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超写实原生态探秘寻宝盗宝破案小说《古玩传奇》连载(2)

《雨余天文物史》从即日起,经原创作者著名探秘寻宝作家和资深古玩鉴藏家,蜀地邛州古城金成梦先生本人授权,开始连载长篇超写实原生态探秘寻宝盗宝破案小说《古玩传奇》。小说原型和故事情节素材接近真实,行文原生态,生动曲折,幽默风趣,可读性非常强,特别适合茶余饭后谈资笑柄,也引发对古玩盗墓、探秘寻宝、收藏投资、官商生态、爱情婚姻等诸多思考。本人的关于官商生态、古董做局、探秘破案、多角情感等诸多元素的长篇魔幻现实主义小说也即将推出连载,敬请关注《雨余天文物史》,一览为快。

————————————————————————————-————————————

仲杰回家倒床沉沉睡去,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他惊醒。仲杰开门一看,原来是唐皇坝村的鲁福成站在门外。鲁福成有四十多岁了,头发有些凌乱,满脸胡须,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鲁福成挤进房间,只见他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仲杰兄弟,大事不好,临溪县城挖出的这批铁钱,文管所的工作人员正在工地上追缴,听临溪饭馆里的那个厨师陈全说,这批铁钱里面有什么宋代起义军造的钱,成都已经有几个闻风追过来的古董贩子住在文君旅馆,专门收购这批铁钱,从几元钱一个买到了上百元一个了。”

仲杰听完一惊:难道是应运通宝?那可是王小波,李顺农民起义军的钱啊!他急忙问鲁福成:“”那批铁钱不是你村的民工全部卖给我们了么?”老鲁一屁股坐在我门槛,摸出叶子烟,装了一锅叶子烟才说:“狗日的陈全从我们村那几个民工手里买了一百多斤,回去和他婆娘选出来二十多个那个啥子通宝哦,卖给了成都来的古董贩子,不晓得咋让文管所得到了消息。”

仲杰仔细的回忆那那个挖出铁钱的地方,那是个新开发的楼盘,原本是一片沙地,靠近富安河畔,河对面是一处唐代邛窑古遗址。楼盘挖基础挖到很多河沙,有十多米深,难道埋铁钱的地方当年还是条河流?或者,起义军从成都兵败至临溪,逃命之时,慌乱中将铁钱扔在河里?仲杰和鲁福成正在屋里商量对策,金广天从门外跨了进来。他用粗大的嗓门说:“你们这批铁钱不能卖给文物贩子。”鲁福成赶紧接过话:“老哥,我们花了一千多买的铁钱,不能卖还能咋样?”“捐给国家,把这批铁钱留在我们临溪。”金广天大手一挥,斩钉切铁的说。仲杰深知父亲的性格,他58年做队上记分员开始,一直到月儿村村长,性格光明磊落,深受村民爱戴。

仲杰低下头不再说话,广天见鲁福成迟疑的样子,对他说:“看在你教仲杰学习古玩的情谊,把你出的那份本钱算给你。”原来,3年前,唐皇坝村的鲁福成常常翻过卧龙岗到月儿村买金广廷家的银元,一来二去,便和金仲杰一家混熟识了。鲁福成时常叫仲杰带路去月儿村村里收购古董,买成后付一些介绍费。如此算来,鲁福成是金仲杰入古玩行的第一个师父吧。仲杰后来又跟随何老三学艺,再拜师崇州人吴风,这是后话。鲁福成也知金广天性格,见他这么一说,不敢再争辩。鲁福成拿了他的那份钱,骑了自行车回进临溪城。仲杰妻子秀秀和女儿上山割草回家,得知事情原委,也夸公公做的对。

吃过中午,仲杰和他父亲骑自行车进临溪城了,金广天害怕夜长梦多,鲁福成将铁钱转移他处。临溪古城自秦惠文王建城始,已两千多年历史。城中遗迹甚多,最著名的莫过于西汉时期,词赋家司马相如与临溪才女卓文君的爱情故事了。“文君当炉,相如涤器”的佳话,一直流传至今,这段爱情故事让小城的人们常常津津乐道。仲杰和父亲先去了临溪文管所,戴着老花眼镜的黄所长,听讲完铁钱的经过,用力在办公桌上一拍,连声叫好。据他介绍,王小波、李顺起义军铸造的这种铁钱,全国也是首次出土。临溪自古产铁,很可能起义军利用这里丰富的铁矿资源来铸造的铁钱,农民起义军在短时间久被官兵镇压下去,起义军铸造的铁钱因为稀少,所以非常珍贵。

