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她看到卖废品摊位上在闪光,假装过去收旧书,实则捡漏古董

市里的供销社比公社的大多了,一共三层楼。

傅焱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个年代的商店,感觉很新奇。父女俩一层一层逛了起来。

一层是副食品,点心糖果什么都有,还有日化产品,牙刷牙膏香皂之类的。

傅焱看中了一块上海牌的硫磺皂,这年头在家里只能用胰子,洗手还行,洗澡可太难受了。

傅大勇也由着她,没有闺女怎么能挣钱呢。还问够不够,弄的傅焱哭笑不得。

二层是卖衣服和卖布的。这个时候买布自己做的居多,衣服几乎就是有钱人专享。

傅焱用后世的眼光看这些衣服,没有一件她看得上的。但是放在现在都是最时兴的衣服。

所以父女俩只挑了做衣服的布,傅焱可着粮票,把所有的票都买成了布。

三层是收音机自行车的大件。傅大勇有心买辆自行车,只是自行车票难弄。只能作罢,越看越眼馋。

傅焱逛了一会就觉得无聊了,什么都要票,没有票不卖给你。

父女俩买好东西,就出了供销社。看看时间还很早,下午四点赶到坐车的地方就行。

这时候,傅焱想起来,这个年代的废品站可是淘宝的好地方啊。凭借自己的眼睛,宝贝还不是信手拈来。

“爹,我想去废品站看看。能不能有高中的数理化课本。”

傅焱打着找书的旗号,傅大勇很开心,找人打听了废品站并不远,就在供销社相邻一条街。

到了废品收购站,傅焱只说去找书。看门的大爷就指了一个方向。

“书都是五分一斤。看好了过来称。”

父女俩直接分开去看,傅焱用眼睛一扫,就看到角落里的好几处处地方泛着光芒。

但是她只能装作挑选书籍的样子,一点一点的走过去。

手里拿着找到的字典,只少许有一点点白色光芒,这样已经很不错了。看样子是民国的东西。

又走了几步,扒拉了旧纸堆,终于找到了角落里的那个泛着金色光的东西,是一个红色的漆罐子,样式是梅瓶。

傅焱心中大乐,这个瓶子表面是红色的,但是内里却是一个青花瓷的。想来是为了保留这个东西,所以刷上了红的油漆。

就冲着这一点,这东西就是古董无疑了!

傅焱悄默声的把瓶子收到了空间里,然后又向下一个发着光芒的地方找去。

另一个东西,却是一个碎瓷片。

是个天青色的瓷片,傅焱看不出什么器物,因为瓷片只有巴掌大小。

但是散发的光芒却比红漆梅瓶还要盛。傅焱直接扔到了空间里。

接着又找了几件都是古书,有一本线装的书,年代久一点,内容等回家再仔细研究。

傅焱又抬头看了一圈,确实没啥东西了。这才拿着挑好的数理化丛书,往大爷那里走去。

这边傅大勇啥也没看上,已经在门口等着自己闺女了。

上称一称,一共十斤。花了五毛钱。

出门来傅焱直接扔到了空间里去。父女俩一身轻松往车站走去。

……

那边王淑梅一早就带着大闺女傅淼回娘家了,手里还拿着两只风干鸡和几串山葡萄。

上次小火出事的时候,正巧哥哥家给大侄子定亲,王淑梅就没顾得上。

傅焱的姥姥家吴家庄,跟安平村相邻,但是两个村子需要翻过半座山才能到,在地理位置上不如安平村便利。

王淑梅到了娘家的时候,王淑梅的娘李老太正在院子里的树下做鞋垫。

“娘,这么热的天,你咋不进屋?”王淑梅出声道。

“梅子回来了?屋里不如这里风凉。”

一看是自己闺女回来了,李老太心里高兴,她一生就有一儿一女,闺女性格像自己 ,最得自己欢心。

要不是这年头不兴跟着闺女过,她倒是喜欢跟自己闺女在一块过日子。女婿也是个好的。

王淑梅的嫂子李香云正在厨房里做饭,看着小姑子来了,赶忙从厨房出来了。

“他姑,你来啦?上回你侄子定亲你没来,我还挂心着小火。没啥事吧?”

