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伙平常看网文不少,没想也获得金手指,能修复破碎的古董

这……难道是金手指?

张凡平时看的网文不少,第一时间想到了自己可能拥有了金手指。

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就不用赔钱了!

“吗的,张凡你还敢给老子装死?还不赶紧爬起来。”

王振刚才被吓得不浅,还以为张凡被自己打坏了,现在看到他醒来,心里的石头也便落下,狠狠冲张凡叫喊一句。

张凡缓缓起身,无论目光看向哪里,大脑里都会自动浮现出物品的信息,包括它的残缺度,和如何修复的办法。

确定自己有了异能之后,张凡面露喜色,随口说道:“老板,您的这件青玉观音雕像,我有办法帮您修复。”

“什么?修复?”

一瞬间,四周众人纷纷震惊!

古玩修复,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那必须得由专业的古玩修复师来完成,一名优秀的古玩修复师,是从小练起,不仅需要对古玩有极深的了解,而且需要极强的意志和超凡的天赋,这几样缺一不可。

张凡他只是一个穷学生,如何会是一名古玩修复师?

几秒后,王振和徐向天两人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王振先行说道:“张凡,你小子不会摔了一跤摔坏脑子了吧,就你这德行,也会修复古玩?你要有这本事,之前我们店里古玩破损的时候,你怎么不站出来说自己会修复?”

“哼,没想到你小子不仅不老实,而且还喜欢吹牛,你要是能把这古玩修复好了,今天不仅不需要你赔钱,我还愿意多给你一百万。”

“但如果修复不好,你就得白给我徐家打五年工,你可敢答应?”

徐向天鄙夷的看着张凡,冷冷的反问道。

张凡面色一蹙,心说着这个徐向天真是狠毒,竟然想让自己白为他家效劳五年。

如果是以前,张凡被欺负没有办法,但是现在……

“好,我答应你,如果我修复不好,我便为你家效劳五年。”张凡想都不想,语气果断的回应道。

顿时,徐向天的脸上露出了十足的喜色,嬉笑一声道:“好,那就这么说定了,东西在地上,自己捡起来修复吧。”

“王经理,你去为他准备一套修复古玩的工具。”

“是,少爷。”

王振准备转身离开,可他还没动步,张凡却冷笑声道:“不必了,我修复古玩,不需要任何工具。”

“什么?”

此话一出,现场众人再惊!

修复古玩不需要工具?这特么不是开玩笑吗?

天底下有哪位古玩修复师能不依靠工具将古玩修复好?

此刻的徐向天和王振都觉得张凡是脑子摔坏了,真是个可怜的娃,摔坏了脑子,还得白白为徐家效力五年。

可是,当他答应下张凡,看着张凡上前修复古玩,准备看他丢脸的时候,却见张凡走上前来,双手将地上的两半青玉观音像捡起,双眸紧紧盯着两半雕像,小心翼翼的将彼此的缝隙连接起来,手指再那么来回一搓,两半青玉观音像竟然自动粘合在了一起,丝毫看不出它是被摔坏过的。

“我已经修复好了。”

张凡完成后,主动起身带着雕像来到了徐成印的面前。

徐成印不可思议的接过雕像,仔细查看这个物件,果然看不出任何摔过的痕迹,这等修复古玩的神技,在天都的古玩修复师中,似乎还找不出第二名。

“好,好,张凡,想不到你还有如此本事,之前都是我轻看了你,我宣布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店里的专职古玩修复师。”

徐成印高兴到了极点,不仅将古玩修复好了,而且还发现了一个修复古玩的奇才。

有了张凡在店里帮自己的忙,那自己店里的生意,还不得如日中天?

不料,徐成印话音刚落,他的儿子徐向天立马站出来反对:“不行,爸,这个张凡一定是用了什么障眼法,您可不能上了他的当,这天底下怎么会有不需要修复工具就能把古玩修复好的神技?这古玩一定还是坏的。”

“你给我闭嘴!”

徐成印怒骂一句,他可是在古玩界摸爬滚打几十年的人,怎么会分辨不出古玩修复之后的真假?

片刻后,徐成印继续面态祥和的看向张凡,又一次开口请求道:“张凡,你留在我的店里帮忙,我每年给你五十万的年薪,你看如何?”

