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男孩拿走了七千元的古董,发现了一个大漏洞

徐文脸上的震惊稍瞬即逝,转而露出平静的表情。

“这件古物看起来倒是有些年头,很古朴,但是表面有锈迹,会影响价格。”

徐文缓缓地开口,不疾不徐,甚至眼中还带着一丝可惜。

那汉子顿时有些慌张,看着徐文焦急道:“俺找人看过了,给出价一万呢,你可别忽悠俺。”

一万?徐文心中觉得好笑,估计出价的也是个行外人。

徐文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一方有点贵了,如果没有锈迹,倒还可以考虑,可如今,上面锈迹斑斑,怕不好出手。”

皱起眉头,徐文漏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他越是这么说,汉子越是焦虑,不住地踱步。

见到火候差不多了,徐文这才叹了口气。

“罢了,见到了就是缘分,我出价七千,输了也认了。”

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徐文看着那汉子。

七千?汉子满是欣喜,不过很快就被掩饰了。

“那啥,人家给出价一万呢,你看看能不能涨点?”

“七千。”徐文咬定口风。

“不然你就去上一家再谈谈。“

徐文摊了摊手。

如果上家真给了一万,估计这汉子也不会来这里碰运气了。

刚才,自己给出七千的时候,汉子脸上的表情,徐文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见到徐文态度坚决,汉子无奈的唉声叹气:“七千就七千吧,俺看*也是实在人,就给你了。”

“不过,俺只要现金,转账啥的,俺不懂。”

“还得给你提现金,又要花不少的手续费,这生意做得,可是真亏了。”

徐文叹了口气,无奈的摇头。

很快,从一旁的取款机拿出七千块,交给了汉子。

那汉子欣喜的借过钱,数了四五遍,这才心满意足的把布包丢给了徐文,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了。

一直到汉子的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徐文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花丝镂空金盒玉盂,价值起码也在数百上千万,这样的好物什,必须要封货。

急忙的去银行开了个保险箱,放置好了,徐文这才放下心来。

只等找到合适的买家出手,这笔钱,自己稳稳地赚到手了。

接下来的两天,徐文并没有出摊,有了鉴宝术,出不出摊已经不重要了。

转眼间,寒河鬼市开市的日子到了。

在这寒河鬼市,如果运气好的话,能捡不少漏呢。

寒河鬼市,就在南城的古玩交易市场,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徐文早早地来到了这里。

这地方龙蛇混杂,很多倒荒货的都来这里碰运气。

背负着手走进鬼市,在门口,徐文就愣住了,没想到,竟然碰到了熟人胡成,真是冤家路窄啊。

此时的胡成正在和几个倒荒货的胡吹呢。

“聚宝斋的那件商晚期青铜弦纹爵就是我发现的,我跟你们说,楚老板可是没少给我好处费啊。以后哥几个在这古玩街有事,找我就行。”

“胡三,你他娘的又吹牛,我可是听说了,那件物什被徐文买走了,跟你有毛关系啊?”

另一个中年人不屑的反驳胡成。

“你们还别说,徐文这小子还真有一套,竟然真被他给碰到好东西了。”

“有个屁的一套,就是个走了狗屎运的小杂碎,老子只要不给他供货,他就得饿死,你们看着吧,用不了多久,他就得跪在我的面前,恳求我供货。”

一提起徐文,胡成心中就满是怒火。

明明应该是自己发财的,结果被他走了狗屎运,不过,没有了自己,他还能蹦跶几天啊?

胡成的心里,甚至都已经想好了到时候该怎么折磨徐文了。

这一切,自然都被徐文看在眼中,不由得心中冷笑。

“胡成啊,这可是你自己撞上枪口的,可就不能怪我了。”

原本,他还想找机会报复胡成呢,没想到,机会就出现在眼前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贼眉鼠眼的年轻人凑了过来,看了一眼徐文,又看了看胡成他们几个,缓步凑了上去。

“几位老板,这是我家祖传的物什,给掌掌眼。”

胡成刚被折了面子,正愁没处露风头呢,便大笑着说道:“好,老子今天心情好,就给你看看。”

年轻人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大大咧咧的打开盖子,里面躺着一块玉佩。

这块玉佩呈青黄色,表面有褐色斑,边缘偏薄,上面的图案并不明朗,分辨不清。

胡成皱了皱眉,还以为有好宝贝呢,没想到就是这么一块成色不怎么样的玉佩。

“奶奶的,耍老子呢是吗?”

胡成怒道,恼火的看着那年轻人。

“这样的破烂也好意思拿出来现眼?滚一边去。”

那年轻人被吓得一机灵,赶紧站起身来。

“哈哈,胡三就是霸气,三言两语就把这小崽子给识破了。”

“老三的眼睛,可是越来越精了,”

“看来咱们哥几个,以后得多和老三学学了。”

几个同样纷纷称赞胡成,让他有些飘飘然。

“跟着我混,保证大家吃香的,喝辣的,我这眼力,可不是吹出来的。”

那年轻人满脸的郁闷,抱着盒子,就要离开,走到徐文身前,突然被他拦住。

“我喜欢收藏各种玉佩,不管成色好坏,*有兴趣吗?”

徐文看着年轻人,微笑着说道。

“你要买?”

年轻人一愣,满脸都是疑惑。

刚才胡成的话,徐文应该听到了,他还想买?

“五十,我要了。”

徐文笑了笑,伸出一只手。

“五十……。”年轻人想了想。

“反正是我前几天捡到的,五十卖给你了。”

虽然五十并不多,但是好歹也比烂在手里强啊,这年轻人暗自想到。

把钱递给了年轻人,徐文拿过那盒子,仔细的端详里面的玉佩。

很快,脑海中就出现了玉佩的信息:玉鹰攫人首佩,玉料为和田玉,片状,层次分明,玉佩上有斑点,为年代染色,两面图案相同,为展翅飞鹰,鹰头偏向一侧,鹰爪抓着两个人头,新石器时代晚期作品。

看到新石器时代这几个字,徐文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这可是距今数千年的古物啊。

胡成原本还在洋洋得意的享受着吹捧,结果转头就看到了徐文抱着盒子,站在不远处,脸色似乎有些难看。

“这小子该不会真的走投无路了吧?”

胡成心中顿时兴奋了起来,赶紧起身,快步向着徐文走了过去。

“真有脑残收购这样的残次品啊。”

胡成冷嘲热讽。

“那也没办法啊,谁让你不给你人家供货呢。”

“走投无路,就只能滥竽充数了。”

那几个到荒货的跟着添油加醋。

徐文缓缓抬头,看了一眼胡成,而后冷笑了声。

就在他的眼前,缓步走了过去。

“在我面前耍存在感?我直接把你当空气一样无视。”

“站住。”

见徐文如此嚣张,胡成顿时怒声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