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华:玉文化知识——西周鉴定经验分享

(接上期)

我们介绍完了西周时期各种玉器的特征,最后将这个阶段的鉴定要点总结出来,供大家参考。

在我们目前可以接触到的商业平台和拍卖市场的交易过程中,西周阶段大家能碰到的玉器通常还是以早期出土,经过人为盘玩的熟坑居多,这是目前的一个现状,不管你承认与否,现实就是如此。

但事实很令人矛盾的是,我们所总结归纳出的方法和规律,包括各种鉴定的细节和所讲的条条框框,又都是根据出土器物做为标准所开展和提炼的,严格意义上说,这里面虽说有大约70%是真实可信的,但是也必须承认,还有30%是个人的理解和发挥。

所以,再次要提醒大家,特别是对于收藏高古玉器的爱好者来说,无论是任何古器物,首要第一关是辨物品的真伪,其次才是断时代,这个观点,我在前面已经反复阐述了。

西周玉器的真伪判断有下面几点:

一、如何从玉质上鉴定西周时期的玉器

翻遍《中国玉器全集》《中国出土玉器》,西周时期出土和传世玉器中,玉石品质上佳的玉器数量有限,贵族和王侯级别的考古发掘也不是很多,目前所掌握的资料中考古墓穴的级别不高,可能会有这方面的影响。

但是要承认一个现实,就是民间的藏品有一些珍品,这也不能排除早期高级别墓葬中有出土并流失在民间的古玉,因为在清朝晚期,就有很多高级别的西周墓葬被挖掘,譬如像毛公鼎、孟鼎、大小克鼎以及散氏盘、號季子伯盘等青铜重器的出现,代表着国内青铜器的巅峰时期,这些墓葬由于没有任何出土记载,全部散落民间,同墓葬中肯定也会有与青铜重器相符合级别的玉器出土,只是这些物品流入民间后,即失去了可资借鉴的鉴定标准器资格与准确的流传信息。

按照这种青铜器的级别和档次,如果是同一墓葬出土的这些玉器,根据西周时期用玉的制度,应该会有不少和田玉雕件,肯定比近五十年出土的玉器品质要好。

所以,西周时期玉器中的熟坑虽有争议,但是很值得关注和投资,需要特别说明,这也与商代玉器的投资视野角度不同。

作为普通收藏水平的购入性鉴定,重点应放在普通材质的辨识方面,壁如对西周时期岫岩玉、南阳玉、绿松石、玛瑙乃至煤精、玉石的特征鉴定上,因为具有普通收藏能力爱好者,更多的机会是面对这些存世数量较多的古玉,我早些年玩收藏时曾经在山西很多古玩城都看到过各种出土的西周组佩玉器,当时没有这份感觉,也没有关注这个题材,后来开始学习后才发现这是应该弥补的一个空缺,古玉的学习需要提升感官认知,因为至少要真正地反复观察过这些杂玉的真品标准器,不仅是看颜色,更要熟悉和感悟那种时代特征。

二、如何从沁色上看西周时期的玉器特征

其实,玉器的沁色在我以前的一个专栏《如何快速成为收藏高手》中专门介绍过,如果没有那么多的实物和图片,空洞的讲沁色是一件很抽象的事,几乎网络上都在喋喋不休地介绍着各种时代的不同沁色,说实话,很多的所谓标准器就是赝品,这么讲的目的也就不敢深思了。

学习古玉的沁色也没有那么复杂,因为只有那么几种大的颜色分类,但具体到每一件物品上而言,却又出现完全不同的效果和画面,就好像万花筒一样,即使是同一个墓葬,也不可能出现完全相同的沁色,在实际的考古过程中我们发现,即使同一坑口、同一样的玉石材质,甚至同一块玉,所表现出来的颜色和变化也不尽相同。

