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古玩街惊现古画,小伙豪掷五万买下,谁料却遭到路人耻笑

被人从店里推出来的是个戴眼镜的中年,他一边心疼不已的将地上的绢本捡起,一边气急败坏道:“我这可是唐伯虎的真迹,摔坏了你赔得起吗?还有,我怎么就闹事了?分明就是你们不识货,一群瞎了眼的东西!”

店门口的中年被气笑了,他指着对方的鼻子道:“唐伯虎的真迹?你丫知不知道自己手里拿的画叫什么?《明唐寅仿唐人仕女轴》!”

“这幅画被收藏在湾岛博物院,结果被你丫的一万块钱收回到了?你这么牛逼你咋不上天呢?劳资都跟你丫说过多少遍了,你特么但凡百度一下都能知道的事情还要我说多少遍?”

“再说闹事,你丫拿着这幅假画没完没了的在我店里纠缠其他客人,这还不叫闹事?劳资没抽你丫的就算脾气好了,你还有脸在这跟我嚷嚷?再叫我真踏马的抽你!”

伴随着俩人的争吵,许多人都围了过来,此时闻言人群顿时议论起来。

“这人还真是,你在别人店里卖东西,关键卖的还是假货,人家老板不生气才怪了。”

“就是啊,这人也太不要脸了吧?”

“呵,估计是自己也知道自己被人骗了,一着急,就想找人把钱骗回来吧。”

“什么叫估计?他肯定知道,这玩意我刚搜了一下,的确被搜藏在湾岛博物院,关键原本还是宣纸水墨画,可这明明是绢本啊,这也太假了吧?”

人群指指点点,基本都是向着那位店老板的,这也难怪,确实换位思考,这种事情无论发生在谁的身上,难免都会生气。

真假先且不论吧,你要卖东西去外面啊,跑人店里纠缠别人的客人算是怎么回事?这不找骂呢吗?

那眼镜中年似乎完全没想到自己反而会被众人集体围攻,脸颊因此涨得一片通红,他激动叫道:“你、你们、你们知道个屁,我这画可是、可是……”

“可是”了半天,后面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来,最后他干脆一甩袖子转身便走。

但刚迈出两步,就听有人突然叫道:“这位大叔,稍等一下。”

眼镜中年疑惑回头,见是一名年轻男子,他顿时皱眉说道:“有事?”

年轻男子,也就是王晨笑着说道:“我能看看你手里的画吗?”

或许是因为还在气头上的缘故,眼镜中年显得极为不耐,他语气生硬道:“给你看了你能买吗?不买你看什么看?”

王晨也不生气,他笑着说道:“我既然提出要看,自然是有想买的意思了,不然何必浪费这个时间?”

眼镜男子顿时犹豫起来,可就在这时,那店老板却突然叫道:“我说小伙子,你怎么回事?我都说了那是假的,你还看什么看啊?”

王晨回头对他说道:“没事,假不假的无所谓,我就觉得这画不错,挺对眼的,只要这位大叔给我看上一眼,如果价格合适,买下也不是不可能啊。”

“嘁。”店老板撇嘴说道:“可你知道他要价多少吗?”

五指伸出,他白眼狂翻道:“五百万,这个价格你买得起?”

王晨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而那眼睛中年似乎也感受到了眼前这年轻人似乎真的想买,于是急忙叫道:“不不不,我之前那都是随口要的,你如果真的想要,那我可以十……不,五万卖你!”

围观者们闻言顿时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从五百万直接降到五万,显然,这眼镜中年绝对知道那是假的。

可王晨却是暗暗松了口气,他道:“那我先看看?”

“好好好。”

说完他便把手里的绢本递了过去。

王晨接过,小心翼翼摊开,就见画卷上,一男二女跃然纸上。

男子是淮扬才子崔涯,他手握书卷依坐于卧榻之上,给人一种气度儒雅,潇洒非凡之感。

在其右侧的屏风旁,是一名手持白牡丹的雍容女子,她气质文雅、落落大方,表情沉稳、却又似乎透露着几分迫切期待。

左边则是一名身穿红衣,双手交叠于左侧腰间的贴身侍女。

而在画的右上角则有着三行题字,上书“善和坊里李端端,信是能行白牡丹。

花月扬州金满市,佳人价反属穷酸。”

最后是九个印戳,可惜因为绢本保存不善……当然,也有可能是故意为之,总之全都模糊不清,让人完全分辨不出究竟都属于谁。

不光如此,其实整幅画都显得非常的旧,如果硬要形容,就是给人一种故意做旧了的感觉,也难怪那店老板会说这是假的。

抛开一切不提,这画……真的很难让人相信它是真的。

可王晨却像是很满意般,他笑着说道:“行,这画不错,我还挺喜欢的,五万是吧?我现在就转给你。”

握草!?

围观者们,还有藏珍阁的店老板全都被惊呆了。

这……这家伙还真买啊?

那可是五万,就特么的买一幅十足十的假画?钱多烧得慌吧?

可这毕竟与他们无关,因此倒也没人多说什么,而那眼镜中年却是一阵狂喜,他急忙掏出手机,把收款码给亮了出来。

不怪他如此迫不及待,实在是因为这幅画,他老婆都锤他好几回了。

就如围观者们所言,这画一看就是假的,他却花了足足一万买回了家,这可把他媳妇儿气的,当时就想拉着他去离婚!

“你是不是傻?啊?你好歹也玩儿了这么多年的古玩,唐寅唐伯虎你不知道吗?”

“他的真迹?就算是一幅扇面都价值百万以上,一万块钱就让你收了,还是一幅高近150厘米,宽近66厘米的绢本?”

“关键还是被收藏在湾岛博物院的宣纸水墨画,你脑袋让驴踢了?”

“我告诉你,三天内,你要不把买画的钱给老娘赚回来,我立马跟你离婚!”

这就是他老婆的原话,而今天就是最后期限,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在实在卖不出去的情况下,带着藏珍阁的顾客拼命推销。

如今终于有人当这个接盘侠了,他如何能不激动急迫?

可就在王晨刚刚完成付款的瞬间,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慢着,这幅画我秦威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