金广天带上黄所长去唐皇坝村拉铁钱去了,金仲杰则骑自行车去了临溪西郊的“天崃客栈”。天崃客栈原来清末临溪城一刘姓举人的府第,刘姓当年中举后,很多地方乡绅筹钱在临溪西郊给他建了大小两进的四合院。民国时期,刘举人因吸食鸦片,败光了田地,卧龙岗上的匪首金大胡子便托中间人悄悄买下此府,将双流府买回来的一个青楼女子“娇娇”雪藏于此。金大胡子经常晚上带上几个铁杆兄弟伙,偷偷溜进城和娇娇厮混。后来,金大胡子竟然托人求临溪城一个举人写了“夜来香”,用金丝楠木刻制成木匾,悬挂在四合院的西厢房,附属风雅。

解放初,金大胡子的土匪部队被解放军镇压,四合院也收归国有。大跃进时,此四合院一度被作公共食堂,后改成敬老院。改革开放后,敬老院迁到西郊山下,四合院先后出租办瓶盖工厂,汽水厂等。95年,四合院几经辗转落到了王彪手上。68年出生的王彪自小在城里长大,小学没毕业便混迹临溪城的大街小巷,曾在平乐镇“天龙武馆”(正南武校前身)习武多年,人称“王莽子”。王莽子浑身蛮力,心狠手辣,加上手下一大帮兄弟伙,很快混出头,成了临溪一霸。

王彪接管四合院后,寻不到当年“夜来香”的招牌,只好制作了块“天崃客栈”的招牌,换下了堂屋正中刘举人家的“忠恕传家’牌匾。前院开着茶馆,逢赶场的日子,挤满了四邻八乡进城赶场喝茶的村民,在卧龙岗被抓住盗墓的大牛就是前院茶馆的跑堂伙计。后面的四合院被王彪精心改建成了住宿休闲雅居,住了一批崇州市三江镇走乡串户的古董商。三江镇是川西平原最早从事古董行业的乡镇之一。改革开放之初,三江人便三五成群的游走在川西平原的各个角落,收购银元、银饰、珠宝之类。后来,三江镇有数百人进入古玩行当,开始全国各地收购瓷器、泥塑木雕、杂件等古玩艺术品,三江镇渐渐成为成都平原著名的古董之乡。

最早住在这里的三江人姜虎生,和王彪曾是天龙武馆习武的同门师兄弟。姜虎生将买古董的家乡人介绍到了王彪这里住宿。临溪城出名的民风强悍,加之地处进入西藏的咽喉,来往人员复杂,考虑安全因素,很多外地过来的古董商纷纷住到天崃客栈,寻求庇护。也有一批三江人住到了文君公园旁边的“文君旅馆”。那是一座老旧的二层小楼改建的旅馆,老板在社会上也混得熟,他自家兄弟是临溪较有名气的混混,很少有人敢去文君旅馆惹事生非。

仲杰到天崃客栈时,因为逢赶场,即便是下午,前院茶馆坐满了喝茶的乡民,有卖菜的、有牛贩子、还有赌博鬼混的。狮子山几个打扮妖艳的中年妇女正穿梭在茶客里招揽她们的生意。仲杰刚走进茶馆,云香不知从哪里钻过来,她笑的面若桃花,凑近仲杰身边悄悄在他耳边问道:“昨晚有人去卧龙岗盗将军墓啊?”这个天崃客栈的老板娘,正是王彪的姘头。云香有二十多岁,长得十分漂亮,穿了件粉红色连衣裙,前凸后凹,将整个身段展现的曼妙多姿。关于这个川东女人,临溪城里坊间有很多关于她的版本。有人说,她是当年天龙武馆创始人熊远清的情人,熊远清在临溪城东门被仇家所杀后,她便跟随熊远清的兄弟伙王彪,在孔明乡、卧龙镇一带垄断收购猪皮,运到成都销售,很快淘得第一桶金。还有一说,云香当年和几个姐妹被王彪骗到临溪,介绍给临溪城里的一家夜总会当服务员,被王彪趁机占为己有,从此心甘情愿当起他的情人。不过,云香在天崃客栈的经营上倒有些才能,她非常会笼络男人,客栈生意一直爆好。

仲杰没有理会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人,眼睛却在茶馆里满堂子找人。云香扭动身子,一掌打在他头上说:“书呆子,你的老搭档在后面做生意。”她用手指了指后院,扭着腰闪到门外街上去了。云香嘴里说的老搭档就是鲁福成,他除开下乡收古董,大部分的时间都泡在这里鬼混。刚跨进了后院,仲杰老远就听到了鲁福成几个女人打情卖俏的声音。王彪在墙角处见到仲杰,扭身便迅速转身而去 仲杰顺着王彪的身影追了过去,那小子早溜的不见了踪影。却听得身旁房间里传出鲁福成和一个女人调情的声音。仲杰要走,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是崇州三江镇收古玩的张伟。伟伟身材较瘦弱,只有二十来岁,是崇州古玩商人吴风的大徒弟,常住天崃客栈帮着师父打探临溪城周围古玩信息。