而作为那些收藏古玉的人,又希望将沁色的说明讲得具象一点,那么,前提就是需要观察真品标准器,熟练掌握沁色的侵染程度,了解玉质变化与环境关系的结果,接触到一件玉器时,先了解玉器上面的这样几点特征:

1、沁色与地张边缘处的清晰状况。

真品沁色的颜色分布特点,就是从四周外缘浓处向中心逐步发散,呈中心处渐淡周边浓烈的分布样式,这种变化是自然形成的;人工伪造的沁色基本上没有这种变化,因为是造假时采用物品遮盖的方式,所以被遮盖处颜色几乎没有变化。

观察这一点最好要使玉器对准阳光,尤其片状玉器,但是不要使用高强光手电,昨天还在提醒藏友,强光手电主要用于翡翠材料的结构,看古玉,特别是薄片玉器,用强光反而会掩盖这种渐变的过程,所以,强光手电何时用,怎么用,也是有讲究的,不是什么都可以看得出来,薄片的古玉在自然光下鉴别很容易暴露问题。

2、每块沁色中间的浓淡渐变状况。

一块玉器经过岁月的侵蚀,生成独特的沁色,需要由多种条件下才能形成:

一是玉器的掩埋地点出土时周围土壤中有机物存在多少的比例;

二是玉器出土的位置,能否与土壤中的有机物长期有效的接触;

三是玉器材质本身结构的致密程度。

必须这三个条件的同时出现,才能使玉器形成侵蚀而出现沁色。

即使在同一块玉体表面上,任何一点微观意义上的结构性差异所造成的材质不同,都可能会出现侵蚀程度的改变,也就是说,玉器平面上的任何一点沁色,都一定会出现不同的颜色变化,如果拿着标准器对着阳光观察,就会很直观地感觉到这一点。

而人工速成仿造的沁色,不管是古代的笨拙费力,还是现代化的快速逼真,都不具备这种变化。观察沁色的“活”与“死”能有效地提示出真伪的可能。

3、沁色生成位置的状况。

真品玉器的沁色生成位置,往往跟玉器材质本身的质地和接触的物品有关,没有固定模式,具有一种不确定性,有可能沁在穿孔的位置。也有可能只侵蚀在一个面上,而另一面不见任何沁色,了解古玉的出土环境便会理解这个话题。

人工的仿造沁色往往要在便于操作的地方,比如学做沁色的“老提油”法,成品沁色呈黑色,其方法是用绳穿在孔上,不断地将玉浸入在热油中,如此反复,那么,穿孔的位置有绳索移动,会有摩擦,很难提油着色,也不可能单面着色。

理解这个工艺,再去古董造假场所看看仿制的工艺手段,如果不让看你就看看仿古产品的共性是什么,万变不离其宗,所有的仿古工艺都有共性存在,包括被吹的神乎其神的什么“羊玉”“狗玉”等等,真实理解以后就明白,这些仿假都存在着工艺上的缺陷,需要从根本上捅破这张纸,否则一辈子都在这种假货中意淫。

4、玉器雕制风格与沁色形成的协调状况。

这一点非常难理解,但是比较有效。 如果我们以山东的玉器为辐射中心,来研究地域差异对玉器制造的设计纹饰与琢磨风格,那么,即使是江苏与河北距离很近,这两种风格也必然有所不同,而山东与广东、山西与陕西、甘肃与四川的风格相差更远。

地域的差异必然带来土壤盐碱、干湿、污染方面的差别,俗称“干坑”“湿坑”、“脏坑”、“净坑”。反映在出土的玉器上,这一点非常明显,各地不同的环境造成玉器沁色的差别也完全不同,在鉴定时就形成了规律,即:什么样地域环境出土的玉器,就会生成与地域相对应的沁色,这一定是有规律可循的。

如果是在辽宁地区出土的,具有红山文化制玉风格的玉器却生成了与良渚文化玉器相似的沁色,那么这件带有良渚文化玉器沁色的玉器可能就有问题。当然,这只是一种基本的鉴定方法,也不能排除早期出土流转地域后再次入土的可能。

