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部重生小说,前世的悲伤,今生应该被碾碎

八本重生流小说,前世的悲伤,今生应该碾碎向前

不点赞不评论,还不关注的小伙伴先来一手,胯下扎针,然后无情嘲笑,加上脚底抹油-穷追猛打,最后气不过点外卖价格还被超级加倍!!


1,重塑人生三十年。作者:皇家雇佣猫。

简介:这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回到1996年重新开始的故事。

他叫陈子迩。

他有点小自信;正常,男人有了钱都自信。

他有点小睿智;总是盗用先哲的话来装逼。

他爱金钱,够用就好。他也爱美女,合拍才行。

他只想过好自己的小日子,至于拯救地球这种事,他和上帝一商量之后,交给奥特曼去了。

他只想平视自己曾经仰视过的所有的人和物,却慢慢成了被仰视的那个人。

在他身边,有人羡慕他,有人追捧他,有人嫉妒他,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按着自己方式去生活。

那些生活也许平淡,甚至不值得大书特书,但他的故事总是需要人记述。

精彩回顾:周末,陈子迩和薛博华去踢了一场球。

结束之后,两人一起去澡堂洗澡。

路上,薛博华问陈子迩:“怎么追一个女孩子?”

这个男人永远不知道怎么含蓄的表达自己的意思。

而陈子迩听了八卦之心顿起,“你要追谁?”

“大一的,一个学妹,我觉得挺有意思的。”薛博华很平静的说,根本不带脸红的。

卧槽!陈子迩在心中骂,这是秋天呐?还是春天呐?荷尔蒙的气息怎么哪里都是的。

薛博华要是再脱单,他这个单身狗就更可悲了!

“问你话呢。”薛博华催道。

陈子迩想了下道:“这个问题吧,不太好说,理解的人呢觉得没那么难,要是榆木脑袋呢,怎么说都不明白的。”

薛博华道:“你说的废话,哪个问题不是理解的人觉得容易,不理解的人觉得难?说点有用的。”

“这个方法我也是听说过的,没试过不知道管不管用。”陈子迩说。

“直接讲吧。”

2,我在1982有个家。作者:全金属弹壳。

简介:王忆得到一枚钥匙,在2022年打开一扇门会去往1982年,在1982年打开一扇门会回到2022年。两个截然不同的大时代出现在他面前:充沛的饮食保障,发达的工业产品,神效的医药,爆炸的信息,这是2022。淳朴的民风乡情,丰富的野生资源,流落的古董,年代的珍宝,这是1982。穿梭在这两个时代,王忆没有太大的念想,他就是想把小日子过的有滋有味。

精彩回顾:“来送反动分子。”王向红大声说道。

“反动分子?”老头愣了愣,咀嚼着嘴里的话:“这两三年没听到这个称呼了,怎么回事?”

王忆点头。

他也觉得天涯岛的发展跟外界脱钩了,一切好像还在七十年代一样,贫穷、落后但积极向上、欣欣向荣。

然后他听到王向红不耐的说:“给派出所打电话,让老叔过来。”

这话让他的心猛一跳。

天涯岛虽然是个看起来贫穷落后的外岛,但岛上人的关系挺硬,这还有亲戚在县里当警察呢。

电话拨出去,不多会便有一道昏黄的灯光照了过来。

码头上的大灯也亮了。

大灯照耀下,两名与庄满仓穿一样全蓝色的确卡警服、戴着蓝色大檐帽的警察到来。

他们开着一辆边三轮挎子摩托,挎子轰隆隆开过来停下,开车的魁梧汉子利索跳下车,然后当头骂了一句:“娘的!”

3,重塑千禧年代。作者:渔雪。

简介:方卓重回2000年。十年后,一群风投、私募联合起来气势汹汹的闯入集团总部,对惊愕的方卓恳求道:“方总,您其它的项目都上市了,这第一个项目到底什么时候能上市啊?”“明明说好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都快十年了,老大!”……千禧年,领导们正喊着GDP的口号,老板们还以带着秘书为荣,草莽们则猫在时代的浪潮里刀光剑影。

精彩回顾:“也可以做的精致啊,字体、配色、空间布局,诶,这些我不太懂,你们看着来就行。”方卓摩挲着下巴,认真的盯着电脑屏幕。

周辛有些为难,他最近为了对得起那1500块钱,差不多是没日没夜的干,有时候还会为此和宋荣争吵。

眼见框架轮廓费尽心血的出来了,那怎么还要穿上破衣服呢?

“方哥,要不等下让虞红也看看?她对网站的设计风格也提出不少意见呢。”周辛觉得依靠自己两个技术人员恐怕无法撼动老总的意图,拉了另一位很有姿色的伙伴作为同盟。

“听见我名字了,聊什么呢?”虞红拿着锅铲笑眯眯的走出来,“排骨得炖一会,米饭已经熟了,哎,小方,你吃得惯米饭吧?”

