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构:这家伙和那个大家伙竞争着鉴别古董。每个人都认为他会输。没想到,他赢了1000万

“既然你不要我帮忙,那就当我没有出现过。”

方浩如今对林家人没有多少好感,既然林浩民不要他帮,他也不会真的拿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

“方浩,你别生气。”

林婉儿见方浩要离开,有些着急,不自觉的抓住了他的手。

“爸不是有意要针对你的,你就帮他这一次吧,算我求求你。

要是担心以后郑虎找你麻烦,不愿意把支票拿出来,等他找你麻烦的时候,我与你一起承担后果。”

看到林婉儿那带着一丝乞求的眼神,方浩的心软了下来,目光直指多宝老人。

“我自然不会赖你的账,我只是想问你一句,什么时候明仿盛唐的蓝白琉璃瓶,成了盛唐皇家的御用之物了?莫非堂堂的多宝老人,净喜欢干敲诈勒索之事?”

多宝老人停止了玩铁球,眼皮抬了抬。

“放屁。”

小五跳了出来,开口道:“告诉你,我家老爷这个蓝白琉璃瓶,是从京都的古玩协会会长手里买过来的,怎么可能是假的?”

“你除非说自己是穿越到盛唐买过来的,不然他怎么都是假的。”

方元风轻云淡的开口道:“堂堂的京都古玩协会会长,和楚津市古玩协会的会长,竟然没有看出来这是一个古仿古,当真好笑。”

“不许你污蔑我家老爷,我看你就是不想赔钱。”

小五生气的叫了起来。

“小五住嘴。”

多宝老人双眼直视方浩,“小家伙,你说这是明仿盛唐的古仿古,那就有一定的依据。

如果你能让我信服,我不仅不要你赔钱,还倒给你一千万。

要是你拿不出依据来,除开赔我的一千万,我还要你和你老丈人跪在我面前给我道个歉,可敢接招?”

“好,你的招我接了。”

方浩毫不犹豫的回道。

“废物,你接什么招?输了让我和你一起跪着丢人现眼吗?”

林浩民脸色微变,站了出来,骂了方浩两句,目光一转,“多宝老人,我不能答应你的条件,要跪也是方浩一个人跪,与我无关。”

方浩有些不高兴。

自己为了林浩民在这里拼死拼活,结果关键时候林浩民竟然捅他一刀。

“你脑袋秀逗了吗?把郑虎的支票拿出来,给支票走人。”

林婉儿也是一脸恼怒,低声喝斥。

方浩没有应声。

“呵呵。”

多宝老人笑了笑,“小家伙,既然你老丈人不相信你,我也不为难你,要你输了,一个人跪着给我道歉就行了。”

他倒是想要看看,方浩凭什么说这蓝白琉璃瓶是古仿古的。

“有趣,有趣,一个小家伙竟然与多宝老人打赌。”

“多宝老人一身阅宝无数,尤其是在鉴宝节目上,从未走眼,这件蓝白琉璃瓶必是真品无疑。”

“这小子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

外面看热闹的众人听到两人的赌约生效,议论声沸腾如潮。

“多宝老人,这盛唐皇家御用的蓝白琉璃瓶,它用的黏土,是一种稀的黏土。

这种黏土出自东域硅村,盛唐还没有灭亡,这里的黏土就被开采完了,所以后世再也没有人能够铸出真正的蓝白琉璃瓶,只能仿,我说得可对?”

面对众人的质疑声,方浩脸色不变,坦然自若缓缓道来。

“你说得不错,不过那又如何?”

多宝老人点头承认。

“我再问你,这东域硅村黏土有什么特性?”方浩继续问道。

多宝老人不知方浩问这话是何意,但是依然回道:“鉴宝史有记载,东域硅村黏土,和水煮沸,黏土会完全融于水中,水会变成血红色。”

“呵呵。”

方浩笑了笑,一扫古玩店,发现在旁边有一套茶具。

他拣起一枚地上的蓝白琉璃瓶的碎片,来到茶具旁,手轻轻一摁,碎片化成了粉末落入烧水壶里。

方浩点开烧水按钮。

众人明白方浩要做什么了,大家的目光都死死的锁在了茶壶里。

眨眼间,茶壶水开。

方浩拿过茶壶,把里面的水倒到旁边的大水晶杯里面。

大水晶杯里面的水依然是透明色,在水里有着无数的杂质浮沉。

“现在你还觉得这是真的是盛唐的蓝白琉璃瓶吗?”

