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伙重生82年,靠着贩卖古董,一天时间竟挣了一笔巨款

“不,是整整二十块!”

李铭昭看着一脸震惊的杨萍,他轻笑一声。

“媳妇儿,你就放心吧,这个家,以后我来撑着,我会努力赚钱的,以后还会有更多的钱。”

“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看李铭昭胸有成竹的样子,杨萍反倒不说话了,她默默的把几张票据给收了起来。

杨萍居然没有自己想象当中震惊的反应,李铭昭心里咯噔一下。

她,居然不高兴吗?

哎,慢慢来吧,毕竟自己以前做了太多让她伤心的事情了。

虽然他们现在的生活环境真的很艰苦,但李铭昭毫无怨言。

此时此刻,他反而开始享受重生的喜悦,他一边吃饭,一边跟杨萍搭话。

但杨萍的反应始终波澜不惊。

不过李铭昭已经很满足了,至少杨萍还没跳江,一切都还有挽回的余地。

“吃点肉!补补身子。”

李铭昭夹起了一块炖得熟透的鸡胸肉塞进了杨萍碗里。

这是他爱她的方式,直接又不含蓄。

他这一举动,杨萍一下子就惊了。

无论是过去,李铭昭从来都不会这么对她。

现在的杨萍黑溜溜的眼神里好像多了一点光,她呆若木鸡,李铭昭废举动让她坚如磐石的心又重新跳动起来了。

她既感动又委屈,情绪一时交杂。

这样体贴入微的李铭昭,明天还会是这样吗?杨萍自己也不确定,

在之前,李铭昭不止一次说过他会改,但每次都只是说说而已,让她一次又一次的落空,

“你多吃点吧,我自己会夹。”

杨萍把菜夹了回去,李铭昭拿开了碗。

“媳妇儿,跟我客气什么,我们可是两口子!”

“再说了,不就是小小的鸡汤而已嘛,等我赚了钱,我天天给你煲鸡汤。”

拿着筷子的手一顿,杨萍只好放回了自己的碗里。

李铭昭熬的这一锅鸡汤可是炖了好久,虽然是老母鸡,但是入口很嫩,杨萍竟吃了好多。

吃完之后,杨萍习惯性的要收拾碗筷,好不容易重生再次拥有的媳妇,李铭昭怎么忍心让她做呢。

“我来洗碗吧,你去外边坐一会儿吹吹风,这天儿太热了。”

如果可以,杨萍可以一直待在家里面享福,他出去赚钱养家。

杨萍看着收拾碗筷的李铭昭,她心里更多的是疑惑。

没用多久时间,李铭昭就已经收拾好了。

他还在想出去跟杨萍聊聊,只见她已经进了卧室。

卧室里面黑麻麻的,没有关灯,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进去。

他对杨萍下手这么狠,还把人打进了医院,脸上的淤青久久不见消散。

也许,要重新缝合这段感情,并不是一顿饭就能糊弄过去的。

他们之前,更需要的是多一点的时间,他会把杨萍挽留下来的。

他想的是给杨萍一个幸福的生活,他们两个长长久久。

看着家徒四壁的破房子,李铭昭叹了一口气。

他记得当时他娶杨萍的时候,家里还有自行车,收音机……

都怪自己出去混,什么都给卖了。自行车没了,收音机也没了,甚至是杨萍的嫁妆也被他拿出去卖掉换酒了。

想到这儿,李铭昭无比的懊悔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

不过既然他重生了,难道他就一定会从头再来,把拥有过的再重新挣回来!

思绪收回,李铭昭目光看向了刚收回来的燕牌缝纫机。

燕牌缝纫机在当时可是个大牌子,不过缝纫机设置原理都是一样的。

李铭昭擦拭了一遍,发现底线已经松了,他揭开了盖子。

他慢慢的去检查一个又一个的小零件,再用油刷一遍……

杨萍进了房间,躺在床上,她盯着头上的天花板,没有丝毫的困意。

她的思绪在翻滚着,今日李铭昭所作所为着实让她吓了一跳。

她回忆着李铭昭今天的一切,难道他真的能够知错就改嘛?

他真的会跟以前一样吗?

她想到李铭昭刚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他踏实肯干,做什么都毫无怨言,只不过由于自家公公的离世……

想到这儿,杨萍就惆怅起来。

她听别的工友说,自己会被调到仓库当看管。

怎么说她也是工作好多年的老职工了,凭借她的资历,应该混上个组长的位置,可谁想…

上面的人给她的理由是:下基层锻炼锻炼。

杨萍无可奈何,她没法去改变这个事实,也不能丢了这份工作,她忍气吞声的接受了这个安排。

她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李铭昭在干嘛?

杨萍突然想到还在外面的李铭昭!

这么晚了,应该睡觉了。

以前,这个点他从来不会在家,而是在外面花天酒地。

但今天的鸡汤,却让杨萍重新注意他。

她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推开门正看到李铭昭开着电灯拿着螺丝钉鼓捣一台坏掉的缝纫机。

“别忙活了,这种缝纫机修起来可不是件简单的事。”

“再说了,你怎么会修这种东西,赶明儿,你还是拿去外面修理吧!”

听到声音,忙碌的李铭昭抬头看了一眼杨萍。

杨萍穿着一身宽大的睡衣,这让她本就清瘦的身材更加纤瘦了。

“没事儿,等会儿我就能修好来。”

“媳妇儿,太晚了,你先回去睡觉吧。”

杨萍质疑的看了看那破破烂烂的缝纫机,她没有再说话,反正她是不信能修好的。

在她以往对李铭昭的认识里面,他可不会修这种东西,他擅长的不过是破坏而已。

她看了一会儿,困意涌上心头,走回了房间。

奔波一天了,她身子骨再怎么强也顶不住了。

彻底放松下来之后,她迷迷糊糊的很快进去了梦乡。

可就当她要熟睡的时候,她听到耳边传来了一阵有规律的声音。

“哒哒哒……”

“哒哒哒……”

“哒哒哒……”

听到的时候,杨萍迷惑着,怎么会有这种声音?

但过了一会儿,她想通了,这不就是缝纫机工作的声音嘛?

怎么回事?难道是隔壁家传过来的声音?

噢对了,李铭昭不是正在修那玩意嘛?

仔细一听,原来声音正是从屋外传进来的。

她再次起身,轻轻的推开门,看到李铭昭手上正摆弄着缝纫机。

而缝纫机也在他的摆弄之下,有规律的工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