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器|古董收藏业的“黑马”,其最大的美在于艺术

在中国漆之为用

已经有近万年历史

漆器作为中华文明的瑰宝

任凭时光如梭

它就在那里

处变不惊,不动声色,美得庄重!

沉淀岁月留下的痕迹

即便剥去华美的外衣

留下的也是最质朴的本真

最震撼世界的美!

「漆的简史」

“漆”字是中國象形字,由漆樹上割八字形流出生漆之意。

漆器首要是以日用器和摆设用器为主,漆器制品的高昂价格和装饰之华丽,使之成为贵重工艺美术品,成为上层社会日用具中的物品。漆器自出现,便一向居高不下,老一辈的人谈到漆器,总会念叨这是皇室御用的器物。

中国漆器可考证时间距今七千余年前的新石器时代遗址中,浙江余姚发现的髹漆木碗。商周时期涂饰漆器物作为随葬礼器。

战国、秦汉期间,“丹漆雕几”之美遽然变成上流社会的“追逐目标”

「漆器的演练」

在中国,从新石器时代起就认识了漆的性能并用以制器。夏代的木胎漆器不仅用于日常生活,也用于祭祀,并常用朱、黑二色来髹涂。

殷商时代已有“石器雕琢,觞酌刻镂”的漆艺。历经商周直至明清,中国的漆器工艺不断发展,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中国的炝金、描金等工艺品,对日本等地都有深远影响。

如果说瓷器象征着中华文化的温润大气;玉器代表着中国人气质的典雅高贵;那么漆器,应该是代表着中华文化,低调涵养和超然洒脱的品质。

工艺荟萃


《髹饰录》,是我国现存唯一的一部古代漆工专著,为明代漆工黄大成所著。书中将中国古代漆器的装饰工艺分类归纳为十四类,分别为:一色漆、罩漆、描漆、描金、堆漆、填漆、雕填、螺钿、犀皮、剔红、剔犀、款彩、戗金、百宝嵌等。

髹漆技艺是一个化腐朽为神奇的过程,工匠们将大漆一层层的涂抹在底胎上,或雕、或描、或嵌、或堆……就这样一件件精美的漆器便呈现在我们面前,任凭时光如梭,也无法剥夺漆器耀眼的光辉。

战国彩绘漆

彩绘漆透雕座屏(左)—彩绘漆鹿角镇墓兽(右)

一色漆

一色漆是最简单,也是最常见的髹漆技艺。器物通体光素无纹,质朴无华,一色漆以黑、紫、朱三种颜色为主,兼有紫色和红色。

到了宋代一色漆工艺达到巅峰,这时期一色漆造型以起棱或花瓣最为常见,漆色光亮。《髹漆录》中将这种技法称为“质色”

宋黑漆托盏

雕漆

雕漆工艺是剔红、剔黑、剔黄、剔绿、剔彩等工艺的总称。根据文献记载,我国雕漆技法出现于唐代,但是在考古发掘或传世品中,均未见到唐代雕漆作品。到了宋元时期,雕漆工艺日臻成熟,这一时期的作品是雕漆工艺的发展的巅峰时期。

雕漆工艺是漆器胎上髹一定厚度的色漆,少则二三十层,多则上百道,之后在漆上雕刻花纹。雕漆工艺是一种典型的工繁料贵的工艺美术品,制作技术不但程序复杂、耗工繁巨、技艺亦高难。

剔彩林檎双鹂图捧盒

剔犀

从广义上来说,剔犀也属于雕漆工艺的一种,用红黑色漆相见的涂抹在底胎,当达到一定厚度后,根据用刀斜剔出卷草、如意等花纹,刀口断面清晰的显露出不同的色漆。

这种技艺在宋代时达到成熟,在全国多地都曾出土过用剔犀工艺制作的漆器。元末明初,这种工艺达到顶峰,现存安徽博物院的“张成造云纹剔犀盒”,就是一件剔犀精品。

元张成造剔犀云纹漆盒

填漆

填漆工艺最早出现在南宋时期,现在能看到最早的是江苏武进南宋墓出土的一件填漆长方形盒,这件漆盒上的工艺可以认为是填漆技法的雏形,到了明清两代,填漆工艺逐渐成熟,成为漆器工艺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填漆工艺就是在漆器上印刻花纹图案,然后在花纹内填入色漆,等到漆干了以后,经磨平以后会呈现出光滑平整的效果。填漆有两种工艺:一是填彩和漆面相平;二是雕填后花纹凹陷,不与漆面平,显出刀刻味。