方浩带着微笑看向多宝老人。

“假的,竟然真是假的。”

“这小子怎么判断出来的,这不是说明他的鉴宝术比多宝老人还要厉害?”

“我滴个乖乖,我们还在这里说他不知天高地厚,真特么丢人啊。”

……

人群看到这一幕,眼中全是不可置信。

“真的是假的!”

林婉儿美目瞪圆,檀口微张。

“哈哈哈哈,多宝老人,假的,你的盛唐蓝白琉璃瓶是假的,我女婿说的才是对的,赶快拿一千万出来吧。”

林浩民放声大笑,有种心里的大石终于被移除的感觉。

如今不仅不用赔偿一千万,反而还能够得到一千万。

最重要的是,方浩竟然打了多宝老人的脸,真是解气啊。

“小五,开票,一千万。”

多宝老人并不缺钱,不在乎区区一千万,今日的事,对他在业内的声望会有一定影响,他双眼直视方浩,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它是假的?”

“你们看不出它是真是假,不过是因为它是完整的时候,你们不敢破坏它用它的黏土来做实验,这是你们鉴定的难处。”

“不过以后你再遇到鉴定盛唐的蓝白琉璃瓶,我可以教你一个小窍门,你去仔细观察,真正的蓝白琉璃瓶,它不是恒温和恒光的,会随着温度和光线的变化,颜色的深浅会有变化!”

“刚我在它的面前走了一圈,故意遮挡了它的光线,发现这碎片的颜色,并没有任何变化。”

方浩开口解释。

“快,去把另外一个盛唐蓝白琉璃瓶拿出来。”

多宝老人闻言,又向小五吩咐道。

小王迅速到多宝斋的里间,拿出了另外一个盛唐蓝白琉璃瓶,多宝老人围绕着它看了一会儿,忽然放声大笑。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啊。”

他把小五开好的票拿过来,迅速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递到方浩面前,微微躬身。

“多谢小兄弟指点,多宝受教了,小兄弟可方便留一个联系方式?多宝希望有机会能够与小兄弟一起交流鉴宝心得。”

他的感觉果然不错,方浩果然不一般。

今日他输得心服口服。

“不好意思,我记不住自己的手机号码。”

方浩接过支票,委婉的拒绝了多宝老人。

他虽然会鉴宝,但是对鉴宝本身没有什么兴趣,更不想和一个老头坐在一起,对着一堆古玩,那得多枯燥。

“呵呵。”

多宝老人干笑了两声,老脸尴尬。

从来都是别人找他要联系方式,今日他主动一次,竟然被拒绝了。

不过想到自己开始对方浩等人态度强硬,觉得方浩应该因为此时在生自己的气,又是一阵懊恼。

“爸,我们回家吧。”

方浩碰了碰还在发呆的林浩民。

“哦哦。”

林浩民回过神来,使劲点头。

“你什么时候学会鉴宝了,鉴宝术还这么厉害?”

车上,林婉儿疑惑的看向方浩。

林浩民的目光也聚集到了方浩身上。

“我没事的时候喜欢看这些稀奇古怪的书,鉴术宝,就是在市图书馆的书里面看的。”

方浩随意敷衍了一句。

“市图书馆里面的哪本书啊?”

林浩民急切问道,双眼放光。

如果他能够学得这一手鉴宝术,以后在古玩街绝对会名气大涨。

“咳,忘记了。”

方浩显得有几分尴尬,同时提醒道:“爸,婉儿送你的佛玉有问题,上次差点出车祸,这次打碎琉璃瓶,都与那佛玉有关,你把它交给我处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