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地摊老板卖家传古董,标价五百万,却被地痞强行用五百买下

但他们也只是气愤。

最可怜的还是草帽摊主,从天堂坠入地狱,以为得了五百万,结果少了个万。

众人看草帽摊主的眼神,透着一抹怜悯。

“想好了没有?”金爷淡淡笑道。

“我……金爷!”

草帽摊主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咬牙怒道:“您是个有钱有势有学识的人,我只是个农村里的土农夫,我尊重您叫您一声金爷,您看不起我没关系,但您今天这样耍我,对不起,这瓷观音,我不卖了!”

这话一出,无人不惊!

要知道这片土器坊,有一半数,那都是金爷的产业。

这地儿,就是人家的一言堂!

草帽摊主敢跟金爷怄气,谁都没想到……

“你找死?!”

壮实青年怒目上前。

草帽摊主亦是满脸怒容,先一步夺过张凡手里的白瓷观音,砸在了地上,摔了个稀碎。

“你们打死我好了!”

“你个该死的贱骨头!”

金爷发出一道愤怒的低吼声。

不需他动手。

壮实青年伸手就抓向了草帽摊主的脑袋。

“干什么?!”

让所有人意外的是,壮实青年的手被人给捏住了!

居然还有人敢跟金爷作对?

他们有些骇然地打量着满脸稚气的朴素青年,心里都有些纳闷。

这小子,该不会是草帽摊主的哪门子亲戚吧?

不然敢出头?!

“你也想找死?”金爷冰冷的眼神看了过去。

“是又怎么样?”张凡以同样冷厉的神色以对。

金爷一怒。

这时,苏雅菲开口道:“我不知道你叫金什么,但你现在的行为,跟为祸乡里、欺男霸女的恶霸没什么区别,你要是敢乱来,我们不介意跟你对峙到底!”

她神色冷漠地拿出手机,这次是无条件的支持张凡。

他们两人虽然是今天才来的土器坊,但事情已经了解的差不多。

金爷不就是仗着有钱有势有人,在这里出尔反尔,仗势欺人,欺负平民百姓?

这种事情,张凡容忍不了。

苏雅菲也容忍不了,只是她更理性一些,随时准备报警。

“待会儿等你落到我手里的时候,希望你叫起来还能有这么大的声音!”

壮实青年瞥了眼苏雅菲,见到她曼妙的身姿,白皙精致的脸蛋,脸上流露出一抹极其猥琐的狞笑。

他牙关一咬,准备用力挣脱张凡的手。

只是还没等到发力。

张凡却先一步用力了。

剧痛让壮实青年脸色瞬间惨白,直接跪在了地上,骨裂声伴随他的惨叫声响起。

小臂硬生生被张凡捏断!

“啊!啊!”

壮实青年瞬间倒地,卷缩着身体,捂住断裂的小臂,除了惨叫,一句话都说不出。

“小秦!”

“秦哥!”

金爷一行人脸色大变。

张凡冷声道:“有事尽管冲我来,谁要是再敢对苏小姐不敬,这就是他的下场!”

苏雅菲微微一怔,愣愣地看了眼张凡的背影,也许不是那么健硕,但仿佛能够扛起任何东西。

这个混小子……

她默默地咬了咬牙,感觉自己的心思有点乱了,这时候还在胡思乱想这些东西。

草帽摊主喉结微微滚动,惨白的脸色已经只剩苦涩。

一时冲动过后,他肯定是有些后悔。

只是事已至此,做什么都已经无力回天。

草帽摊主有点遗憾,早知道就应该把白瓷观音早点卖给这个抠门的小子好了……

四周的气氛压抑得有些渗人。

随着壮实青年的惨叫声渐渐平息下来。

金爷此时才将满是杀气的眼神看向张凡,“你今天得罪了我,天都就只有你的坟地!”

他身后的七八青年露出一抹狞色。

“我的坟地?”

张凡大笑出声,“光天化日,恃强欺弱,无法无天,我倒是要看看,今天选坟地的是你,还是我!”

“哼!弄死他!”

金爷不想跟张凡绕口舌。

七八个青年有的是准备直接冲上来,有的是捡起身边称手的石头。

大战一触即发,众人脸色微变,心里不住咯噔了一身。

今天这里,怕是真要闹出人命了!

“小子,你给我……”

“金振光!”

暴怒的声音陡然响起。

金爷一伙人对于这声音似乎无比熟悉,犹如见了祖宗,满脸的杀气顿时一空,变得像是个小鸡仔似得,诚惶诚恐地回过身。

“董……董叔!您怎么来了!”

金爷磕磕巴巴地走了过去。

来的,正是董向军!

他直接一巴掌,打得金振光踉跄着摔倒在地,嘴角冒血。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不无色变。

金爷在他们心中,那就已经算是势力滔天的大佬。

结果现在被人一耳光打在地上?

