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造成了古董市场有价无市的尴尬局面?

古玩市场有价无市的尴尬局面,究竟是谁造成的?这个问题问得非常有意义,因为这个问题也是如今古玩收藏品市场当中的一个现状,这样的情况不仅仅在我们古玩收藏品市场中会出现,在另一些行业之中也是会出现类似的情况,所以我们应该去了解一下是什么原因导致古玩收藏品市场中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怎么样才能解决这样的问题。

1:清早期陈汉文制鸳鸯形水洗,尺寸:长13厘米,估价:RMB 150万-250万 ,成交价:RMB207万

我们这里提到的古玩收藏品市场出现有价无市的情况也不完全是这样的,其实真实行情比我们说的这个要好很多,实际上没有那么夸张,这种情况也只是相对的,并没有那么绝对。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古玩藏品的价格可能动辄就是几十万,几百万,如果是这样的话,大家认为古玩收藏品市场有价无市属于正常的想法。

其实我们的古玩收藏品市场并不如大家想象之中的那般美好,现实生活中根本没有那么夸张,价值那么高的古玩也是能数得上来的,并不是很多人认为的那样,所以看到现实中古玩藏品市场的情况难免会有些失落,但这才是最正常的。

2:清田黄雕蛇盘狻猊钮章,尺寸:高5.2厘米;24.1g,估价:RMB 100万-160万 ,成交价:RMB184万

我们知道古玩市场经过十几年前的疯狂炒作,导致古玩的价格水份太多,这两年回落到了正常的水平,但是那段时间的疯狂还印记在每个玩家的心里。现阶段人们的对于古玩藏品的消费越来越理智,这就造成手里有古玩的人的理想价位还停留在十几年前,从而形成和现在古玩的价值形成巨大的落差,这也是造成有价无市的一个重要原因。古玩市场的假货是没有任何价值的,放出来也只是为了赚钱而已,让那些玩家“捡漏”罢了。

3:铜胎掐丝珐琅长颈瓶,估价:CAD 30.70万 ,成交价:CAD34.56万

那么古玩到底有没有价值和市场呢?当然是有的,毕竟我们国家的收藏人群逐年看来有增无减,这就决定了古玩的市场需求在扩大,而不是在减少。只是目前市场上的精品古玩越来越少了,而那些仿品和普品充斥着整个古玩收藏品市场。

但是仿品是无法做到有市场价值的。因为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假的,怎么能够在古玩市场中得到一个真品的市场价值呢?于是就有一大批人故意炒作这些仿品和普通品,大肆抬高价格,结果没人买账,于是就会给人们一种有价无市的假象。这样的情况在瓷器市场上最为明显,每个人觉得自己手里都是官窑,但实际上真品凤毛麟角,大多数都是现代的赝品。

4:清乾隆剔红雕漆“庭园采芝祝寿”图方笔筒,尺寸:11.3厘米,估价:HKD 150万-200万 ,成交价:HKD182万

从实际来说,古玩出现有价无市的现象是一个非常正常的现象,大家可以不用太担心。说到底古玩虽然是一个比较常见的东西,但是毕竟不像米面这种生活必需品,再加上进入古玩的圈子的也是需要一点门槛的,这也就让很多人望而止步。

所以说,我们在古玩收藏中小心谨慎是非常有必要的,出现有价无市的现象对于我们入手古玩也是有一定的好处的,毕竟谁也不像让别人盯着自己手中的宝贝过日子。

古玩“有价无市”即将成过去:把精品留住,才是有先见之明的赢家

面对“有价无市”的行情时,作为一名收藏爱好者你会怎么选择?有人心态浮躁一味地谩骂,但无济于事。有老藏家沉稳内敛选择了低调,反正只是个爱好总能等来春天。也有很多藏友干脆顺应大势,一面追捧着当下的热门,一面又不放弃真正的精品,多点开花。

我就属于后者,我喜欢宋瓷的淡、雅、静,但理性促使我也在不断尝试着可以流通交易的品种。宋瓷是我的爱好,哪怕有价无市也心甘情愿去学习摸索,近代瓷炒作喧嚣,我也乐意去实战,因为这是维持收藏爱好的生存手段。

光绪民窑富贵万代细路大碗

今年南京朝天宫的古玩交流会上,应老友之邀我去看了个热闹。这位老友不是职业古玩商,但也在一线摸爬滚打很多年了,现场那么多摊位竞争,他的摊子倒也有不小的人流量。

半天的功夫,他卖了一件开门老的光绪民窑细路大碗,5400元。卖了四枚银元通货,北洋船洋之类的,加起来接近1万元。还有杂七杂八的各类东西,两三万进账,喜笑开颜。

我在旁边起哄让他请吃饭,自然得到应承找了个饭馆,几杯酒下肚,老友打开了话匣子:“现在这些货进价都不低呀,其实也就赚点行情钱,想当年,地摊上的真货都是可以批发的。”

