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鉴识几个层级

如果把古玩鉴识比做写字的话。玩新的如同硬笔,玩老器的如同毛笔字。习字有句话,叫入体难出体更难。是说我们学习谁的书体能够真真的走进去达到神似很难。然而从神似到写出自己的风格是更难。

而现实中很多的藏友,水平尚且是能提笔写字,只要写的够潦草,不认识认为那就是草书。并以他不认识的草书是草书,而别人不认识他写的潦草字也应该是草书自持。觉得足以谈论二王,更胜颠张狂素。

如二王好似馆藏品或文博知识,那是标尺更是规矩线,脱离了标尺与规矩,那就是潦草。这不是刻板教条,这是符合草书的标准。所以古玩界的学院派,不是我们可以随便蔑视和非议的。他们之所以走进社会鉴别,除了人情面子关系之外的走眼是因为他们一直待在考古圈子中,目光和思维一直锁在了出土器的推定中了。(而且做伪者也多跟寻文博提供的知识点,进行仿做,这样有助于销售)这和书法的入体有异曲同工之妙。

当然有人会说学院派不如实战派,说不清具体的时候就用实战派在装饰自己。可我们去看哪位有成就的实战派,不是用馆藏品,文博知识为基石,构建起来的实战术。颠张狂素也是在二王的基础上加入自己创作而得以肯定,并受到尊崇。这就是出体的表现。

故而能乱书的,不知道有规矩,更不会说体,而刚入体的不敢越体,已入体的本分,能够出体的才是大成。

以上都是个人观点,只说现象无意得罪任何人。如有引用请注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