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伙第一次去古玩街,花高价买了个破花瓶,老板笑了:二货

闻声顾风尴尬的一笑,倒是忘记这茬了,“走吧,收拾收拾,我先带你去吃饭,吃完陪我去个地方。”

很快。

临街的餐馆。

这一顿饭吃下来,顾风终于是明白小山他爹,为什么非要把他赶到城里来了。就他那个饭量,一个人吃的比邻桌三个壮汉都多了。

从饭店出来,小山打了个嗝,终于是满足的摸了摸肚子,说道,“风哥,你刚才说的咱们去哪。”

“黑市。”

顾风淡淡的从嘴里吐出两个字。

等二人来到黑市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这是一处老城区。

老旧的巷子却是十分干净,表面上看都是挂着字画摆件的店铺,但是背地里却是做着见不得光的生意。

夜里,才是黑市真正开张的时候。

二人在喧闹的街上闲逛着,时不时的会引来一些掮客,都盼着能不能在这二人身上捞些油水,不过都被小山那体格给吓退了。

“小老板,字画、瓷器、各种老物件应有尽有,您看看?”

顾风在一处地摊停了下来,不过并不是因为这摊主的叫卖声,而是因为自己怀中的餮纹白玉佩有了反应。

那一抹暖意虽然不强,但足以让顾风感受到。

眼前的摊位上确实摆放着各种古玩,顾风蹲了下来,挨个把玩了一遍,“这明面上的真不真咱们心里都清楚,你这有没有干货?”

这时,那摊主立马咧嘴一笑,“您倒是个明白人,得咧,我给你看看这个。”

摊主背身在一个手提包里取出了青铜樽,说道,“小老板,这可是唐朝的盛酒器,今天你是第一个上门的明白人,我才拿出来的,您可把住了。”

说完便把那青铜樽递了过来,顾风低头一扫,这青铜樽兽面牛身,外表上有一层黑褐色的包浆,没有丝毫的伪造痕迹。

不过细看上去,这底座上的錾花风格在唐朝时可是没有的,反而更像是清朝的工艺。顾风砸了砸嘴,心里暗叹一句,这真假参半的清代仿制品,应该也算是半个古董了吧?

想到这,顾风嘴角勾起一道弧线,笑道,“摊主,这个青铜樽多少钱?”

“嘿,我就说您识货吧,这样,看在你是我今天第一个客人的份上,这宝贝我这个数卖你。”那摊主比了个二的手势。

“二万?”

顾风故意说道。

“您可别逗我啊老板,这可是唐朝的青铜樽,我说的是二十万。”

“啥?二十万,就这么个铜疙瘩能值二十万?”

一旁的小山直接一嗓子喊了出来。

“哎,这位兄弟,我这东西值这个价。你愿意,就买,不愿意,就赶紧走。就你俩这打扮,也不像是能出的起这个钱的人。”

摊主一把夺回了顾风手中的青铜樽。

也不怪这摊主瞧不起,小山刚从老家来,一身穿着缝缝补补,实在算不上有钱人。至于自己,也好不到哪去,上午还被保安给拦在了门外。

“我这兄弟人憨实,你别生气啊摊老板。买,我没说不买啊。”顾风咧嘴笑道。

但那摊主却是冷哼一声没有理会,低头忙去了。

这时,顾风站了起来指了指摊位旁边一个灰不溜秋的花瓶,“老板,这个我能看看么。”

“随便。”摊主瞥了一眼。

看到那摊主头都没抬,顾风便拿起了那个满是灰尘的花瓶。

‘明代甜白釉瓷器,收藏价值三十万。’

怀里餮纹白玉佩的声音再次响起,果然,刚才那丝暖意应该就是它了。

顾风心里一喜,“老板,这个多少钱?”

“这是我平时插鸡毛掸子的花瓶,你要买?”摊主有些吃惊的说道。

“对,卖不卖吧?”

“卖,八百。”

“成交。”

顾风立马答应了下来。

这下那摊主倒有些愣住了,刚才他也只当顾风在打趣他,所以随口喊了一句。没想到这人还真的愿意花八百买这样一个花瓶。

你要当冤大头,我也不拦你,摊主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笑嘻嘻的从顾风手里接过了钱。