没错,又是“想当年”,人嘛,经历的事情多了就喜欢追忆过去。

十几年前的古玩市场,经历了一段繁荣时期,那时候虽然各大造假基地已经开始“刹不住车”,但真货好货还是有相当数量存在的。

按老友的说法,那时候清代民国的民窑,不到100元就能淘到全品无缺的,就算明代的也就几百块。什么绿松、南红都成堆的卖,俄罗斯玉论斤出售。现在贵得要死的咸丰大钱,是拿着长铁丝串成一大串卖的,银元掏个几张红票子,整个古玩城随便挑。

一大批古玩商人、民间藏家,就是靠这些人们都瞧不上的地摊货发家的。但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造假泛滥成灾,“国宝”充斥市场,古玩市场开始衰落。进入到如今的网络时代,那些曾经的普通老货,开始暴涨!

原因也不难理解,古玩是不可再生之物,卖一件少一件,货源越来越少的情况下,不涨才奇怪。这些涨幅是远远超过通胀的,比如20年前一枚袁大头45元,现在要1300元以上。一件乾嘉时期民窑精品不过数百元,现在要大几千上万。曾经可以批发的绿松、南红,现在好的新货都是按百元以上论克算价的。

我没赶上那个时代,很遗憾。据我认识的那些资深老玩家来看,他们或多或少都赚到了时代的红利,有人选择成为一个彻底的古玩商,做着倒买倒卖的生意。有人开始抛弃通货,向拍卖会进发,用赚到的利润去购买更昂贵的官窑、古玉、银元大珍。也有人更看重生活品质,收藏只是爱好而已,赚不赚无所谓,开心就行。

但无一例外,这些“尝到甜头”的老玩家,都会给自己留一个后路,那就是手里必有一件或几件大名头精品。

定窑白釉刻划花水波紋花口碟

艺术品具有不可磨灭、不会贬值以及历史唯一的特征,无论什么时期的古玩艺术品,你只要渗透到它的文化里面就是一种境界。玩了很多年的老藏家,大多都已经进入或接近退休,怎样留给后人一笔财富,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上的,都是个问题。

就像拍卖会上那些举牌的有钱人一样,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几百万就是巨款,但对于巨富而言,几百万根本就是小钱。金钱是会不断贬值的,怎样用这些钱培养出自己和子女身上的气质,才是最重要的。

历代文物就是对民族文化根基的延续,虽然如今已经充斥了很多铜臭味,但毋庸置疑仍然还是保留精神和物质财富的最佳选择。民间老藏家们,虽没有那些巨富的资本,但在多年的累积之后,留下的几件精品,它们带着深厚的回忆,哪一件都有感情在里面。

对于当下能流通的古玩来说,没那么多虚的,就是为了赚钱,利用更高深的眼力和对行情渠道的理解,低买高卖,积累那“第一桶金”。有人因为悟性不够迷失在里面,也有人热衷于“捡大漏”最后却一地鸡毛,但真正的老藏家都知道,流通古玩只是做生意,最后所追求的就是吾心安处是吾乡。

当大名头精品收入囊中,才会“心安”,虽然也只是“临时保管员”,不可能世世代代都能留住。但至少证明自己来过这个世上走一遭,瞻仰过古人的智慧,也见证过祖国的发展与繁荣,文化才是经得住世代传承的经典。

就算以后想变现,直接从拍卖行拍“传承有序”的那种就不说了。这几十年来,中国的古玩市场,从黑市到集市,尚未上升到国市的高度,但早已经不适应当今形势的《文物保护法》,面对民间急剧上升的收藏需求,依然还保持着它最初的状态。随着社会的呼声越来越高,中国古玩艺术品市场和国际接轨的迫切需要,修改相关法律也仅是时间问题了。

所以,只要你能把精品留住,不是那种毫无理性的“某某帮”,那么你半辈子倾注心血的藏品,一定会带来丰厚的回报。真、精、稀的藏品永远都不会过时,像高古瓷高古玉存世量都不低,但文化价值要比流通古玩高得多,只不过法律目前不让流通交易而已,才导致普通货不断暴涨。

一旦打开这个口子,可以想象一下有多么大的经济潜力。而且不夸张的说,精品只会越来越贵,因为市面上真的很难再找到真货了,都沉淀在老藏家手里了。国家也已经开始在上海试点民间商户的文物交易,估计全面开放也就近几年的事情,到时候能拿出来“硬货”的玩家,才是真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