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收藏:把精品藏好,你就是赢家

前段时间碰到一位藏友,他的经历很符合当下大多数人的收藏心态。他有一件铜香炉,是早年间做生意在小县城淘到的,然后联系了广州、上海、南京、大连等地方的好几家拍卖公司。

结果这些公司的业务员,异口同声地说:“这是一件大明宣德炉,价值300~800万左右,绝对的到代真品。”

后面大家也猜到了,在花了将近12万元之后,藏友才反应过来,那些所谓的公司全是假的!什么快速成交、高端拍卖、帮助上拍苏富比佳士得,都是忽悠前期费用的手段。

清代鬲式炉

万幸的是,他没有钻牛角尖,不再抱着“我有宝贝哪里卖”的想法,而是真正深入进去学习知识,终于搞清楚原来自己的藏品根本不是什么大明宣德炉,底部不仅没款,而且铜质工艺都只能算中等,是一件清中期的铜香炉。

排除掉暴富的想法后,跨入了那个门槛,融进了真正的收藏圈子,后来传出喜讯,他的藏品以5万多的价格,惠让给另外一位民间藏家,皆大欢喜!

他的运气还算不错,自己的藏品至少算件不错的古董,也能在上当受骗之后及时摆正心态,最终遇到良人。但更多的民间藏友,要么手上的是赝品不敢面对现实,要么是有精品也寻路无门,十分尴尬。

这一行每个人都会说自己喜欢收藏,但那个最基本的门槛,却连大部分人都跨不过去。他们依然不会规划自己的收藏道路,总是机械式地依赖他人,指望别人“帮”自己,躺着就想一夜暴富。因此,可以想象为何直到现在,那种最低级的拍卖诈骗,依然还是普遍存在。

讽刺的是,都说自己在收藏,但没多少人是真的以“藏”的角度去看待。高古陶器是“垃圾”,因为它不值钱,清代民国瓷也是“垃圾”,因为富人总去买这些炒作品,却对自己的“国宝”视而不见。

从小玩起,积累经验,逐步升级?这是片片帮、垃圾帮才会用的托辞罢了!我要收藏一开始就直接上到大名品,不是几千万上亿的那种根本不入我的法眼,而且还必须得是廉价“捡漏”的,才能衬托我高超的能力!

啥都不懂?那就更自信了!我家里祖传的就肯定是真品,肯定值钱,什么破铜币烂铜器,必须得卖个几百万,否则对不起先人……

你看,我只是把现实描述出来,是不是就有人玻璃心碎一地,心脏受不了?

我说过,民间有很多精品的存在,但绝对不是上述那些人所能拥有的。因为他们哪怕进入收藏行业十几年,也还是个“门外汉”,在自己造的梦里不可自拔,心态上从来不是收藏,而是投机!

外行总是在自己浅薄的认知里,思维局限在“暴富”的怪圈中,却不懂得长线是金,短线是铜,艺术品的价值,是“藏”出来的!

功利心太重,那是商人,但是你看看拍卖会上那些举牌的富豪,有几个人是真的靠藏品发家的?他们是有自己的事业的,房地产、能源、互联网、矿产、汽车等等。他们之所以舍得在拍场上一掷千金,或为了资产避险,或为了结识人脉,或者干脆“洗”那啥,并不是单纯的仅仅为了一件艺术品!

而作为一名普通藏友,更重要的是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把人脉拓宽,让家庭和谐,然后用眼力开路,逐步打好自己收藏的基础,因为收藏是一辈子的事情!

有人说为何自己碰到的全是骗子,进不去真正的收藏圈子呢?其实你在不停地加别人好友、入群、入协会、参加交流会的过程中,就已经接触到圈子了。

但是别人抛出一个话题,比如耀州窑的历史背景、工艺特点、传承脉络、市场行情等,人家对答如流,你却拿着一件自己都不了解的藏品,只会说一句“帮我看看,你收不收购”,人家会接纳你吗?

有人碰到自己的藏品被质疑,第一反应是脏话连篇、扣帽子、诅咒跳脚,心态弱得像个三岁小孩。可是如果你能当场用自己的学识,用各种证据反驳回去,让别人无话可说,那么换来的将是尊敬的眼神。

收藏就不要怕别人说假,因为大部分都是人云亦云、酸葡萄心理,只有自己完全有把握,才不会被牵着鼻子走,才能积攒真正的人脉。因为收藏的本质:是藏品、藏识、藏德,也是服己、服人、服众!

