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黄金瞳?古玩市场鱼龙混杂、古董真假难辨,他却能一眼看穿

这里都是摊子,不看白不看,韩明蹲下,拿起一枚铜钱道:“老板,这铜钱怎么卖?”

“客人有眼光,这是乾隆时期的铜钱,据说还被乾隆皇帝碰过呢,珍惜的很,我轻易不拿出来,只有遇到有缘人,它才会突然显露出来,就这么一枚就100块,便宜得很。”

韩明呵呵一笑,手中的普通铜钱泛着一层青苔,这一看就知道在石头底下放了很长时间了,现在转身一摇,就是乾隆时期的东西了。

“太贵了。”周兵在耳边小声道。

韩明点点头,没有回话,站起身子。

“客人,您再看看,军令要吗?我这还有传国玉玺呢,喂、喂,等等啊。”

“假货,骗人的。”韩明小声道。

“那我们还过来这里?”

韩明淡淡道:“总有真的,不可能都是假的。”

这也是他来的目的,其它东西他不知道真假,但那玉扳指,肯定就是真的。

不过可惜,一天闲逛下来,他并没有发现到玉扳指的下落。

晚上,他们去了一家出租,类似民宿的地方,就此住下。

“两个房间一个晚上3块钱,真贵。”周兵心疼道,要是可以,他宁愿躺在街道上,反正现在天气又不冷。

韩明呵呵笑道:“不贵了,一人也就1块5。”

帮他们开门的是一个26岁的年轻男子,叫做林安,这里的民宿就是这样,进出都得主人开门,来住的人身上可没有钥匙。

韩明道谢一声,递出一根烟过去。

林安接过问道:“你们是外地人吧?”

“林河县来的,来涨涨见识。”

“那可不行,你们好好休息,我这里房间虽然小了点,但都是分开的,比较自在。”

“很满意了,你忙你去。”

“好,有需要找我。”

一天下来,周兵也是有些乏累,聊没几句,就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下了。

至于摩托车,也推到客厅内,现在的治安可不是很好,保不齐一不小心就被人偷了。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他们继续出发丰乐上街西,现在是9月22日,距离时间也就只剩7天,时间迫在眉睫。

有时候,没有缘分,真的很难遇得到。

期间韩明买了两件小玩意,一个是手镯,一个是个小碗,他觉得挺稀奇的,卖家开价500元,他以5块钱拿下的,如果没有意外,这应该是假货。

“韩明你买下这两件,不会真的是清朝的吧。”

“想多了,就是随便玩玩而已。”

周兵嘟囔一声:“5块钱,就是有点贵。”

一条街都被他们逛熟了,很多摊主都知道,有这么两个古玩“资深玩家”,天天来这里闲逛,偶尔还会出手买了一些小东西。

“朋友,看看我这花瓶,绝对的青花瓷,就80块。”

“来我这,古代宝簪,20元可以还价。”

“李白画的画,青莲画,看看不咯?”

唐伯虎的画、齐白石的虾,等等,只要是历史有出现的名人,这些人都能给你喊出来。

最后,别人看到韩明无动于衷,只能作罢,因为韩明买东西没有规律,看着合适他就买,不讲究真的还是假的,连100块钱的假玉佩,他都能拿下。

当时那位摊子开心得差点过去了,含泪赚了99元。

摊主叫老周,一直在这里摆摊,韩明之所以在他这里买,也是看到了一个熟人,就是郑红兵。

不过这个时候的郑红兵年轻得很,应该也就17岁左右,韩明差点都没认出来,实在是想不到,这位瘦弱的人,过了30多年后,居然能够胖成200多斤,这太恐怖了。

韩明微微一笑:“鱼出现了。”

“啥,你今晚想要吃鱼了?”

“走,过去看看。”

郑红兵跟老周正在激烈对战,二人你来我往,砍价砍得火热,这枚玉佩从500元一只砍到100元,可见郑红兵的功夫太浅,还是太过年轻了。

“100元,不能再少了,我这件可是真货。”

“老板,便宜一点嘛,90块行吗?”

