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起漏点”古董要17000元,实际价值只有200元。法院会支持取消吗?

【案例简介】

2021年4月,山东菏泽的薛某某在微信上多次联系济南的张某某,并提出要购买张某某手上的花瓶,并在微信中提及“花瓶是真的吗”、“怎么就一个啊,那一个呢”。而张某某声称花瓶是在自家的承包地上挖池塘的时候发现的,并不知道真假。

薛某某看过花瓶之后,自以为“捡大漏”了,双方商议花瓶交易价格为17000元,薛某某现场支付了1万元的现金,又写了一张7000元钱的欠条。

满心欢喜的薛某某带着花瓶去鉴定,鉴定的意见是物件只是一件价值为二三百元的艺术花瓶。薛某某认为张某某属于诈骗,在派出所介入调查之后,派出所认为案件不属于违法犯罪行为,属于一般民事纠纷。

薛某某于是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张某某返还10000元和出具的7000元欠条一张。

(案例来源:山东省商河县人民法院,有改动)

【以案释法】

薛某某的主张能否得到法律支持?

薛某某和张某某之间的纠纷属于买卖合同纠纷,争议点在于二人之间签订的买卖合同是否有效。

根据《民法典》的规定,有效的民事法律行为须符合三个要件:1.民事主体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2.意思表示真实;3.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不违反公序良俗。

而本案中,薛某某和张某某都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签订的买卖花瓶的合同也不违反强制性规定,不违反公序良俗。

争议点在于意思表示是否真实,何为意思表示?简单说就是“内心的意思外在的表示”,比如:我内心意思是想坐火车去旅行,于是外在表示出来,我购买了一张火车票。意思表示真实即为行为人自由,自愿地表达出来的外在行为与内在意思是一致的,不是虚假的。

欺诈就会导致意思表示不真实,不一致。因为欺诈而订立的合同属于可撤销合同,那么构成欺诈需要符合哪些条件呢?1.有欺诈的故意;2.欺诈方实施了欺诈的行为,欺诈行为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其明知真实情况,但却不告诉交易对方,反而将虚假情况告诉对方。如汽车4S店明知车辆属于泡水车仍然告知对方是新车。另一种是不作为,即隐瞒真实情况,不将真实情况告诉对方。如出卖人明知某幅画是赝品,却不告知买受人。3.受欺诈方因欺诈而陷入内心错误。受欺诈方之所以陷入内心错误,完全是因为欺诈一方欺诈的结果。4.受欺诈方因内心错误而作出了错误的意思表示。

而民事诉讼采取的原则是“谁主张,谁举证”,在本案当中,薛某某并未提供张某某欺诈的证据。法院也在调查中发现,张某某并未实施欺诈的行为,因为在回答张某某关于花瓶真假问题的时候,张某某回答道“不知真假”。反观薛某某在微信中提及“怎么就一个花瓶啊,那一个呢”,从中可以看出薛某某是对于物件有自己的认知,有“淘宝捡漏”的心理。

在我国古玩交易习惯中,“打眼”就属于此种情况,即行为人自己看上的物品,对方也没有实施欺诈,就应当自己承担责任。

法院认为,古董文物行业属于高风险与高利润并存的特殊行业,依靠买家对于古玩的相关经验和知识,其长期以来形成的交易习惯不允许成交之后轻易反悔。

薛某某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张某某保证出卖的货物为古董,亦未证明张某某在合同签订过程中存在欺诈情形,结合“淘宝”行业的交易习惯,薛某某应当凭借自己的经验挑选并购买所谓的古董,对于购买的货物是否系古董自行承担风险。

故涉案“古董”买卖合同不存在可撤销或无效的情形,涉案买卖合同合法有效。故对薛某某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老冯说法,给您实用有趣的案例,欢迎转发评论,案例和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乾隆时期的花瓶是英国人放在厨房里的,现在售价高达1250万元