如今国家富饶,经济欣欣向上,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新时代的人,比老一辈更加自信,更加不会受到西方的蛊惑。

当下,国内外的资本都在向着艺术品收藏进军,原因很简单,中国代表着未来!盛世收藏不是一句虚言,它是由国力来支撑的!

故宫、各大地方博物馆,不断推出的文创产品,受到了年轻人极大的青睐,前段时间爆火的“考古盲盒”就是证明。当代艺术在搞扩大消费,由政府带动加大兴建博物馆、艺术馆、文化馆甚至民间藏家自办的博物馆,正在如雨后春笋般崛起。

古玩艺术品,开始“多渠道”运营,从线上的微拍、二手交易、艺术品金融,到线下的交流会、展会,甚至上海已经率先初步开放民间古玩商的“文物购销许可”,这一切都在说明,收藏的环境,正在前所未有的变好!

但这些远远不够,大趋势是向着好的方向前进,但个人的能力才是决定性因素。我见到有民间藏家靠着对网络规则的熟悉,经营微拍、直播几年时间流水就已经过亿,也见过那些依然死守着“老规矩”的玩家,心存侥幸卖假欺骗,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最后一地鸡毛。

手上有精品的高手,开始逐步经营出自己的人脉圈子,有价无市变成了过去,价值渐渐被开发出来,形成了一种可持续的收藏,财富越积累越多。但某些手上有“国宝”的藏友,依然还是口口声声说着保护传统文化,实则就想捞一票就走,除了被骗子盯上,真正的玩家都避之不及。

这是一个全新的时代,从富人到平民,都看到了艺术品收藏潜力之大,然而时间不等人,它只会等待那些能经得住考验的精品。所以急什么呢?把精品藏好,长期持有优质艺术品,就是储蓄未来!

小说:小伙涉足古玩界,如实报价竟被买主当大善人,这才知水多深

楚辞运眼一扫,香炉周遭遍布黄光,心中不免一紧。

是老货!

老人说这是祖上传下来的,这话已经真了一半。

如果另一半也是真的,这真是个明代宣德炉,别说五十万,就算一百五十万也得带走!

据传宣德年间,暹罗国进贡了一批风磨铜,朱瞻基命令吕震和吴邦佐参照宋代瓷器款式及《宣和博古图录》、《考古图》,反复提炼十数次后铸造出三千件香炉。黄铜制成、通体光素、其色内融、入手沉甸,史称宣德炉。

因为将铜胚精炼了数十次,成炉不仅色质典雅更是天然带有珠光宝色,久用之后可显示水白色、藏经纸色、茄子色蜡茶色、朱砂斑、栗壳色、琥珀色、甘蔗红色、桑椹红色、猪肝色、石榴皮色等等。

又是御制器物,格外精美,当时就是宫中用度、只有少数赏赐到宫外,所以民间存量稀少,至今都是香炉藏家所追求的极品藏品。

不过因为太过出名也引来许多仿造。

十炉九宣无一真。

这七个字就是目前市场上宣德炉的现状。

老人拿出这件宣德炉,年份上对的上,颜色呈现栗壳色,粗略一看也没有问题。

上手一摸。

楚辞心头骤凉。

这炉子,清代的!

明朝的香炉讲究薄壁厚底,所以炉体的重心较低,看起来缥缈灵动,入手却很有分量。

清代的香炉讲究厚重感,所以厚壁厚底,入手如山岳,压感十足。

老人这件香炉,看着也像是明款,可是入手完全没有飘逸感,仔细一看才发现只有炉口做薄,往下延伸都是厚壁。

楚辞心里不免失望。

明炉和清炉,看起来只差了一个字,价格上却差了一个千!

清炉可能只有几万,而明炉很有可能有几千万。

一声叹息,楚辞将香炉还给老人:“老人家,您知道这炉子是哪年的么?”

“是祖上传下来的,我也不知道是哪一年,反正是有好几百年了。”老妇人晃着脑袋重新将香炉包好紧紧抱着。

楚辞沉默几秒,缓缓开口:“实话跟您交个底,您这香炉要是明朝的,别说五十万,五百万都嫌少。”

“可惜是一个清仿明的,加上品相不好,不值五十万。”

“那值多少钱?”老妇人显得有些紧张。

楚辞伸出三根手指。

“三十万?”

“三万。”

“咋可能!几百年的东西就三万块钱,你是框我的!我信不过你!”