三、西周玉器鉴定最后的总结

写到这里,也算是将沁色真伪的鉴定说得清楚了一点,如果看不懂就多去博物馆,看实物找感觉,古玩鉴定的感觉非常重要,如果面对真品没有任何触动,看到假货心潮澎湃,说明进的门错了,如果自己退不出去,别人是拉不出来的。

如果学习古玉的沁色鉴定,一定要培养一种感觉,一种标准器刻在脑中,记在胸中的感觉,玉器与书画、瓷器一样,鉴定的第一感觉是直觉,而直觉来自于日常的积累。

如果不能去博物馆,那就多看看我的文章,例如此篇文字中所有的配图都来自于博物馆馆藏真品,没有放赝品的图片对比,就是因为有的人会将仿品当真,我的观点一直是不对负面的东西过多关注,只要把自己做好就好。有的人打开页面全是假货,主要的原因就是天天喜欢看这类物品,网络大数据自然就会推送这类垃圾,物以类聚是有道理的。

如果希望通过鉴定特征以外的东西,尤其对西周玉器中的素器动物和圆雕作品,这种感觉尤为重要,老师和资料不用太多,先认准一个人,学会学懂,千万不要人云亦云,东一榔头西一棒槌,葫芦吞枣,最后胡子眉毛一把抓,现在网络上二把刀和卖假货的太多,有很多都是为了自己的销售,这是很致命的,不仅会将人带入歧途,有的时候还会将收藏意义的鉴定准确度彻底颠覆,如果实在没底,不如多看别人总结的鉴定特征。

让我们睁开眼睛。这是真正的皇家古董

讲真,清宫皇家这才叫玩“古玩”。此物是清宫收藏的“乾隆雕紫檀蟠龙方盒百什件古玩盒”,这么小的盒子里精心的收藏了多达44件珍玩,其内除了有清代仿古玉器外,尚有战国时代的谷纹璧、纽丝纹环,具有洛阳金村风格的玉虎、玉龙,以及金元玉工精心雕制的「白玉春水尾」。而且,收贮每一件玉器的位置皆依据其外形凿出凹槽,讲究极了。除了各式大小屉格外,并有一大格定名为「集古函珍」,格中界隔出大小不同的格层收贮各式小珍玩。其内有清代玉器、珐瑯器、仿古瓷器、仿古铜器、宣德款青花葫芦瓶、嘉靖款蓝釉小碟、万历款青花梵文杯、宫廷书画家董诰、赵秉冲书画作品,还有清仁宗的书迹两册(「御笔宣和宫词册」与「节录岁华备考册」)。除此之外;尚有日本莳绘长方盒,盒内有三小盒与一长方小碟,碟内放置一件东瀛风格的玳瑁小梳,梳柄亦以莳绘髹涂。此屉中除有东洋漆盒,还有西洋镶表指环与英国嵌表镀金盒。综观这件紫檀套盒所收藏珍玩的时代,虽然不到「上下五千年」,却也有两千余年;再审视这些珍玩的产地,真可谓「东西十万里」!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沈华:玉文化知识良渚文化玉器的鉴定经验分享

(接上期)

介绍了各种纹饰的特点和形制之后,我们针对良渚文化玉器的收藏做一个小结。

相信大家可能看完以后会有一个恍然大悟的感觉,在视频的讲座课程中,我介绍了良渚文化玉器的馆藏文物特点,可能很多人看不懂,其实学习收藏最重要的就是要知道真品的特征是什么?很多人不喜欢去博物馆,也不喜欢看文章,只希望你在视频中告诉他几个点,由此去捡漏和鉴定,这样根本不符合真正的收藏知识架构的建立,换句话说,你能掌握的那几点常识,造假的人物可能比你更明白。