极目新闻记者 黄佳琦

三十多年前,一名英国外科医生花几百英镑买下一个中国花瓶,用来装饰房间。如今,这只花瓶拍卖出150万英镑(1250万人民币)的高价。

图片来源:卫报

据《卫报》报道,5月18日,一件来自乾隆时期(1736-1795)的中国瓷器,在英国知名拍卖行Dreweatts被拍出120万英镑(1000余万人民币)的高价。加上卖家的溢价,总价值接近150英镑(1250万人民币)。据称,这件镀金的蓝色艺术品最初估价为15万英镑(125万人民币)。

拍卖行介绍,卖家从自己的外科医生父亲那里得到了这个花瓶。“外科医生买它只是为了装饰。虽然没有收据,但其女儿很确定他是在1988年到1993年之间买的。”

由于不知道花瓶价值,女儿继续将花瓶摆在厨房里作装饰。

20世纪90年代,古董专家马克·纽斯特德(Mark Newstead)在一次做客时发现了这只花瓶。

他说:“上世纪90年代,我和妻子在主人家里做客吃午饭。我很惊讶地看到厨房里的花瓶,我说,‘我觉得这东西相当不错。’但我没有拿起来检查它,因为那样做是不合适的。”

多年后,纽斯特德在花瓶底座上发现了中国乾隆皇帝的六字印章。

图片来源:卫报

据拍卖行介绍,这只60厘米高的蓝釉银镀金花瓶,装饰着鹤和蝙蝠,是为乾隆皇帝的宫廷制作的。它被描述为乾隆时期工匠“创造力的证明”,他们使用珐琅技术来迎合皇帝的口味,颇具风格。

纽斯特德表示,来自中国、美国和英国的买家都对这只花瓶感兴趣,但最终由一位“国际买家”拍下。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极目新闻”客户端,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报酬。24小时报料热线027-86777777。

小说:古玩大家买到赝品,小伙花五万捡漏,转眼竟升值到一千万

“张大师在这上面的造诣上与我不相上下,既然他说是赝品,那错不了。”

顾老笑道。

“张宏仁?”

陆晨一动,想起来古玩街的那个老者来。

葛青松指出了上面的一处劣迹说道,

“张大师只在这面看出了这一点伪造的痕迹,其他的地方看不出来,还请顾老掌掌眼,看看有没有其他地方的破绽。”

顾老点点头,接过这个花瓶,细细的看了一番说道,

“这陶瓷是模仿的工艺,是高仿花瓶,破绽也就只有你方才指出的那一处,若是没了这点破绽,足以乱真。”

顾老接着说道,

“这花瓶是高仿品,工艺虽然,但没什么收藏价值,以此来警示后人供以学习也不错。”

葛青松点点头说道,

“这花瓶是我从一古玩城花五十万淘的,本想着我的目光不会差到哪里去,没想到学无止境啊,呵呵……听个响吧,权当教训。”

说着葛青松便高高的举起花瓶,要摔在地上。

其实这些人根本不把钱当钱,花几十万万听个响,他们还乐呵呵的。

“等一等,我可以看看这花瓶吗。”

而此时陆晨突然说道。

葛青松一怔,他有些冷笑的说道,

“怎么,也感兴趣?穷人一个,也在这里装风俗雅来玩古董?”

顾老笑呵呵的说道,

“古玩玩的是艺术,不分贫贱。”

在场的人都是有身份的人,葛青松要是现在为难陆晨,倒显得自己有些小家子气了,当下他说道,

“顾老说的是。”

陆晨接过花瓶,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心中却不免有些疑惑。

现在的陆晨有传承,能看到正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他只一眼就能从中看出些端倪来。

看了几遍,却发现这花瓶依然是一件高仿品,并非是什么古玩,只是花瓶散发出来的气却不会假的。

陆晨一时间看不出来什么端倪,于是便说,可以卖给我吗?

葛青松冷笑道,

“你要是喜欢,就送给你好了,高仿的,也不值什么钱,在说,你买得起吗?”

