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被儿子训斥后,她怒砸价值千万的古董,连小妾都嫌弃她败家

扫了眼地上的陶瓷碎片,那是上好的古董花瓶,宋姨娘更是一阵肉痛,心里想着慕老夫人是有多败家,将这么值钱的东西也给砸了。

直到慕老夫人砸够了,宋姨娘才敢上前:“姑姑,您就别气了,气坏了身子秀娥可是要心疼了。”

“也就是你最疼姑姑。”慕老夫人看着宋姨娘,满脸慈爱。

宋姨娘眼里滑过一抹冷嘲,“也不知道从猎场回来,老爷对那个小贱人越发的好,我只怕这样下去,老爷眼里没了姑姑。”

慕老夫人自认为自己才是这府里最大的主子,她的权威岂容慕心乔挑衅,眼里的怒火燃烧。

她看着宋姨娘,拍着宋姨娘的肩安抚:“你放心,她得意不了多久。”

宋姨娘有些委屈地靠在她的怀里,“那以后我们该做些什么?”

“现在我们什么都不要做,姑姑只想给你办个最大的生辰宴。”反握住宋姨娘的手,慕老夫人眼里闪过一丝愧疚:“你嫁过来这么多年,以前是有朱弦在,不方便给你大肆操办,可现在姑姑只想办好你的生辰。将你爹娘叫来,到时候凑个热闹,也免得他们担心。”

宋姨娘乖巧地应了,可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慕老夫人既然不肯帮她,那她就自己出手。

“锦衣坊”开业那天,慕心乔早上就悄悄出府,这次带着清菊。

“主子,您来了。”陈掌柜恭敬迎了出来。他是冯景迁给推荐的,三十多岁,看上去精明稳重,颇有经商头脑,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可深得慕心乔的信任。

“你去忙吧,不用管我。”慕心乔走了进去,看到自己设计的衣衫、裙子很快就被抢购一空,她才彻底放下心来。

出了铺子,带着清菊在街上闲逛,就让清菊买些吃的东西给清兰带回去。

“慕二小姐,别来无恙呀!”一道低沉的男声在前方响起,将慕心乔的思绪拉回。

慕心乔这才抬头看向出现在面前的男子,一身浅蓝色锦缎长衫,头发简单束起,看上去多了几分慵懒,倒像是一位闲散的公子哥。

“原来是太子殿下。”慕心乔上前行礼,可却毫无诚意。

“既然孤与慕二小姐如此有缘,不如去前面的茶楼小坐片刻,可好?”赵恒虚扶了一把,也并不在意。

见他像有话要说的样子,慕心乔点头应下。

赵恒刻意放缓了脚步,两人并肩去了茶楼,他引着慕心乔进了雅间。看得出他是这里的常客,毕竟他是紫珠国太子,吃住自然是最好的。

熟练地将茶烹好,赵恒才递给慕心乔:“手艺不是很好,慕二小姐将就着尝尝。”

慕心乔随手接过来,品了两口,诚心赞道:“太子果然好手艺。”

“孤可不可以还叫你心乔?”赵恒见她皱眉才解释道:“虽然你与五弟已经解除婚约,可如果你愿意,依旧可以是母后的……”

“你是给皇后娘娘当说客的?”慕心乔突然打断他的话问道。

赵恒摇头,坦诚道:“孤今天只是想单独找你。”

“哦?”慕心乔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赵恒却是抿唇不语,静静地看着她,慕心乔也不催促,反正她有的是耐性。

许久之后,赵恒才下定决心:“其实那天在猎场行刺的刺客是五弟的人。”

“你知道?”见慕心乔一点都不惊讶,问她。

“怕姐姐的身份被当场拆穿,五皇子想制造混乱,助姐姐逃跑,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慕心乔点头:“正是因为这只是一场闹剧,所以陛下并没有深究下去,因为此事牵连甚广。”

赵恒的眼里闪过一丝赞赏,“你倒是看得透彻。”

慕心乔只是淡然一笑,也不再说话。

“心乔难道不想报仇?”赵恒突然问她。

慕心乔这才抬头看向对面的男子,有些不懂,“太子殿下为何这样问?”

赵恒颇有兴致地看着她:“毕竟退婚对女子的名声有损。”

“名声么?我不在乎,不过仇我却是非要报,不过不是现在。”慕心乔坦言道。

“你不怕孤将这些告诉五弟吗?”赵恒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慕心乔反问:“你会吗?就算会,我也不怕。”

赵恒无奈地笑了起来,神情愉悦:“你说如果有一天,孤与你的目的相同时,你会不会与孤联手?”

“也许会。”慕心乔这才看向他,想着这太子并非是无用之人,这么快就生了疑心,毕竟他不是周皇后的亲儿子,赵缙才是。

慕心乔离开茶楼后,就带着清菊回府,有清兰的掩护,自不会让人发现。

“妹妹,你又出去了?”慕明逸看到她进来,没好气地问。

“是呀,哥哥。”慕心乔上前撒娇,这招她试过许多次,百试百灵。

慕明逸拉过她,从头到脚检查一遍,“以后不许单独出去,这样很危险,我会让父亲调两个侍卫保护你,记得以后出府带上他们。”

“放心好了,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慕心乔心底滑过一抹暖流,那是被亲人关心的感动。

慕明逸无奈地笑了一下,两人一起坐下用晚膳,虽然只有两人,可是很温馨。

“明天早上我过来接你,外祖母想我们了,要派人过来接我们过府,你提前准备一下。”放下碗筷,慕明逸嘱咐道。

慕心乔虽未见过祖母,可提起她却是好感莫名,她想这大概就是血脉相连的缘故吧。

见她点头答应,慕明逸又嘱咐了几句,才回去歇息。

次日,慕心乔早早起来,清菊服侍她穿衣洗漱,清兰吩咐小丫头摆饭。

慕明逸进来就见慕心乔坐在花厅里,正等着他用膳,他的眉稍眼角都是笑意。

“老爷来了。”外面的通报声传来。

兄妹二人对视一眼,从对方眼里看到疑惑,然后才看向门口。

“没有外人,这些礼数就免了罢。”慕天成走了进来,温和地说道。

“礼不可废。”慕心乔上前挽着他的胳膊,语气温软。

看着他们兄妹二人,慕天成坐下,“乔儿一定是饿了,坐下先用膳吧。”

慕心乔坐下,吃了两个素馅小笼包,喝了半碗粥,就再也吃不下。

“乔儿,去温国公府的礼品我已经让管家给送到马车上,记得早些回来,爹等你回来用晚膳。”慕天成放下碗筷后,温声嘱咐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