方卓总觉得穿围裙、拎锅铲的虞红相比摩托车上戴头盔的形象实在有些违和,他呶呶嘴:“说这个网站的第一眼风格呢。”

厨房里的苏薇也走出来,站在了后面。

4,我的投资时代。作者:桥上风景独好。

简介:夏景行在弥留之际,回忆起那个踏上异国他乡的年轻背影。他当时想啊,如果岁月可以重来,自己绝对不会辜负这水大鱼大的激荡二十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重返十八岁的他,唱起了: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

精彩回顾:辛苦了这么多天,也都是值得的。

我相信,那个抄袭我们的网站现在肯定郁闷死了……”

夏景行鼓起了掌,“克里斯汀娜,这次真的辛苦你了。

八所大学的相关人员一直都是你在联系,活动也全都是你在策划,功劳当属第一。”

小犬也跟着鼓掌点头,“对对……辛苦我们美丽动人又善良的克里斯汀娜小姐了。

今晚想吃什么,我来请客,大家一起庆祝下。”

克里斯汀娜笑了起来,“大家都辛苦了,我们既然是一个团队,就不要再去分你我了。”

这话说的,没毛病,又是一阵鼓掌。

洋妞突然想起一事,问道:“小犬,网站首页的《告全体用户书》发了吗?”

“发了,你看。”

小犬把电脑转向洋妞。

5,仙箓。作者:布谷聊。

简介:少为许道之士,极爱仙侠。好精怪,好邪祟,好妖童,好媛女,好炼丹,好符咒,好灵宠,好道兵,好夜梦神女,好白骨骷髅。兼以舍身饲妖,道心种魔,出走半生,惟求大逍遥。

精彩回顾:噼里啪啦,郭氏祠堂的大门当场被两人打坏。郭氏族长连滚带爬的,好险才没被两人殃及打死。

一阵尖叫吵闹声响起,是藏在祠堂中的老少凡人们被吓到了。

喻阳炎抱剑旁观,小半会儿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望着正在和方小山做过的许道,心中惊愕到:“没见此人这么刚强、大胆啊!”

可这时争斗已经出现,喻阳炎望着正在阵法外盘旋的姑获鸟,连忙冲两人喊到:“两位道友先别动手,外面还有妖物呢!”

许道则是轻笑着说:“喻兄所言正是,还不快快拦下这人!要知道若是没了我,你二人再面对妖物,恐怕是危在旦夕啊!”

可方小山听见,却毫不考虑的喝到:“姓喻的,你还不快快助我杀掉这人!”

倒是喻阳炎陡然想到,他和方小山之前被煞气迷住时,是许道使出法术救了两人一把。两人尚且还不知道许道是用的什么术法,竟然连煞气都能防住。

6,神豪从系统宕机开始。作者:潇潇清枫。

简介:林谦重生了。别人重生都是人到中年,重回少年勇立时代潮头,而刚出校园的林谦,还没来得及接受社会小皮鞭的毒打,便被命运之神一脚踹回了2010年。不懂股票,不会写文,他就是个平凡的普通人。本以为这辈子会按部就班的重活一次。结果直到六年后的某一天,宕机了六年的神秘系统突然向他打了一笔钱。故事……从2015年开始。站在大学校园的门口,林谦长叹:学着做个有钱人好难……

精彩回顾:事实证明……

林谦想多了。

只见学姐刘瑜走上前,随手抄起一瓶精酿啤酒,潇洒的向着桌角一磕,啤酒瓶盖便“砰”的一声弹了出去。

“吨吨吨……”

小姑娘人不大,但吹得可是真好。

转眼间一瓶500ml的精酿啤酒便见了底,而小姑娘人却是一点事情都没有。

看着刘瑜吹完,林谦略有些小纠结,人家女孩都给你吹了,你是不是得给人家回吹一个啊?

“林谦,这瓶酒是我敬你的,感谢你帮咱们系的同学抢回了那40间琴房,说起来我们都有些惭愧,让那帮洋毛子耀武扬威了那么多年,结果这事却是让学弟你给解决了。”

“我这次过来,不仅仅是代表我,还代表着我们2013级钢琴系钢琴1班全体47名同学的感谢,谢谢你!”

刘瑜说的很是诚恳,脸上泛着的笑容很明显是发自内心的那种。

“还有我们,我是2014级钢琴系2班的班长汪良,我今天也是带着我们班全体49名同学的感谢来的!”

