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惊!盛世古董,乱世黄金!黄金竟然有这个秘密

红糖虽然凭她的工资也可以买些,但问题是有价无货,这才让人烦恼的。

她儿子也要说亲,红糖她还托人去问过找门路看看能不能私下换些,换是换到了,就一小把。

这怎么够!

自己吃不讲究,拿出去就可不好看了,更别提她是准备把红糖当作提亲的礼,再稀罕的东西,拿出来就那么点,面子上可不美,还让人家贻笑大方了。

她是有得点好处的意思,但没想到这妮子出手也呔大方了,可她也舍不得推拒。

家里有儿子呢,她作为一个母亲总得事事考虑一些。

聘金聘礼有了,据说现在还流行结婚要有四个一工程。

四个一工程,一张双人床,一个热水瓶,一个脸盆,一个痰盂。

各个都是要花工业券的大东西。

钱是真的不禁花,曾玉兰想她从前和儿子她爸结婚的时候,用布扯了一身新衣服,那结婚美的不行。

哪里需要额外花钱买这些?还不是夫家有什么就用什么,管那些东西新旧呢,就算那痰盂用了好多年了也舍不得丢掉的。

为了儿子,她还得准备着,不然他儿子哪来的媳妇,她又哪来的孙子孙女。

也算可怜天下父母心了。

曾玉兰心满意足了,真不愧是一出口就是房的妮子,果然是个大方的。

得了红糖,曾玉兰也不再拿乔,直白地将那件事的结论大概地说了一下。

唐月牙看到曾玉兰更加柔和的语气,显地和蔼可亲的面容,哪里有昨天一开始的爱答不理,心里不禁暗笑:真是吃人手软,拿人手短。

送礼一直都是促成友好关系的重要桥梁。

唐月牙上辈子在生意场上叱咤的时候,早对这些事情是百般的熟悉和拿捏,毕竟她也是从那时候过来的。

毕竟无牵无挂,人家凭什么帮你办事。

生意场上,人家平白为你做事,你也会疑神疑鬼有什么阴谋。

所以,你情我愿,送东西做人情,反而是最好的方式。

你收了东西,帮我做事,我也能安心,你也开心。

唐月牙听着曾玉兰小声地讲述了昨晚她和那位孟主任大致关于空置房屋处理的事情的过程以及最后的结论。

“所以说,拿钱票不行。”唐月牙抬眼,压下一丝厉光。

她还以为事情可以了,这位曾姐姐才理直气壮地和她要好处,合着空手套白狼?

不,她看人的眼光自认不差,这位曾姐姐虽然小心思挺多,但也是个聪明人。

曾玉兰不小心瞥到唐月牙的眼神,心下一秫,突然感觉到一股压力,但又很快消失了。

怎么回事?是她眼花了吗?

仔细看看面前的小妮子的眼神哪有什么那种老练精明,分明是个满脸笑容的妮子。

估计是她年纪大了,精神晃了,真是不服老不行啊!

曾玉兰也不是什么没良心的人,收了东西就不干了,她也混不到现在这个位置上不是。

接下来,唐月牙总算听到了她想听到的话。

曾玉兰和她说道:“钱票换房子,还是太敏感了,容易扯到一些,不好操作。但是,现在国家大力鼓励老百姓把金银上交换钱票,国家对于收购黄金这块力度很大,也是为了和国外流通。”

“所以说,可以用黄金白银来换空置的房屋?”这倒比钱票敏感度少多了。

毕竟空置的房屋现在也暂时在国家名下,用黄金白银换房屋,和国家收购黄金白银给人钱票一个道理,依旧是黄金白银被国家收购走了,仔细看来是一样的道理。

只是她不要钱票,而是要空置的房屋。

这样一算,还是唐月牙亏了,毕竟现在房子还真没那么值钱。

曾玉兰肯定了她的说法,黄金白银换空置房屋倒不失为一个好方法,唯一的问题就是黄金。

黄金这东西,唐月牙一点都不缺,空间里的小黄鱼闪闪发光。

问题是,小黄鱼要在明面上拿出来,那就是妥妥地说她有问题,问题还不小。

对,国家是向老百姓收购黄金白银,可人家老百姓名副其实将一些老黄金老银子制成的首饰拿过去换钱票。

金银首饰可以说是祖上传下来的,毕竟咱们国家经历了那么多改朝换代,有的乱世里起义的王数都数不清,有的一个村子大都来个登基做皇帝,谁家祖上没富过不是?

这还真没什么好奇怪的。

可是唐月牙她的身份上写的政治身份是贫下中农,却拿出来大把可以当做军用战资,且新不溜秋的小黄鱼出来。

这不是大大咧咧了,脑袋瓜当摆设那么简单了。

简直就是指着她自己,对别人拿着大喇叭拼命喊说:对,对,就是我唐月牙有问题,有大大的问题!快来抓我吧,我太不正常了!

唐月牙自认脑袋还算清醒,自然不会直接现场从空间里掏出大把的小黄鱼,对着曾玉兰说她要换房。

她还怕曾玉兰直接惊恐地看着她,然后冲出去找警察来抓她呢。

黄金白银,也不是没办法。即使一时半会她房子拿不到手,她也不是很着急。

好歹,房子的事情有了转机。

方法总比困难多,多动脑,总能想到好办法。

看唐月牙不出声,曾玉兰还以为她要放弃了,毕竟黄金白银也确实有点难弄。

“曾姐,如果拿黄金白银换空置的房屋,这个数是?”

唐月牙提出问题,想知道这黄金白银换空置房屋的规章。

看她还有心思,曾玉兰向她解释:“自然是按照规定来。房屋会做出合理的价值,黄金白银也会换算成等值的钱票价值。”

她又多说了一句:“黄金现在266元左右一盎司。银子是9.03一盎司。”一盎司不到32克。

换算一下,也就是说,黄金一克八点几一克,银子不到零点三元一克。

唐月牙不禁感慨此时的物价,她记得她穿越前金子已经涨到406.06一克了,还有大批的人抢购。

黄金和银子比起来简直就是大头爸爸和小头儿子。

黄金就是真正的金主爸爸!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