雕填漆龙纹双连盘

推漆

堆漆是把漆堆积起来之意,堆漆包括“识文”和“隐起”两种做法。为高起之意,所谓识文,就是用漆灰和稠漆堆出高于漆面的花纹之后,不加雕琢,而加饰雕琢的做法称为“隐起”。这两种做法都是用堆漆方法做凸起的纹饰,再在堆漆上的纹饰上加以修饰

堆漆做法是西汉漆工创造出的一种新的装饰技法,唐宋时期均有堆漆技法的使用,至宋代,堆漆技法已日臻成熟。到了明清时期,这种技法更为常见,尤其是将堆漆和描金相结合,故有识文描金和隐起描金的说法。

金地识文描金彩漆高足碗

描漆

描漆包括描漆和描油等工艺。这里的描漆指的是在光素的漆地上,用各种彩色漆来描绘花纹;描油,又称描锦,是以桐油代漆,调制出各种鲜艳的颜色绘制出花纹。

古代彩绘漆器少有只用彩漆或只用彩油,多是二者兼施。先秦以前,漆器均为描彩漆,自汉代漆器出现油彩以后,油彩的使用日渐增多,使漆器的色彩更加艳丽。明清两代,漆器上油彩的使用已相当普遍,有的漆器花纹几乎全部使用了油彩。

清代描彩漆如意形经盒

描金

描金又名泥金画漆,就是在漆地上加描金花纹。在退光漆地上用朱漆或黑漆画花纹,待干后,在花纹上打金胶,然后将金贴或描上去。描金原料,有的只用一种金箔,这样花纹金色如一。

有的用两种或三种金箔,利用颜色不同的金箔分贴出不同的花纹,使金色花纹呈现出色泽的变化,还有用漆灰堆出凸起的花纹后再描金或贴金的识文描金做法。

清雍正黑漆描金百寿字碗

螺钿漆器,取材于各种贝壳的天然色彩与美丽光泽的最佳部位,分层剥离和磨制后,镶嵌于漆器表面作为装饰。我国用蚌片、蚌泡镶嵌在漆器上作为装饰的做法,可以追溯到西周时期。出土的实物也证明西周的螺钿漆器已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

“衬色螺钿”是以透明的贝壳薄片裁切出花纹,下面再衬托上不同的色彩后嵌贴到漆器上,即等于人工设色。所衬各种颜色是通过透明壳片而显色,故呈现出色彩晶莹、温润的效果。

黑漆嵌螺钿圆盘

犀皮

犀皮漆器是现存量最少的一种漆器,由于多用赤、黄、黑三色填入,纹理似犀牛皮,故得名。这种工艺曾被明代书画家董其昌赞为漆器之首。漆器光滑的表面上,有着色彩斑斓、变化莫测的纹理,这些纹理非描、非雕、仿佛自然显现,妙不可言,犀皮漆器独特的美感,关键在于打捻和髹色漆两道工序

打捻的本质就是做出高于器物表面的涂漆,髹的意思是以漆填漆,髹色漆就是刷不同颜色的漆。表面凹凸不平,凸起处被磨平后,便会露出漆层的断面,这就是犀皮形成美妙纹理的奥秘所在。

犀皮漆捧盒

款彩

款彩是指,在漆地上刻凹下去的花纹,然后把色漆或色油填花纹轮廓之内,因刻去的是漆灰,故又有“刻灰”或“大雕填”之称。

款彩技法出现较晚,传世有明清两代的作品,因工艺简单,出品快,故多用于制作各种小插屏或屏风

清康熙款彩「百子图」十二扇屏风

戗金

戗金的做法是在漆地上,用刀尖或针锥画出纤细的花纹然后在花纹内打金胶,将金粉粘上去。也有戗银的,即用银箔粘着。“锥画”技法最早出现于战国

到汉代不仅有针划漆器,还有在针划纹内加彩的。锥画戗金比简单的锥画更进了一步。明清以来戗金技法多与填彩漆相结合。

明黑漆地戗金花卉人物漆盒

百宝嵌

用各种珍贵材料如珍珠、宝石、珊瑚、碧玉、翡翠、玛瑙、象牙、密蜡等镶嵌在漆器表面,组成各种图案,此种技法称为百宝嵌

百宝嵌技法在西汉墓中出土的漆器上已见雏形,流行于明代,清代更加盛行。

嵌百宝博古图屏风

岁月悠悠,中国漆艺在数千年发展中虽也历经波折,但如今,它正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向前发展,展现着积淀深厚文化底蕴的气质和昂扬向上的时代风貌。

器物之美如人生,有时厚重才显贵重,有时脱胎化羽方成蝶。漆器作为一种制作精美、风格独特、具有较高观赏和收藏价值的艺术品,目前收藏、拍卖行情日益看好。漆器收藏应注意对其进行有效的保养,这样才能使其长久保持艺术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