“我是2014级钢琴系1班……”

7,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作者:鬼谷孒。

简介:钱脏吗?不脏!——南·亚当斯密·易故事要从1977年,开往宝安的知青列车开始说起……他是个简单的人,只关心粮食和蔬菜;他是个低调的人,不当第一,不上名人榜;他是个神奇的人,仿佛永远可以化腐朽为神奇;他是个宽容的人,谁得罪他,他会轻轻放过[你信不信?]

精彩回顾:考虑到王破烂只有一间不足八平的屋子,南易让闷三儿踅摸到一个大杂院,里面有两间空房,原来的住户工厂分了房子搬走了,可这里的居住权还在他手里。

闷三儿和对方私下弄了个协议,把居住权买了过来,南易就把两间房送给了李腊梅当新婚礼物。

至于以后要是拆迁可能引起纠纷,这暂时就不做考虑了。

李腊梅搬出百花深处的四合院,南易就把南若玢安置在四合院里,不再住在小洋楼。

还把四合院免费给一个曾经做过奶妈的妇女,当她糊火柴盒的场地;做为回报,妇女会帮忙看下孩子,给孩子做饭。

俗话说,好人有好报。

妇女人这么好,自然有回报。

每个月固定的日子,她都可以在某个地方捡到三十五块钱,过年过节还可以捡到月饼、猪肉、水果啥的。

这看起来有点掩耳盗铃的味道,可南易不得不这么操作。

谁让他根本没有雇工的权利呢。

8,飞越泡沫时代。作者:斜线和弦。

简介:日娱小说。从经纪人到娱乐圈大佬,一个关于梦想成真的故事。

精彩回顾:“这有什么好笑的?”

“话是这么说,从前在北海道,我这么说以后,被使劲嘲笑了一番。”

北海道乡下的普通女孩子,放出豪言要当下一个松任谷由实,确实够志向远大的。远大到了会让人觉得不切实际的程度,会被嘲笑也不是件奇怪的事。

但是,对于没有在他们的文化环境中成长,刚来到这里没多久的岩桥慎一来说,即使他知道了松任谷由实有多厉害,也很难产生和土生土长的本国人同样的情感。

他这样的人,上辈子听过的最多的RB歌是当初汉化到国内的各种翻唱,穿越之前,心中最有名的三个RB歌手是谷村新司,中岛美雪,外加一个滨崎步。

最开始,知道滨崎步还不是因为她的歌,而是因为她代言过一款叫第五季的饮料。

那时,还是个青春美少年的岩桥慎一,看着印在瓶子上的女人,打从心里觉得这姐姐又辣又漂亮。一见倾心,于是频频购买,尽管零花钱十分有限。

所以,对他来说,吉田美和想成为下一个松任谷由实,和她说想成为任何人都没什么区别。

“可我倒是一点也不觉得好笑。”岩桥慎一的语气绝不是安慰,“不过,远大的目标,还是藏在心里比较好。因为不是谁都能理解。”

“我也不是逢人就说,只告诉信任的人……”

岩桥慎一有些惊讶,“你信任我?”


那么本次推荐就到此为止啦,最后“天不生我小老弟,万古找书长如夜”。

还有别忘记三连哟,点赞,分享,关注。谢谢。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小说:小伙重生82年,靠着贩卖古董,一天时间竟挣了一笔巨款

“不,是整整二十块!”

李铭昭看着一脸震惊的杨萍,他轻笑一声。

“媳妇儿,你就放心吧,这个家,以后我来撑着,我会努力赚钱的,以后还会有更多的钱。”

“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看李铭昭胸有成竹的样子,杨萍反倒不说话了,她默默的把几张票据给收了起来。

杨萍居然没有自己想象当中震惊的反应,李铭昭心里咯噔一下。

她,居然不高兴吗?

哎,慢慢来吧,毕竟自己以前做了太多让她伤心的事情了。

虽然他们现在的生活环境真的很艰苦,但李铭昭毫无怨言。

此时此刻,他反而开始享受重生的喜悦,他一边吃饭,一边跟杨萍搭话。

但杨萍的反应始终波澜不惊。

不过李铭昭已经很满足了,至少杨萍还没跳江,一切都还有挽回的余地。

“吃点肉!补补身子。”

李铭昭夹起了一块炖得熟透的鸡胸肉塞进了杨萍碗里。

这是他爱她的方式,直接又不含蓄。

他这一举动,杨萍一下子就惊了。

无论是过去,李铭昭从来都不会这么对她。

现在的杨萍黑溜溜的眼神里好像多了一点光,她呆若木鸡,李铭昭废举动让她坚如磐石的心又重新跳动起来了。

她既感动又委屈,情绪一时交杂。

这样体贴入微的李铭昭,明天还会是这样吗?杨萍自己也不确定,

在之前,李铭昭不止一次说过他会改,但每次都只是说说而已,让她一次又一次的落空,

“你多吃点吧,我自己会夹。”

杨萍把菜夹了回去,李铭昭拿开了碗。

“媳妇儿,跟我客气什么,我们可是两口子!”

