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萌宝打碎价值连城古董,总裁向萌宝妈提条件:你嫁给我

洛小槡给他丢在了沙发上,冷眼问他:“洛知眠,你从实招来,你是不是砸了人家的花瓶?”

洛知眠整理了下被她弄乱的衣领,然后从容地回道:“嗯,不小心砸了三个。”

“你是不是和他签了赔偿合约?”

洛知眠淡定地回:“签了,不过我还是小孩子,按照法律,是身为我的监护人的你去赔偿。”

很想揍他怎么办?

洛小槡咬紧了牙关,还不等这口气吐出来,他又说道:“不过顾先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我和他签的合约很简单。”

“你和他签了什么?”洛小槡阴阴瞪他。

洛知眠平静地对上她的目光,“我会赔偿的,但是是在我成年之后。成年之前,就由洛女士你先代替我赔偿。”

洛小槡双手握成了拳头。

“不过顾先生很喜欢洛女士你,所以他对我们提出的赔偿要求也很低。”

说完,他从书包里掏出一个牛皮纸袋递给洛小槡,“喏,这里就是我和他签的合约,总共一式两份,另一份在他那里。”

洛小槡立刻打开看了起来。

就一张纸,白纸黑字写的十分清楚。

他给了洛小槡两个选择,第一:赔钱,分期赔钱,每周一次,还必须得亲自交到他手上。

第二:做他的女人,一切债务全都一笔勾销,不仅如此,他还愿意提供更多的古董花瓶供洛知眠随意捏砸。

而很明显,洛知眠替她做了第二条选择。

洛小槡气得当时就回了房间,一天都没搭理洛知眠。

第二天上午她也收到了韩叶给她发来的一条邮件,邮件里附了一份报价表,表里把那三个古董花瓶的图片,以及出土时间和介绍都写得一清二楚。

至于价格,最低的一只也要一千八百万……

三只加起来都要逼近一个亿了……

洛小槡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

她就算把自己卖了也赔不起!

洛小槡把自己关在房间关了整整两天,反正洛知眠有顾罗修接送也用不着她,她就破罐子破摔了还能咋地。

可就在这晚,她刚准备给自己煮碗面吃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给她打电话的是一所派出所。

警察的口气十分严厉,让她立刻就去派出所接洛知眠。

洛小槡怎么也不会想到那小子竟然到派出所蹲着了,还跟人警察说因为他砸坏了几个值钱的花瓶,她就不要他了。

洛小槡才来到派出所就被几个女警察拎到一边轮番教育了一通。

洛知眠呢,坐在沙发上,快活地吃着一根棒棒糖。

有警察看着洛小槡还不好发作,只能连忙认错表示再也不会丢下洛知眠不管了,然后就把他抱上了车。

她的脸色也随之冷了下来。

就在她踩下油门迅速开起车子的时候,洛知眠也吃掉了一根棒棒糖。

他拿出手帕擦了擦嘴巴,然后就成洛小槡说道:“洛女士,我劝你不要生气,也不要对我撒气,不然我明天还会来这里。”

洛小槡硬生生地把一口气咽了回去,然后一路回到家里,理都没有理他一声。

洛知眠看她坐在沙发上动也不动的,伸出小胖手给她倒了一杯热水,热水里放了一片柠檬和一些甘菊花。

“洛女士,喝点茶降降火。”他把茶杯放在洛小槡跟前的茶几上,接着就说:“我去睡觉了,晚安。”

说完他回了自己的房间。

洛小槡拿起那杯茶一口气全喝进了肚子里。

……

第二天上午,洛小槡来到银行查了查自己的资产。

零零散散地全加起来也就八九百万,连一只花瓶都赔不了。

她托腮坐在门外的一个地板上,整张脸都拧成了一团。

不一会儿,眼前的太阳光线忽然被挡住,洛小槡没好气地看过去。

“洛小槡,你愁什么呢,是不是没钱花了?”陆子枫说完就随手从兜里掏出一张支票递给她,“这点钱,你先拿着随便玩,玩完了再跟小爷说。”

洛小槡一眼看到了上面的数额,整整五百万。

她低哼了声,直接别过了头。

陆子枫一眼看到了她脸上的嫌弃。

他脸一沉,“喂,洛小槡你还嫌少是不是?”

洛小槡没理他。

“得,小爷再多给你五百万行不行?”他说着就坐在了她的身边,然后凑近她的脸,笑着说:“不过你得答应做爷的女人。”

洛小槡心里更堵了,直接赶他,“你走开,我不想跟你说话。”

“喂,洛小槡,一千万也不少了吧。顾罗修那么有钱也舍不得给你,你跟着我多好,只要你跟了我,以后会有更多的钱,你想怎么花小爷就给你怎么花。”

他挑着眉梢,满脸的豪气大方。

洛小槡冷冷瞥了他一眼,然后就起身朝外走。

陆子枫连忙跟了上去,“洛小槡,要不我再加一百万成不,一千一百万,就当是小爷对你一心一意。”

不等他说完,洛小槡就上了自己的小红车,踩上油门头也不转地走了。

陆子枫气得双手叉腰,看着她的小破车离开的方向,拧紧了眉头,闷声说道:“洛小槡,到底多少钱才能满足你?”

他气得踢了脚自己的车门,然后也跳上车,继续跟着洛小槡的小红车离开。

就在他开车走后,一辆白色的轿车也从停车场中驶出。

车内,洛雨甜紧盯着他的红色跑车,冲着司机叫道:“快点跟上去,别跟丢了!”

“好的二小姐。”司机忙回了声。

……

洛小槡又回到家里待了半天,快到洛知眠放学的时候她这才出门往第一小学去。

只是才到半路,她就接到了洛知眠的一条短信,说是要和顾罗修去打球,不用她来接了。

也许因为自己现在身负巨债,洛小槡一想到顾罗修就心虚,更别提去见他了。

她当即就回了条消息,让他注意安全早点回来,然后掉头又回到了家里。

又跟着她绕回来的陆子枫,在她的楼房下蹲了半晌也没等到她下来,没劲儿地离开了。

拐角处,白色轿车内。

司机见陆子枫走了,当即就冲洛雨甜问道:“二小姐,还要跟着吗?”

洛雨甜正打量着小区的环境呢。

她哼笑了声,“李叔叔你看看这小区可真够破的呀。”

她还以为洛小槡勾搭上了多厉害的金主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