“风哥,你刚才为啥不让我说话,这破瓶子在老家能扒拉一堆,哪能值八百?”从小摊离开后,小山却是忍不住了。

“我说这花瓶能值三十万,你信么。”顾风一脸神秘的笑道,说完便朝着黑市另一边走去。

“信,风哥说的就信。”反应过来的小山憨笑着跟了上去。

在黑市里又逛了一圈,怀里的餮纹白玉佩倒是有了好几次反应,但无奈价格过高,只能等有钱再过来了。

就在顾风准备回去的时候,巷口的一处摊位引起了他的注意。

“姑娘,这玉蝉可是实打实的宋朝宝贝,上等的羊脂玉,还有你看,这蝉翼脉络清晰可见,做工细腻,绝对是收藏的精品。”那老板手掌里握着一个匣子,正卖力的吹捧着。

“可我不是为了收藏,是要给我爷爷送贺礼的,不知道他老人家会不会喜欢。”说话的少女二十岁左右,精致的脸蛋,肤白胜雪,一袭长发用丝带轻束,美的不可方物。

闻言,老板的眼神滴溜溜一转,紧接着说道,“肯定喜欢啊,这蝉,可是声远高洁的象征,你买它送礼绝对没错。”

“是么?我可不这么认为啊。”

顾风轻笑一声,带着小山走了过去。

“兄弟,几个意思?”那老板见有人搭岔,立刻冷眉一竖,入目就是一个年轻人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尤其是他身边还站着一个大汉,虎背熊腰,绝对是个煞星。

“这玉琀蝉可是葬玉,你把死人的东西卖给这位小姐作贺礼,恐怕不合适吧?”

小说:他捡到残破古币,拿到古玩店出售,店老板惊呆:我出一百万

“呃……”

顾风一愣:“古叔,你知道我?”

“这电话可是你爸当年给你办的卡,你还主动打给过我的,这么多年一直没换号码,电话一响我这边就写了名字的。你小子啊,怎么,给我打电话是你有事还是你爸有事啊。”古龙笑道。

一听到顾沧海的事情顾风表情一沉,深吸了一口气道:“古叔,是这样的,我手里收了一些带泥的东西,这实在没办法了,想找古叔看看有没有办法帮我销出去。”

顾风大致的把几件东西全部介绍了一遍。

电话那头古龙仔细听着一直没说话,直到顾风说完,古龙沉吟了一下道:“这样吧,你现在带着东西来我这,能不能销先看了再说。”

听到古龙这话,顾风立刻兴奋的一攥拳,对着小山眨了眨眼睛,旋即挂掉电话。

“走走走,小山,找个包。”顾风急忙说道,同时跑楼上换了件衣服。

半小时后。

古龙茶楼。

顾风和小山一来,都吃了一惊。

这茶楼名字就是以古龙命名的,而说是茶楼,但整个茶楼足有六层,最下面两层就像是主题酒店似的。

在云川这寸土寸金的地方,光是这一栋酒楼,怕是没好几亿拿不下来。

茶楼五层。

顾风和小山走出电梯,就看见了远处的一个卡座。

在那里正有一个约莫五十岁的男子,男子身穿一身中山装,体型壮硕。

“古叔。”顾风激动的小跑了过去。

“小风啊,哈哈哈,我瞧瞧,八年了,八年没见了,都长这么高了啊。”古龙站起身热情一把拉着顾风的手。

“嘿嘿嘿,古叔。”顾风摸了摸脑袋。

“得,闷嗤闷嗤的,跟你爸一个德行,我那时候就说你小子不能跟着你爸。瞧吧,现在果然变成这一副腼腆的样子,坐坐坐。”古龙拉着顾风的手坐在了沙发上。

“董事长,你五分钟后……”旁边一个女子走过来。

“全推了,另外这层楼不准人上来。”古龙头也不回的说道。

“是。”

女子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而顾风听到这话,立刻摆摆手:“古叔,别,你可别因为我们耽误你的事,我这次来就是有点事要麻烦你。”

顾风说完,给小山使了一个眼神。

小山立刻打开背包,将那酒杯和玉蝶还有笏坂拿了出来。

古龙也不愧是做古董生意的,看到了那几个物件后,就拿出一个放大镜来。

半响。

“古叔,怎么样?”顾风压着声音焦急的问道。

“这东西……”

古龙吧唧了一下嘴,脸色慢慢严肃了起来:“小风啊,都是冥器。”

“古叔,我知道,我跟你说过了,确实是。”顾风急忙说道,而这一抬头,入目就是古龙严肃到了极致的表情。

“小风啊,你爸可是从小教导你,古玩字画一定要讲究来历,你爸那人我最清楚不过了,你应该也不会忘记了吧,这东西你爸绝对不会同意你收的吧?”

