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古董行业最有声望的大人物,不传孩子,不传女人,把遗产留给可怜的男孩

三个人坐下后,林永康再次捧起青花瓷茶器,口气恭敬的道。

“夏老,你可是古玩鉴赏和修复最顶级的大师之一,收藏的东西果然是具有独特风格。”

就眼前的这套青花瓷,不仅是早清时期的上品,而且保存完好,色泽也很不错。

现在枕套保持完好的青花瓷茶具,在古董界已经很少见了,而且还全部都是御用上品。

夏青海露出了慈祥的笑容点了点头。

“古董像人一样,有时候讲的就是个缘分,我和这一套青花瓷的故事,还真是有一波三折的情节。”

说到这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紧接着将目光转向夏天。

“小子,我前天给你的那些书都读完了?”

夏天点了点头。

“是的,而且还了解了古玩后面的一些有趣的小故事。”

说到这里,夏天随手翻开古玩鉴赏的那本书,指着上面的一个香炉鼎。

“这个香炉鼎,名为玉香鼎,是唐朝时期御用上品,杨玉环沐浴时,残放熏香所用。”

夏青海听完点了点头,没想到夏天才用了一天多的时间,居然了解的不仅仅是古董,还有历史文化。

不过,既然和夏天有些眼缘,那么就必须考一考他。

“那你说说话,这个玉香鼎传承了唐朝的什么佳话?”

这个玉鼎留香的故事,虽然在唐朝流传一时,他给夏天历史文上面就有记载。

如果夏天真的读完了那本书,肯定就能回答的出来,不过短短时间内,夏天若真是读完了三本书,那可算得上是人才。

夏天紧接着开口回答道。

“唐朝时期相传,杨贵妃沐浴留香,洗澡的水通过后宫的特色的沟渠,宫女收集当香水使用。”

夏天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微微的抿了一口茶水,只看见夏青海点了点头。

紧接着又继续开口道。

“传言杨贵妃身体留香,和这个玉鼎,其实他的洗澡水之所以会带香,只是沟渠旁边的花瓣掉入水中,是花的香味让人误解。”

夏青海听到的一句话,点了点头,满脸欣赏的看着夏天。

他给夏天的古书的确有这一类似的记载,虽然是真是假无法考证。

可唯一能证明的是,夏天的确有好好的读这几本书,理解能力也甚是好。

“夏天,的确不错,我这里还有两本手抄本,你拿回去仔细阅读,算是入门。”

夏青海说到这里,有些不舍得从旁边的柜子里面拿出了两本手抄本递给夏天。

“这上面记载着,我当年踏入古董行业的一些心得,还有鉴赏识别修复的一心技巧,你可得仔细阅读了,10天之后,我便会亲自考证。”

夏天接过手抄本,有些受宠若惊,夏琴海居然将自己的手抄本送给他。

要知道坐在古董行业是何等的让人羡慕,毕竟夏青海是鉴赏行业的顶尖人物。

林永康见状,羡慕不已的开口道。

“夏天,你可得好好珍惜呀!夏老对你可能另眼相看,真是让我羡慕不已。”

要知道,在古董行业想要受到一个顶尖大师如此赏识,那可谓是三生修来的福气。

看来所有的好运气都砸中了这小子,将来肯定也能成为一代大师。

夏天将手抄本收起,对着夏青海恭敬的欠了欠身。

“夏老如此抬爱,我貌似难忘,定当仔细读完,再来拜访。”

说完后拿起书,转身离开了书店。

面对夏青海这种顶尖人物,要拿实力说话才能够博取信任。

其他的花言巧语到了他这里都不管用,这是夏天对上流人士的了解。

夏天走后。

林永康抿了一口茶,微眯着眼神缓缓开口。

“夏老,是不是有收徒的打算?”

他似乎已经看出了什么,夏青海不会随随便便的对一个人如此好。

除非是看中了夏天的才华,想要将其收为门下。

夏青海已经退位在家休养,但是并没有听闻收过徒弟。

今天的表现,具有收徒的迹象,也不知道是哪颗幸运星砸中夏天。

夏青还点了点头,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胡子。

“说的没错,我的确有这个想法,夏天和我算是有些眼缘,如果夏天合适,我的确想好好的收个徒弟。”

林永康点了点头,端起茶杯一饮而尽,紧接着开口道。

“夏老,我和夏天也不过只有一面之缘,不过在我的印象里,他的确才智过人。”

说完两个人准备喝茶,又聊了一些其他的事情,林永康才离开了书店。

夏天拿着那些手抄本回到自己的住处,仔细的阅读了起来。

里面有很多古玩鉴赏的心得,和很多流派的修复方法,还有一些奇闻趣事。

夏青海的手抄笔记建议,想要学习鉴宝和修复,就必须要深度研究国画和书法等技巧。

夏天瞬间兴起,找来了一张纸,还有笔,开始临摹,但居然发现找不到可以临摹的对象。

脑海里面突然闪过樊映雪娇俏的表情,和婀娜多姿的身段。

立刻开始拿起画笔画了起来,可画了半天,自己看上去都未必入眼。

就连自己都看不过去,更别说在别人鉴赏的眼中,能获得什么。

夏天索性扔掉手中的笔,躺在床上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后半夜。

次日早晨。

夏天来到古文一条街,随便逛了一家古玩店,挑了几样近代的破旧文玩。

特别是那个民仿康熙年间的青花瓷笔洗,是破损不堪的青花瓷上品经过粗糙的修复,外观烹制而成。

一般的人根本看不出来,恐怕连店里面的老板都没有发现,误认为只是仿品。

夏天经过一阵讨价还价,总共花了不到2000块,便将几样东西买下。

带着这些东西到了琴行,刚把这些东西放到工作间,陈永康便推门走了进来。

“哟!夏大师,这些破烂玩意儿放在这里,还真是非常适合,一堆破烂玩意儿,配你刚好!”

夏天一听这句话瞬间破损了起来,紧接着怒上心头,开口怼了回去。

“看在王经理的面子上,我不和你计较,不过,你要是再没事找事,就别怪我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