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补综合性数据指标的空白!上海第一部反映文物保护工程行业发展的蓝皮书来了

截至2019年底,全市共有不可移动文物3437处,其中国保单位40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27处,区级文物保护单位423处,区文物保护点2747处,呈现为合理的“金字塔型”结构。与此同时,全市的历史文化资源逐渐形成了“点线面”的保护体系。

这是今天首发的《上海市文物保护工程行业发展报告2021》透露的“大数据”。作为上海第一部反映文物保护工程行业发展历程、从业现状、前景展望的蓝皮书,该报告由上海市文物保护工程行业协会历时两年编撰,填补了沪上文物保护工程领域综合性数据指标的空白,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

“坎坷很多,成就不少!”同济大学教授伍江如是总结上海不可移动文物保护走过的历程。他说,上海在近现代建筑保护领域一直走在全国的前列,1988年便开展了近现代代表性建筑的普查。之后,依据自身遗产特色,在国内率先进行地方保护立法,逐步建立了“城镇村”“点线面”相结合的保护对象和管理体系。按照“应保尽保”原则,确立各级不可移动文物和优秀历史建筑,划定历史文化风貌区。

与其他省市相比,上海年代久远的地面文物相对少一些,但近现代建筑比较丰富。华建集团历史建筑保护设计院常务副院长卓刚峰认为,上海的历史建筑保护是摸着石头过河,国内没有太多可借鉴的案例,但又不能照搬国外的经验,因为国情、发展阶段不一样。上海是靠自己慢慢摸索,形成了一套成熟的方法和体系。

《上海市文物保护工程行业发展报告2021》对上海市文物保护工程行业做了全领域、全景式梳理研究,是一份真实的档案。该书共分四个篇章、16个小节,编写团队经过两年的问卷调查、一线走访,反复修改,几易其稿。一方面从宏观社会经济形势到行业发展环境,以及近年来影响行业发展趋势的重要政策,系统整理了影响行业发展的外在影响力和自身内驱力。另一方面,第一次公布了上海文物保护工程行业勘察、设计、施工、监理等领域发展现状的关键大数据,分别从资质与技术力量、经营状况、从行业的总体情况、从业内容、技术力量、经营状况、人员结构等多方面进行了数据统计和分析,数据来源于行业单位的问卷调查,具有样本的广泛性和数据的客观真实性。

该书汇聚了近年来上海建筑遗产保护方面的优秀案例,不仅包含文物本体保护修缮,也有文物控制地带内的新建项目;不仅重视设计理念,也考量施工工艺。对文物如何保护利用有一定参考价值,对文物周边环境风貌保护,新旧建筑协调也有一定的借鉴意义。与此同时,在分析具体工艺技术时,也做到理论和实践相结合,阐释文物保护技艺在现实工程中的运用范围和呈现效果。

“好看不好看,不少历史建筑的唯一价值,甚至不是主要价值;也不一定时间越长,就价值越高。关键是它背后的故事,其承载的历史、文化、艺术、科技等价值。”在伍江看来,如今越来越多的历史建筑成为网红打卡地,这说明全社会的保护意识越来越强。但是,不能仅仅把承载着历史价值的建筑看成布景,它们应该是融入日常生活的场景。

“既要保护单体建筑,又要保护周边的街区,这样才是真正地保护了建筑的生命力。”作家陈丹燕对上海永不拓宽中心城区的64条马路深表赞赏。“我小时候的家就在其中的一条马路上,结婚后搬离这里,后来父母也过世了,再回去依然感到很亲切,因为街区还在,脑海中过往的生活场景会不断闪现……”陈丹燕说,这对身处这座城市的市民是很大的安慰,保护住那些与建筑相连的街道,城市的记忆和历史就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可触摸的、可感受的一部分。

“历史文化遗产是城市的灵魂,是城市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经过大浪淘沙,它们能留存下来是极其不易的,需要举全社会之力去保护、传承和利用,这是当代人的指责所在。”伍江说。

作者:李婷

编辑:徐璐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