“这……”

顾风闻声表情一征。

见顾风不说话了,古龙也意识到了自己太严肃了,伸出手拍了拍顾风的肩膀笑道:“当然,这东西收也就收了,你小子八年了才找一次我,这点忙我怎么能不帮。

放心,这件事我不会告诉你爸的,而且说实话,古董嘛,讲究来历那赚不了钱,这市面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古董,从土里出来就没有一个合法的,你老爸就是讲究多,放心,我不会告诉他的。”

“我爸已经死了。”顾风呢喃了一句。

闻声,古龙猛地眼睛一咪,入目就是顾风那紧抿的嘴唇和泛红的眼角。

“你说什么?”古龙蹭的一下起身。

“古叔。”

顾风仰头深吸了一口气:“我爸三个月前已经走了,车祸,我妈前两天才出院,我爸……当场……”

死一般的寂静。

古龙呆立在原地。

半响,古龙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气。

“对不起,这事我……”

“古叔,没事了,都过去了,我现在也是没办法才收了这东西,现在必须马上脱手,所以我才麻烦古叔。”顾风擦了擦眼泪。

见状,古龙直接掏出支票本,刷刷刷的写好。

“小风,这里是一百五十万。”

“谢谢古叔了。”顾风起身拿过支票,深深对着古风鞠了一躬,转身拉着小山就走。

“哎,小风。”古龙急忙抬起手。

“孩子,以后任何事情有需要,给我打电话,拜托了,一定给我打电话……”古龙眼角含泪说道。

“嗯。”顾风紧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而古龙此时已经双手抱头坐在沙发上,一个大老爷们眼角泪水一颗颗的滚。

茶楼外。

“哥。”小山也不敢闹了,就这么看着蹲在绿化带的顾风。

“我没事。”

顾风擦了擦眼泪,回想起古龙,仰头咧嘴一笑。

“爸……当年你和古叔不知道为什么闹翻了这么多年老死不相往来,但你们之间的友谊,没有变过啊。”

狠狠的揉了揉眼睛。

顾风起身带着小山拦了一辆车回到九珍阁。

日,清晨。

“小山,你记好了啊,七十七万现金我都放在这柜子里了,你可得保护好了。”顾风抱着一个箱子直接放在了小山面前。

“七十七万?”小山吧唧了一下嘴,不过也托他是莽撞的性格,这七十七万小山倒是丝毫不慌。

“嗯,这是后天中午要给陈二的七十七万,你可得看好了,等我回来。”顾风拍了拍小山的肩膀。

“我晚上就会回来,最多明天中午,这些钱你自己搞定中午饭。”

“嗯,风哥,你去哪什么天龙拍卖会,就不能带上我么?”小山挺大的个子,此时居然像个小孩似的拉着顾风。

“我看那美女也不讨厌我啊。”

“哎,别闹。”顾风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立刻小山就老实的缩着脑袋坐回去了。

“我尽早回来,你就一个人玩会,门口我挂了休业的牌子,真有人进来的话,你打电话给我,听话啊。”顾风嘱咐道。

闻声,小山抱着箱子满脸委屈的点了点头。

很快。

八点。

果然在九珍阁门口,一辆豪车开了过来……

小说:唐家赔钱买下古玩,他用这一招,竟让买来的古玩涨了三百万

“九珍阁,什么玩意?”段朋一愣。

旁边,远叔依旧是挂着一抹捉摸不清的笑容,此时倒想看看这小家伙要干嘛。反之唐依依则是有些欲言又止了。

托盘上。

顾风活动了一下五根手指,伸出手摸到字帖上。

“福禄寿贴,明末王元志生老病死四册之老,属孤品,市价一百万。”玉佩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九珍阁是一家古玩点,店小,但也存在了几十年了,不懂别乱说。”顾风回头看了一眼段朋。

“哎,你小子……”段朋眼睛一眯,刚要开口,却被顾风打断了。

“这老风福禄寿原为三贴,四年前禄贴在湘北的拍卖会上拍出了五十三的价格。”顾风摸着双帖说道。

闻声,王海倒是没说话,很显然这是对的。

“啧啧啧,五十万的东西你花了一百六十万,你还有脸说话。”段朋冷嘲热讽的响起。

顾风脸色不变,继续道:“五十万是市场价,但古玩尤其是成套品讲究就是一个套,禄贴四年前拍卖出去之后,因主人的不小心毁了禄贴。

所以老风就剩下了福寿双帖,这价值自然是不一样了,所以天龙拍卖会也定是知道这一点,因此拍卖价就定了五十万。”

顾风看向了王海:“我说的可对?”