“再说了,不就是小小的鸡汤而已嘛,等我赚了钱,我天天给你煲鸡汤。”

拿着筷子的手一顿,杨萍只好放回了自己的碗里。

李铭昭熬的这一锅鸡汤可是炖了好久,虽然是老母鸡,但是入口很嫩,杨萍竟吃了好多。

吃完之后,杨萍习惯性的要收拾碗筷,好不容易重生再次拥有的媳妇,李铭昭怎么忍心让她做呢。

“我来洗碗吧,你去外边坐一会儿吹吹风,这天儿太热了。”

如果可以,杨萍可以一直待在家里面享福,他出去赚钱养家。

杨萍看着收拾碗筷的李铭昭,她心里更多的是疑惑。

没用多久时间,李铭昭就已经收拾好了。

他还在想出去跟杨萍聊聊,只见她已经进了卧室。

卧室里面黑麻麻的,没有关灯,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进去。

他对杨萍下手这么狠,还把人打进了医院,脸上的淤青久久不见消散。

也许,要重新缝合这段感情,并不是一顿饭就能糊弄过去的。

他们之前,更需要的是多一点的时间,他会把杨萍挽留下来的。

他想的是给杨萍一个幸福的生活,他们两个长长久久。

看着家徒四壁的破房子,李铭昭叹了一口气。

他记得当时他娶杨萍的时候,家里还有自行车,收音机……

都怪自己出去混,什么都给卖了。自行车没了,收音机也没了,甚至是杨萍的嫁妆也被他拿出去卖掉换酒了。

想到这儿,李铭昭无比的懊悔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

不过既然他重生了,难道他就一定会从头再来,把拥有过的再重新挣回来!

思绪收回,李铭昭目光看向了刚收回来的燕牌缝纫机。

燕牌缝纫机在当时可是个大牌子,不过缝纫机设置原理都是一样的。

李铭昭擦拭了一遍,发现底线已经松了,他揭开了盖子。

他慢慢的去检查一个又一个的小零件,再用油刷一遍……

杨萍进了房间,躺在床上,她盯着头上的天花板,没有丝毫的困意。

她的思绪在翻滚着,今日李铭昭所作所为着实让她吓了一跳。

她回忆着李铭昭今天的一切,难道他真的能够知错就改嘛?

他真的会跟以前一样吗?

她想到李铭昭刚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他踏实肯干,做什么都毫无怨言,只不过由于自家公公的离世……

想到这儿,杨萍就惆怅起来。

她听别的工友说,自己会被调到仓库当看管。

怎么说她也是工作好多年的老职工了,凭借她的资历,应该混上个组长的位置,可谁想…

上面的人给她的理由是:下基层锻炼锻炼。

杨萍无可奈何,她没法去改变这个事实,也不能丢了这份工作,她忍气吞声的接受了这个安排。

她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李铭昭在干嘛?

杨萍突然想到还在外面的李铭昭!

这么晚了,应该睡觉了。

以前,这个点他从来不会在家,而是在外面花天酒地。

但今天的鸡汤,却让杨萍重新注意他。

她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推开门正看到李铭昭开着电灯拿着螺丝钉鼓捣一台坏掉的缝纫机。

“别忙活了,这种缝纫机修起来可不是件简单的事。”

“再说了,你怎么会修这种东西,赶明儿,你还是拿去外面修理吧!”

听到声音,忙碌的李铭昭抬头看了一眼杨萍。

杨萍穿着一身宽大的睡衣,这让她本就清瘦的身材更加纤瘦了。

“没事儿,等会儿我就能修好来。”

“媳妇儿,太晚了,你先回去睡觉吧。”

杨萍质疑的看了看那破破烂烂的缝纫机,她没有再说话,反正她是不信能修好的。

在她以往对李铭昭的认识里面,他可不会修这种东西,他擅长的不过是破坏而已。

她看了一会儿,困意涌上心头,走回了房间。

奔波一天了,她身子骨再怎么强也顶不住了。

彻底放松下来之后,她迷迷糊糊的很快进去了梦乡。

可就当她要熟睡的时候,她听到耳边传来了一阵有规律的声音。

“哒哒哒……”

“哒哒哒……”

“哒哒哒……”

听到的时候,杨萍迷惑着,怎么会有这种声音?

但过了一会儿,她想通了,这不就是缝纫机工作的声音嘛?

怎么回事?难道是隔壁家传过来的声音?

噢对了,李铭昭不是正在修那玩意嘛?

仔细一听,原来声音正是从屋外传进来的。

她再次起身,轻轻的推开门,看到李铭昭手上正摆弄着缝纫机。

而缝纫机也在他的摆弄之下,有规律的工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