不少人都微微后退了一步,感觉大事不妙。

然而让他们愕然的是,金爷屁都不敢放!

众人此时才意识到不对劲,这……董叔是哪位?

“金振光,你好大的能耐啊!”董向军无视周围惊疑的眼神,冷冷道。

“我我……”

金振光哆嗦着趴在地上,站都不敢站起来,“董叔,我做错了什么?”

“当初我看在你爷爷的份上,好好的扶持你一把,将这里买下来,让你发扬光大你爷爷的手艺,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董向军满脸寒霜道。

金振光的爷爷,是景德镇瓷器工人,也是董向军父母的引路人,当得起半个师傅。

有着这层关系,董向军这才扶持的金振光。

金振光惶恐道:“我我,董叔,我没这方面的天赋,我也没办法啊,我这不是听说您的白瓷观音碎了,想买个差不多的送给您……”

他平日里大鱼大肉,好日子过惯了。

哪能吃得起做瓷器的苦,压根是碰都没碰过,只是不敢说而已。

“哼,待会儿再收拾你!”

董向军一脚踢开金振光,旋即满脸苦笑地走向张凡。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眼神里,他磕磕巴巴地苦涩道:“小凡,这个混账东西没干扰到你吧,我收到消息,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你没什么事吧?”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这一物降一物,是不是有点不符合常理了?!

刚才还把威风八面的金振光吓得瑟瑟发抖,他们还以为这董向军才是真正的牛人。

哪知道眨眼的功夫,董向军又在张凡面前一副磕磕巴巴的样儿……

怎么回事?!

草帽摊主人都有些傻了。

张凡的神色恢复了一片淡然,开口道:“董老板,你的这些人,怕是得管教管教了,这干的都是什么事?”

“是,小凡你说的对!”

董向军深以为然地点头道:“这次过后,我一定严加整顿,以前是我对他们太纵容了!”

“这个金爷,你打算怎么处置?”

张凡的话,让趴在地上的金振光不禁哆嗦了下,感情自己做错的事情,是得罪了这个年轻人?!

他这方面心思是敏锐的很。

但不敏锐的是,他这都被张凡点名了,却意识不到自己的下场会有多惨!

董向军毫不犹豫地说道:“我会派人严查他们做错了多少事,另外请一个律师依法处置他们!”

“董叔,董叔……我一直视您为生父啊!”

金振光一听依法处置,脸都绿了,跪着从那边爬了过来,苦苦哀求道:“我以前是做错了很多事,但我现在知错了,董叔,您给我一次机会,给我一个悔过的机会好吗?”

不只是他一个人。

刚才跟随金振光的一伙青年人,脸色都变了。

他们干了什么,自己心里都清楚,这要是依法处置,起码都是十年起步!

“滚一边去!”

董向军没有给任何好脸色,又是一脚踢开金振光。

后者又爬了回来,“董叔,求您了,放过我一次,我一定好好学制陶……”

张凡看着金振光满脸的忏悔之色,冷笑了一声道:“董老板,待会儿别忘了给这位摊主材料钱,我就先走了。”

“一定!”

董向军慎重地点了点头。

草帽摊主没想到大难不死,还有钱拿?

他满脸感激道:“谢谢,谢谢,小兄弟,刚才我不该说你抠门,你是真汉子!”

“哈哈!”

张凡大笑一声,捡起了地上摔碎的瓷观音碎片,正打算走。

谁知道,金振光突然暴起,将年老体衰的董向军扑倒在地,猛拳砸了过去。

“董向军,我对你已经是仁至义尽,你非得要我死是吧,我不好过,你还想好过?!”

而金振光带着一班子人,发青的脸色瞬间变得狰狞起来。

仿佛全都豁出去了!

“王八蛋,弄死他!”

“让老子去坐牢,你先去死吧!”

这群人全都像是亡命徒,有的冲向董向军,有的是冲着张凡去了。

骤然起变的局势,让众人纷纷后撤,生怕招惹到这群亡命徒。

然而变化来得快,去得也快!

张凡雷厉一脚踢出。

他一脚,就将冲向自己的青年踢飞了出去!

“嘭”的一声闷响,骨裂声伴随惨叫声,倒飞出去的身影让所有人都为之一呆。

连这群亡命徒都给呆住了。

被踢飞的青年落在摊位上,杂碎了一堆瓷器,脑袋一歪,人就晕了过去。

这个摊位与张凡,隔着起码有六七米的距离!

这得是什么神力?

“全都给我抱头蹲地!”

张凡冷冷道。

他也没想到自己的力气这么恐怖,但踢在这群人身上,力气再大一些也不是坏事!

“咕隆”一声。

刚刚暴走的一群人,眨眼就老实了,齐齐吞咽,乖乖地照做蹲了下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