“多谢徐老板的好意,不过你的要求我不能答应。”

张凡二话不说拒绝了徐成印的请求,他可不是傻子,虽然他没有接触过古玩修复师这一职业,但他至少听说过,就算是一名普通的古玩修复师每年的年薪也要在一百万到两百万之间,如果技术好的,年薪三四百万不在话下。

像张凡现在的古玩修复技术,早已远超了一般的古玩修复师,每年五十万,那不是明摆着宰人吗?

徐成印一时面容变紧,继续劝说道:“张凡啊,你看你之前一直在我的店里工作,我们对你也还算不错,你现在年纪还小,尚需好好历练,我这店里能给你提供这么好的机会,你可不能白白错过啊。”

“徐老板说的有道理,您店里的人平时对我可是好得很呢,每天让我免费加班,还处处刁难我,专挑脏活累活让我干,不仅如此,我只要稍微做的不好就会挑刺扣我工资,今天徐大少的表现更是让我眼前一亮,您这店里的人,恕我招待不来,所以我今天要提出辞职。“

张凡毫不客气,平时他憋了那么多的气,今天总算能好好的发泄一下了。

听到辞职二字,徐成印心里猛的一震,如果让张凡离开店里到别处就职,后果可不堪设想。

所以他还想继续挽留张凡,可还没开口,张凡继续又说道:“对了徐老板,您儿子刚才还和我打赌输了一百万,这钱是由他给还是您给?”

据张凡所知,平时徐向天每个月的生活费也才只有几万块,要让他拿出一百万,那是没有可能的。

徐成印眼眸深邃的看着叶凡,从叶凡的眼神中能看出他的坚定,如此人才,就算留不住,也不能因此树敌。

所以他思索几秒后,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我来给,我徐成印并非言而无信之人,之前我店里的人对你不公,我自会调查,而且我这灵宝阁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如果你哪天想通了要回来,我徐成印随时欢迎。”

张凡对此深感意外,平时徐成印可不是这种人,自己之前找他讨过公道,可他根本懒得理会自己。

想必他也是为了自己身上的古玩修复技术,故意在做样子罢了。

这种店,不留也罢。

就在张凡准备转身离开之际,手机忽然丁玲传出一声响,张凡好奇地拿出手机,原来是几张彩信照片。

平时他没有看彩信的习惯,因为大部分是广告彩信。

但是这一次却不同,张凡随便一瞄,竟然看到彩信内容是关于徐向天的,再定睛一看,竟然是徐向天刚才摔碎那件古玩瓶子的过程细节。

顿时张凡惊呆在了原地,他记得刚才在场的只有他和徐向天二人,这照片是谁照下的?

难道是自己的金手指?

张凡二话不说,立即又转过身,对徐成印说道:“徐老板,在我临走前,还有几张照片要送给你,希望你好好欣赏一下。”

“什么照片?”

徐成印一脸不解,随即也以彩信的方式收到了几张照片,看完之后,他的脸直接变绿了!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直接迎面朝着徐向天的脸上扇了过去,徐向天当场懵逼!

“爸,您打我干什么?我又没犯错。”

“哼,你看看这是什么?今天我们灵宝阁错失一名古玩修复天才,全都是因为你,你这兔崽子,看我今天不打断你的狗腿。”

徐成印脸上的青筋暴起,当场要去办公室找棒球棒,回来狠狠的暴揍徐向天,徐向天一脸恐惧,二话不说拔腿就跑。

最后,徐向天虽然跑掉了,但是帮他说谎的王振却遭殃了。

徐成印在质问下知道了一切真相后,当场将他开除。

原来张凡之前的猜想是对的,这件青玉观音雕像在徐向天递给张凡时就已经被摔碎,徐向天这么做,也是为了故意栽赃,担心自己受罚。

王振身为他的同伙,不仅帮他撒谎,还帮他一起把办公室的监控弄坏,真是气煞旁人!

张凡离开店里之后,心里无比放松,之前每天他都活在生活和学习的压力之下,从没这么轻松过。

有了金手指,以后还愁赚钱?

“张凡!”

他正在路上走着,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女孩叫喊,回过头来,张凡的脸上露出了十足的喜悦,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女朋友秦盈。

只见秦盈身穿一件米白色连衣短裙,两条长腿展露在外,模样精致,身材曼妙,虽然算不上超绝的美女,但是比一般女孩要好看很多。

看到她,张凡立马跑了过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