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图书搜索之旅,参观郑州古玩城,这是郑州最著名的二手书市场

作者 | 南面书城

来源 | 孔夫子旧书网APP动态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入行晚,对旧书业道道儿知之甚少。读了书友们的动态,涨知识不少。知道了“行干里书,寻万卷书”的道理。要想淘到有价值的二手书,只有多看、多查、多找,看的多了,就会有心得,有收获。

于是,踏上寻书之旅。根据书友们的信息指导,先到省会郑州,去看名气最大的旧书市场:郑州古玩城。

古玩城早就知道,就是没去看过。这次一看,还是“全国第二”呢!(图一,图二),进门一看,果然形势很大。并不是想象中很开阔的马路市场,而是一个封闭式大商场,一个个分开的半封闭房间,一字排开,中间走廊过道网格状布局(图三),面积大,店面也很多。

一楼二楼是古玩,直接到三楼,转了一圈儿全部是书画,没见旧书的影子,问了问,原来二手书市场全部集中在二楼半的隔层,空间压缩不少!通过实地考察才知道,旧书业市场是萎缩的。

但是,通过交流发现,二手书市场交易非常灵活,我看中了几本书。她说:挑吧,一块儿算帐!实际结算时,她们还是很优惠的!

逢八仙庵古玩城旧书市场集日,市场上摊贩云集沓来,顾客熙熙攘攘

作者 | 澄心静气

来源 | 孔夫子旧书网APP动态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2022年5月8日,阴历四月初八,星期日,逢八仙庵古玩城旧书市场集日,天气晴好,稍有点热,早上8点出发,8点10分到达市场,市场上摊贩云集沓来,顾客熙熙攘攘,好不热闹呀!由于西安连续多日无新增新冠病例,最后一例新冠病例也已治愈出院,本轮西安疫情已清零,这一集摊贩和顾客人数基本达到2020年疫情之前的水平。转了一圈,逛到11点,买了几本书,天气渐热,打道回府。

小议捡漏:你永远挣不到你认知范围外的钱,古玩行业也不例外

作者 | 西外学子

来源 | 孔夫子旧书网APP动态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捡漏就像买彩票中大奖,既让人欣喜若狂,又不太想让人知道。买书买多了,特别是旧书,总会捡到漏,无非是大小的问题。像我这种周周去淘书的人,毫不夸张地说,基本每次都会捡漏,比如上周以几元淘到的《四书新解》,是买回家才知道捡漏了。再如以几块钱买的《头皮针》,网上也是几十块的标价,然而我对这种书是丝毫没有兴趣的。几十块买的十几二十册五十年代的《内务部通讯》网上也是几百的标价,算不算漏呢。

捡漏的标准恐怕主要还是以价格衡量的,且价值应参照近期的市场价,没有市场参照的东西很难说捡漏与否。如果以几块钱买到几倍价值的东西,算不算捡漏,也算,但我认为并无多大意义,因为基数太小,捡到的所谓的漏可能并不为他人重视。

捡漏需要运气,更需要眼力。几年前有一次我去市场很晚,在一个熟人摊上看见几份拓片,用八九十年代特有的绿色包装纸装着,封面赫然写着毛笔字“九成宫醴泉铭拓片”,一共四份,问价,很便宜,我并不识是否原拓,但既然不贵就全要了,回家后请教高人,才知是原拓。不过时间较晚而已,但每件也值几千,是我捡过的较大的漏。

还有一种捡漏我个人认为不能以金钱衡量,如果无意中碰到了自己特别喜欢的或期盼已久的东西,也算捡漏,并且其让人兴奋的程度并不亚于上面一种,而且其乐趣更持久。比如我某年在地摊上碰到当地一位老画家早年手稿,厚厚一沓,价格也不贵。某次去市场也比较晚了,竟然在地摊上发现了当地一位老画家的山水画稿,几十块就拿下了。一次淘书时眼见着别人拿走一本不错的书,转了一圈回头结账时发现他竟然又放下了,赶紧捡起来看,竟然是一本抄本,毛笔小楷很漂亮,价钱也不贵,恐怕他认为是抄本,没有文献价值,就放下了,我却认为是极好的书法作品。

从网上也可以捡漏,某年我从网上淘得当地一位书法家的作品,转手挣了大几千,后来才知道卖便宜了,人家转手卖了好几万,可见好东西人人都爱,再高也有接盘的,我也被别人捡漏了。

捡漏当然令人兴奋,但如果一心想捡漏,也可能上当,比如某年我从藏宝楼买了陕西一位名家的书法,花了一千元,后来慢慢懂了,才发现是赝品,价值就大打折扣了,钱打了水漂。对于自己不懂的东西,更不能抱着捡漏的心态去涉足,先学习为要。

有人说你永远挣不到你认知范围外的钱,太对了,这句话似乎适用于任何行业,古玩行更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