他方才已经让人把陆晨的背景查清楚,知道他不过是一个没后台没钱的小子罢了。

“这也是你花了钱买来的,说个价格吧,不然受之有愧。”

陆晨说道。

一听陆晨提到自己花了钱买的,葛青松眉头一皱,心中不免有气。

虽然五十万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这代表自己的眼光不行,他当即冷笑道,

“既然是五十万买的假货,那你便五万拿去吧。”

他认为陆晨根本拿不出五万来,岂料陆晨点点头道,

“好,转账吧。”

葛青松一愣,当下便报出了自己的账号。

陆晨借了一台笔记本,然后转账过去。

而葛青松却又冷笑道,

“土包子就是土包子,拿件赝品,还当宝了,五万,要赚一年吧?”

陆晨眉头一皱,并未答话。

秦老三知道陆晨条件并不好,只不过一个刚从实习转正的医生而已,拿不出这么多钱来,他便小声问道,

“陆医生,这花瓶中有什么玄机吗?”

陆晨缓缓的点点头道,

“我只是看出来有些不对,但究竟不对在哪里,我也说不上来应该是件好物件。”

而陆晨的话一出,一边的顾老登时有些不悦。

这古董经张宏仁与他两位大师都鉴定为高仿,而陆晨竟然说是好物件,这不是在打他的脸吗?

当下他有些不悦的说道,

“这位小友有什么见解,不妨说出来听听。”

陆晨笑道,

“我只是觉得不对,并看不出来什么,让顾老见笑了。”

顾老冷哼一声说道,

“现在的年轻人,不思进取,好高骛远,年轻人要稳重,脚踏实地才行。”

陆晨眉头一皱,登时有些不悦这老头是怎么回事。

难道自己说下自己的意见得罪他了?

陆晨将花瓶翻过来,却竟然的发现瓶底处,有一点细如发丝一般的胶质物品,他心中一动,立时明白了过来。

“怎么,发现什么了吗?”

看到陆晨的神色有变,秦老三马上问道。

陆晨点点头道,

“看出来问题所在了,有刀片吗?”

秦老三马上找来一把薄薄的刀片,陆晨拿着刀片,轻轻的在瓶身上自上至下划出一条细痕来。

他下手极缓极轻,划完之后,他小心的用刀片的头处在细痕上一挑,把刀片放在一边,然后轻轻的一揭。

只见一张薄如蝉翼的胶质,就被他从花瓶上揭了下来。

花瓶上露出青白相交的青花瓷的颜色来,陆晨继续往上揭,片刻便从瓶身上揭下来一层薄薄的喷绘薄模来。

“这……”

当场的人都吃了一惊。

显然是这花瓶是被人用高明的手法,蒙上了一层薄膜,掩去了花瓶原本的模样。

只是这手法极为高明,竟然连两位大师都骗过了。

陆晨轻轻的翻转瓶身,只见瓶身上有一个落款,上面弯弯曲曲的写着汉代作品。

“能让我看看吗?”

顾老的神色大变,声音都有些不自然。

陆晨点点头,将花瓶递了上去。

顾老反反复复的看了一遍,然后惊呼道,

“这,这是汉代独有的黑瓷!”

“汉代?黑瓷?”

在场的人除了秦老三与陆晨不懂古玩外,余下的都吃了一惊。

顾老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这才微微颤抖着手将花瓶送回陆晨手中,叹道,

“小兄弟眼光独道,观察入微,老朽自愧不如。”

陆晨笑道,

“碰运气罢了。”

顾老摇摇头,知道他是自谦,当下说道,

“汉代黑瓷每一件物品都会拍出天价,这个花瓶,估价一千万吧。”

“一千万……”

陆晨吃了一惊,一时间被震住了。

秦老三笑道,

“怎么样,要不拿到拍卖会上给我撑撑场子?”

陆晨点点头说道,

“那就拜托秦三爷了。”

而一边的葛青松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

他五十万买来的花瓶,五万卖出,一眨眼又变成了一千万,这让他如何不怒?

尤其是这东西还被他仇人拿去了,这让他更是怒火中烧,心中不由得怒骂道,

“麻痹的,什么大师,这都看走眼了。”

而顾老则是有些心灰意的站起来说道,

“唉,老了,真的老了。”

说着一边摇头一边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