所以我一直说,收藏就是需要吸收不同内容和层次的历史知识,只要是订阅了我的课程,再看目前的文章,可能两者结合就会明白很多鉴定的道理,如果不明白道理,只想凭借一招两式的技能去鉴宝,一般都是给造假者在买单。

上图就是2021年3月28日,在香港拍卖成交了一件良渚时期的三层玉琮,最后以2800万港元成交,加上佣金超过三千万的高价,引起很多人对这类高古玉器的关注和收藏热,但是关于良渚真假的鉴定方法和各种争议,也是各有发表;我的玉文化学习视频讲座发表以后,很多藏友支持,觉得应该给与这些支持者一些实际回报,特结合视频课程整理文字。

关于良渚文化玉器的鉴定,网络上也有很多经验和方法,我首先强调一点,我只是介绍和分享自己包括其他老师和藏友经过实践,认为可行的经验,不见得百分百正确,但是结合每个人的实际藏品,对识别真伪肯定有帮助。如果你觉得自己水平很高,也可以拿出来分享,专门挑毛病的就不回复了,这种人你怎么做他都能找出问题,这就不是眼光的问题了,跟每个人的品行有关,不在我们讨论的范围。

一、良渚文化的玉器材质鉴定

良渚文化玉器的存在时间也超过千年以上,我们的认知只是冰山一角,而学习玉器鉴定,最基本也是最先需要了解的就是材料,新石器时期以后,在商代以前,各地区的文化用玉都是以地方材质为主,但是根据材料构成的角度分析,良渚文化用玉主要有两种:一是阳起石,二是透闪石。

这种带有阳起石和透闪石的成分材质大多数是周边区域所产,不要觉得一说阳起石和透闪石就是新疆和田的,网络上还有一个所谓的“砖家”说红山文化是“和田玉”的笑话,其实就是把阳起石和透闪石的概念与新疆和田玉的概念弄混淆了,一种是成分,一种是产地,不要混为一谈。

良渚文化的材料都是产自于长江下游流域的地方材质,中间虽然含有大量的透闪石和阳起石的结构,但是由于缺少新疆和田那种及其特殊的地理环境,所以这类材料的质地相对分杂,软硬不均,特别是这个阶段的玉器中很多都夹杂有各种颜色的玉筋、杂条和色斑,这是良渚文化玉器的材质特征之一,可以作为鉴定材质的一个重要依据。

二、良渚文化玉器的沁色鉴定

目前我们能看到的良渚文化玉器主要以出土为主,即使是传世品也属于早期的出土物件,而出土的玉器受其特殊的环境影响,与辽河流域的红山文化干燥的土壤结构侵蚀不同,良渚玉器的玉器位置处于水土较为湿润的江南亚热带环境,水土中的各种成分更为复杂,出土的玉器几乎都是受沁较为严重的,从外观上看,我们最常见的有三种沁色,即鸡骨白、水沁及血沁。

1、鸡骨白:所谓的鸡骨白就是因为其外观与煮熟的鸡骨颜色相近而得名,鸡骨白是良渚玉器的典型沁色,这其中其实也有分类,以类似于象牙的白色为最好;闪黄者次之;而还有很多类似于米白、米黄以及土褐等色渐次不第。

形成鸡骨白的原因以前专门写过文章介绍,这里不重复,目前造假者早已攻克仿制的环节,如果大家在收藏具有鸡骨白沁色的出土玉器时,有两个重要的点需要提醒大家:

第一就是如果有条件,可以收藏到良渚文化玉器时,尽量收藏那种表面钙化成鸡骨白,而表皮下,用灯光打射,玉质依旧晶莹透光的玉器,这种程度的鸡骨白玉器,如果放在那里不盘玩可保持原有的生坑形态,但是如果你想盘玩把摸,很容易恢复玉质的特点,就会变成熟坑温润的外观,人见人爱的藏品;

