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古玩街游玩,小伙随手拿起一件玉佩,哪知竟然成功捡漏

林老同样紧紧地关注着徐文,眉头不断地皱起,对于徐文的深浅,他并不清楚,不过看着徐文的表情,他心中多少也有些想法,看来这些东西,徐文并未真的看上眼。

只有苏胜信心满满,徐文之前的表现他都看在眼中,绝对的鉴宝宗师级别的人物,他以前也认识一些鉴宝大师,但是,都没有徐文这般眼力。

看来,这一次跟着徐文出来,绝对能够大赚一笔。

第二件古物是清雍正荷间鱼戏大盘,彩绘艳丽,游鱼描绘的异常的逼真,嬉戏荷叶间,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只可惜,是一件仿制品,胚料是杂料,导致荷叶间有些许小气泡,而且盘底有轻微磨损。

徐文仍旧是未曾驻足,脸色平静依然,甚至就连目光都没有丝毫的波动。

接下来是第三件,第四件……

徐文都未曾停留,这让吴老蔫的脸色越发阴沉,难不成自己收购的这一批货,都是水货不成吗?

苏胜的心同样开始紧张起来,如果剩下的这件玉佩还是水货,那么这一趟来吴老蔫家,怕是要白玩了。

只见徐文驻足在那块玉佩前,仔细的打量着,其实这件玉佩十分普通,倒是真的蓝田玉,只可惜是大块蓝田玉去除了精品部分后,余下的残料制作的。

水色一般,半透明,边缘带着淡褐色的杂斑,玉心处有一小块凹陷,算是残次品了,这样的货,就算是拿出去,也不会超过两千块。

好在是一块完整的玉,稍微值点钱。

不过,徐文却并没有露出失望的神色,反而眼中爆出了精芒。

目光紧紧地盯着那块玉佩,随着徐文的表情变化,吴老蔫,林老,苏胜他们都跟着紧张了起来,同样是紧紧地盯着玉佩。

这一刻,几个人的呼吸甚至都轻微了很多,这可是徐文唯一驻足仔细查看的物件,价值自然是可想而知的。

谁也不敢开口打扰徐文,一直到十几分钟之后,徐文这才长出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舒缓一下双眼的疲劳。

既然是做戏,自然要做足了,不然岂不是白瞎了自己的演技吗?

缓缓转身,吴老蔫满脸期待的看着徐文,目光中都带着期待。

徐文笑着点了点头,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吴老哥,这件玉佩的确不俗,地道的蓝田玉,虽然略有瑕疵,玉心处凹陷,边缘带着斑点,但是却也不会对价值造成太大的影响,我之前在聚宝斋曾经出手过一件类似的玉佩,九万块,聚宝斋的老板楚原亲自掌眼的。”

徐文抬出了楚原,让吴老蔫的心中都猛然震惊,楚原的名声虽不及齐明那么大,但是,却也是坐商中的翘楚,像是吴老蔫这样有名的‘窝子’自然是知道的。

吴老蔫微眯着眼,紧盯着徐文:“*的意思是……。”

徐文仍旧是波澜不惊,哑然而笑:“不瞒吴老哥,这五件物什中,也就唯独这件玉佩还算看得过去,其余的物什,着实没什么价值,就算是我收购了,也根本赚不到钱,但是,这玉佩的价钱嘛……。”

徐文皱起眉头,陷入了沉思。

吴老蔫的心更加的紧张了,目光紧紧地盯着徐文,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从徐文的言语中,他就知道,这年轻人绝对是个大主顾,若是无法合作,那么对自己而言也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足足十几个呼吸之后,徐文才抬眸,看着吴老蔫,低声言道:“十万,一脚踢。”似乎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般。

“十万?”吴老蔫皱了皱眉,显然这价格并未达到他心中的预期。

沉眸片刻,吴老蔫看着徐文,“十二万如何?”以他资深的老窝子经验,这些物什的价值绝不止十万,当然了,这也是指自己拿给那些坐商,若是让铲地皮的拿走,肯定是会给人家一定的跑腿钱的。

徐文轻笑:“十万。”

目光坚定,语气更是坚决,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

”*,我这批货,进价就超过九万了,你总不能让我白玩一场吧?再说了,你既然和楚老板认识,拿到他那里,怎么也能买个十五六万,大家都吃点甜头啊。“

吴老蔫眼中带着可怜,似乎十分委屈的样子。

徐文冷笑,对于吴老蔫的这种表情,他心中十分清楚,不过就是故意表现的可怜,以此来抬高价格罢了。

“十万,若是不行,也没办法了。”徐文坚定的说道。

这让吴老蔫心中郁闷,怎么今天就碰到了这么个硬茬子呢?

要知道,平时来他这里干倒货的,都是很容易就被忽悠的。

看到徐文目光坚定,吴老蔫也无奈了,只能咬着牙说道:“好,就十万,当交个朋友,不过以后*可一定要来我这里拿货。”吴老蔫感觉心都在滴血。

不过,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这批货,他还是赚了五万,只不过,做生意嘛,肯定是不会说实话的,否则的话,肯定被人当做傻子。

徐文的嘴角终于勾出了一抹笑容:“恭喜你,吴老哥,若是你在坚持十二万,我一定会转身走人。”

吴老蔫丝毫不怀疑徐文的话,他这样的性格,绝对能做得出来这样的事。

将五件物什再次装好,徐文直接给吴老蔫转账,而后又亲热的聊了一会,这才从吴老蔫家里离开。

回到车上,苏胜一直憋在心中的话终于问出口:“徐兄弟,那件玉佩也就买九万块,其他的几件物什,根本不值钱,咱们这次可是赔了啊。”

苏胜自然不知道那蛋壳黑陶杯的价值,所以脸上满是郁闷。

他跟徐文出来,就是为了赚钱的,这下好了,弄好了也就是个不赔不赚,等于白玩啊。

徐文脸上带着笑意,看着苏胜:“苏大哥,咱们这次出来可是赚钱来了,赔本的买卖怎么能做呢?”

徐文的话让苏胜有些摸不着头脑,完全搞不懂徐文究竟什么意思。

而徐文也没有继续解释,两个人直接开车去了村委会。

胡村长既然想要邀请他们,那么肯定不是简单邀请,估计那里还有更重要的人物,刚好,去见识一下,到底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