“顾小先生说得对,这老风三册禄帖已毁,福寿双帖身价自然有所提升,我们拍卖会的心理预期在一百一十万左右。”王海笑道。

“顾先生,这就和你说的价格差了十万而已啊。”唐依依立刻惊呼了一声。

“哼,可你还是多花了几十万的冤枉钱啊,唐依依,你这是遇人不淑啊。”段朋则是不屑道。

“是我要继续拍的,段朋,你别在这惹事生分,有本事你冲着我来。”唐依依气呼呼的说道。

“哼,你就等着唐老爷子收拾你吧。”段朋满脸无赖模样。

而这时候,顾风拿起了字帖。

“唐小姐,我给你的价格一百二十万,只是一个价格底线,但古玩字画这种价格是随时都会变的。

老风三册不成套价格还上升,其原因就是寓意美好,而且也恰逢老风这个老,人之老矣,岂能福禄寿三全?缺一,则贵一。”

“之前价格之所以飙升,很显然有人故意在抬价。”顾风扭头看了一眼段朋,那九号和十二号中必然有这人。

“切。”段朋不屑一笑,也不应答。

“唐小姐,顾风冒昧的唐突一句,这福寿之中,唐老爷子可缺何物?”顾风转身看着唐依依。

“小子,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唐家老爷子那是福寿天全,你说话可注意一点啊,别拿着一些凡物来比较唐老爷子的气运。”远叔突然眯着眼说了一句。

“这样啊……”顾风冷然一笑,抓起双帖中的福帖直接一把撕碎了。

“嗯?”

这动静一出,整个人包间里几个人全部愣住了。

“小子,你疯了啊,这好歹一百六十万买的,不花你的钱你不心疼是不是,唐依依,你看看,这就是你叫的人。”段朋抓着机会就是大声吼。

“你这是什么意思,居然撕了拍品?”

远叔脸色一黑,“小姐,这东西我们不要了,不要了。反正不是我们毁的,谁撕的谁给钱。”

唐依依也是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顾先生,你这是何意?”

“福禄寿既然不能三全,那这不成套还不如留一个孤品。王海先生,现在福禄寿三贴就剩下了一个寿帖,你觉得值多少钱?”顾风扭头看向了王海。

而王海深深的看了一眼顾风,暗叹了一声不愧是顾沧海的儿子啊。

“福禄寿三贴只存之一,乃是孤品,其寓意虽然少了,但更强烈!”王海沉吟了一瞬:“若是放在我天龙拍卖会竞拍,底价三百万起。”

这话一出。

远叔立刻瞪大了眼睛:“这就三百万了?”

“吹犊子吧,三百万?”段朋也是错愕的一声大吼,不过下一秒就笑了。

“我懂了,你们天龙拍卖会和这个家伙认识是吧,在这里商业互吹互相吹捧,一定是这样吧。”

闻声,王海眉宇间猛地闪过一丝严肃。

“两位,这里是天龙拍卖会,我是天龙拍卖会的鉴宝师,我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代表了天龙拍卖会对于市场的判断。我说三百万,那就一个字都不会少!”

这一下,远叔和段朋都愣住了,尤其是段朋,脸黑的像炭一样。

而顾风则是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过脸上倒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这位先生,请问这字帖你们还要不要,现在福帖被毁,我们可以终止交易,避免你们的损失。”王海看向了远叔。

“要要要。”远叔立刻笑眯眯的说道,傻子才不要啊,这终止交易不是放弃了三百万的孤品吗?

此刻,唐依依嘴角勾起了一个笑容看向了顾风,一个动作就将五十万的东西变成了三百万,这人有点厉害啊。

“顾先生,佩服。”唐依依对着顾风笑了笑。

随着交易完毕。

王海鞠躬离去,远叔小心的收起装着寿帖的盒子后,突然走了过来。

“顾先生,你果然是有些本事啊,不过这种事情我希望下次你还是要和小姐商量一下,毕竟这出钱的是我们啊。”远叔眯着眼睛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顾风心里闪过一丝不屑,也没说话。

突然,包间的通讯设备响起了一道声音。

“各位,感谢大家百忙之中参加我们天龙拍卖会,历时两个半小时,三十二件藏品共拍价四千一百五十二万。这其中百分之十,我们将会以各位的名义捐献给慈善机构作为善心,祝大家生活愉快,另天龙拍卖会暗拍即将开始,感兴趣的顾客请前往二楼参加。”

“小姐,我们走吧。”远叔很显然是不感兴趣。

“嗯,段朋,你不要跟着我们了。”唐依依扭头看向了段朋。

“切……脚下的路又不是你修的。”段朋没皮没脸的嘟囔了一句。

“各位,拍卖会已经结束,我的工作也算是完成了,就此别过。”顾风抱了抱拳,直接转身走了出去。

这天龙拍卖会的明拍顾风根本不在意,但暗拍可就是重头戏了啊,他等的就是这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