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穷屌丝倒卖古董挣千万,心里美滋滋,不料回家途中被人打劫

“唐掌柜,有劳您给装裱一下。”

张君宝接过仕女图,对唐大宝说道。

唐大宝虽然满肚子火气,也不敢对着张君宝发,立刻着手开始装裱。

“张大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秦浩打量了一下张君宝,考虑再三说道。

“唉,什么张少不张少的,都是外人叫的,要是看得起我,叫我一声君宝就行。”

张君宝扬了扬手,爽快的说道。

“有什么话尽管说。”

张君宝说道。

他是真的想要结交秦浩,行为举止,没有拿一分儿阔家大少的调调,完全就是平辈论交。

“不知道你对玄学术数如何看待?”

秦浩笑着问道。

“玄学虚无缥缈,信则有,不信则无。”

张君宝摇摇头说道,他是大家族的弟子,对于那些玄学之流并不太信。

“张大少此言差矣,我听闻港岛富豪,多注重风水玄术,更有不少风水大师,是大家族的座上之宾。”

“如李半城之流,也对风水玄术甚为信任,怕是或有其事。”

李文风神情郑重的说道。

如他鉴赏古玩,靠的不仅是强大的眼力见,更有一种虚无缥缈的气感,用来感知古玩的沧桑底蕴。

接触的多了,心中自然就信了几分。

香港李半城,那可是国内顶级的富豪,传言其家产财富,能够买下半个港岛,人称李半城。

当然,也有人说李半城信奉风水,年轻之时,请了众多风水大师堪舆,选择港岛的龙脉之地,占据天精地灵,才积累这般庞大的财富。

“实不相瞒,我是一名中医,对于玄学也少有涉猎。”

秦浩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港岛李半城,那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他自然听说过。

若在昔日,他也不信风水之谈。

可是,得到先祖传承的玄术,秦浩自身就是玄门中人,自然明白其存在。

在他看来,李半城找人堪舆风水,才有了今时今日的财富,虽言过其实,却并非空穴来风。

风水堪舆,能够让人事业顺风顺水,更多的还在于个人能力。

世上风水大师多了,李半城却只有一个。

“莫非我面相有不妥之处?”

张君宝一愣,问道。

虽然接触时间甚短,张君宝也能看的出来,秦浩绝对不是多事之辈,要不然,也不可能爽快的将仕女图卖给自己。

“你鼻若悬壶,鼻头如雨滴,这是大富大贵之相,天庭饱满中向上突起,地阁方圆带有圆润,我若是所料不差,你应该出身权势之家。”

秦浩淡淡的说道。

早在方才,他就打量了张君宝的面相,心中猜测了大概。

“哦。”

张君宝面色不显,心中却极为吃惊。

无他,只因为秦浩说的完全正确,他所在的家族,正是权势起家,到得今日,才慢慢的有人从商,依靠家族的人脉关系,才积累了这巨额家产。

“秦兄弟有话还请明言。”

张君宝面色郑重,沉声说道。

若非他和秦浩初次见面,并且秦浩一身地摊货,他都以为是哪家的公子哥故意拿他开涮。

张君宝所在的家族极为低调,张老太爷年幼之时南征北战,年纪老迈,这才回到故乡江城。

因此,并不是本地权势家族,少有人知。

秦浩单单看了一次面相,就能够推算出这么多信息,绝非常人。

玄术之谈,张君宝心中已然信了三分。

因此,连对于秦浩的称呼都转变了。

“你天庭饱满中,带有一丝晦暗,晦气缠身,悬而不绝,这是血光之兆。并且,这晦气明暗交替,怕是已然临身。”

秦浩郑重的说道。

“秦兄是说我有血光之灾。”

张君宝沉声问道。

“专诸刺王僚,有彗星袭月;聂政刺韩傀,现白虹贯日;要离刺庆忌,仓鹰击于殿上。凡事有所发,皆有先兆。”

秦浩解释道。

听秦浩这么一说,张君宝思考这几天发生的事,的确是发现了一丝不寻常。

前几天喝酒,遇上了假酒;投资朋友势头正猛的生意,结果却打了水漂;昨天买了一幅字画,结果是假的。

若是没有秦浩的话,张君宝最多感觉是运气有点背。

此刻,被秦浩一提醒,这些事件立刻就被串联起来。

“这枚玉佩,还请收好,应该会有所用。”

秦浩从口袋里拿出在鬼老三处买的玉佩,动用真气,在上面捏了一个开灾消难咒,递给张君宝。

有了这枚玉佩,应该能够让张君宝躲过一劫。

至于后面的事,秦浩也不好太过插手,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一切皆有定数。

若是强行干预,是会业障缠身,损阴德的。

“好。”

张君宝沉着脸,接过玉佩,放在口袋里。

叮铃铃!

突然,张君宝的手机响起,他接了一个电话,面色一变。

“秦兄,我这边还有些事,先走一步。”

张君宝打了一个招呼,赶忙就离开了。

秦浩询问了一下老人家,关于他老伴的病情,而后对症开了一副药方,也离开了。

末了,还不忘说一句,让老人家有问题去江城第一医院找他。

虽然是夜晚,。难掩空气中的燥热,让人心头发闷。

秦浩走在大街上,不急不缓,三拐两拐,就来到了一条偏僻的小巷。

“出来吧!”

秦浩站在巷子里,转身说道。

随着话音落下,立刻就有三个大汉出现。

看到三人,秦浩的眼中闪过一丝冷芒,早在离开奇宝斋的时候,秦浩就感觉到有人跟踪。

“小子,将支票交出来,相安无事。”为首的大汉手里拿着一把蝴蝶刀,在手中来回翻飞,真如繁花蝴蝶。

“看来奇宝斋生意做大,靠的不只是门面,还有不要脸。”

秦浩冷笑着说道。

“有些钱该拿,有些不该拿,看来你是不愿意交出来,只能给你开开眼了。”

为首大汉舔了一下蝴蝶刀,阴森森的说道。

“上!”

声音落下,他身旁的两人站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根半米长的钢管,迎着秦浩的脑袋猛砸下来,连眼睛都不带眨的。

轻车熟路,这是见惯了世面的人物,绝对不是那种寻常的小混混能比的。

“看来,留你们不得。”

秦浩眼睛一眯,露出杀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