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古玩市场(一)瓷哨

五月七是大运河古玩交流会的日子,正是初夏季节,气候宜人,风中仍有残留的槐花的香气。在家无事,闲来逛逛,没有什么目的,只随着兴致看看;在一个小摊上我看到了这个小小的瓷哨,酱釉,有的地方瓷已斑驳,总体不错,是老窑口,这是一个龟型哨,大小如大拇指肚,腹部开一小孔,放在嘴里一吹,声音清脆嘹亮。

这种哨现在已经没有人去玩了,连小朋友都不屑一顾了,如果在人群里,我去吹响一只哨,大概会被认为神经有问题。

我人生拥有的第一只哨,大约是在我三岁的时候,父亲送我和母亲回乡下,在长途汽车站的商店里,父亲给我买了一个哨,是塑料的,颜色我自己挑的,蓝白相间,这是我一生父亲唯一给我买的礼物,现在回想起已过了五十年的光阴了。

有人说我买这只哨能够到宋,除了对于年代的追踪,我更好奇它的第一个主人是谁?是打谷场上看鸡的那个寂寞小男孩吗?还是鬼灵精怪的小姐姐,这只哨后来又流经了几人之手?经过了多少世事变迁、山河易主,都已无从考证。

后来我在这只龟型哨上系了一根红绳,放在我的书桌上。

晚上下了班,无所事事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坐在书桌前发呆

傍晚的风从远方吹来又吹响了远方,也许这风是从唐宋吹向元明清,又从元明清吹向民国,吹向了现在,许多许多年就这么过去了,其中又有多少红尘轶事,繁华更迭?又有谁能够去解读?

我拿起哨禁不住对着窗外吹了起来,窗外华灯初上,车流滚滚,我仿佛看到了那个历史中小男孩从人流中向我走来,或许我就是那个小男孩,哨声响起,是清脆的,也是寂寞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