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古董店出现异常,年轻相师布置鲤鱼跳龙门大阵,老板笑疯了

穹顶为圆象征着天空,加上中间七盏白玉灯,寓意就七星绕月。而后神来之笔添加开光阵,就有七星耀月之意了。开光之局一成,通宝阁中有所有的法器都受到了恩泽,就会充满珠光宝气。

当然,除了古川以外,普通人是看不出这些的。

看了几眼后,古川心中就已经有了主意,说道:“刘老,你这通宝阁的风水局虽好,不过在我看来还缺了一点东西。”

刘昌运闻言,知道古川已经有了想法,当下忙说道:“不知道小川觉得哪里不好?还请明说,为我这个老头子答疑解惑。”

“开光阵辅以七星耀月,蕴养古玩,滋生灵气。反之,灵气又反馈为七星耀月,为之提供风水所需的灵气。三分三的大理石,辅以踩地金砖是以三才阵。活水养莲,莲花濯清涟不妖,浊淤泥不染,灵气盎然。不过,刘老就不觉得你这通宝阁里还缺少了一点什么东西吗?”

刘昌运听古川这么一分析,心中豁然开朗。只是当古川问道通宝阁里还缺少什么的时候,刘昌运又沉默了,实际上他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只是打算让古川过来进一步完善他的这个风水局,但古川如今这么一说,显然是有别的用意。

想了片刻,刘昌运一张老脸都快憋红了,还是没能想出来。

见刘昌运没有头绪,古川提醒道:“刘老的这个通宝阁除了希望能有宝物法器外,最想的是什么?”

被古川这么一敲打,刘昌运顿时明白了过来,说道:“财,生财!不过你之前也已经说了,这三分三青石配上踩地金砖,就已经是构成了三才阵了。难道说,还有什么玄机?”

刘昌运是彻底被古川给吸引住了,一心想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古川摇摇头,说道:“当年那位陈先生为你布下一个三才阵,加上活水青莲之中的步步生莲,寓意就是步步高升的意思。要说其中别的玄机,我看不出来还有什么。不过刘老,这步步高升对应你店里的七星耀月,可是有点力不从心啊!”

听到古川的话,刘昌运苦涩一笑,说道:“没想到你对风水的造诣到了此种地步了。的确,步步高升对应七星耀月是差一点,但当初时间匆忙,陈先生也就只能顾重就轻了,以蕴养古玩法器为主,至于生财阵法则是为辅。”

古川说的这点,一直都是刘昌运心中的一个遗憾。风水之局中讲究的就是一个平衡之道,七星耀月的风水之局相比步步高升,却是大有欺压之势,导致步步高升的风水之局作用不大。不过好在刘昌运经营有道,加上七星耀月的作用也不小,通宝阁已是远近闻名,在龙泉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在刘昌运口中得到答案后,古川并不惊讶,这和他想的大致一样。

“若是我告诉刘老,我有办法将这步步高升之局加强,与七星耀月做到平衡有道。你相信吗?”

古川的话一出,饶是以刘昌运的定力也惊得脸部肌肉抽搐了起来。好半晌刘昌运才反应过来,激动的说道:“你,你……此话当真?!”

古川点点头,平静的答道:“那是自然。怎么,刘老不相信我?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只能另请高明了。”

刘昌运心中暗骂古川狡猾,脸上的笑容却是只增不减,赶紧朝古川走去,拍了拍古川的肩膀,像是多年不见的兄弟似的,一张老脸都笑成了一朵大菊花。

“小川,你这是说的哪里话!咱哥俩谁跟谁,要是信不过你的话,我怎么会找你过来呢!”

古川心中悱恻,要是陈先生能过来的话,恐怕你早就把哥们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吧?

“快,快和老哥说说,你之前的话到底是何意?”

“不急,在做这件事之前,我想找老哥要几件东西,不知道老哥方便不方便,也是用来布置你这通宝阁的风水之局。”

“有,只要小川你说的,老哥都会尽量给你找到。”

实际上,古川的话已经让刘昌运兴奋的不行,古川的言下之意就是找灵器,用灵器布置风水之局可是大手笔!这个便宜,刘昌运要是白白不占的话,那就是天下第一号大傻子了。

“一件蟾蜍类的物件,最好是大一点的张嘴蟾蜍,还要一颗大珍珠。除此之外,能够有九尾六两左右的红鲤鱼是最好的,加上一个鱼形法器。”

听完古川的要求,刘昌运皱起了眉头,原以为古川说完,他能够猜到古川的意图。现在看来,是做不到了。

要说这刘昌运的本事也的确是大,通宝阁除了外面能看到的法器古玩之外,还有一个暗房!

当跟着刘昌运走进暗房之中后,才惊叹什么是财大气粗,什么是如数家珍!

暗房之中的古玩法器比起外面的不知道好上多少倍,古川甚至看见了好几天散发着微弱紫金色的物件,其价值可想而知!

看到古川脸上的惊叹,刘昌运脸上也充满了得意之色,说道:“你是第四个进来的人,我这通宝阁经营也有些年头了,收藏的东西自然也有不少。”

古川心中暗骂道:这哪是不少,简直是逆天才对!

