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超写实原生态探秘寻宝盗宝破案小说《古玩传奇》连载(3)

《雨余天文物史》从即日起,经原创作者著名探秘寻宝作家和资深古玩鉴藏家,蜀地邛州古城金成梦先生本人授权,开始连载长篇超写实原生态探秘寻宝盗宝破案小说《古玩传奇》。小说原型和故事情节素材接近真实,行文原生态,生动曲折,幽默风趣,可读性非常强,特别适合茶余饭后谈资笑柄,也引发对古玩盗墓、探秘寻宝、收藏投资、官商生态、爱情婚姻等诸多思考。本人的关于官商生态、古董做局、探秘破案、多角情感等诸多元素的长篇魔幻现实主义小说也即将推出连载,敬请关注《雨余天文物史》,一览为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金仲杰心里细想:若不同去,他们必定怀疑自己会去告密。如果去呢?是违法犯罪!不行,得仔细斟酌一番。他假意和伟伟客套一番:“我不参与你们的事,不分钱,也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伟伟好像不太相信,他在临溪城活动多年,知道仲杰武艺高强,本意拉上他去工地盗取铁钱,以防不测。如今,见仲杰不为所动,心里打起小算盘,他赶紧给仲杰让了座,小声说:“金哥说的好,不能去做违法的事。”他将头往门外探了探头又讲:“此事天不知,地不知,何不分笔钱来做本钱?只是,我们做这件事万万不可让王彪这个坏虫晓得。”伟伟虽然天天吃住在天崃客栈,与王彪称兄道弟,始终还是防备着他。

这时,鲁福成从另一个房间出来,也伺机相劝,仲杰勉强同意。伟伟约定晚上两点行动,仲杰趁机告辞,出门绕道往文管所而去。 文管所黄所长听完仲杰的汇报,也大吃一惊,他略作思索,立马给临溪派出所打了电话,接电话的是派出所教导员余胖子,黄所长将情况简要给他讲了,余胖子连声说好。挂断电话,黄所长又有些不放心,他对仲杰说:“小金,这样不行,为保证万无一失,今晚我必须随派出所一起行动,免出意外。”

仲杰出了文管所,已经傍晚,又去了天崃客栈,他心中已经想好一个万全之策。伟伟已经让云香备下一桌酒菜,准备宴请鲁福成及唐皇坝村的两个村民。云香特意去厨房做了仲杰最爱吃的家常鱼。天崃客栈的家常鱼是招牌菜,选用的是富安河里出产的野生金甲鱼,加上云香的厨艺,这道菜成了天崃客栈食客的必点主菜。伟伟让天崃客栈伙计大牛去渔桥买回几瓶“文君酒”,准备好好喝一台。云香也喜欢喝文君酒,半斤八两,不在话下。云香特意把红荷叫来作陪。红荷是火井镇人,经人介绍来天崃客栈当服务员,经云香言传身教,红荷来天崃客栈不久,便被云香被拖下水,当起三陪小姐。红荷二十多岁,一双滴溜溜转的眼睛仿佛会说话,客栈里很多男人围着她转,可她只喜欢伟伟。一来两人年龄相仿,二来伟伟出手大方,而且说话很讨红荷欢心。

吃过些酒,伟伟带不胜酒力鲁福成和两个民工开了房间,他们四人住一起,好统一行动。仲杰还在陪云香喝酒,云香也有些醉了,仲杰趁机向她打听王彪的消息。云香对仲杰颇有好感,说出王彪的去向。原来,王彪在卧龙岗盗墓失手受伤后,一直躲在后院。怪不得仲杰到天崃客栈在墙角见到过他。正和云香说话,天崃客栈会计从院中走过。会计原名陈皮,是王彪的狗头军师,他爱抱着茶盅,走路头一点一点,像山西一带的“皮影戏”里的人物,伟伟师父吴风给他取了个外号“皮影”,三江帮不再叫他真名,直呼皮影。陈皮倒也不生气,见到人依旧满脸堆笑。

仲杰向陈皮招了招手,陈皮顺势坐到云香身旁,伸手便往云香胸部摸去。云香厌恶的打开皮影的手,起身往前院去了。皮影跟随王彪多年,是他得力干将之一,经常为王彪出些馊主意,颇受王彪信任。皮影为人精明,但是有一致命缺点,那就是贪杯。他本已喝的满脸通红,经不住仲杰相劝,又吃了两杯,有些醉意。仲杰在他耳边说:“陈哥,听说富安河边的工地上挖到了宋代铁钱?”皮影一惊,忙问:“听说鲁福成和陈全买来卖给吴风了,文管所正在追缴。”看来,他小子的消息还蛮灵通。

