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古玩大家买到赝品,小伙花五万捡漏,转眼竟升值到一千万

“张大师在这上面的造诣上与我不相上下,既然他说是赝品,那错不了。”

顾老笑道。

“张宏仁?”

陆晨一动,想起来古玩街的那个老者来。

葛青松指出了上面的一处劣迹说道,

“张大师只在这面看出了这一点伪造的痕迹,其他的地方看不出来,还请顾老掌掌眼,看看有没有其他地方的破绽。”

顾老点点头,接过这个花瓶,细细的看了一番说道,

“这陶瓷是模仿的工艺,是高仿花瓶,破绽也就只有你方才指出的那一处,若是没了这点破绽,足以乱真。”

顾老接着说道,

“这花瓶是高仿品,工艺虽然,但没什么收藏价值,以此来警示后人供以学习也不错。”

葛青松点点头说道,

“这花瓶是我从一古玩城花五十万淘的,本想着我的目光不会差到哪里去,没想到学无止境啊,呵呵……听个响吧,权当教训。”

说着葛青松便高高的举起花瓶,要摔在地上。

其实这些人根本不把钱当钱,花几十万万听个响,他们还乐呵呵的。

“等一等,我可以看看这花瓶吗。”

而此时陆晨突然说道。

葛青松一怔,他有些冷笑的说道,

“怎么,也感兴趣?穷人一个,也在这里装风俗雅来玩古董?”

顾老笑呵呵的说道,

“古玩玩的是艺术,不分贫贱。”

在场的人都是有身份的人,葛青松要是现在为难陆晨,倒显得自己有些小家子气了,当下他说道,

“顾老说的是。”

陆晨接过花瓶,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心中却不免有些疑惑。

现在的陆晨有传承,能看到正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他只一眼就能从中看出些端倪来。

看了几遍,却发现这花瓶依然是一件高仿品,并非是什么古玩,只是花瓶散发出来的气却不会假的。

陆晨一时间看不出来什么端倪,于是便说,可以卖给我吗?

葛青松冷笑道,

“你要是喜欢,就送给你好了,高仿的,也不值什么钱,在说,你买得起吗?”

他方才已经让人把陆晨的背景查清楚,知道他不过是一个没后台没钱的小子罢了。

“这也是你花了钱买来的,说个价格吧,不然受之有愧。”

陆晨说道。

一听陆晨提到自己花了钱买的,葛青松眉头一皱,心中不免有气。

虽然五十万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这代表自己的眼光不行,他当即冷笑道,

“既然是五十万买的假货,那你便五万拿去吧。”

他认为陆晨根本拿不出五万来,岂料陆晨点点头道,

“好,转账吧。”

葛青松一愣,当下便报出了自己的账号。

陆晨借了一台笔记本,然后转账过去。

而葛青松却又冷笑道,

“土包子就是土包子,拿件赝品,还当宝了,五万,要赚一年吧?”

陆晨眉头一皱,并未答话。

秦老三知道陆晨条件并不好,只不过一个刚从实习转正的医生而已,拿不出这么多钱来,他便小声问道,

“陆医生,这花瓶中有什么玄机吗?”

陆晨缓缓的点点头道,

“我只是看出来有些不对,但究竟不对在哪里,我也说不上来应该是件好物件。”

而陆晨的话一出,一边的顾老登时有些不悦。

这古董经张宏仁与他两位大师都鉴定为高仿,而陆晨竟然说是好物件,这不是在打他的脸吗?

当下他有些不悦的说道,

“这位小友有什么见解,不妨说出来听听。”

陆晨笑道,

“我只是觉得不对,并看不出来什么,让顾老见笑了。”

顾老冷哼一声说道,

“现在的年轻人,不思进取,好高骛远,年轻人要稳重,脚踏实地才行。”

陆晨眉头一皱,登时有些不悦这老头是怎么回事。

难道自己说下自己的意见得罪他了?

陆晨将花瓶翻过来,却竟然的发现瓶底处,有一点细如发丝一般的胶质物品,他心中一动,立时明白了过来。

“怎么,发现什么了吗?”

看到陆晨的神色有变,秦老三马上问道。

陆晨点点头道,

“看出来问题所在了,有刀片吗?”

秦老三马上找来一把薄薄的刀片,陆晨拿着刀片,轻轻的在瓶身上自上至下划出一条细痕来。

他下手极缓极轻,划完之后,他小心的用刀片的头处在细痕上一挑,把刀片放在一边,然后轻轻的一揭。

只见一张薄如蝉翼的胶质,就被他从花瓶上揭了下来。

花瓶上露出青白相交的青花瓷的颜色来,陆晨继续往上揭,片刻便从瓶身上揭下来一层薄薄的喷绘薄模来。

“这……”

当场的人都吃了一惊。

显然是这花瓶是被人用高明的手法,蒙上了一层薄膜,掩去了花瓶原本的模样。

只是这手法极为高明,竟然连两位大师都骗过了。

陆晨轻轻的翻转瓶身,只见瓶身上有一个落款,上面弯弯曲曲的写着汉代作品。

“能让我看看吗?”

顾老的神色大变,声音都有些不自然。

陆晨点点头,将花瓶递了上去。

顾老反反复复的看了一遍,然后惊呼道,

“这,这是汉代独有的黑瓷!”

“汉代?黑瓷?”

在场的人除了秦老三与陆晨不懂古玩外,余下的都吃了一惊。

顾老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这才微微颤抖着手将花瓶送回陆晨手中,叹道,

“小兄弟眼光独道,观察入微,老朽自愧不如。”

陆晨笑道,

“碰运气罢了。”

顾老摇摇头,知道他是自谦,当下说道,

“汉代黑瓷每一件物品都会拍出天价,这个花瓶,估价一千万吧。”

“一千万……”

陆晨吃了一惊,一时间被震住了。

秦老三笑道,

“怎么样,要不拿到拍卖会上给我撑撑场子?”

陆晨点点头说道,

“那就拜托秦三爷了。”

而一边的葛青松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

他五十万买来的花瓶,五万卖出,一眨眼又变成了一千万,这让他如何不怒?

尤其是这东西还被他仇人拿去了,这让他更是怒火中烧,心中不由得怒骂道,

“麻痹的,什么大师,这都看走眼了。”

而顾老则是有些心灰意的站起来说道,

“唉,老了,真的老了。”

说着一边摇头一边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