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赘婿在古玩街捡漏,买回一件汉代古董,却被前辈嘲讽是假货

原本无地自容,要离开的彭雪峰听到这话,马上又折返了回来。

脸上露出一副庆幸的样子,:“宁老爷子,幸亏这笔生意没有做成,不然我看宁贵阁的口碑就要砸了。”

荣婷一听这话,眼珠一转,就打算利用一下。

故作惊讶的问道:“彭雪峰,你可不要瞎说,我们宁贵阁可是金字招牌,怎么会因为这笔生意就砸了?”

彭雪峰号称‘狗鼻子’,自然是一个头脑灵活的人,见到荣婷表面上在责怪自己,实际上是在高彧清挖坑,当然要配合了。

“宁太太,高彧清是一个废物,什么都不懂,我们古玩街的人都知道,能看出什么东西来,也许就是觉得好玩,随便买了一件东西回来了,正好有人看到了宁贵阁有这么一个东西,还以为是真的,就想要买走。”

“要知道,宁贵阁在古玩街大家都知道,是不卖赝品的,要是真的卖出去了,就砸掉了这块金字招牌。”

宁婉茹见到彭雪峰故意在危言耸听,十分生气。

厉声问道:“你凭什么说高彧清买回来的汉代仿铜制盘盉是赝品?”

彭雪峰闻言,笑着说道:“如果你们说的那个汉代仿铜制盘盉我也看过了,要是真的,我早就拿下了,你还觉得它是真的吗?”

宁婉茹听到这话,一下子就愣住了。

毕竟,在古玩街里面,彭雪峰是有名的‘狗鼻子’,十分善于在黑市上捡宝摸货,重复买卖。

如果彭雪峰真的看到了这个汉代仿铜制盘盉,绝对会发现这个汉代仿铜制盘盉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彭雪峰这样的人肯定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想到这些,宁婉茹心中顿时就有点不确定了。

毕竟,就像彭雪峰在贞观大街上面是有名的狗鼻子一样,高彧清也是贞观大街上面有名的废物。

对于高彧清的眼力,宁婉茹是存在怀疑的。

高彧清听了这话,直接嘲讽道:“彭雪峰,你以为你是谁,你没有看出来汉代仿铜制盘盉是真的,那是因为你有眼无珠。”

彭雪峰一听这话,一下子火冒三丈,怒视高彧清。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一个废物一样的人竟然敢当着自己的面说自己有眼无珠。

顿时,彭雪峰再也顾不上自己现在就在宁贵阁了,张口骂道:“高彧清,你在说别人之前,先搞清楚一下自己有什么能力,在贞观大街上,谁不知道你就是一个废物,你说你一个废物,凭什么质疑我?”

高彧清听了这话,没有搭理彭雪峰,毕竟彭雪峰一来宁贵阁,说了很多挑拨离间的话。

但是这句话没有说错,在贞观大街上,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是一个废物。

高彧清不搭理彭雪峰了,但是宁婉茹却忍不下去了。

在宁婉茹看来,就算高彧清是一个废物,但是高彧清毕竟是宁贵阁的人,还由不得一个搂货的外人来欺负。

不然,这件事情传出去了,整条贞观大街的人都会嘲笑宁贵阁连自己的人都护不住,让外人欺负了。

想到这些,宁婉茹回击道:“彭雪峰,请你嘴巴放干净一点,高彧清是我宁贵阁的人,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

高彧清想不到在这个时候,宁婉茹会护着自己,一时间,心中有种莫名的感觉。

不过看到宁婉茹这么生气,高彧清拉着宁婉茹:“你不要生气了,跟这种人一般见识有损自己的身份。”