“不行,没钱就回去,我不卖。”老周难得一次硬气。

旁边的摊主看着,都忍不住偷笑起来,小声嘀咕:“没想到老周的演技真厉害。”

“就是,看来这小子,要下套了。”

“是啊是啊。”

这就是古玩市场的规则,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一切凭自己的眼力。

郑红兵满脸通红,非常着急,别人看他的样子,觉得他是被上了套儿,可他自己明白,这件玉佩极有可能是真货。

但是由于他表现得太过着急,被对方摊主一眼识别,价钱就是不愿意降,他也没办法,还是太年轻了。

他这里就只有50块钱,想要回家拿,估计他爸妈也不愿意,所以就只能在这里,跟对方争吵着。

“50,现在我就拿。”

“朋友,说好100的,你出50,我卖不了。”

“你这卖的这么贵,哪有人会来买。”

那50块钱,都是他存了好几个月才有的,这还是他家庭可以的情况,换成别人,哪有。

“哼,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摊主满脸自信。他知道对方很在意,那他就放心了。

郑宏斌不由一声大骂,看了一眼四周。气呼呼地走开了,他要回家去拿钱,这次就算困难,他也要跟他爸妈拿50块出来。

摊主双手盘在胸前,对着四周人群喊道:“大家看到没有,这件玉佩绝对是好货,大家不要错过,只要100块、100块就可以拿走。”

有人笑话道:“谁信你呀老周,之前我就在你那里买了一个小鼎,你不还说是唐朝的,唐个屁。”

“就是,老周都不能相信啊,卖的东西又那么贵。”

四周纷纷大笑,也就是一些新来的不懂,他们这些熟人,早就知道对方是什么名堂。

老周冷哼:“怎么,古玩市场不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吗?你们看得不好怪我啊,合着你们拿到好货赚钱了,怎么不送一笔给我。”

他说的也有道理,古玩市场,一直都是这个理。一直都是这个理。

“老周,我看那小子等一下就会来过来了,你可赚大发了。”

老周赶人道:“去去去,别打扰我这里做生意,我这里童叟无欺,怎么就说是我赚了。搞得好像我卖假货一样。”

四周人纷纷笑着,随即便走开了,有一些话不能说的太过分,毕竟他们也是在做这个生意,能坑一人是一人。

小说:他低价淘到顶级古董,却被暗哨悄悄盯上,他:此地不宜久留

四周人群散去,老周重新做回自己的摊位,他现在就等着郑红兵的到来,只要拿下这一笔,他好几个月不用愁。

看到四周没人,韩明跟周斌走了上来。老周自然是认识他,这段时间,只要韩明在,就肯定会有人赚钱。

每次韩明卖完东西就一句话,“管它真的假的,卖着玩玩而已,不差钱。”

所以很多人都乐意他过去自己的摊子看货,因为就算假货,他也会买。

但有一点不好的是,他总是会砍价,这点摊主们就不乐意了,好好做个傻子不好吗,非要砍价。

老周赶紧递根烟道:“韩兄弟过来了,看看?”

韩明直接过去,摸着玉佩道:“好看,可以买来玩玩。”

“没问题,这就给你打包。”老周激动道,含泪赚99啊。

“80块。”韩明淡淡道。

“韩兄弟,这是100啊。”

“100?太贵了。”韩明摇头。

老周认真道:“你看刚才那小子,我就是出价100连降都不降的。”

“80,不能再多了。”

“这……”老周有些犹豫,卖了,含泪赚79块钱,不卖的话,可能就卖不出去了,想要靠之前那小子,总归不如先把钱放进兜里。

韩明眼睛朝着摊上一看,顿时脸色微微一变,玉扳指出现了。

之前他也有过来老周这里,还在他这里买了一个香炉,那时候,他还没发现玉扳指的下落。

可是现在,玉扳指突然出现了,难道是因为郑红兵?

韩明暗道,果然这郑红兵不一般,对方一出现,玉扳指也跟着出现,就像是本应该让他得到一般。

“这,有点难做啊。”老周犹豫道。

韩明拿起玉扳指道:“再加这个玉扳指吧。”

老周瞥了韩明一眼,这玉扳指是之前他手收的,看那成色不错,也就2块钱拿下。

此时韩明看中它,老周顿时有些嘀咕着,不会真的是好货的。

不过他看那韩明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也是摇摇头,韩明这段时间的表现,顿时打消了他一些疑惑。

“不行就算了,反正也就玩玩。”韩明淡淡道,随即就要走人,一点也不停留。

哎呀,我怎么能怀疑他呢,老周顿时放下心,就算怀疑别人,也不应该怀疑韩明才是。

老周连忙道:“别啊韩兄弟,就依你依你。”

“我就玩玩,你要是舍不得,我可不强买。”

老周陪笑道:“这怎么可能,韩兄弟最近名气可不小,我非常愿意卖给你的。”

韩明暗自切的一声,是名气不小,傻子名气吧!

短短不到一星期,都花了1千多块钱,这要是换成别人,名气也不小。

交易成功,他如愿的收起玉扳指跟玉佩,心中非常激动,这玩意在以后,可是价值上千万的东西,就是不知道到时候,老周他心不心疼。

旁边的周兵再次叹气,得嘞,又开始花钱了,这段时间他都已经习惯韩明的做法,每次他一问,对方就说自有打算。

在他眼中,这有什么好打算的,那就是乱花钱。

收拾好东西,韩明招呼周兵离开。

周兵意外道:“我们不再逛逛?”

