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古董摊位,宋代青花瓷老板要价十万,小伙:一百,爱卖不卖

来到古玩一条街,这里人声鼎沸,大多数都是江南大学的学生,这里的老板,都跟传销似得,嘴跟鞭炮似得说个不停,学生阅历浅,没几句话就甘愿掏钱上当。

这条街长达千米,两侧林立着一百多个地摊,还有十几家古玩店,装饰十分简单。

江小龙拿出天眼符,默念“天眼天眼”,瞬间一道金光射入江小龙的眼中,他的眼睛变得明亮起来,

他来到一个地摊前,手里拿起一只虎头饰品。

老板开始忽悠,“帅哥好眼力,这个饰件是宋代大将的兵符,你看这成色,这做工,你要买下他,我保你封侯拜相,便宜点卖你,五千。”

江小龙冷笑,用眼睛一扫,一行信息出现在他的脑海,“高仿的,‘爱动物玩具厂’制造出来的,价值八十元。”

他冷笑一声,赶紧换另一件物品。

“民国时的钱币,有残缺,价值二百元。”

“高仿宋代瓷器,京都制造,价值一百三十元。”

“高仿唐代宝剑,江北铁器场制造,价值三百二十元。”

…………

江小龙一连拿起十多件物品,全都是高仿的,弄了半天,原来这个地摊上,没有一件是真的。

已经过去了十分钟,天眼符只有一个小时的效果,江小龙赶紧换了一个地摊。

半个小时后,他终于找到一件真货。

宋代的一个瓷碗,碗口有两处破损,成色却是正宗的青花瓷,要是没有破损的话,起码值一千万,如今有了破损,也值二十万。

江小龙拿起这个瓷碗,问老板,“这个碗多少钱?”

“您真是好眼力,这个碗是康熙皇帝吃饭的碗,本来供奉在颐和园里,八国联军入北京的时候抢到了英国,我废了好大的力气才从英国买回来,要是保存完整的话,这是无价之宝,只可惜破了。”

老板做出一副难为情的模样,“这样吧,您给我十万,这个碗卖给您了,我就图个路费。”

江小龙很鄙视的看了老板一眼,好好的宋代青花瓷怎么弄到康熙身上去了,看来这个老板也是不识货的主,全靠忽悠。

“老板,一百块钱,爱卖不卖。”

从十万砍到一百,说出去也是没谁了。

老板脸上涌现一丝怒色,“这碗是老子从英国带回来的,一百块都不够油钱的,你这是侮辱我。”

“不卖拉倒。”江小龙站起来就走,毫不留恋。

砍价这种事情,必须把主动权放在自己的手里。

“您再给加二十块钱,我就卖了。”老板的脸比翻书还快,刚刚还一脸怒色,现在就笑的像招财猫。

江小龙得意的笑了一下,给了他一百二十块钱,拿下这只瓷碗。

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分钟,江小龙又找了十分钟,没找到一件值钱的,天眼符眼看着就要失效了,他索性不找了,走进一家古玩店。

刚一进屋,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竟然是周建豪。

冤家路窄,真是无巧不成书。

古玩店的老板吴军似乎认识周建豪,笑道,“周大少财大气粗,今天怎么来我们小店了。”

周建豪挠了挠头,小声说道,“嘿嘿,昨天开车把两个人撞伤了,这种事情我不敢跟我爸说,我就把他的画偷过来换钱摆平这件事。”

吴军听后,看着周建豪眼角流露出一丝厌恶。

他勉强挤出一丝微笑,“你敢偷你爸的画,不怕你爸知道后揍你吗?”

“嘿嘿,我家财大气粗,我爸的古董很多,估计连他自己都不记得这幅画了,没事。”周大少颇为自豪的说道。

“好,把画拿出来我验验货。”吴军说道。

“放心,我爸的画,绝对是真的,还请您给一个公道的价格。”

周建豪一边说,一边取出一幅画。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身后的江小龙。

“是你,他玛德,竟然往我们身上泼屎,我他么干死你。”周建豪抡起拳头直奔江小龙。

“慢着。”吴军一声冷喝,随即从后面冲出来十多个带刀的大汉。

“吴老板您这是什么意思。”周建豪惊恐道。

“进我的店,来者都是客,你们有什么恩怨,出去再解决,在店里面,不可以动手,这是古玩一条街的规矩。”吴军的口中散发着一股肃杀之气。

古玩一条街背后的主人,不知要比周氏集团强多少倍,借周建豪几个胆子,他也不敢破了古玩一条街的规矩。

“是我的错,我不知道规矩,向您道歉。”周建豪认错。

吴军挥了挥手,十几个带刀大汉退了下去。

“无妨,来者都是客,不知者无罪。”

周建豪盯着江小龙,气的牙根直痒痒,不能动手,他也得狠狠的用嘴羞辱江小龙一番。

“土包子,你来这里干什么,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吗?”

“连你这样的人都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江小龙不屑道,将瓷碗放在看台上。

“老板,看看我这个碗值多少钱。”

“你个小农民竟敢不屑我。”周建豪气呼呼的盯着碗说道,“你这只破碗都坏了,我家的狗用的碗都比这个好,拿一只破碗来这里骗钱,有意思吗?”

江小龙十分镇定的点了点头,“你说得对,你用的碗确实比这个碗好。”

“你他么骂谁是狗。”周建豪就要动手。

吴军一声冷喝,“周大少,请您尊重我们的规矩,要不然的话,请您出去。”

“抱歉抱歉。”周建豪赶紧认错,像一只狗一样。

吴军拿起瓷碗,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看。

周建豪干着急,插了句嘴,“吴老板,不用看了,他这是假的,他爸瘫痪在床,家里穷的叮当响,怎么可能有真的古董,真不知道这个小农民是怎么想的,拿一只破瓷碗也敢上这里来骗钱,想钱想疯了吧。”

话音刚落,吴军便开口。

“先生,您这是正宗的青花瓷,只不过有了缺口,价值下降,这样吧,我给您二十万,您看怎么样?”

无形中,周建豪感觉他的脸被人狠狠扇了几巴掌。

他刚说江小龙的瓷碗是假的,吴军就给开出二十万的高价。

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