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古墓探险,小伙意外坠入地下河,竟因祸得福发现四千年古董

地下河的涌出来的水流湍急,我和周小舍一股掉落水中,一下子被河水冲得七零八落。

关键时刻,李恩在一旁伸出手拉了我一把,我回过神后,连忙顺势游到一旁再爬上地面。

此时的屋子,一半是地面,一半是泛滥的河水,显然是刚才的炸药威力太大,直接就把这地面给炸塌了,所以下面的河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至于那半边地面,则全部陷入到了水中……

我艰难的爬上地面,发现水中却没了周小舍的踪影。

我不免有些着急,这周小舍难不成被河水冲走了不成?

“牛鼻子?”

“牛鼻子你人呢?”

我连喊了几声都没听到周小舍的回应,咬咬牙,将衣服一脱就准备跳下水里去找他。

但不等我下水,忽然,周小舍从水中冒了出来,脸上洋溢着狂喜的表情。

“老铁,发财了,发财了!”

周小舍这鸟人在水里游得比我还溜,显然我刚才的担心是多此一举,这家伙在水里就跟条鱼似的,三两下的功夫,便已游了上来。

“大爷的,你不要命了?快起来!”

我赶紧将衣服穿好,然后将周小舍拉了起来,结果发现这鸟人手舞足蹈的,捂着裤裆上来地面之后,神秘兮兮的冲我和李文海道:“老铁,教授,你猜小道刚才在水里发现了什么吗?”

“别绕关子,快说!”我没好气道。

“嘿嘿,老铁你看好了。”

周小舍在裤裆里一阵摸索,笑嘻嘻的摸出了一盒湿哒哒的玩意,上边依稀可辨写着一串英文和几个小字:durex激情装。

周小舍看都不看自己逃出来的东西一眼,抬头便道:“老铁,你看小道这捞出来的宝贝,就问你们一句,眼不眼红,牛不牛逼?”

“牛逼,忒牛逼了,你他娘的是个人才!”我强忍住笑容道。

一旁的李文海看傻了眼,李恩凑过来一看,则小脸俏红忍不住骂道:“臭道士,和陈化凡一个德行……”

“什么鬼?”

周小舍一愣,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手上拿着的是这玩意时,当即老脸一红。

“奶奶个熊,小道拿错东西了。”周小舍舔着脸,将那盒“durex激情装”迅速丢到一旁,然后在另外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条幽绿色的玉带。

“老铁,教授,你们看,宝贝来了。”

周小舍嘚瑟的将玉带递到我们面前,我定睛一看,顿时心头一动,好家伙,这条玉带颜色自然天成,幽绿欲滴,一看那玉色,就知道年份不浅。

“你哪来的这东西?”我眼红道。

“嘿嘿,运气来了挡不住,刚才在水里,这条玩意就直接挂在了小道的脖子上,教授,你看看这玩意甚值钱不?先说好,这可不是小道倒斗,是河水自己冲出来的……”

“这个自然,我来看看。”

李文海接过那条玉带,李文海迅速从自己的身上掏出放大镜之类的工具,就地研究了起来。

几分钟后,李文海一拍大腿,欣喜若狂道:“传闻居然是真的,没想到啊没想到,这真乃宝地,先有明朝王爷墓,后有金矿,就连下面,也有如此珍贵文物……”

“教授,淡定淡定,你先别激动,你倒是给我们讲讲这玉带是什么玩意甚,小道怎么觉得,这玉带跟皮带似的……”周小舍问道。

李文海正了正色,指着玉带道:“古人玉佩女,金冠男,这玉带的主人肯定是一女子无疑,还有,你们看这玉的尺寸和形状,长约二十公分,下面是圆头形状,下边有个手拉的指扣,呵呵,你们说说,这会是什么?”

听李文海这么一说,我还有点迷迷糊糊,但一旁的李恩,却已先红了脸。

周小舍摇头晃脑道:“难不成是古代女人挠痒痒用的挠耙子?”

“可能是玉佩也不一定。”我摸了摸鼻子道。

李恩哼了一声,“两个笨蛋,连这东西都看不出来,一看就是两个单身狗。”

我和周小舍面面相觑,心想难不成我们单身狗得罪了你不成?

李恩刚一说完,李文海微微一笑,道:“两位都猜错了,这条玉带,在古代叫做玉君子,古时候,有些贵族的寡妇,都会备上这么一个玉君子,就为了夜深人静的时候,聊以安慰……”

“额,小道还真涨姿势了,还是教授有文化,连古代女人的专用宝物都一清二楚,佩服佩服啊。”

李文海被说得老脸一红,不过他接下来说的话,让我当场心头一震。

李文海道:“这个玉君子,颜色翠绿天成,上边并没有复杂的工序,只有简单的打磨和雕刻,再看看那上边的简单图文,我大胆猜测,这玉的年份,怕是不浅。”

“能有多不浅?”周小舍乐道。

李文海伸出了一只手。

“五百年前?”周小舍道。

“不,兴许是,四五千年前……也就是传闻中的,南戎古国。”

随着李文海这话一说出来,周小舍瞬间惊呆,而我更是有些说不出来话,他大爷的,这鸟人运气那么好?随便掉水里,就能捡到个四五千年前的文物?这要随便拿出去外面一显摆,那不还妥妥成了百万富翁……

周小舍彻底乐了,这厮已经开始板着手指在算这玉君子能在外面卖多少钱,而我则忍不住目光投向了那湍急的河水,寻思着自己到底要不要也下水去,说不定也能捡个古人用的充气娃娃……

我还没下水,再看看一旁的李文海,竟已是脱掉了上衣,打着赤膊在那边跃跃欲试。

我有些傻眼,道:“教授,你这是?”

李文海道:“这地下河里有玉君子,肯定不是侥幸,我怀疑下面也许有更多的文物,甚至,是有水墓或是被掩埋的遗迹也不一定,这可都是文物啊,我怎么能视而不见,年轻的时候,我好歹也是个游泳健将……”

李文海就是个考古疯子,眼下一看到周小舍能在水里捡到这么一个玉君子,他自然也难以按耐住激动的内心,脱完了上衣后,不容李恩的反对,李文海一个鲤鱼打挺便跳下了水。

我哭笑不得的看着那迅速在水中的李文海,身旁的周小舍则一个劲的怂恿着我也一起下去,而就在我迟疑的片刻,忽然间,我眼角余光扫到在那湍急的水下,一具水晶棺材一闪而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