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都说古玩能捡漏,小伙去琴行买把琴,竟然也能淘到了宝贝

此时没有人再起哄,全场都默不作声。

钱宇脸色煞白,瘪了瘪嘴,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位老师,作为器乐老师,拿点琴行的回扣没毛病,毕竟家长都是外行,只要没花冤枉钱还买到了好乐器,这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儿!”

“但是!”林浩脸色沉了下来,“如果和琴行一起坑家长,卖假货,这性质和人品是不是就太恶劣了!”

“你!?”

钱宇一双手颤抖了起来,他的脸色越来越白。

可林浩说的句句在理,他心里有愧,此时根本就说不出什么话来反驳。

那个圆脸女营业员一脸尴尬,站在那儿踌躇着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林浩把琴放在了吉他支架上,转身对武小洲说:“走吧,这家琴行就算了,没有咱们想要的琴!”

说完,他就往门口走去,那些围观的人让开了路。

身后,那位中年人喊了一句,“小兄弟,谢谢了!”

林浩也没回头,朝后摆了摆手。

随后,中年人的脸就拉了下来。

钱宇的神色十分不自然,他上前一步,腰都不自主的弯了下来,“刘哥,你听我说……听我说……”

“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中年人一脸不屑,说完这句话,看都不再看他一眼,扯着儿子,一甩袖子转身就走。

钱宇愣愣着站在那儿,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好半天以后,他扭曲着脸看了一眼那几个围观的人,咬牙切齿道:“马三,帮我打听一下这小子是谁?艹!”

上万块钱的回扣,就这么被人搅黄了,学生也跑了,这种情况就不可能再跟自己学了,他气的想吐血!

林浩和武小洲出了琴行大门,武小洲就朝他伸出了大拇指,“厉害,你小子这是被雷劈过吧?啥时候懂这么多了?”

林浩伸手拍了拍他厚实的肩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兄弟,要多读书呀!”

“卧槽,你小子看《故事会》都他妈嫌长,啥时候读过书?”

“呃?!”

林浩愕然,看来这副皮囊的自我认知能力绝对是有问题呀!

骑了三条街,两个人终于又找到了一家小琴行。

琴行里静悄悄的,靠近里面的两节柜台边,一位光头白须的老爷子半躺在藤椅上摇着蒲扇打着盹。

林浩扫了一眼墙上为数不多的几把电贝司,微微摇头,都是一些便宜货。

“老板,您这儿有二手的电贝司吗?”他问。

老爷子睡眼朦胧,扬起手里的蒲扇,往墙角指了指,随后又闭上了眼睛。

角落里,堆了十几把吉他贝司,就这么裸放着,也没有套袋,琴上落着厚厚一层灰。

林浩走过去蹲着翻找起来。

电吉他都是一些廉价货,其中还有两把连低仿都谈不上的芬达和吉普森。

拿起一把仿雅马哈的电贝司,看了两眼他就放下了,粗制滥造的简直没法看。

“咦?”

他又拿起一把电贝司,惊讶得差点叫出声来。

林浩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回头看了一眼藤椅上的老爷子。

还好,老爷子还闭着眼睛。

武小洲看出了他的异样,张嘴就要问,林浩连忙给他使了个眼色。

随后他仔细端详起这把满是灰尘的贝斯……

这是一把深棕色的旧贝斯,看样子至少得20年了,琴身琴头上什么标志都没有。

但林浩拿在手里就知道这是一把好琴,抹了一把上面的灰,再仔细看了看外层深棕色的贴面和内层带有暗红色的虎皮斑纹。

他内心狂喜,这是ken smith!

没错!就是ken smith!

乐手都简称它为KS。

这是很多贝斯手都喜欢的一个纯手工贝斯品牌,它的制作者是老美的Smith。

Smith是个很典型的乡村顽固老头,几十年如一日的手工做琴。

KS的音色有些古怪,喜欢的人将它推上神坛,不喜欢的人就会咒骂它、嫌弃它,甚至把它扁的一文不值。

KS的中频、高频特有的那种清脆和木头味儿十分突出,低频扎实,只是略微缺少了一些温暖和厚重。

在流行乐队里,KS的音色太突出了,有些不符合流行乐的音乐需求,所以用的贝斯手并不多。

但KS的高把位solo,手感是无可替代的!它清晰,不厚,弦距合适;所以,它更适合玩爵士或布鲁斯。

当然了,也有一些玩摇滚的乐手特别喜欢KS,这个就因人而异了。

林浩随手把KS放回了原处,不再看一眼。

先前的仗义执言是职业道德,而此时完全是两回事,买二手货淘到宝贝是人生一大乐趣,否则古董行业就会彻底消失!

自己如果不拿下,以后不一定会便宜给谁……

琴行能把一把好琴扔在一堆破烂货里面,说明他们收上来的时候根本就不识货,卖的人也一定不懂!

一买一卖,价格都非常便宜,所以琴行才没当好东西。

他站起来漫不经心的东张西望,过了一会儿,他随手指了指贴墙放着的一堆音箱,“老板,这个多功能箱子多少钱?”

老爷子抬了抬眼皮,“1800!”

林浩摇了摇头,太贵了,他们还买不起。

“这个呢?”

“1200!”

“这个呢?”

“1500!”

“……”

武小洲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只能老老实实的跟在他身后看着。

“这个呢?”他又指着一个小音箱问。

“600!”老爷子终于不耐烦了。

林浩蹲了下来,把这个方方正正的黑色小音箱看了看,才30W,不演出就是在家练琴的话,也能对付用。

取下面罩看了看,两个喇叭;一个8寸的全频,一个1.8寸的高音,还行。

“500块,我拿一个!”林浩说。

“行,拿走吧!”老爷子扬了扬手里蒲扇,赶苍蝇似的。

“老爷子,我看您那一堆破琴,送我一把呗,回去弹不了我就挂墙上当摆设!”

“啥?”老爷子急了,一下就坐了起来,“咋就弹不了呢?都是好的!”

林浩撇了撇嘴说:“都破成那样了,还弹啥呀?都不值维修的钱!”

“200一个!愿意要就要,不要拉倒!”说完,他气呼呼的又躺了下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