老妇人突然决绝地把楚辞推开:“你们都不买,我就找店里卖。”

说着竟是转头钻进开着门的古玩店铺一间间问了起来。

楚辞也不急,站在门口等着老妇人出来,还主动送上水。

走了几家店铺,老妇人脸色越来越急,等从最后一间店铺出来时,竟是突然瘫在地上嚎哭起来。

楚辞摇摇头,上前递过一张纸巾。

“老人家,我是真想买这个香炉。你有什么难处可以和我说说,要是缺钱,我给你加到五万。”

“小伙子,你……你是个好人啊!”老妇人擦干眼泪突然感慨道。

“这些人都是王八蛋,想要五百买,八千买, 一万买,最多的只给两万,真当我老婆子傻不成,比你给的少多了!”

楚辞:……

他没想到这样报个实价都能被人说自己是好人,看来这江海古玩的水比自己想的要深得多。

“不瞒你说,小伙子,我老头心脏病住院,医生说手术费加上其他费用,至少四十万,为了给他看病,我把家里的牲口全卖了,还借了几万块,可是远远不够,要是这个炉子卖不了五十万,我也不看了,就风风光光给他办一场后事。”

“行了,看你是个好人,小伙子。三万块,我卖给你。”

老妇人解开布包准备掏香炉。

却被楚辞抬手拦住。

“老人家,这炉子我不买了,我帮你治好大爷的病,这香炉你送我,成么?”

“白送,咋可能!”

“等等……你说你能治好我老头的病?”老妇人眼里闪过几分不信。

“你一个收古董的哪里会看病?我看你是想一分钱不花骗我的香炉!”老妇人露出老年人少有的精明和不信任,将刚才解开一半的布包重新绑牢,看向楚辞的眼神也多出怀疑。

“这样,老婆婆。我和你去医院当着你的面治疗大爷,如果治好你把香炉送我。如果治不好,我再出五万购买,行吗?”

“行!”老妇人想了想其中关系,见自己没有损失,一口应下,当即带着楚辞赶去自己老伴住院的地方。

刚到病房,就听到屋内传来几声呵斥。

“不是跟你们说过了吗?不要什么人都留,这种连手术费都交不起的老头,早点赶出去腾个位置,后面大把的病人等着看病呢!”

“高医生,他家属早上说出去筹钱,让我们务必等到中午,这马上十二点了,我看要不再等等,万一真能拿来钱呢?”

“我说你是不是猪脑子啊?就他们家这个情况,拿什么凑钱?捡瓶子吗?我们这病床一天就是三百块,她一个老太婆一天能捡到九千个瓶子?而且还在病区堆放垃圾,要是出现卫生问题谁来负责?”

楚辞带着老妇人走进屋内,看到墙角堆着一摞纸板,一个穿着病号服的老大爷护在前面,加上刚才高医生的话语瞬间明白过来。

看向高医生的眼神也多出几分不善:“既然说好要等到中午,还差一个小时,何必这么咄咄逼人?”

“你是谁?”高医生皱起眉头。

“一个好心人。”楚辞随口说道。

“好啊,既然是好心人,爱打抱不平,那就替他们交费啊。到今天中午十二点,他们一共欠医院一万两千六百块。”

“怎么会这么贵!”老妇人突然冲到高医生面前。

“床位费一天三百,检查费三千,医药费一千六百,你们俩个人,一共睡了十天,到中午正好这么多钱,我可没有瞎说。”高医生从身上抽出计算器啪啪啪按得响亮。

“一个医生,随身不带病历,计算器倒是按得勤快。”楚辞嘲讽道。

“我就这么按了,你能怎么着?我还就告诉你了,以他这个身体状况,要是明天不做手术,这辈子怕是要走到头了!”

“高医生,你积点口德吧,人老爷子还好好的站着你这么咒人不好吧?”

一旁的护士看不下去,出声呛了一句,却被高医生反骂道。

“你懂个屁!”

“上周拍片子的时候就查出双心房心室积血,前几天休克的时候人就差点没了,真有心就捐款让他做手术,好过躺着等死啊。”

“是不是?”

高医生挑衅的看向楚辞继续按着计算器。

“手术加急预约费一千,专家费三千,手术费六千,合刚才的,一共两万二,好心人,你交钱么?”

“不用!”楚辞摇摇头。

“没钱装什么好心人,见多了你这种键盘侠,天天喷医院不救人,自己又不交钱,让我们白干工不拿钱,凭什么?”

“你嘴太臭。”楚辞冷声道。

“我说不用做手术,我来给他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