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伙第一次去古玩街,花高价买了个破花瓶,老板笑了:二货

闻声顾风尴尬的一笑,倒是忘记这茬了,“走吧,收拾收拾,我先带你去吃饭,吃完陪我去个地方。”

很快。

临街的餐馆。

这一顿饭吃下来,顾风终于是明白小山他爹,为什么非要把他赶到城里来了。就他那个饭量,一个人吃的比邻桌三个壮汉都多了。

从饭店出来,小山打了个嗝,终于是满足的摸了摸肚子,说道,“风哥,你刚才说的咱们去哪。”

“黑市。”

顾风淡淡的从嘴里吐出两个字。

等二人来到黑市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这是一处老城区。

老旧的巷子却是十分干净,表面上看都是挂着字画摆件的店铺,但是背地里却是做着见不得光的生意。

夜里,才是黑市真正开张的时候。

二人在喧闹的街上闲逛着,时不时的会引来一些掮客,都盼着能不能在这二人身上捞些油水,不过都被小山那体格给吓退了。

“小老板,字画、瓷器、各种老物件应有尽有,您看看?”

顾风在一处地摊停了下来,不过并不是因为这摊主的叫卖声,而是因为自己怀中的餮纹白玉佩有了反应。

那一抹暖意虽然不强,但足以让顾风感受到。

眼前的摊位上确实摆放着各种古玩,顾风蹲了下来,挨个把玩了一遍,“这明面上的真不真咱们心里都清楚,你这有没有干货?”

这时,那摊主立马咧嘴一笑,“您倒是个明白人,得咧,我给你看看这个。”

摊主背身在一个手提包里取出了青铜樽,说道,“小老板,这可是唐朝的盛酒器,今天你是第一个上门的明白人,我才拿出来的,您可把住了。”

说完便把那青铜樽递了过来,顾风低头一扫,这青铜樽兽面牛身,外表上有一层黑褐色的包浆,没有丝毫的伪造痕迹。

不过细看上去,这底座上的錾花风格在唐朝时可是没有的,反而更像是清朝的工艺。顾风砸了砸嘴,心里暗叹一句,这真假参半的清代仿制品,应该也算是半个古董了吧?

想到这,顾风嘴角勾起一道弧线,笑道,“摊主,这个青铜樽多少钱?”

“嘿,我就说您识货吧,这样,看在你是我今天第一个客人的份上,这宝贝我这个数卖你。”那摊主比了个二的手势。

“二万?”

顾风故意说道。

“您可别逗我啊老板,这可是唐朝的青铜樽,我说的是二十万。”

“啥?二十万,就这么个铜疙瘩能值二十万?”

一旁的小山直接一嗓子喊了出来。

“哎,这位兄弟,我这东西值这个价。你愿意,就买,不愿意,就赶紧走。就你俩这打扮,也不像是能出的起这个钱的人。”

摊主一把夺回了顾风手中的青铜樽。

也不怪这摊主瞧不起,小山刚从老家来,一身穿着缝缝补补,实在算不上有钱人。至于自己,也好不到哪去,上午还被保安给拦在了门外。

“我这兄弟人憨实,你别生气啊摊老板。买,我没说不买啊。”顾风咧嘴笑道。

但那摊主却是冷哼一声没有理会,低头忙去了。

这时,顾风站了起来指了指摊位旁边一个灰不溜秋的花瓶,“老板,这个我能看看么。”

“随便。”摊主瞥了一眼。

看到那摊主头都没抬,顾风便拿起了那个满是灰尘的花瓶。

‘明代甜白釉瓷器,收藏价值三十万。’

怀里餮纹白玉佩的声音再次响起,果然,刚才那丝暖意应该就是它了。

顾风心里一喜,“老板,这个多少钱?”

“这是我平时插鸡毛掸子的花瓶,你要买?”摊主有些吃惊的说道。

“对,卖不卖吧?”

“卖,八百。”

“成交。”

顾风立马答应了下来。

这下那摊主倒有些愣住了,刚才他也只当顾风在打趣他,所以随口喊了一句。没想到这人还真的愿意花八百买这样一个花瓶。

你要当冤大头,我也不拦你,摊主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笑嘻嘻的从顾风手里接过了钱。

“风哥,你刚才为啥不让我说话,这破瓶子在老家能扒拉一堆,哪能值八百?”从小摊离开后,小山却是忍不住了。

“我说这花瓶能值三十万,你信么。”顾风一脸神秘的笑道,说完便朝着黑市另一边走去。

“信,风哥说的就信。”反应过来的小山憨笑着跟了上去。

在黑市里又逛了一圈,怀里的餮纹白玉佩倒是有了好几次反应,但无奈价格过高,只能等有钱再过来了。

就在顾风准备回去的时候,巷口的一处摊位引起了他的注意。

“姑娘,这玉蝉可是实打实的宋朝宝贝,上等的羊脂玉,还有你看,这蝉翼脉络清晰可见,做工细腻,绝对是收藏的精品。”那老板手掌里握着一个匣子,正卖力的吹捧着。

“可我不是为了收藏,是要给我爷爷送贺礼的,不知道他老人家会不会喜欢。”说话的少女二十岁左右,精致的脸蛋,肤白胜雪,一袭长发用丝带轻束,美的不可方物。

闻言,老板的眼神滴溜溜一转,紧接着说道,“肯定喜欢啊,这蝉,可是声远高洁的象征,你买它送礼绝对没错。”

“是么?我可不这么认为啊。”

顾风轻笑一声,带着小山走了过去。

“兄弟,几个意思?”那老板见有人搭岔,立刻冷眉一竖,入目就是一个年轻人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尤其是他身边还站着一个大汉,虎背熊腰,绝对是个煞星。

“这玉琀蝉可是葬玉,你把死人的东西卖给这位小姐作贺礼,恐怕不合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