此时,在宁贵阁里面,高彧清不愠不怒,一副很有风度的样子,相反,彭雪峰气的都要炸了,脸部扭曲,面容可怖,高低立下可判。

老爷子见到高彧清面对别人的嘲讽,还能保持这么超然的态度,心中十分的欣慰。

毕竟,看一个人,要看逆境,只要在逆境的时候这个人依旧可以保持纯真,肯定就差不了的。

宁婉茹听到了高彧清的话,觉得高彧清跟以前痴痴呆呆的样子不一样了,好像更加有魅力了。

不过,这个念头在宁婉茹脑海中一闪过,就立刻被宁婉茹强行压下去了。

心中暗道:自己的老公可不光是要有魅力,还要能力超群,不是高彧清这种傻子。

一旁的荣婷心中冷笑,觉得高彧清就是在装逼,吃定了宁老爷子一定要高彧清做代表去参加沪海鉴定大赛,所以才会这样说的。

一想到高彧清这个傻子要去参加沪海鉴定大赛,自己的宁贵阁就要成为一个大笑话,荣婷就觉得高彧清此时不愠不怒的样子十分的可憎。

越是这样想,荣婷心中就更加生气,想要毁掉这次的事情。

彭雪峰不愧是名校的毕业生,虽然生气,但是脑子转的很快,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办法。

他对高彧清说道:“好,高彧清既然你说我有眼无珠,想必你对自己的眼力很有兴趣,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跟我赌一赌。”

高彧清知道像彭雪峰这样的人,自己越是搭理他,彭雪峰就会越来劲,只有无视他,才是对他最大的打击。

本来就不想搭理彭雪峰这样的人,见到彭雪峰提出这个要求,就更加不愿意搭理彭雪峰了。

彭雪峰不自觉,反倒是继续说道:“如果那个络腮胡卖给你的那个汉代仿铜制盘盉,真的是汉代银盉,你们宁家毁约的事情可以就此作罢,但是如果是假的,你必须为你的话付出代价,给我下跪道歉,并且宁家赔偿我十万块。”

本来高彧清不想搭理彭雪峰的,但是高彧清知道宁逢春原本的确是去找彭雪峰做为宁贵阁的代表参加鉴定大赛。

彭雪峰这么聪明的人既然答应了,肯定有其他的后续手段,防止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

现在宁百涛拒绝让彭雪峰代表宁家参赛,彭雪峰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一定会纠缠宁逢春的。

为了宁百涛,高彧清想了想,就对彭雪峰说道:“好,我答应你,不过这点赌注对我来说不够。”

见到高彧清答应了,彭雪峰生怕高彧清反悔,连忙问道:“你还要什么条件?”

“如果汉代仿铜制盘盉是真的,你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

彭雪峰听到这话,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了起来,厉声说道:“你说什么,你竟然想要我给你跪下,还给你磕三个响头?难道你不觉得你的要求有点过分吗?”

高彧清点了点头,对彭雪峰说道:“不觉得,如果你不愿意答应就算了。”

彭雪峰脸色阴晴不定,考虑了一会,相信自己的眼里,就点头答应了。

一旁的荣婷见到高彧清和彭雪峰两个人订下了赌注,顿时就不愿意了。

对着高彧清质问道:“高彧清,你有钱吗?你就敢答应十万块钱的赌约?”

“彭雪峰,我告诉你高彧清就是一个穷鬼,身上可没有一分钱,可出不起十万块钱,要是他输了,这钱你不要找我们宁贵阁要。”

“闭嘴!”不等荣婷说完,宁百涛直接打断了荣婷的话。

然后瞪了荣婷一眼,厉声说道:“就算高彧清拿不出这笔钱,如果高彧清真的输了,这笔钱我给。”

荣婷见到宁百涛生气了,顿时就不敢说什么了。

彭雪峰见状,得意的说道:“好了,高彧清,你现在把东西拿出来吧,我想宁老爷子在这里,一定会让你输个心服口服的。”

高彧清直接转身去了后院的作坊,取出了自己修复好的汉代仿铜制盘盉,递给了宁百涛,说道:“老爷子,这是我昨天晚上在黑市上面买的汉代仿铜制盘盉,请您掌掌眼。”

等高彧清把汉代仿铜制盘盉放在了桌子上面之后,宁百涛才拿起了汉代仿铜制盘盉,仔细的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