第二就是要提醒大家,特别注意那些凡是已经深度钙化了的玉器,如果仅是摆放观摩,可能更适合博物馆,不适合文物流通,但是一旦盘玩出来,也就容易被市场追捧,所以真正的良渚文化玉器,我们一般会根据大小和外观状态,选择那种适合盘玩的,不能盘玩的品种交流的空间相对较少,收藏价值较低。

2、水沁:水沁也是良渚文化玉器中常见的沁色,呈白色散点喷雾状,要注意的是,这种雾状疏散聚密的自然状态关系。

3、血沁:所谓的血沁只不过是一种褐红色的沁色,属于铁离子的一种侵染,有时会附着在鸡骨白之上,这样从外观上看,白中带有一丝红色,属于很理想的沁色组合。

以色泽浓艳者为佳品,色淡或不纯者次之。

总的来说,良渚文化时期玉器的沁色有着自身独特的收藏把玩价值,而且告诉大家一个细节,“灯下不看玉”,如果想全面细致的观察和品赏玉器的沁色,最好在充足的阳光下进行,可以收到百看百幻的最佳视觉效果,灯下是看不出来的,还会被灯光影响真正的色泽效果。

三、良渚文化玉器的仿制和识别经验分享

良渚文化玉器的仿制历史很早就有开始,目前查到记载大约始从宋代,直至今日,市场仿造良渚文化玉器的行为就从未间断。尤其是近几年,随着高古玉收藏交易出现高潮,良渚玉器的各种高低仿品,赝品更是甚嚣尘上。

仿制的良渚文化玉器再多,只要您对这个阶段的文化熟悉并了解,看到器物以后,那种独特的文化气息和细节同真正的艺术珍宝还是有许多区别的,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仿制良渚文化玉器的材质差异

前面我们已经介绍过,良渚文化时期用玉基本上是就地取材,质地杂芜,这是因为当时的文化背景,但很少使用和田玉或岫岩玉,因为距离太遥远。可是在市场和拍卖会却能见到用和田或岫岩玉仿制的良渚文化玉琮,这是不是我们的判断有差异?

其实这样的物品虽然不属于良渚时期制造的,但是也具备一定的收藏价值,只不过价格需要按照后来的仿制品价格来谈了,这些大多是宋代或清代的仿古玉器,他们的差异就是则多用和田玉,例如下图这件就是清代仿制的玉琮,从材料上就可以看出端倪。

所以,看到材料如果不是当地的材料,也不用一概弃之。如果能看到使用新疆和田玉材质雕制的良渚文化玉器,只要制作精细,这种也有一些收藏价值;

但是目前市场近年的仿制品则大多使用岫岩玉或南阳玉,甚至还有用青田石为材料的。可能只是从材料价格的角度考虑的,很多玉器制作完毕都要经过酸咬和腐蚀侵泡,甚至火烤土埋,才能仿制出鸡骨白的外观,所以造假者愿意从成本低廉的角度选择仿制石材,但是会存在一个巨大的差异,就是这些玉质的硬度与良渚文化时期的玉器不同,用手工雕琢出的线条与机器加工出来的观感完全不同,只要看过真品,就会有所感觉。

2、仿制良渚文化玉器的沁色作假

良渚时期文化玉器的赝品种类很多,但是因为上面介绍的成本原因,材料以次充好,为了混淆用户,仿制品大多外观仿鸡骨白沁,不管其工艺方法又出现什么创新,用什么方法制作,其沁色都属于短期快速形成的,十分死板,缺少循序渐进的变化是最突出的特点。

在拍卖市场的交易中,有些熟坑的良渚文化玉器,情况也比较复杂,仔细分析以后,大约有三种玉器组成:一是真正良渚文化玉器,早期出土后被藏家把玩的熟坑;二是宋元时期的旧仿品被盘熟;三是属于现在的赝品被加工成熟坑的藏品。