刘昌运带古川进来,就是让他亲自挑选。

在暗房里走了一圈,古川挑了一只“跳水”相的蟾蜍法器,加上一个寺庙老僧开过光的鱼符。最后又转了一圈,大饱眼福之后就退了出去。

大珍珠和红鲤鱼,没过一会就见店里的伙计买过来了。应该也是刘昌运亲自吩咐的,伙计买的红色鲤鱼没有一点瑕疵,全身通红。按照古川的吩咐,伙计跑了好几个地方,才凑齐了九条六两整的红鲤。至于珍珠就没有什么要求了,伙计买了一个珍珠店里的最大号珍珠。

“刘老,你帮我把这九尾红鲤依次放入假山活水之中,记住每条放入的时候都要等上一条在水中游开之后再继续。”古川吩咐道。

这关系到通宝阁的风水,刘昌运当然不敢怠慢,按照古川的吩咐,小心谨慎的把九条红鲤都放入了活水之中。之后,古川拿着手中的珍珠,与上次那般,朝楼梯走去,到第七步的时候停了下来,将买来的珍珠丢尽了屋顶挂的八卦镂空阁里。

这八卦镂空阁就是开光阵的所在了,上次七星耀月中的祈福瓶便是借用这开光阵开的光。

做完这一切之后,接下去才是重头戏。

古川拿着蟾蜍法器,在通宝阁中按照北斗七星的步法走了起来。每逢偶数步,古川就狠狠的跺一下地,逢奇数步,就轻轻的踏过。最后一步时,古川整个人一跃而起,直接是双脚重重跺了一下地面。

伴随着“嘭”的一声,古川将手中的蟾蜍向面前一个古色古香的木托上抛去。看得一旁的刘昌运是心惊肉跳的,不管是这蟾蜍还是那木托,都是价值连城的古玩,古川却像是对待破烂似的,怎么能不让刘昌运害怕!

好在,古川这一扔,蟾蜍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木托之上,面朝着假山活水。紧接着,古川拿起先前找到的鱼符,从通宝阁的一处同心结上挑选了一段红绳,早在之前,古川就发现这同心结也是个不错的宝物。

将鱼符用红绳系好之后,古川将其直接就绑在了七盏白玉灯之首。

看着古川做完这一切之后,刘昌运问道:“这就完了?”

“当然没有,还差最后一步!也是关键的一步!”

说着,古川将先前丢到开光阵里的珍珠拿了出来,放在手中看了一下,发现已然开过光之后才将它放到了假山上最高的一处。远远看去,就像是高山之巅的一个宝物般。

见刘昌运看着自己,古川知道他心中想的的是什么,也没有急着解释。

“刘老,现在你看看那跳水法相蟾蜍,看看有什么变化没有?”

说着,刘昌运就仔细看着放在木托上的蟾蜍,越看越心惊。这蟾蜍是他一次偶然在风水街淘来的,蕴养之后才成了法器。原本木讷的蟾蜍,此刻竟然像活了般,要朝着远处的水面跳去。

“你再看看这鱼符。”

刘昌运依言看去,发现悬挂在白玉灯上的鱼符竟然无风自动!说起来也怪了,看上去就像是在游动般,栩栩如生,看得刘昌运心神荡漾。

“神了,真是神了!小川,你是怎么办到的?”刘昌运简直是激动的不能自已。

“别急,刘老再去看看活水之中的九尾红鲤。”

这下,刘昌运再也不犹豫,直接跑过去一看,这一看也是惊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原来,放入活水中的九尾红鲤,就像是受到召唤般,围着放珍珠的假山不停的游,大有一股百鸟朝凤之势!

“小川,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可得好好跟我讲讲,不然你今天就别想走了!”

此刻,刘昌运心中的震撼简直是太大了,他根本没想到,原本只是想让古川完善一下原有的风水局,古川却是直接又给他布了一道风水局,还这么玄妙,就连他都只能看出一点端倪来。

“刘老这是想杀人灭口啊!”古川开了个玩笑后,才正色道,“我这个风水布局名为金钱局。通宝阁中原来的步步高升相比七星耀月太过不平衡,我利用这跳水蟾蜍镇压北方,鱼符悬于七星之首,就是为了能够缓和七星耀月的强大气场,却又不损减它的作用,反倒是在原来活水的基础上,增加了清风。这样一来,步步生莲的风水才真正被激发了出来,作用也更是明显。”

“在布置蟾蜍法相时,我又特意重踩轻踏踩地金砖,使得气势更盛,配合着跳水蟾蜍作用也就更明显了。还有,你看鱼符所对的假山是不是想一扇门,再看蟾蜍大嘴所长,是不是正对着那颗大珍珠?”

听古川这么一说,刘昌运才仔细的观察了起来。

“蟾蜍吐珠,鲤鱼跃龙门!妙,妙,甚妙啊!”

看出了其中的门道之后,刘昌运竟然不由自主的为古川鼓起了掌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