伟伟先前曾向仲杰讲过,他带吴风买走临溪的这批铁钱,还准备送一笔钱给王彪这个地头蛇,以免王彪找他的麻烦。仲杰装着很神秘的样子对皮影说:“你不知道,还有两大坛子的铁钱被民工埋在沙里,他们今晚就要去偷挖呢?”皮影一听,酒也醒了一半。他拉住仲杰想要问个究竟,仲杰却像喝醉了一般,突然趴在酒桌上,怎么也叫不醒,云香过来将仲杰扶进了客房。皮影赶紧站起来,一溜往王彪的房间跑去,他要把这个特大利好消息告诉王彪。 睡到半夜,伟伟敲响了仲杰的房门。敲了许久,也不见仲杰开门。云香告诉他,仲杰昨晚喝醉了,恐怕要中午才会醒来。伟伟见时间不早,便带了鲁福成及两个民工,出来天崃客栈,趁着夜色往富安河畔而去。

两个民工带着伟伟和鲁福成,轻车熟路摸到河边工地。工地四周被围栏拦住,只在门口有个工棚,工棚里有个老头在守夜,此刻早已睡的鼾声四起。民工说,工棚里有只狗,得从另一面钻进去。四人转了一圈,找到个薄弱地点,用匕首将围栏的油布割开一处缝隙,伟伟让两个民工带着口袋钻了进去,他和鲁福成则躲到工地旁边一处草丛中,静候佳音。伟伟年龄虽小,却很狡猾,他白天踩点时,早选好一处退路,有任何风吹草动,能快速撤退。

夜空一片漆黑,没有半点月色,只有河边的蛙声随草丛里的蛐蛐声此起彼伏叫的欢。等了约个把小时,围栏边有了动静,是民工得手后,发出暗号。伟伟指使鲁福成上前查看,自己却退到离围栏几十米处,仔细观察周围的动静。鲁福成吃力的接过几个装满铁钱的口袋,把口袋码在围栏边,拉上两个民工,准备撤离。正在这时,几把闪着强光的手电射了过来。鲁福成赶忙掉头向河边跑去,他水性好,跳进富安河,向河对岸游去。两个民工见势不妙,仗着地形熟悉,也迅速顺河边一溜烟跑了。打手电的几人,并不追赶,上前没人背起一袋铁钱,往停在路边的面包车走去。伟伟见状,大吃一惊,匍匐在草丛中,不敢作声。

只见打手电的几人走到半路,突然旁边草地站起几个黑影。只听其中一个黑影大喝一声:“站住!我们是派出所的警察。”原来,临溪文管所的黄所长和派出所的教导员余胖子,带着警察埋伏在此,等候多时了。几个劫匪还没反应过来,便束手被擒。伟伟躲在草丛,惊出一身冷汗,好险!他等到警察走远,才慢慢从草丛里爬起,沿着小路深一脚浅一脚的朝临溪天崃客栈摸去。

再说,仲杰睡的正熟,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他惊醒,听得天崃客栈人声嘈杂,很多慌乱脚步声四起。开门一看,伟伟紧张地闪进屋,关上房门才说:“出事了!”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说了一番,还说,指挥抢去铁钱的人很像天崃客栈的陈皮。仲杰说:“你们八成中了连环套了!”伟伟点头称是,却想不明白问题出在哪儿?他太累了,脱了鞋子,和衣倒在仲杰床上沉沉睡去。

仲杰起床后,出门上西街“周家钵钵鸡”吃面。临溪的面食有很多种吃法,其中最受欢迎的是奶汤面。吃奶汤面尚需另一种又麻又辣的鸡片相佐,人称“钵钵鸡”。钵钵鸡和奶汤面结合起来是一道地道正宗的古城美食,临溪城周家钵钵鸡和奶汤面从清代晚期卖到现在,算得上真正的百年老店。吃过奶汤面,仲杰刚回天崃客栈,便是云香急冲冲跑来,她把仲杰拉进后院厨房,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我看见伟伟半夜和鲁福成带两个民工出门,是不是去偷古董了?”仲杰知道云香聪明伶俐,凡事瞒不过她的眼睛,便说:“香老板,我昨晚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了。”云香生气了,她粉拳砸到仲杰胸口,眼睛死死盯着仲杰:“你醉了?你骗的了陈皮和伟伟,可逃不过妹妹的法眼。”

真是个厉害的女人!仲杰忙对云香讲,伟伟还在他的房间睡觉,等他醒来问问便知道结果。云香又说:“我们客栈的陈皮昨晚带了几个伙计出门,现在都没有回来,估计也出事了!”王彪呢?仲杰很想知道他去没有?云香告诉仲杰,伟伟他们前脚出门,王彪和陈皮带人就跟去,王彪是天亮之前跑回来的,说是中计了,若不是他精明,躲在离工地很远的山坡树林里,早被派出所余胖子给一锅端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