这三种藏品,前面的两种可以收藏,但是第三种则是属于直接被剔除的对象,千万不要浪费金钱,但是必须承认,这种仿制品容易成交的现象很普遍,其实际的欺骗性甚至大于一些生坑物品。

所以,建议收藏爱好者在遇到熟坑物品时,不要冲动,一定要慎重,最好多询问和参考再做定夺。

3、良渚时期文化玉器的纹饰仿制

从良渚时期的玉器纹饰上看,一般有两种情况值得注意,具有一定的欺骗性;

第一就是极为常见的神人兽面纹,这种良渚时期具有典型意义的纹饰,对普通收藏爱好者的诱惑极大,又似曾相识,所以容易丧失警惕;

第二就是生僻的纹饰或冷僻的器形,无典可查。

这种纹饰、器形对普通的收藏爱好者也同样会产生强大的诱惑,在“物以稀为贵”的收藏原则诱导下,会慷慨解囊,资助赝品事业的蓬勃发展,而且这类人在收藏圈所占的比例很大,拿出来的东西“语不惊人死不休”,也会被人嗤笑。

除此之外,同时要注意的是老料新工的欺骗。

在良渚文化的玉器中,带有纹饰的玉器不多,从考古的实物挖掘数量中可以看出,占大多数比例的是素器,为了牟取暴利,不少人将原始出土的良渚素器加雕工后高价售出,这种半真半伪的玉器,极易混淆普通收藏爱好者的鉴定视线,所以,对待此类物品要客观,要综合而全面地判断玉器的真伪。

另外,造假者往往根据已经发表在图录上的器形与纹饰进行仿制,这样具有一定的欺骗性。 下面这件良渚的纹饰玉器,就是按照出土器仿制而成,但是雕工明显地看出现代工具的制作痕迹,例如眼睛是用钻管加工出来的,很规整;鼻翼使用的是战国以后的“撤法”;上面的线纹打磨得过于圆滑,而真正良渚兽面很有立体感,整体沁色不自然,人为痕迹明显;从这些细节,都可以看到因造假者在器物学方面的不成熟,而给我们留下太多的鉴定依据。

4、良渚文化时期玉器的雕工仿制

良渚时期的玉器雕工,实物看多了就会有直接的感受,真品特征比较鲜明,就是前面这几篇文章和视频课程内容中我所介绍的工艺特点,简单总结出来就是几点:浅、软、圆、细,这种效果我们不能以“好”与“不好”来判定,只能以此作为鉴定的标准。

一般现代仿品和赝品都达不到真品的这种感觉,原因不外乎两点:

第一就是材料的硬度不同,比如和田玉硬度高,岫岩玉质脆,完全做不到那种细而软的效果;青田石虽然软度符合,但是现在仿制,有谁会用手工琢制?还有哪一个工匠具备古人的腕力和娴熟的技艺?这种差距,多看真品就能有直接感受。

第二个原因就是工具的不同,这点在以前的文章和视频中都做过详细的介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头条文章,查阅参考,这里不再重复。

古玉作伪的四种方法,玉器爱好者一定要知道

天所见古玉器分为传世玉器与出土玉器,因玉器易碎,传世玉器极为罕见,尤其是唐以前传世玉器,则更为稀有珍贵。出土玉器较为多见,也分为两种情况:一是战乱而埋于废墟之中,二是殉葬。以后者为多。大约今日所见古玉器百分之九十为墓葬出土玉器。玉器在地下埋藏千年,不但来能损害,而且使其质地更加细腻,光泽更好。因此出土玉器的价值更高。伪造者仿制出土玉器以获利。传世玉器一般很难伪造,且不易获利。

传世玉器的伪造和出土玉器的伪造可分为如下四个方面:

(一)以石充玉

古代有许多极像玉的美石,如斌、块、进、磴、壬、瑶、瑕、璎等,伪造者常将这种似玉的美石打制成器皿,充当玉器,没有一定的鉴别能力,是极易受骗的。还有几种石,样子很像玉中的劣等品,如碱、瑁、璃、燮、碍等,都是石头,用它们琢成器物,以石充玉,识别不清,就会上当。

