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老外在古玩街淘宝贝,一块石头店家开价五十万,老外:二十

竟然是任诗雨,我有点意外,结巴了半天。

“哦,是你啊……什么事?”

任诗雨犹豫了一下,“我想……和你谈谈,你有时间吗?”

“有有。”我赶紧答应,“不过你要等我一下,我现在在外面办事呢。”

“要多久?”

“我也不知道,顺利的话,差不多一两个小时吧。”

“那么久啊……那我去找你吧。”

“啊,好。咱俩加上微信,我把定位发给你。哦对了,你记得把凤佩戴上。”

“好。”

挂了电话,我赶紧把任诗雨的电话号码存下来,打开微信,给她发过去一条验证信息。

“叮!”

验证很快通过,我给任诗雨发了定位,看着她微信的头像,心里有点发慌。

这算是……

我们的第一次约会吗?

我走进琉璃厂,想起吴桐昨晚和我说,那家店铺是叫博古轩。

我顺着主街走了半个多小时,腿都走酸了,可没见到这家店铺。

更奇怪的是,我打听了不下五六个人,他们都说没听说过这家店,还问我是不是记错了。

“不是吧,吴瘸子耍我?”

我气得不行,旁边一个手上戴满各种手串的老头儿嘟囔了一句。

“博古轩?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老头眯起眼睛想了半天,“对喽,想起来了,你打这条胡同穿过去,走通头,西北角那旮旯里有一香烛铺子,那家就是了。”

我谢过老头,穿过胡同,费了半天劲,终于找到了他说的那家香烛铺子。

香烛铺子不大,门口放着一张弹簧床,胡乱堆放着些香炉蜡烛黄纸之类的东西。

我朝左右两边看了半天,也没找到博古轩在哪。

“爷,您来点什么?”

香烛铺子的老板迎上来,我问他,“麻烦你,知道博古轩在哪吗?”

老板的脸冷了一下,回头朝铺子里喊了一句。

“亮爷,您的主顾。”

“好嘞,里边请!海爷,谢谢您了!”

铺子里传出一声响亮的吆喝,我谢了香烛铺子老板,走进店里。

我这才看见,在香烛铺子的一角,隔出一间只有不到五个平方的隔间,简易的门头上面挂着一幅手写的毛笔字,“博古轩”。

我气得骂了吴桐几句,这么偏僻的地方,差点没把我找死。

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小伙正在捧着一方烟盒大小的玉石印章,对着太阳仔细看着。

矮胖光头的老板朝我跑过来,满脸歉意。

“爷,这还有位客人,您多担待。您先自己个儿䁖䁖,瞧上什么了小店给您打折!”

我点点头,他回头继续招呼老外,我随便溜达了一圈。

店里满满当当堆着各种古董书画,青铜瓷器,我看不懂真假,只能站在一边,那老外朝老板招了招手。

“老板,您这物件怎么卖?”

老外的中文很不错,还学了一口半生不熟的京城腔,看来是在京城住了有些年头了。

老板满脸堆笑,“哟,这位洋爷,您真有眼光,一眼就瞅见小店的镇店之宝了。这是一枚汉代的官印,是用上好的和田玉籽料雕的,您可着整个琉璃厂打问去,除了小店,就没人敢说有这种尖儿货!”

老外笑笑,“多少钱?”

“嗨,开张生意,我就不管您多要了。一口价,这个数!”

老板张开巴掌在老外面前晃了晃,“这位爷,五十万您哪!”

我吃了一惊,心想这一方玉石印章竟然要这么高的价格,看来应该是一件稀世珍品。

老外把印章放回架子上,“能便宜吗?”

老板咂了半天牙花子,一拍大腿。

“看您是诚心想要,我就再让点,四十……八万,这可真是赔本赚吆喝了!”

“老板,我还个价行吗?”

“哎,得嘞,您说,只要我不赔太多,也就给您了。”

“二十。”

“哎哟喂,您这哪是还价哟,这简直就是捅我肺管子喽!”

“行不行?”

老板捶胸顿足,那神情活像是刚死了亲大爷。

“得,您这都开口了,我能不给您面子吗?就当是我给中外友好做贡献了,二十万,我给您包起来!”

老板的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神色,老外摇了摇头。

“老板您说错了,不是二十万,是二十,听明白了吗,二十块!”

老板顿时僵在原地,我也傻了眼。

五十万还价二十块?

那老外嗤笑了一声:“你当我是棒槌吗?你这个人不实诚,回见吧您哪。”

老外背起包就走出博古轩,老板急了眼,追到了门口。

“哎,洋哥们!价钱好商量,别着急着走呀你!三十块,要不要?二十五,不能再低了……哎哎……”

我傻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靠,假货啊!

老板骂骂咧咧回到店里,看见我在盯着他,尴尬的笑了笑。

“您瞅上什么物件了,小店给您打折,包您满意。”

我对这店老板一点好感都没有,冷笑了一声。

“算了,你店里的东西都是价值连城的镇店之宝,我哪买得起。”

老板干笑了几声,连连摆手。

“那不能够,这都是糊弄老外的……爷,您瞧这个,元青花大瓶,开门到代,全品无瑕,只要您看上眼……”

我推开他怼在我面前的瓶子,“我不是来买东西的。”

老板顿时警惕起来,“你是雷子?嗨,您别误会,小店的东西都是高仿工艺品,绝对没有欺诈顾客的行为,您就是把我带到局子里,我也是这句话!”

我冷笑了一声,心想这老板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奸商,吴桐让我到这种地方来拿法器,会不会被这老板用个什么赝品把我给糊弄了。

我皱了皱眉,“你是这里的老板?”

他赶紧点头哈腰,“小姓蒋,蒋亮,是这家小店的老板。本店诚信经营,童叟无欺,刚才那都是误会,哈……”

我点点头,吴桐告诉我老板姓蒋,看来就是他了。

“是吴桐吴前辈叫我来的。”

蒋亮突然变了脸色,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放下手里的瓶子,走到店门口探了探头,关上了门。

“您是……陶爷?”

“不敢,陶多余。”

蒋亮对我微微躬身,压低了声音。

“陶爷,咱换个地方说话。”

蒋亮把店门反锁好,走到一个杂乱的货堆后面,扒开一堆瓶瓶罐罐,露出一扇只有不到一米高的门。

“陶爷,委屈您,小心碰头!”

蒋亮推开那道门,自己先钻了过去,我跟着他钻过去一看,这道门通到了旁边一个院子里。

蒋亮关上门,带着我向一间屋子走去。

“昨儿个半夜吴二爷通知我,陶爷今天要来取一样东西,我这从天刚亮就开了店门,巴巴等您一上午了。”

我有点不好意思,“辛苦你了。”

蒋亮咧嘴一笑,“陶爷哪的话,您这边请。”

蒋亮打开一个小屋的屋门,把我带到屋子里,他打开一个保险柜,从里面取出三个盒子放在桌子上。

“这就是吴二爷存在我这的东西,陶爷,您上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