八九十年代的三江帮古玩商人,有几十个古董商常住天崃客栈。本钱少的就结伴出去“邀乡”,即在乡下村子挨家喊着古玩号子收古董。乡下农民根本不懂古董价格,狡猾的古董商经常买到便宜货。有本钱,也有点古玩鉴赏水平,就坐在天崃客栈喝闲茶打麻将,当起“坐商”。傍晚十分,外出邀乡的古董贩子陆续回到客栈,他们将买回的古董摆在酒桌上,边吃酒,边和买家讨价还价。

四十几岁的吴风是三江古玩帮中的佼佼者,他十多岁摆地摊卖草药出身,练就了擦眼观色、能说会道的本事。进入古玩行,更是如鱼得水,将自己的聪明才智发挥的淋漓尽致,他鉴别古董的本事也是川西平原名列前茅。伟伟十五岁跟随吴风走南闯北做古董营生,鉴赏古玩水平提高很快,成了三江帮里的后起之秀。 仲杰随伟伟进门后,伟伟问他:“听说临溪最近挖出了一批铁钱哦,你手里有多少,我全部买了。”他从随身挎的牛仔包里摸出几个铁钱抛在桌子上,仲杰捡起一个细看,是“嘉熙通宝”折十铁钱。在仲杰的追问下,伟伟告诉他,唐皇坝村的鲁福成悄悄卖了一批铁钱给他,但是这批铁钱里没有王小波李顺起义军铸造的“应运通宝”,最值钱的就是“嘉熙通宝”折十钱了,伟伟还说,陈全家里的铁钱i里,选出来几十个应运通宝,经他牵线也全部给卖给师父吴风,吴风又转手卖给从成都追到临溪的钱币收藏家了。

伟伟见仲杰生气的样子,担心他找鲁福成算账,赶紧说:“你父亲已经将铁钱从鲁福成家里拉进城上交给了文管所,鲁哥只偷拿了一小部分而已,他最近经济很困难,你就不要为难他了。”伟伟把嘴凑到仲杰耳边说:“鲁福成带我去出土铁钱的地方踩过点,我已和他们村里几个民工谈好了价钱,准备晚上翻进工地去,将沙地里的铁钱全部取走。”原来,富安河畔的工地上,唐皇坝村的几个工人挖到两个大瓮,见里面全部是铁钱,又不动声色的把沙土回填。他们找到同村古玩贩子鲁福成协商,经他牵线,和伟伟搭上线,只等天黑便要动手。

仲杰听完,大吃一惊,鲁福成竟然做出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仲杰正想对策,伟伟又对他讲:“临溪城西郊啤酒厂工地最近出土一件唐代鎏金释迦佛青铜造像,高约一尺有余,做工十分精美,落在了南门邱驼背手里。我带师父去看过多次,狗日的邱驼背一直按兵不动,不肯开价。”

仲杰认识个子矮小且有些驼背的邱姓老板,他早年开皮包公司、后经营蜂窝煤厂起家,本名早被人忘的一干二净,古玩圈子里直呼“驼背”。邱驼背虽有些残疾,为人却极其精明,在临溪城古玩圈有“邱猫”之称。伟伟的意思:让我和鲁福成去邱驼背家里,想尽千方百计坏他手里佛像的名声,让他卖不出去。仲杰刚出来做古玩生意时,就听临溪城古玩圈子里的人讲,鲁福成的父亲解放前便在古玩寄卖行当学徒,是个真正的老古玩。他曾经在卧龙岗的孔庙旁边,买到过两尊出土的十多公分的唐代鎏金铜佛站像,一尊观音、另一尊释迦摩尼像,可惜,他在八十年代卖给蒲江收藏家了。说到唐代青铜佛像,临溪城见过实物的恐怕只有鲁氏父子了。正因为这些流传有序的故事,伟伟才想出这条毒计。

仲杰听到这儿,突然想起文管所黄所长讲过:西郊啤酒厂工地因出土刻有“龙兴寺”的石碑残件,所以,文管所断定那儿就是唐代皇家寺庙“龙兴寺”。民国三十六年,一场百年不遇的洪水冲出很多时刻造像,成都华西协合大学博物馆主持考古工作的成恩元,前后两次从龙兴寺拉回走两车被洪水冲出和佛教有关的石雕造像。其中一尊近两米的石雕断臂观音还被郭沫若称作“断臂维拉斯”,成为博物馆镇馆之宝。想到这里,仲杰心里暗自打定主意,要及早把消息汇报给文管所,不要让黑心的古董商人将临溪的珍贵文物贩卖。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布。作者文责自负。涉及人物如有感觉雷同 ,实属巧合,对号入座自寻烦恼的,作者和刊发平台均不承担责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