江苏句容的茆山石,色白而有光泽,有冷白色、淡青色几种,看上去酷似真玉,硬度也与玉相近,制出的器物能以假乱真。山东菜州产的莱州石颜色有白色、碧色两种,白色比碧色的质地好,温润光泽。也有白中带黄,碧中带冷色的。其质量好的可与真玉媲美。

茆山石

江苏六合县的灵岩山生产一种美石称为宝石,其质量好的胜过一般玉石。世人常用此石制作念珠、手戒、钏镯、炉壶一类的器具,应仔细辨认。

(二)老玉新作

一件古老的玉器,在现代被改造雕刻成器,就称为“老玉新作”。这种作伪法比较常见。作伪者往往将已破碎的、又没有什么用处的大件古玉器改造成新的形状或花纹的玉器。如:玉璧,观其残缺情况,若残缺一半,可将其改为玉璜;若里口残缺,可磨去一层改为玉瑗;若外部残缺,可磨去一层为玉环。诸如此类,举不胜举。

凡残破玉器,取其某部分,均可制成其它物件,只要制作得天衣无缝,以假乱真,获重利是不成问题的。若残破得无法制作器皿,也可将几段分别接成一件,也可卖好价钱。比如一件破碎数段的玉如意,即使能一眼看出是伪造,但做工精细,镶嵌完美得法,仍不失为一件有价值的文物。

古玉新镶

另有大件古玉器不甚精美者,玉的质地很不均匀,有精有细,可将其细腻部分截取下来,制作成其它仿古器物。即使行家里手、经验丰富的古董商,也不能否认这是件古玉器。市面上所见,多有这种赝品。因为这些古玉器的土斑色沁都是自然形成的,其雕刻刀法古朴自然;若是老玉新改者,其光泽不太自然,刀刮痕迹鲜明,花纹线条不太流畅、自然。

老玉新作的另一种方式是混淆新旧玉器的区别,即玉器鉴定界常说的“伪造新旧之法”。伪造者为达到混淆目的,一是把熔化的蜡浇之旧玉器之上,反复数遍,直至玉显出新貌为止;或是将旧玉放在布袋内,中间杂以表屑稃皮,用手长时间揉搓,直至其显出新貌。因为作伪者无法使新玉变似旧玉,采用此法后,则新玉与旧玉无别,从而可以达到混新为旧的目的。

(三)新玉作伪

新玉作伪通常是指造伪者利用当时的新玉料,从形制纹饰、工艺色沁上仿制、伪造出土的古玉器。在这方面的作伪有很多种作伪方式,这是现在最常见的作伪方式,让我们在下一篇文章里一一总结,点击关注,第一时间了解更新动态~

(四)玻璃仿玉

仿玉玻璃最早出现于战国时期。在湖南长沙市曾出土了战国时期的绿色玻璃制造的璧和玻璃图章。这是目前所知中国最早的仿玉玻璃实物标本。

宋代普通平民使用仿玉玻璃簪以代替昂贵的玉簪。明代曾出现一种称药玉的玻璃,即和众药而仿玉器的不透明玻璃器。此外尚有玻璃制造的仿玉带板和罐子玉。

仿碧玉玻璃手镯

根据明代曹昭撰写的《格古要论》载:“雪白罐子玉系北方用药于罐子内烧成者。若无气眼者,与真玉相似。但比真玉则微有蝇脚,久远不润,且脆甚。”这段文字点出了仿玉玻璃与真品玉器的区别。

因此,我们鉴定一件标本,看其是否是玻璃仿品时,就可以将标本拿到阳光或灯光下检查,如果看见里面有不少气泡,就可鉴定为仿玉玻璃。

更多玉器鉴定知识,请点击下方杨震华《高古玉鉴定系列教程》,一起学习,一起进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