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他做梦也没想到,费尽心思要寻找的古董就在保姆的脖子上

江城的深夜。

沈秋临时把左小青安排在市区的一家宾馆内,小姑娘今天晚上被吓得不轻,下车之后就是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

沈秋原本想安排谢静文来陪左小青一晚,左小青蜿蜒拒绝了,说她自己休息一个晚上就能调整过来:“沈大哥!你能不能晚点走,我……我……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沈秋让她先洗个热水澡,趁着这个时间出门买了一杯压惊的姜茶。

回来的时候左小青已经洗完澡换了一身新衣服。

左小青新换了纯白色的T恤,搭配一条宽松的灰色裤子,尽管简单但却把她玲珑曲线的身材衬托凹凸有致,她的身上多了一股洗发水的香味,湿淋淋的长发披在肩上,却也多了一份别样的妖娆。

孤男寡女独处一室,沈秋觉得不是很适合,于是简要叮嘱了一番:“小青,今天这件事对你来说也算是个教训,以后这种黑心古玩店不要随便进去,这一行水很深,你一个女孩尤其是晚上进去会非常的危险!”

“沈大哥我知道错了,我……我只是想去碰碰运气,我想把这块玉卖出更高点的价格,我真的不是不相信你,我想去碰碰运气!”左小青腼腆的点头,不经意间小脸通红,如同熟透了的苹果、在柔和灯光的映照下尤为的可人。

“小青,你是不是很缺钱?具体是什么情况?”

“我……我……沈大哥!是我爸的事,我欠了赌债,债主逼着我爸还钱,我爸每个月的利息就要好几千,债主逼得急,说再不还钱就要到我学校来要钱!”

沈秋会意:“你爸总共欠下了多少的债务?”

“连本带息十三万……”左小青为难的拿出那块狗玉:“沈大哥对不起,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

“好了小青你别说了……”沈秋会意,他终于知道小青的难处,他体会过被人成天追债的窝囊日子,放在小青的身上更加不好受。

“这样吧小青,我明天要出一趟远门,我帮你打个招呼,你明天去轩宝斋找老掌柜,也就是谢强生老先生,你找他拿十三万,先把你爸的这个债务先还掉。”

“沈大哥……那这块玉佩?它不值这么多钱啊,我不能让你吃亏!”左小青急了,眼眸流出的眸光惹人怜爱。

“这块狗玉你先留在身边吧!毕竟是你妈的遗物,这笔钱算我借你的,你什么时候有能力了再来偿还吧,我给你算无息!”说话间沈秋写了一张字条递给左小青,让她明天凭着这张纸条去拿钱。

“沈大哥这样不行……我不能这么做,今天晚上的事情已经连累你了,还让你借我这笔钱!”左小青把玉佩摘下来塞到沈秋的手中、

“小青,这个真的不用,沈大哥没那么矫情,这块玉好好收着吧,是一块难得的狗玉,将来也有一定的升值空间。”

左小青坚持说道:“沈大哥!这个是原则性的问题,这块狗玉我先放在你的手上,以后我有能力了就会花钱赎回来,放在你的手上我也很放心,总比卖给那些黑心商人来的好!”

看左小青坚持,沈秋点头答应了:“这事一码归一码,狗玉就先寄存在我这里,钱的事儿你也不要有心里压力,就算凑不到这块狗玉也是你的……”

“行,那我就再谢谢沈大哥了,对了……沈大哥,你女朋友刚才一直给你发短信……”左小青指着沈秋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屏幕。

沈秋看到是谢静文连续发来的短信,连忙解释说:“不是我女朋友,是我老板,轩宝斋的老板娘,小青你不要乱说,更不要在我妈那乱讲,我妈要是知道我接触女孩,就非得跟人家女孩子见上一面……”

“我会的我会的……”左小青终于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在沈秋看来这才是阳光左小青应该有的笑容。

……

告别左小青,沈秋立刻给谢静文回了电话,还没开口就听到对方阴阳怪气的质问:“沈秋,没看出来啊!你居然好这一口!喜欢单纯的大学生?正好小姑娘无以回报给你以身相许的吧?”

沈秋明显听出话语中酸溜溜的醋劲儿:“大小姐,我要是真好这口,大半夜的也不用往宿舍赶了,我看你打了十多个电话,老板这是要给我加工资的节奏吗?”

“我加你个大头鬼!我就是提醒你赶明天早上六点半的高铁,谁关心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八卦啊!我爸的钱已经打到银行卡了,收到小道消息,这次赶去仙家桥的同行不在少数,甚至还听说章满国亲自赶过去了!沈秋你可得多加的小心!”

沈秋疑惑问道:“怎么着?难不成这章满国还会吃人吗?”

“吃人都不至于,这章满国跟别的老板不一样,从06年入行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从一个默默无闻的摊位小贩,再到江城的第一古玩大亨,但凡跟他作对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不是亏的倾家荡产、就是弄到监狱吃牢饭,最近这几年没人敢正面和他作对,你小子倒好,直接砸了人家干儿子的古玩店嘿嘿!”

沈秋压低声音问道:“说真的大小姐,你是不是怕了?你要是怕了我就自动离职,这样不会连累到轩宝斋。”

这话倒是沈秋的肺腑之言,大小姐已经帮了自己很多了,得罪章满国的是自己,不能拖轩宝斋下水。

“沈秋你瞧不起谁呢!”大小姐那边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通:“我谢静文是那种怕事的人吗?我要是怕事就不会请你来做大师傅!现在你的事就是我谢静文的事,章满国真的要报仇的话,我轩宝斋扛着!”

沈秋内心阵阵的感动:“大小姐,这么说我真的不好意思,我身上也没多少钱,实在不行的话,我也以身相许吧!”

“滚!”

……

差不多凌晨十一点才到的家,沈秋给自己煮了一碗方便面,趁着开火的时机他特意拿出了左小青的那块特殊的狗玉。

这次平放在手上依旧有一股特殊的暖流从古玉当中散发出来,平息感触、那是颇为强烈的一股暖流。

“怎么会是这样?”

沈秋找来放大镜,仔仔细细查看了这只特别的古玉,这一看不要紧,在放大镜的照射下,沈秋看清楚了玉笔洗底部的落款。

一个篆体的“千!”

沈秋一拍脑门突然联想到了一个关键的细节,篆体千不正是王千石的字号吗?

再加上这块古玉又是民国时期的产物,恰好跟王千石所在的年代重合?难道说这块古玉是王千石传下来的?

“对了!”沈秋清晰的记得那天晚上做梦,梦到王千石让他帮忙寻找几件珍宝,其中就包括玉杯、青龙笔洗、永乐五福大罐、康州送行贴、以及成窑碎花大盘?

青龙笔洗?

这块笔洗造型不就是青龙形状嘛!

我去!沈秋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气,难道说王千石让自己寻找的青龙笔洗,就是左小青手上的这块狗玉?

沈秋不敢相信这一切,他记得《天师秘史》中有过记载,王千石把最重要的几件宝贝分别给了他五个妻妾。

沈秋给左小青打电话确认,确认到他外婆的姓孙,恰好王千石的一个小妾就姓孙!

这就对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王大师让我找的宝贝就是这件青龙狗玉笔洗!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