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他治好古玩店老板,让他随便挑古玩,他却选一块低价值玉佩

萧晨在拿出自己的银针,对着需要通过的穴位和经脉进行串通后,做好这些准备的时候,萧晨知道在老先生的手臂上,也就是转移毒素的集中部位,到时再埋下那颗丹药在里面,把全身吸引到那些毒素过来,再进行处理就行。

“潘老板,我还要回到唐氏国医馆拿丹药过来才行。”

“萧医生,我立刻开车送你过去。”潘老板说道。

从刚刚萧医生给他舅舅所做的那些,还有对方说的,潘老板就知道,这个年轻医生可能还真的非常厉害。

萧晨和潘老板从‘聚宝盆’出来,在上到潘老板那里车上的时候,潘老板说道:“萧医生,只要你治好我舅舅的病,送你一辆这样的新车都没问题。”

潘老板还真的以为萧晨看中这一辆车了。

实际上,现在萧晨连方向盘都没有摸过,更是连驾照都没有,有车也没用。

“潘老板,我现在连驾照都没有,那些以后再想。”

在潘老板根据萧晨说的地点,来到唐氏国医馆外面那条小巷口,停车下来的时候,萧晨说道:“你在这等我,我进去拿药。”

萧晨来到唐氏国医馆门口外,现在他还没有这里备用的钥匙,肯定不能从正门进去。但是,这围墙也就一层楼高,虽然上面有尖尖的玻璃和铁杆,萧晨直接借助地上,然后一跳,单手撑住在墙上的玻璃和铁杆之间,轻轻一点,一翻也就进入到国医馆里面。

再从楼梯上到二楼,来到自己那间客房,在进到客房里面,萧晨拿出一个瓶子。

他带来几个瓶子,瓶子里面的药膏,都是他和爷爷自制的,在一些特殊的治疗上可能会用到那些药膏。

像现在给那位老先生治疗,萧晨就需要用到这种秘制的‘白降丹’进行引毒。

在拿好后,从楼上下来,萧晨知道,从正门也出不去,只能再次翻墙出去。

快速出到外面的时候,刚刚潘老板从车上跟着下来,他还奇怪萧晨怎么没有从正门进去,而是从墙壁上翻进去。

当然,萧晨那样进去,已经让他感觉到非常惊讶。

“潘老板,附属医院的唐老是我师父的朋友,我刚刚来到滨海,暂时住在他这里,只是还没有钥匙。”

原来是这样。

萧晨上到路虎车,潘老板再次开车往‘聚宝盆’的方向过去。

来回一趟,潘老板用最快的速度,都要两个小时。

现在再次来到老城隍庙的停车位那里,萧晨和潘老板急忙下车,然后往‘聚宝盆’的二楼上上去。

上到二楼的时候,现在萧晨看到床上的老先生渗透出来那些血水,已经带着一丝浓黑色腥臭味的液体。

这说明老先生的情况是越来越严重。

现在萧晨把‘白降丹’埋在老先生手臂上那个,然后再用白布包敷,到时他全身上下那些毒素,就会从刚刚连同的穴位经脉,被引到手臂病灶口上。

这种那么神奇的医术,潘老板那么多年,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潘老板,等明天的时候,我再过来看看老先生的情况,按理说,一晚下来,他身上那些毒素,应该都会吸到这里,到时他这个病口和周边,可能全部都会是黑色,我明天过来的时候,再帮他全部都清理掉,然后再根据他的病症,开一些药方调理一下身体就行,我准备先回附属医院。”

如果刚刚还不相信,那么此时,潘老板已经是说不出来,现在他开始有些感觉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并不仅仅是一位普通的中医生。

“萧医生,那真的太谢谢你了。”潘老板急忙说道。

现在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快要到下班时间了。萧晨知道,坐车回到唐氏国医馆,怕是唐老和唐冰也回家了。

不过,萧晨还是先回附属医院,就怕到时这俩人一直在附属医院等着他。

“萧医生,那我先送你回去。”萧晨和潘老板从二楼上下来。

刚刚下到一楼,看到这一楼的柜子上摆着各种各样的古玩,包括陶瓷,书画,各种玉器等等。

潘老板看着萧晨的样子,笑道:“只要萧医生喜欢,随便挑一件。”

“真的?我还没有完全治好你舅舅的病。”萧晨问道。

“那是当然,你救了我舅舅一命,这些东西又算得上什么。更何况,这里都是我舅舅的东西。”

“那这不好吧,你舅舅在楼上,他也没有说送东西给我。”萧晨有些不好意思说道。

“没事,现在我舅舅的东西就是我的。”潘老板说道。

既然那样,萧晨就不客气了,在那些柜子上,他全部都看了一遍,感觉都没有什么吸引到他的。

当然,要说萧晨懂不懂得这些古玩,其实他跟着师父师娘学了那么多年的古中医书籍,其实一些古玩,他还真的了解,只是,不完全了解而已。

现在这些东西,看起来,确实要比外面摆摊上那些赝品,看起来的感觉要真的许多。

因为他闻得到有一股气味在里面,这股气味,他知道是来自地下。

所谓的地下,也就是古墓,地底下墓地里面拿出来的东西,那肯定是真的。

不过,他刚才并没有揭穿潘老板和他舅舅的身份而已。

“萧医生,难道你都不感兴趣吗?”

其实,一楼的东西还不算是最值钱的,最值钱都在二楼和三楼的房间的保险箱里面,潘老板都没有拿出来,除非遇到大客的情况下,他才会拿出来。

萧晨看了一遍,感觉没有什么好看的,突然看到一个很质朴,古香古色的黄花梨木盒子,方方正正的盒子,这个木盒子不大,也就是巴掌大小,里面就有一个半太极一样的玉佩,玉佩的颜色,是血红色的,另外还有一条红绳在系着。

看到萧晨盯着那个小玩意的时候,潘老板这个东西,他也是从其他人手中手来的,但是一直都没有卖出去,所以,也就一直摆在这里。

没想到,现在萧晨居然注意到这个东西。

“萧医生,如果你喜欢这个小玩意,就尽管拿过去,不值钱,几万元而已。”这个确实是潘老板低价收来的。

这看似是昆山山的和田玉,又像是南阳玉,但是,他也搞不懂,反正这玩意,从那条红绳来看,并不值钱。

萧医生真的要这一块玉佩,潘老板一点都不心疼,反而是很大方让他拿过去,他觉得那个盒子都更值钱一些。

“潘老板,那我真的拿了!”萧晨说道。

他不贪,但是,现在是潘老板送给他的,那么他也就真的收了。

“拿吧,其实这里其他的古玩更值钱一些。”像那些书画,有些就值几十万的。

但是,萧晨居然没看上眼。

在萧晨连同那个木质盒子拿上,然后放到自己口袋里面的时候,和潘老板往外面出去。

这个时间段,外面的游客竟然更多。

在来到停车位那里,上到车上,萧晨坐着那辆路虎往附属医院的方向过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