“你要买东西吗?”

“是你要买。”

“我不买了。”韩明疑惑,不知道周兵在想什么。

周兵问道:“你今天就只买两件?不像你性格啊。”

韩明瞥眼道:“废话,你以为我之前干什么啊,所有一切就为了今天。”

“不懂。”

“不懂就算了。”

……

“房子真的不住吗?”林安可惜道,韩明二人在这里都住了一个多星期,给他赚钱,他当然不舍。

“不住了,这段时间谢谢你,以后有需要再来。”

“好吧。”林安没办法,只得同意。

“我们现在去?”

“看厂。”韩明肯定道,这事他琢磨着挺长时间,最后才决定下来。

至于玉扳指跟玉佩,现在还不值钱,要等到日后,起码得遇到那个有缘人,才能卖出上千万的价钱。

“厂?”

周兵有些迷糊了,怎么突然又想要去看厂了。

韩明思索着,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时候就有一个厂即将倒闭,那就是他的目标。

丽雅服装厂,占地面积超过600平方,之所以要倒闭,同样是因为它是做的确良布料的服装,积累很多货物,卖不出去。

可谁成想,的确良的服装逐渐不被国民喜爱,他们的生意越来越差,就像余亮的美亮服装厂一样。

后面知道市场需要,急忙改成牛津布、绒布、棉布等面料,又是花着钱。

可是这个时间最流行的就是喇叭裤、衬衫等,因为服装设计问题,再次将这个厂推向绝地,最后只能倒闭收场。

“走吧,过去丽雅服装厂吧。”

“往哪走?”周兵问道。

“我哪知道,问问路人咯。”

询问到丽雅服装厂,二人开着摩托车快速过去。

一个办公室内,陈启文深深叹了一口气,他已经40多岁了,开办丽雅服装厂十多年,没想到居然要以这个模式收场。

徐舟支支吾吾道:“老板,这个月的工资?”

“让我想一想吧。”

厂里从一开始100多名员工,减到现在的不到50名,订单没有,人数更是逐渐在减少,上个月的工资还没发,这个月又来了。

扬州市普遍的工资在60块钱左右,比县城还要高上一些,这段时间,陈启文已经想方设法解决问题,可是杯水车薪。

50个人的工资一个月就要3000元,两个月可就6000元,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款数。

这几个月他们的订单少得可怜,先不说发工资,就差连水电费都要交不起了。

手下徐舟道:“老板,老王那几人一直在车间闹着,说不给钱就不给。”

“稳住一下人心,实在不行,就让他们走。”

“可是……不给钱他们就闹啊,工作都不做。”

“就这样去办吧。我到时候再拿一些钱出来,对了,有没有老板过来问厂了?”

对方小心翼翼道:“没有,一些老板听说是我们厂,都不敢接手。”

“唉。”陈启文再次叹气,他现在已经想要把厂卖了,可是没人敢接手,他也没办法。

叩叩叩!

“进来。”

“老板,外面有人找你,说是商量厂的事情。”

陈启文脸上狂喜,激动道:“快,快让他进来。”

小说:卖古董的个个人精,编故事更是手到擒来,可这招对他却无用

“明天我打算去市里,你去吗?”韩明问道。

“啥?去那干嘛,这么突然。”周兵也被吓到了,怎么突然就要去那么远的地方了。

“看看有没有能赚钱的,你去不去。”

“去,反正我在这也没啥事。”

韩明哈哈一笑,拍着周兵的肩膀道:“好兄弟,我不会亏待你的。”

他必须捉住这次机会,因为等到84年时候,选择下海经商的人,非常多,他必须要抢在别人面前,先赚他一笔。

晚上回去,韩明将这个想法说给陈婷婷听,对方很不舍,怕他离得太远,不安全。

他抱着陈婷婷道:“放心,我会注意,实在不行我就回来。”

陈婷婷嗯呢一声:“你要小心一点。”

韩明笑着亲了她一口,引得她顿时羞涩起来,夜晚宁静,二人再次睡在一起。

分割线!

