很高兴,还分给王晓光5万的辛苦费。然而,李海涛后来才从其他圈内人的口中得知,那尊佛像其实卖了135万,并不是区区的20万。一连好几次,李海涛都上了王晓光得当,以至于每次提起王晓光,李海涛就破口大骂。总是被中间商赚差价,为了挽回“损失”,李海涛盗卖珍贵文物的行为更加疯狂,而且直接和文物贩子打起了交道。

李春平,是一位美籍华人,多年从事文物收购和倒卖活动,也是李海涛物色到的大主顾。那时候,李海涛和李春平之间,先后多次进行文物售卖活动,因为在李海涛看来,大主顾李春平给的价钱很公道。有一天,李海涛将从库房偷盗出来的一尊清朝乾隆时期的莲花瓣座粉彩描金无量寿佛坐像,交给了李春平。这一次,李春平出手非常大方,一下子就给出了超过李海涛预期的价钱,这着实把李海涛高兴坏了。

这尊莲花瓣座粉彩描金无量寿佛坐像,是一件价值不菲的国家二级文物,简直可以用“国宝”来形容。但是,在贪婪的李海涛看来,它不过是自己实现发财梦的工具而已。俗话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也正是这尊莲花瓣座粉彩描金无量寿佛坐像,最终让李海涛的盗卖国宝的罪行暴露了。

原来,自从李春平从李海涛手里购得这尊佛像之后,他也想尽快出手,卖一个好价钱。很快,经过精心运作,这尊佛像和此前同样从李海涛手里购买的一件清朝乾隆时期的纯银坛城,被送上香港拍卖会。俗话说,狐狸的尾巴总会露出来。就在拍卖会现场,负责监拍的国家文物局工作人员,很快发现了不对劲,那尊佛像的来路非常可疑。

这样一来,就出现了我们在文章开头说的那一幕。作为文物管理处保卫部主任,李海涛原本是文物的保护者、保卫者。可是,在贪欲的催动下,无耻的李海涛却干起了盗卖国宝文物的犯罪行为,最终被抓捕归案、绳之以法。根据警方侦查证实:李海涛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共盗窃文物259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5件。

2008年8月2日,承德市中级法院对李海涛盗卖国宝文物案进行审理判决,决定判处李海涛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2010年11月19日,经最高人民法院复核,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刑事最终裁定,对盗卖国宝文物的罪犯李海涛执行死刑,结束了其可耻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