王淑梅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自己这个娘家嫂子就是 惯会挤兑人,一开口就挑拣自己没来参加定亲礼。

“ 唉,嫂子不问我也得说,小火昏迷了一天一夜,差点没醒过来。”说着就抹眼泪。

王淑梅的话唬了李老太一大跳,连忙询问是怎么回事。

王淑梅跟她们解释完小火受伤的事,李老太恨的牙根疼。

“ 你这个公爹,之前这么多年倒是没看出来,怎么你婆婆一走就成这样了。

幸亏你婆婆早有先见之明,早早给你们把家分了,这要是没分家,那后娶的小寡妇还不提天天恶心你!”

“ 是啊,这样看来,小金她奶奶是看透了我公公,这才早早的分家。”

“ 你公公才五十多,哪有不想女人的,可也太急了,看这样子早就勾搭上了!”李香云不屑的憋嘴。

王淑梅一听这话脸就挂下来了,还守着傅淼自己嫂子就这样说,一点不顾及孩子。

李老太看着自己儿媳这样说话就烧心,遂说道:“你还不去做饭,在这说啥闲话,明子和亮子待会不回来吃饭?”

李香云知道老太太要和自己闺女说私房话,也不多呆,起身却不走,看着王淑梅拿来的包裹两眼放光。磨磨蹭蹭的。

“ 你看我老说话也忘了,这是大勇打的山鸡,我给风干了。娘您收着,平时加个菜。”

王淑梅深知自己嫂子什么德行,要是不拿出来过了她的眼,中午饭也吃不安稳。

“ 你们留着吃呗,给我们拿来干啥,我和你爹这牙口就吃个豆腐就行了。”

“ 娘看您说的,您和爹牙口不好,不还有明子和亮子他们吗。”李香云生怕到手的肉飞了,连忙说。

“ 大勇让我拿来的,您收着吧。再得了再给送来,您和爹这么大年纪了,也要擅自保养。”王淑梅没搭茬,把鸡直接给李老太放进了柜子里。

李香云看着进了自己家柜子,安心的做饭去了。

李老太看着儿媳妇这样,心都疼了。

“ 大勇有心了,他们怎么没来呢?”李老太十分喜欢傅大勇。

“ 大勇跟小火去市里了。”王淑梅看着自己嫂子走了,把卖酒的事跟自己娘说了。

李老太很担忧:“这事行吗?不能被抓住吧?”

“ 您放心,大勇在市里有朋友,就说是去串门的。”王淑梅撒了个小谎,安了自己娘的心。

至于傅鑫入伍的事,她并没有说,这事还是等落定了再说,现在不宜声张。

李老太又拉过傅淼,给她拿点心吃。虽然点心都碎成了渣,傅淼还是吃的香甜。

母女俩又说了大哥家明子的婚事,说到这李老太又是一百个不乐意,可是无人诉说,做奶奶的总不能出去讲究孙媳妇。那让人看着多不好。

“ 那个刘大妮,我看着就膈应人,老大媳妇非说好,我看着明子也不怎么愿意。”

“ 那怎么不再看看,直接就定下来了?”王淑梅不解。

“ 还不是你嫂子的娘家妈,不知道听了哪个撺掇,说是找人看了,直说刘大妮的八字旺我们家明子。

你还不知道你嫂子,一门心思听她那个娘的话。”想到这,李老太的心口又疼了。

王淑梅听到这里,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闺女。

傅淼和自己娘想法一样,什么人再灵验还能有自己小妹/闺女灵验?

说话间就到了 中午饭的时候,王淑梅的老爹王老三和大哥王国志都回家来了。

吴家庄地处山里,天气没有那么炎热,所以村民们都是照常上工的。

王老三开口就问自己大外孙怎么没回来,傅鑫从小就得姥爷的青眼,在老王家待遇比王老三大孙子都好。

“ 小金现在在生产队帮忙,帮着算收成什么的。不得空,下次有空了我让他来看您。”

王老三满意的点头,大家伙都低下头吃饭。

只有李香云撇了撇嘴,老头子真是老糊涂,放着自己家孙子不疼,倒疼个外姓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