早上8点,周兵就已经过来,陈婷婷做好早饭,韩明招呼周兵一起吃饭。

这次他们是骑摩托车过去的,扬州离林河县有100多公里,路途遥远,有些路并不好走,足足开了近3个小时,才进入扬州市内。

周兵看着这个城市,简直刷新他的世界观一般,实在是太繁华了,人太多了。

“这是轿车?”周兵看着从他旁边经过一辆车,惊呼道。

韩明没好气道:“不是轿车难道是拖拉机啊,少大惊小怪的,跟没见过世面一样。”

“可我确实是第一次看到。”

好吧,韩明也不好说什么,那是一辆拉达汽车,是出租车专用,现在的出租车司机可是铁饭碗,工资普遍都很高。

周兵非常羡慕,他之前当兵的时候,汽车他可从来都没见过。

“不用看了,这车以后就会被淘汰了。”

“啥意思?”周兵不解问道。

“不懂算了。”

街道两旁摆着都是地摊,人来人往,旁边摩托车频繁来往,偶尔一两辆轿车驶过,与林河县相比,简直大巫见小巫。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里到时候会出现一件让他前世的时候为之震惊的事情。

前世的时候,他那时候资产刚上千万时,经朋友介绍一个老板,对方那时就已经有几千万身家。

记得对方说起过,当时他83年在扬州时候,偶尔一个机会,在一个摆地摊的老人那,卖着了一个玉扳指。

当时他见到扳指可能是好货,犹豫之下,花了100块钱将其买下来,那时候几乎花遍他全部家当。

后面,经济开放起来,下海经商的人也多,做古董生意更是不少,古董逐渐被人稀罕,他凭着玉扳指,足足卖出了1千多万。

当时韩明还一个劲夸对方运气好,老天爷眷顾,不发财都难。

现在,韩明暗自窃喜,这玉扳指他一定要拿到手。

周兵看着他莫名道:“韩明,你笑啥笑得这样?”

“没啥。”韩明琢磨着,现在离10月1号仅剩不到10来天,这个时间刚好。

因为那位老板,就是国庆前才买到的扳指,所以他一直记着。

“先去丰乐上街西。”

“啥地?”

“跟着我走就行了。”

韩明去买一包烟,将其拆开递出一根给老板道:“老板,你知道丰乐上街西在哪边?”

老板嘿嘿一声,将烟收了起来,“上前过去三条街,就是丰乐上街西。”

“多谢。”

韩明瞥了一眼周兵,让其跟上。

如果他那朋友没说错的话,就是在丰乐上街西,对方就在那边买得的玉扳指,那人好面,卖出1千多万后到处炫耀着,有点土大豪的气息。

丰乐上街西,被叫为古玩市场,这里有不多摆摊和遛摊的,一堆堆瓷器,分不清真假,货真价实诱人,就得看自己的眼光了。

“就是这里。”韩明有些激动。

“韩明,我们来这里干嘛,这没什么好看的。”

“你不懂,这可是古董。”

周兵无语道:“就这些破玩意?”

韩明点头,“就是这样破玩意,走吧,去看看。”

“没想到你还懂古董。”

“我也不懂。”

“啊,…….”

周兵彻底晕了,不懂古董还来看,不是很容易被骗吗。

当初他当兵的时候,有一个战友,就是买了一件200多块钱的古董回家,回家后发现,居然是假的。

他的爸妈愤怒不已,直接将他送去当兵,去体验一下当兵的难处。

古玩地摊商人的真实写照,穿着破旧的牛仔裤,褪色的衣服,脸色黝黑,他们风里来雨里去的。

在看似很土的外表下,他们都有一双精明的眼睛,日复一日的摆着摊子,冷冷清清的,看似没什么人来买,但是碰到一个冤大头,就能让他们吃上很久。

所谓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虽然夸张了一些,但是古玩的不可确定性也暴露无遗!

以前的他们从不主动揽客,不过现在乡下的货难收,都是漫天要价,哪有那么多真正的好货摆出来卖,总不能去盗墓吧,这时候严打,可是会被枪毙的,自然就有假货存在。

这是这一行的规矩。一切凭自己的眼力,你说真就真,你说假,那就不买呗。

打眼吃药修炼出来的道行,都是这么过来的!

古玩市场有一些年纪比较大,看着很沉稳,他们都有自己的人脉。

这些老人手里是有好玩意的,有陌生的客人进来,他们也不打招呼,就半眯着眼睛,彷佛没看到一样,一直等别人喊:“老板,这个多少钱。”

他们才会回复:”您出个价,可以就拿走。“

敷衍敷衍就过去了,碰到拿东西来鉴定问价的,从来不回复,直接送客。

只有熟人来的时候,他们好似才活过来,一下热情起来,这种信熟人不信陌生人的古玩行规矩,自古以来就是如此!

古玩行的人讲故事个个都是行家里手,新手也最爱听故事,什么乾隆下江南遗留的宝物,什么民国军阀留下的宝藏,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在这里,穿着越土气的人可能身价都不低,他们只是在清闲中,继续等待着下一个愿意听故事的人。

有人看到韩明二人,眼睛微微一眯道:“老板,看货吗?好货。”

“土货?”韩明嘴角一扬道。

男子嘿嘿一笑:“哪敢啊,就普通货。”

“那不用了,我要土货。

男子撇撇嘴,废话,他也要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