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为学手艺,我装穷在古玩店做学徒,老板却真把我当成穷小子

这一点,我还要好好的学习才行啊!

周老抠虽然抠搜了一些,不过似乎还是有点能力的。

“甜蜜蜜啊,那个甜蜜蜜……”

周老抠看了我一眼,小心翼翼的抱着青花绿锦瓷瓶进了隔壁的一间小隔间里面,“你可以下去了!”

小隔间放着一张床和一个小密码箱。

平时周老抠累了会来里面眯一会,养养神,收来的东西则是放在密码箱里。

但我始终不清楚他的出货的途径。

看着周老抠这得意洋洋的神情,我无奈的耸了耸肩,这一来一回轻轻松松的赚了一百多万,比起我之前在翡翠国担惊受怕赚钱容易多了。

果然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下了楼,我继续坐在位子上看着书,外面的太阳还是挺不错的,今天是个好天气。

“陈峰!陈峰!”

就在我屁股刚坐下的一会,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周老抠的声音。

“咋了,老板?”

我站了起来,扭头没好气的看着他

“嘿!你这小鬼,有气无力的?没吃饭啊!”

周老抠瞪了我一眼,从口袋里摸出一张二十块,“喏,给我买一份猪肝盖浇饭,剩下的你自己解决了。”

“知道了。”

看着他手上那皱巴巴的二十块,我差点气笑了。

周老抠果然是不负老抠之名!虽然他说包我一顿中饭,不过每次只给我二十块。

而他口中的猪肝盖浇饭就要十五块!剩下的五块钱只够我买一碗混沌的!

好在我自己身上还有点存款,要不然我非得饿死在这里不可!

以前那些能够在雅集堂出师的人才是真的勇士!能活下来真是不容易。

难怪他们在招聘网上疯狂的给周老抠留言。

我出门左转右转,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一间小炒店给周老抠买了一份盖浇饭,顺便给自己来了一份。

要是真的天天吃馄饨,非要饿成皮包骨不可。

“喂,那边的工程怎么样了?”

我吃完之后,拎着打包的饭,朝着店里走去,谁知道这个点刘达竟然给我打电话了。

“峰哥,你就放心吧,有我在你还担心啥。”

那头的刘达似乎格外的自信,“保证给你办的干净利索!”

“那就好,打我电话干嘛?”

听了他的话,我心里顿时安心了下来。

“晚上一起喝两杯啊?这几天都没见你找我了,现在忙啥呢?”

刘达不由得开口道。

“我……”“兄弟,这玩意要不?”

就在我准备开口之时,突然一个人神神秘秘的凑了过来,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翠玉扳指。

我抬头瞥了一眼眼前的这个家伙,他有些邋里邋遢的,头发乱糟糟的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洗了。

脸上妈黑,眼角甚至还有眼屎,一口黄牙极为恶心。

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洗了,弥漫着一股浓重的气味。

我赶紧往后退了一步,好家伙,差点把我给熏晕了!

“嘿嘿,兄弟,这可是乾隆年间的翠玉扳指!好东西!你要,我可以便宜点给你!”

那家伙丝毫不在意我那嫌弃的眼神,又往前凑了凑。

这种人在附近的古玩街并不少见。

我在店里的时候,也常常看到这类人走街串巷的淘换出售自己的商品。

自然了,是好是坏就要看各人的眼力劲了。

运气好的,买个真品转手一卖,发点小财。

运气差,那只能打碎了牙往肚里咽,怪自己没眼光。

来店门口的这类人基本上都被周老抠给轰走了,他不喜欢有人一天到晚在他门口瞎晃荡。

把他的财运都给晃走了。

我低头瞥了一眼他手中的扳指,扳指内直径为二十毫米,高三十五毫米,壁厚五毫米,上口斜切一刀,下口平整。

扳指上面散发着一股温润的黄色光芒,不过光芒暗淡,并不明显。

因为我对这类古玩并不特别的熟悉,不敢轻易开口。

“峰哥,咋了?”

那头的刘达见我迟迟没回答,又问了一句。

“我等下给你打。”

我立马挂断了电话,看了眼前的那家伙一眼,“你说多少钱?”

“兄弟,我看你跟我有缘,这样好了,我也不多要,五十万!”

那家伙扭头周围看了看,见没多少人,轻声开口道。

看着他手中的翠玉扳指,我一时间有些犯难,这翠玉扳指确实是清代的,但是究竟是什么年代的,我不敢确定。

而且,这几天我对这一类古玩并没有多深究。

就现在而言,五十万不是个小数目。

毕竟要了我一半的家当。

“十五万。”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看了他一眼,砍了一下价。

“这……”

那家伙似乎有些犯难,有些拿不定主意。

“哎,又什么宝贝?让我瞧瞧!”

然而,就在这家伙在考虑的时候,一个骄横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随即扭头看去,只见不远处走来一个摇头晃脑的黄毛男子,身后还跟着两个赤膊男子,露出手臂上的花色纹身。

颇有一股蛮匪之气。

这黄毛男子三十左右的年纪,面黄肌瘦,仿佛吸了毒似的。

“哎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李公子啊!”

这家伙一见黄毛男子立马换上了笑脸,冲着那人说道。

“这家伙叫李慕凡,是附近大户李家的独子,你可没有惹他。”

他又在我的耳边轻声说道。

我看了李慕凡一眼,瞧他那样子,就不像是什么好人。

“我刚才看你似乎弄到了什么好东西?给我瞧瞧。”

李慕凡吊儿郎当的走到了那家伙的跟前,瞥了他一眼,伸手索要。

“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不过是一扳指罢了。”

那家伙一听这话,立马露出了一脸肉痛的神情。

我估摸着他要是将翠玉扳指给递出去,那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

“那就给我看看啊,怎么的?怕我把你宝贝给抢了?”

李慕凡伸了个懒腰,露出了一口烟熏牙,“看你那小气劲!”

“不敢,不敢。”

那家伙或许是迫于李慕凡的淫威,只能将手中的翠玉扳指递给了李慕凡。

“哟!好东西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